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被炼化成鬼仆的穿越者》被炼化成鬼仆的穿越者下载 GC 被炼化成鬼仆的穿越者章节在线试读

被炼化成鬼仆的穿越者

《被炼化成鬼仆的穿越者》

阳光衬衫 著

连载中 仙侠 李柄,木柱 阅文集团

本次给网友们呈上阳光衬衫新写的仙侠故事《被炼化成鬼仆的穿越者》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李柄,木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悬念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除去前面这些,剩下最重要的两点,聚魂之坛真正的精髓所在,一是张魂之符,二便是凝血坛子。”石山的身体因气息的耗尽而一时麻木的不能动弹,李柄就是不知何时走到了其身旁,就在肩头的旁边,李柄的袍服被风拉拽着

766次点击 更新:2019-12-25 17:08:17

免费阅读
本次给网友们呈上阳光衬衫新写的仙侠故事《被炼化成鬼仆的穿越者》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李柄,木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悬念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除去前面这些,剩下最重要的两点,聚魂之坛真正的精髓所在,一是张魂之符,二便是凝血坛子。”石山的身体因气息的耗尽而一时麻木的不能动弹,李柄就是不知何时走到了其身旁,就在肩头的旁边,李柄的袍服被风拉拽着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除去前面这些,剩下最重要的两点,聚魂之坛真正的精髓所在,一是张魂之符,二便是凝血坛子。”

石山的身体因气息的耗尽而一时麻木的不能动弹,李柄就是不知何时走到了其身旁,就在肩头的旁边,李柄的袍服被风拉拽着磨蹭上,随即不等石山脑浆翻搅着未喘息一口浊气。

李柄说着道,苍老枯竭着宛如枯木枝干的手轻轻搭上他的肩膀上,隔了一秒,轻拍一下,总共三下。

好像在拍袍服上的尘土?

然后,放下手,继续道。

“十二品之上,黑品咒文符箓——张魂之符,十四笔‘张’,二十六笔‘魂’,一百二十三笔鬼画符文;以及底盘三寸之宽,上口五寸之宽,由北之黑土所塑的一口凝血坛子。”

“石山?是这名头吧?”

突地,李柄口中诉完以上聚魂之坛的那些,愕然语气一转,头也是一下撇过来,额头垂下的须发直到了鼻头,而从他鼻尖算起,此时离石山脸面只剩下少少的几寸,似乎呼吸都能触之可及,耳旁清晰地听见。

李柄不确定地问道,褶皱老态的脸上扯着脸皮,一口老牙若隐若现着,分不清什么奸笑还是什么其它意味模样。

“真是难以预料啊!天意?还是命运?没想到老夫会在这时候跟你相见,没想到,哈哈……哈哈……”

自言自语。

这时烟尘已然全是散尽,盘转了大半空的回过神来,石山呆站着不知何想,李柄慢步着不知何笑。

“张魂之符!”

就在这时,李柄的嘴突地扁平下去,喉间一颤,口中一道沉声便是炸出,随即来不及石山有所探查出来,李柄身形忽而幽魂般地晃到石山面前,两手一抽,其中一口袍袖当中就是闪现一道黑光。

“借你灵魂之力一用!”

啪滋!

黑光一闪时,随着颤动耳膜的一声,李柄眼前,石山头顶四寸之处,一道黑纸白字的咒文符箓赫然悬于半空当中,噼噼啪啪,数十的气息凝结的黑色丝线晃动回绕着。

嗤嗤嗤嗤。

也是身在这时,石山原本还一动不动的身体顿时剧烈颤抖起来,好像是随着头顶半空处的那道张魂之符的步调一般,疼痛,宛如被皮鞭抽打。

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一丝丝肉眼难以见得淡薄灰色气息随之渐渐地从石山的身体经络内漏溢而出,应该是被迫强行从体内剥离抽取了出来。

“气息恢复过来了?!”

紧咬了牙关,灵魂之力被一丝丝抽取,石山这时却是略有些意外的感受到了胸口咒元的颤动,仿佛蓄水的闸口就要开启,咒气以及鬼气,在枯竭干涸的各条经络间重新流转。

一时顾不上疼痛,口中独自轻声喃念一句,石山双瞳霍然一下紧缩,随即身体动了起来。

“嗯?!”

似乎察觉,李柄眼神一凛,伸手随是犹如疾电般一下从眼前将张魂之符抓回。

“鬼枪咒!一式破道!”

双手挥展,石山动作翻然,口中乍然喝起,体内刚刚恢复过来的气息旋即是如无数针刺钻出皮肤薄层,两手一张,漆黑凌厉的鬼枪霍然便是再次凝结紧握于手中。

嗤啦——

丝毫不得迟疑,李柄这时正是惊神,随着空气被撕得刺耳,石山手中鬼枪猛然就是如若黑色的漩涡一般盘旋杀向李柄之身。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咔嘭!

