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消失的白泽》消失的白泽1022消失的白泽 GL 消失的白泽大叔受

消失的白泽

《消失的白泽》

峰雪打火机 著

连载中 灵异 江雪言,段飞 阅文集团

光环人物是江雪言,段飞的小说《消失的白泽》此文是峰雪打火机墨下的灵异文,文笔出神入化设定空前绝后,绝对是书单必备的独家完整版小说,精彩内容试看 南山的集市大多在城里,然而这穿山集却不同。穿山集多是选小一点的山丘,在两山相连的山谷处穿山凿建。山洞直接贯通山体且不塌方,沿洞壁凿通数十个通风口用于通风换气,这里面的集市就叫穿山集。在穿山集里做生意,

950次点击 更新:2019-12-04 08:14:27

免费阅读
光环人物是江雪言,段飞的小说《消失的白泽》此文是峰雪打火机墨下的灵异文,文笔出神入化设定空前绝后,绝对是书单必备的独家完整版小说,精彩内容试看 南山的集市大多在城里,然而这穿山集却不同。穿山集多是选小一点的山丘,在两山相连的山谷处穿山凿建。山洞直接贯通山体且不塌方,沿洞壁凿通数十个通风口用于通风换气,这里面的集市就叫穿山集。在穿山集里做生意,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南山的集市大多在城里,然而这穿山集却不同。

穿山集多是选小一点的山丘,在两山相连的山谷处穿山凿建。山洞直接贯通山体且不塌方,沿洞壁凿通数十个通风口用于通风换气,这里面的集市就叫穿山集。

在穿山集里做生意,不怕风,不怕雨,不怕火,更不怕心怀鬼胎的霸客和寻衅滋事的歹人。

能组织开凿穿山集的主都不是善茬儿,只要役使一群凶悍的兽人穿山巡视,再弄几头恶兽守着洞口,任闹事者再彪悍,也是插翅难逃。

卓展一行人一路上插科打诨,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这鹊山山系最大穿山集的山脚。

穿山集的洞门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恢弘,只是普通的山洞而已,但门口那两头恶兽却着实吓了众人一跳。

那恶兽名为类,形状像山猫,雌雄同体,长得极为凶狠,足有三人高,青面獠牙,赤发红须,圆如铜铃的眼睛放着幽幽的绿色光芒,尖尖的利爪不停的刨着地面。

两头类的脖子上都拴着粗粗的铁链,旁边站着两个白猿兽人是它们的饲育者,也是这洞门的守卫,此时正手持青铜叉怒目注视着“奇装异服”的卓展一行人。

“哥哥,我怕。”段越被白猿兽人盯的混身不自在,下意识躲到了段飞身后。

“不要怕,只要我们不惹事,他们不会怎样的。”江雪言安慰道。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穿过了洞门,顺着漆黑的甬道一直向前走去。两侧洞壁上插着照明用的火把,但洞道太宽,火光太弱,这火把并没起到什么作用。

走到尽头是一个不大拱门,拱门上系着一块厚重的门布,门布已钻出棉絮,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众人互相看了看,江雪言点了点头,壮子便上前一把掀开门布。

突然间,明亮的灯火和熙攘的叫卖声迎面而来,众人都被眼前这壮观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

洞壁两侧的商铺共有三层,都是凿壁而建,每一家门口都高挂着红灯笼,照得洞内灯火通明。

这个时间还不是穿山集最热闹的时候,买客都是三三两两的散客,卓展他们算人多的了。但对于初到穿山集的卓展他们来说,但眼前这幅景象已足够热闹的了。

沿壁商铺前面还有一排摆小地摊的小商贩,看摊主装束,都是些体貌奇异的底层人。

有身上缠着尖嘴蝮蛇的婀娜女人,售卖蛇皮和蛇胆;有打满唇环、耳环、鼻环的独眼大汉在兜售兵器,弓、弩、枪、棍、刀、剑、矛、盾,很是齐全;还有卖鹿蜀皮的白发老翁,卖墓赃的蒙面兽人,卖兽血的疤脸夫妇……

