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 树叶字 801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猎奇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

树叶字 著

连载中 游戏 宁宇,瓦纳斯 阅文集团

树叶字经典小说《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由树叶字原创的游戏风格的小说,光环人物宁宇,瓦纳斯,情节柳暗花明,非常书单必备。精彩片段试读:“是啊……我还以为要有一场恶战!”影葬摇着尾巴说。“可是身为亡灵,他怎么会有心脏呢?”宁宇百思不得其解。“宁宇……”宁宇忽的翻身坐起,眼前不是女王希尔瓦纳斯是谁?“陛下……”宁宇行礼。“宁宇,我代表所

95次点击 更新:2020-01-08 08:18:22

免费阅读
树叶字经典小说《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由树叶字原创的游戏风格的小说,光环人物宁宇,瓦纳斯,情节柳暗花明,非常书单必备。精彩片段试读:“是啊……我还以为要有一场恶战!”影葬摇着尾巴说。“可是身为亡灵,他怎么会有心脏呢?”宁宇百思不得其解。“宁宇……”宁宇忽的翻身坐起,眼前不是女王希尔瓦纳斯是谁?“陛下……”宁宇行礼。“宁宇,我代表所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是啊……我还以为要有一场恶战!”影葬摇着尾巴说。

“可是身为亡灵,他怎么会有心脏呢?”宁宇百思不得其解。

“宁宇……”

宁宇忽的翻身坐起,眼前不是女王希尔瓦纳斯是谁?

“陛下……”宁宇行礼。

“宁宇,我代表所有亡灵谢谢你,那个吊坠,从此专属于你,它拥有着强悍的附属力量,可以大幅度增强你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它可以使你免于死亡,但是任何事物都是有其限度的,所以不要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生命。”希尔瓦纳斯说。

“是的,我明白。”宁宇说,“可是我不明白的是,阿加曼德为什么会有心脏?亡灵,不是没有这些器官的吗?”

“至于他,他应该是与黑暗巫师有所勾结的,我一直在暗中调查他,只是可惜我觉察的太晚,他的势力已经初具规模,不过你的这招擒贼先擒王很好,现在我正在布下天罗地网抓捕漏网之鱼,相信很快提里斯法的百姓又会过上安宁的生活。”希尔瓦纳斯说。

“胜利的太容易,我有些心虚……”宁宇依旧在担忧着。

“嗯。”女王赞同,“这么多年来,天灾一直没有放弃继续拉拢亡灵,阿加曼德就是意志薄弱的一个亡灵。”希尔瓦纳斯望着星空,“布瑞尔缺少一个执政官,你愿意暂时代劳吗?”

“这个……陛下的厚爱我很感动,但是我又别的事情缠身,而且能力有限又是牛头人,所以恐怕不妥,陛下为何不考虑格里呢?他虽然资质平平,但是难得有一个忠诚勇敢的的灵魂,女王身边若是多一些这样的人,相信你会轻松许多。”宁宇说。

“呵呵,你不但勇敢,而且谦逊,不愧是大自然的儿子,牛头人。”希尔瓦纳斯说,“无论你即将面对什么事情,如果一直保持这个状态,相信你最终会成功。”

被女王表扬的晕头晕脑的宁宇一时间只顾着傻笑,连囚丘出现在自己身后都没发现。

囚丘就躲在远处,悄悄的看着他们,当看到宁宇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他还活着,活着就好,她心里说,眼泪却不知不觉掉落到了手背上。

自从看到宁宇被斩首,又在尸体边守候着不见宁宇复活,她就悲伤的下线了,甚至决定再不上游戏,不上游戏就不会难过,宁宇毕竟只是虚拟世界里的一个人不对么。

希尔瓦纳斯离开以后,她才从树丛里走出来。

“宁宇,真的是你吗?”她喃喃的说。

“囚丘?”宁宇见到囚丘,才想起最近一直忙着与阿加曼德斗,忙的天昏地暗,忘记了多少日子没见到囚丘了。

两个人坐到了耳语海岸边的礁石上,任凭无尽之海的海风吹抚着自己。

“什么时候的事儿?”囚丘问。

“什么?”