石山手中甩开鬼枪,口中霍是一道叫喝,双目凝视过去,乍地见着李柄在鬼枪逼迫下不退反进,须发额眉之间一丝从容褶皱。

气息从右手上透溢而出,口中一丝吸气,李柄的手刹那间竟是紧握住了盘旋的鬼枪,鬼枪停滞了气势,随即不到一秒霍然好似鸡蛋一般被李柄轻易捏碎,半空黑色薄烟。

嗒嗒嗒嗒!

破开鬼枪,又没有任何一口喘息的时间,李柄身形便是一晃,几声尘土飞溅的踏响,下一刻霍然是站在了退开数十步的石山身前。

“老夫要说的就是这些,你只要记得老夫跟你说过便可!”

看着一副惊愕面庞的石山,李柄语速够快地说道,随即便是气息缠绕的一掌砰然打上此刻毫无一丝气息的石山的胸口,赫然将其身形打飞一旁数米。

“哈哈,你还太嫩了点!想要超越境界实力的差距,还早了一百年!”

看着卧倒在地不断挣扎的石山,李柄颇有意味地说道。

的确,七咒天对上咒基境,六个境界的差距,是人就明白这是纯粹的耍猴。

咻!

李柄说完就是不再理会石山,身形一闪,隐没的气息无法察觉,再次望去,就是见其已然是身在幽道之外,聚魂之坛阵法之前。

“聚魂之坛?远方之魂?”

从地上爬起,石山还活着,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气息耗尽,他没有气力地佝偻站着,半睁着双眸向李柄离去的幽道外望去,喃呢,不甚明白。

“石山!”

突地,一道熟悉的叫喝声,就是这时,抬眼就见飞来的一道大张的黄纸符箓碎裂,随之半空落下三道身影,尘烟散去,一副狼狈之色,正是韦匾唐说悦付婉儿三人。

“还没死?!趁现在利用妖行之符快走,已经来不及了,李柄开启了那个阵法,那股气息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总之先离开这里再说!”

一落地,韦匾马上走到石山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慌乱说道,配着那副鼻青脸肿,浑身是伤的样貌,看来跟黑袍人斗得够惨的。

“现在已经不用逃走!”

石山恍过神来,瞧见眼前全是跟他同样狼狈的三人,说道。

“现在不走就完了!你脑子被打坏了?李柄那个阵法已经把那三个黑袍人都给吞噬了!那股气息太诡异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韦匾急道,恨不得地直接拉拽起石山。

“韦匾说的不错!那个阵法一旦施展,凭我们几个是根本不可能抵御得了的,现在还是先离开吧!”

见石山不走,一副面容憔悴之色的付婉儿也是黛眉微皱,喘息着气地无力劝说道。

“如果只是那个阵法的话,你们不用担心,它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趁现在,快去把石家三人救出来,他们就在那个瀑布旁的岩洞当中,带上他们,你们先离开赤霄山!”

皱了皱眉头,看了幽道的远处一眼,表情平淡,或许有一丝凝重之色,石山推开韦匾,手指去藏匿石家三人岩洞所在的方向,轻声说道。

“你说什么?!”

石山这番一说,韦匾立即是多口得一愣,好像脑子被打晕的是他,慌乱着神色不知所措,迷迷糊糊的样子。

“即使阵法没有威胁,李柄可是还在这里,你是找死吗?!”

呼吸了好大口气,长发凌乱,一旁的唐说悦顿时问道。

“我可没准备找死,说了你们先走就先走,不然等阵法完全施展开也不是那么容易脱离,现在我们是一伙的人,你们可要相信我所说的!”

“走!”

“师姐?!”

“废话那么多干嘛!走!”

……

“聚魂之坛吗?”

韦匾三人终于离开,而石山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次大伯所交代的任务总算是可以完成了,在这种不明所以的意外状况下。

嗡——

不久,还在石山呆望的时候,幽道之外霍然是响起了一声沉闷而又震耳的低鸣,像是整个地面在颤动一般,四面无处不在的感觉。

旋即,这一声低鸣之后,在石山的眼前,一道淡薄的灰色光柱仿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而不断堆砌的高楼般直向上去。

刹!

突然一怔,随着这道光柱插入天际的云端,一股洪流般的气息霍是倾泻在四周,石山所在顿时犹如身陷泥沼丝毫动弹不得。

一股被放大数十倍的灵魂之力!