穿山集都是在野外择山而建,不受任何城池封主管制,相当于一块法外之地。在这里,只要你守规矩,做什么买卖都是被允许的,即便是贩卖兽人和人奴。

然而这里的规矩却是严明不容破坏的,不能欺客宰客,不能强买强卖,不得制假售假,更不允许有偷盗、抢掠这种事情发生。因此在这里买东西买客可以很放心,前提是买客也得恪守规矩。

众人此刻已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了,就连平时贫嘴的壮子此刻也惊讶的忘记说话了。

“这里确实大,我之前只跟爷爷他们去过单层的穿山集,这种三层的穿山集我也是头一次来。”江雪言也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撼了,语气里都透着兴奋:“走,先去买衣服。”

众人进了江雪言所指的一家服饰店,柜台后面站着一位相貌极美的妇人,衣装也是十分华贵。妇人看到有客人来,连忙过来过来招呼,纤细的腰身随着轻盈的步伐婀娜聘婷。

“几位喜欢什么可以随意看看,都是可以试穿的。”妇人笑语待客,很是老道。

“麻烦掌柜的给找几件适合我们几人的衣裳。”江雪言浅笑着说道。

妇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们一番,一转眼的功夫,就从里间的货架抱出一捧衣服,麻利的分给每个人。

卓展的是一件水蓝色素麻衫袍,墨蓝色的腰封,没有过多装饰,简洁低调,干净利落,倒是符合他的一贯风格。

壮子的是一身棕色带锦边的短衫衣裤,方便行动,低调的奢华,也是他平时穿衣的调子。

江雪言则是挑了一身黑色紧身收袖衣裙,像极了古代的女特工,很适合战斗的一身衣服,黑色的主色调也跟她冷艳的气质很搭。

段越很是亢奋,跟着那妇人试完一件又一件,还不忘给每件衣服都搭一些小配饰。捯饬了半天,终于选了一身橘粉色的烟纱裙,绣满芍药花的缎子腰封把小蛮腰裹得格外曼妙。

她还让妇人帮她倌了头发,插上珠花,美得不要不要的,在铜镜前转了好几圈,还有意无意地在卓展面前过了好几趟。

再看段飞,已换上了一身黑红相间的缎绣衣衫,袖口都是锦缎包边,上面绣着跟底色一样色调的螭龙纹。段飞本就高挑英朗,穿上这身衣服,活脱脱一位玉树临风的公子王孙。

从段家兄妹选衣服的风格就能看出,这俩人真是亲生的,骨子里爱美爱张扬的性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基因。卓展心里不禁这样想着。

众人很是佩服妇人看人选衣的眼光,她几眼打量就能给每个人挑出符合个人审美口味的衣服,着实厉害。看来能在穿山集开普通服饰店的,都得有两把刷子。

付钱离店,换了衣服的众人继续往穿山集深处走去。

“雪言姐,接下来咱们去哪儿啊?”卓展回头问向江雪言。

“这里最贵的地方,法器店。”江雪言神情陡然郑重起来。

“啥是法器啊,是动漫里那种能呼风唤雨的神器吗?”壮子一听法器,顿时来了兴致。

“也对也不对,法器只是一种介质,能加强自身的灵元,吸引地气中的仙气,达到强化巫力的作用。”江雪言解释道。

“对了,雪言姐,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有文茎树的巫力,怎么到这边没见你使过?”段飞追问。

“巫力是吸收仙气后才生成的,咱们现世人初到这边体内都不会有太多仙气,等仙气积蓄到一定程度才能使出。这会儿我应该能使出来了,但这里不行。在这里用巫力,巡视的兽人肯定会过来把我们当暴乱分子抓起来,等进了店再说。喏,就这家吧,看门面,应该是这里最大的一家法器店了。”

众人顺着江雪言的指引走进了法器店,锡制、金制、银制、铜制、玉制的法器琳琅满目,一摞摞精心包叠的风干龟壳铺满了一整面架子,窗边吊着一桶一桶不知是什么兽的血,门口的青铜灯架上还立着一只大鸟。

这鸟有三个头,六只眼睛六条腿,三只翅膀,畸形的样貌很是瘆人。这种鸟卓展在父亲和江老的绘图中都看到过,叫鵸鵌,据说吃了它的肉就不想睡觉了,也不会感到困倦。

法器店的中间放着一个巨大的水晶球,难得的是,这么大块的水晶,里面澄澈透亮,竟然没有一丝棉裂杂质。

水晶古往今来都被认为是最具灵性的石头,西方中世纪女巫用水晶球来占卜,东方上古各部族祭祀的时候也会用水晶与神灵、先祖沟通。

但像法器店里这么大这么干净的水晶,无论古今都是十分珍稀的。

江雪言招呼卓展他们来水晶球这里,并把自己的双手轻轻放在水晶球上,水晶球里顿时显现出一抹绿色的悠悠的光芒。

“看,这就是巫筮水晶,把手放在上面,你是什么属性的巫力就会显现出什么颜色,植物巫力就是像我这种,绿色的。光的强弱则是你体内现存的巫力大小。都来试试看,看看你们有没有。”

江雪言说着便抓起段越的小手放在了水晶球上,原来绿色的光芒顿时变成了一团水银状的液团,打着转的涌动着。

“哦?你是个巫师?不,你不是巫师!”

嘶哑、惊讶的声音响起,柜台后面突然闪出一个驼背老头儿,黑黑的脸上布满深深的皱纹,就像一枚干瘪的老核桃。老头儿个子奇矮,以至于他站在柜台后面众人都没有看到他。

“小越!不得了,你有巫师的巫力,这可是很少见的,来,快让我看看你瞳孔的颜色。”江雪言连忙托起段越的脸,盯着段越那双大眼睛很是困惑:“咦,怎么没有?”

“虽说她有巫师之眼,但巫力太微弱了,体内灵力有余,仙气不足。”核桃老头儿背着手,慢慢踱了过来:“戴上这个试试。”

核桃老头儿递给段越的是一对银质镶紫色宝石的耳坠子,水滴形的宝石被螺旋的银丝包裹着,很是精巧。

好在段越小时候就打了耳洞,她麻利地戴上耳坠,再次将双手放在水晶球上。

呼——之前微弱的小银团倏地变成一大团银色的大水涡,在水晶球内疾速翻滚着。段越的黑色的眼瞳也渐渐变成淡淡的银色,让身着烟纱裙的她看起来像极了一个精灵。

“这才是‘幽冥之眼’!”核桃老头也很兴奋,“这对坠子躺在这里七八年了,才遇到主人,我也是好些个年头没见过幽冥之眼了。”

见到段越的变化,壮子忙把两只肥厚的大手放在水晶球上,看看自己的巫力。

水晶好像在某个瞬间闪现出一丝黄色的光,但很快又消失了。

“哈哈哈,这个就是灵力不够,仙气也不足。”核桃老头儿捋着胡须大笑,“黄色,兽系巫力,戴上这个试试。”说着便从木架上的盒子里拿出一条铜镶黑曜石的项圈递给壮子。

然而戴上项圈的壮子,巫力并没有像段越增强那么多,水晶球里一丝黄色的光亮了一下后又消失了。

“靠!我还以为这回壮爷我要发达了,身怀神力一直是我的夙愿啊,本以为要实现了,就这么弱,这我还装什么大尾巴狼啊?老板,你给我这个法器是不是不值钱啊,拿个好点的,最贵的!”壮子显然对自己微弱的巫力很不满,说着就要去扯项圈。