此时此刻,整座赤霄山,赫然是被这股庞大至极的灵魂之力突兀地笼罩住。

一丝异样的血腥味,也是不知何时掺杂进了空气之中。

呼呼。

忽而眼前狰现出一片荒芜,头顶之上,只听见卷裹着沙尘纷屑的疾风呼啸,似乎巨大的尖锐爪子擦着发梢从头上掠过。

好像世界在瞳孔当中生生崩碎,碎得面目全非一般。

这一片荒芜的百里,寸草不生,尺木不长,只有风沙迷眼,还有空气里到得哪处都无不充斥着的锈迹金属气味,以及一丝丝怎么挥之不去血腥味道。

这里是哪里?

每隔数米,破损的刀剑戈矛就是如同死尸般地趴着横着挂着,生锈的刺鼻味难以言喻,让人不得不用手竭力捂上口鼻,阻止气息的侵食。

除了生锈残破的冰冷铁器,没有什么的大片荒芜土地上,在沙尘土屑的掩藏下,一片片白色暴露,那上面缭绕着森森的死气,白色的枯骨,**的碎骨断肢,乍看之下,足是不少于十万。

而从这里的荒芜再向前行走百里,就到一处风势稍弱的地方,纷飞的沙尘之间,一道道巨大十数丈之长的木柱就是如同尊神般矗立在眼前,被粗糙的绳索以及铁链所捆绑着并列成一排,只留下一道够一人通过的缝隙,在这荒芜上,赫然形成一堵固若金汤的防御墙。

木柱之后,参入半空,霍然就是见着数座的高脚楼的瞭望台,数个身穿黑亮盔甲手持利器的士兵站于其上。

高刃城,边塞之疆。

就在离去瞭望台不到十里地的距离,一座巍峨如山,浑身破旧之色的城池坐落而下,高刃城三个正直锋利的大字被深深地刻印在高有数丈的城门上。

“喂!大黑哥!你看那里是不是有四个人?”

此时,一座瞭望台上看守的一个士兵突然地叫了起来,他看见风沙中的不远处缓缓靠近的四道黑影,立即拍了拍一旁身形更显壮实高大的士兵。

“好像是有四个人,风沙太大了看不清楚!”

“要不要通报?”

他不确定问道。

“废话!当然要通报!要是敌军的刺探怎么办,我们两个的脑袋可得搬家!”

声音低沉。

“是是!我知道了,现在就通报!”

他听得大黑地叫喝立即猛点猛点头,身子却是踉跄一步,似乎没有气量的新兵,慌手慌脚地在一旁搁下手中的长矛,然后才是拿起了瞭望台上挂着的数个号角当中最小的一个,咬在口中。

呜~呜~呜~

连续三声,短音,好似妖兽的低吟,声响随即是游荡在周围上下,久久不散。

“这次又有什么情况?”

号角的低鸣传到下方,正在瞭望台下打着瞌睡的三个士兵被一下惊醒,其中一个还满口迷糊,半睁着眼眸地喃呢说道。

“是有敌袭吗?”

“只是小短号而已,怎么会是敌袭?”

“应该又是逃亡者吧!这连年征战的!”

“是吗……”

三个士兵晃悠一阵地唠叨着站起身来,旋即小跑着就是绕过瞭望台到了木柱的缝隙那里,依着顺序,一个一个慢慢穿过。

“站住!你们几个是什么人?”

到了木柱的外面,远行而来的四人也是走近,看着眼前几人,士兵们立即握紧了手中的长矛将矛头对准了他们,其中一个口中一声地沉喝道。

风沙很大,四人都被厚实麻布袍服包裹着全身,只露着口鼻眼睛,其中三人即使麻布衣袍包裹,但身材还是看似矮小单薄,应该是小孩不错,也就十几来岁的样子,而这三人身前那人却是有壮实的身板,背上还背着一个长型的巨大器物,由麻布条严严实实地裹住。

突地被士兵一喝,四人便是立即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快叫你们城主高裘天出来见我!”

麻布衣的男人看了看眼前几人一眼,旋即不由分说就是沉喝一句,声音中似乎一丝竭力,拌着些许的嘶哑,如若看去,他此刻的两只眼瞳里充斥着浑浊之色。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直呼城主姓名!”

面对身前来历不明样貌古怪的四人,几个士兵立即紧张了起来,立马拔刀相向,带头一位则是跨上一步,问道,随即左手高举而起,向空中一招。

精彩评论

书客难得没有宅臭味的一本仙侠小说,主要描述了一个废材人渣(李柄,木柱)和几个绿茶婊相爱相杀的故事。作者文笔不错,虽是系统文,但主角(李柄,木柱)并没有很依赖系统,而是渐渐有了自己的角度和主见。小说开头给我感觉有点《被炼化成鬼仆的穿越者》的味道,但是后面文风变化挺快的,几个绿茶婊刻画地也很有意思,期待后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