“哎!慢着,小壮士,并不是用越好的法器巫力就会越强,要根据巫力的特点和属性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法器。你放心,我守着这个法器五十多年了,眼睛准得很,你灵力弱,这个环状的项圈吸收仙气后能最大限度的稳定和增强你的灵力。切莫心急,日后通过你自身对巫力的修炼和涵养,巫力会慢慢增强的。”

核桃老头儿够不到壮子的肩膀,只能拍拍壮子的后腰以示宽慰。

江雪言趁着壮子耍宝的这段时间,在柜台挑了一枚符合她属性的金镶孔雀绿的领扣,别在的衣领处。

段飞早已禁不住诱惑,也打算上前一试。他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水晶球上。

白皙修长又微有骨感的手指触碰在水晶球的瞬间,球体内便呼啦啦燃起一团明艳的红色火焰,燃的浓烈又有力量,这跟段越戴上法器后的银色涡团差不多大了,甚至还要更大些。

“天呐,你们都是些什么人!真的只是初到南山的外邦人?”核桃老头儿骤然色变。

“水晶球内显现出火焰,说明这个是极少有的的自然属性,现在拥有这种属性的人多半都是封地或王城的将领,你一个外邦人,真是太稀奇,太难得了!”核桃老头一边忙不迭地赞叹,一边慌乱的转身去柜台取法器。

这次是一枚白锡镶红色宝石的戒指。段飞将戒指戴到中指上,有点大了,又摘下来戴到食指上,正好。

段飞兴奋的将手再次放在水晶球上,刚刚那团红色的火焰霎时烧到半个水晶球那么大。段飞高兴地笑着,眼睛里熠熠闪光:“你们看!是不是很强?”

灵性这个东西无论古今都是一样的,现世的庸碌者来到这里也生不出巫力,这里的高人到现世那边还是会超群出众。

段飞在学校本就是学习、运动样样都行的尖子,个体灵性没得说。到这边来,吸收了仙气,自然是更加出类拔萃。

“来,拿着这个,深吸一口吸,气运丹田,将身体全部的力量用意念集中到这只手。”核桃老头递给段飞一张长绒兽皮,示意段飞使用巫力。

段飞按照老头说的,吸气,集中,发力。只见他右手拿着的那张兽皮瞬间绷直,变的僵硬无比。

“铛——铛——铛”,段飞拿起变直的兽皮反复敲打旁边的青铜大瓮,竟发出钢铁般清脆的敲击声。

段飞松手把兽皮仍在地上,兽皮掉地后叮当作响了几声后,再次瘫软成原来的模样。

“是硬化。”核桃老头严肃的说道,纵横密布的皱纹更加深了:“虽然现在脱手后保持的时间还不长,但如果勤加练习、巧妙使用,必定会是一股很强的力量。”

“你们兄妹自身所带的灵力都是万里挑一的,想必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看你们面相和善,但我还是要奉劝你们一句,这样的力量一定要加以善用,万万不可用之害人。”

“放心吧,老人家,我和我妹妹都不是那样的人。”段飞笑着回应道,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和喜悦中缓过神来。

“知道了,老爷爷。”段越倒是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去,飞哥你这是比树神姐姐还要厉害的节奏啊,牛逼!”壮子一脸的羡慕。

“哈哈,收小弟收小弟,赶紧拜拜我!拜师磕三个响头啊,一个都不能少。”段飞岂能放过这个调侃壮子的大好机会,很是嘚瑟了一番。

“哎我说段飞,你可真不识好歹。还磕头,我那是捧你呢,没听出来吗?这家的,说你胖你还喘上啦,还磕头,美得你!”壮子也不甘示弱。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又是贫了半晌才罢休。

而核桃老头儿,已经开始把目光移向角落里心不在焉的卓展了。

精彩评论

这本《消失的白泽》算不上是一本好的灵异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峰雪打火机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