“复活……”

“大概是那天你下线后不久,希尔瓦纳斯救了我。”宁宇大致把事情跟她说了一遍。

“好复杂……”囚丘总算松了一口气。

“女王把阿加曼德的铠甲和武器给了我,让我保管。”宁宇对着那堆东西犯愁。

“那不就是让你穿上吗?”囚丘替他开心不已,总算不会再看见布衣猎人了,他的实力应该也会上升很多。

“可是,第一,这铠甲目前我还穿不进去,试过了;第二,它很臭……”宁宇托腮。

“宁宇……”囚丘望着宁宇呆呆的样子,忽然叫道。

“囚丘,我问你一件事。”

“说吧。”

“那次死亡,让我觉得很困惑,当时我就想问你,如果有来生,你想做什么?”

“……”

“我原本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人类以外的灵魂存在……”宁宇说,“跟艾泽拉斯比起来,我们的世界太单调了,要是有鬼,我就去做道士,或者干脆做鬼也不错……”宁宇畅想着。

囚丘挖鼻孔,这个家伙开始做白日梦了。

“做狼人也不错……”宁宇望天,幻想着月夜狼人蹲在山崖上冲着月亮嚎叫的样子。

“吸血鬼也行……”他继续yy。

囚丘这边竭力忍住想揍他的欲望,看到宁宇活蹦乱跳的在自己眼前,啥都可以忍了。

“其实我想做一只猫……”囚丘说。

“或者做吸血鬼,但是不做那种蹦蹦跳跳的僵尸,弹跳力差一点的话,连个门槛都迈不过去……”宁宇说。

“你话真多……我就做个猫。”囚丘笑了,记不得多久没有笑过了,大概自从宁宇死掉就没再开心过。

“那你就做黑猫吧,我做个耗子,但是要做个大耗子,比狗还大的耗子王……”宁宇说。

“……”

“专门吃猫!”他补充。

啪嗒!囚丘的法杖敲在了他脑壳上:“想死啊你!”

忽然海水翻动起来,有鱼人哇呀呀怪叫着冲上岸:“宁宇!”

囚丘一下坐起来,准备战斗,宁宇扯住她:“别怕,我哥们儿。”

冲上来的几个鱼人,正是那天求他帮忙的人们。

“宁宇,谢谢你杀死了阿加曼德,希尔瓦纳斯把布告贴满了提里斯法!”鱼人头目冲宁宇弯腰鞠躬,“我们从此不必再担心自己的姑娘们了。”

“我正想找你们呢,智者在吗?”宁宇说。

“我在。”那天那个低调的智者走上前来,“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想请教那天你话里的意思。”宁宇说。

智者没回答他,反倒被他手边的铠甲吸引了:“这就是阿加曼德的铠甲,不过已经堕落了,被他的灵魂给弄脏了,如果想要穿上他,你得通过一番努力才行……”

“怎么说?”宁宇来了兴趣,这小家伙,知道的还不少嘛。

“幽暗城有一个大铸剑师,他应该懂得这个,建议你去问问他吧。”鱼人说,“不过这个家伙比较难搞,恐怕你要费点心思了。”

囚丘饶有兴致的看着这群怪物和宁宇聊天,虽然她一句都听不懂。

鱼人走了以后,宁宇才一拍脑门:“啊呀!忘记问最重要的事情了,只顾着关心铠甲!”

“什么事?”囚丘问。

“那个鱼人,他曾经对我说过一句极其暧昧的话……”

“他爱你?”囚丘揶揄道。

“错,他说了,来的路去的门,看起来神秘兮兮的,好像知道点什么似的……”宁宇说。

“他们走远了,刚才你们在说什么?”

“说这套铠甲需要清洁什么的,要我去找幽暗城的一个铸剑师。”

“那快走啊……”

幽暗城又恢复的往昔的模样,那些喜庆的东西一夕间全部消失不见,大家都恢复了平静的生活,好像从没事情发生过,卫兵也全部撤换了,看样子女王已经彻底掌控了局势。

囚丘一路跟随着宁宇,不言不语。

“铸剑师会在哪呢?”在铁匠铺没有寻到所谓的大铸剑师,宁宇急了。

“名字呢?”囚丘问。

“那鱼人没告诉我名字,好像他也不清楚……”宁宇沮丧。

“好事多磨,不管真假,先找找看,你不如问问那边的商人啊……”囚丘说。

“好主意!”宁宇冲她竖大拇指。

“笨死!”

“大叔,请问……”宁宇来到一个材料商面前,“幽暗城的大铸剑师在哪?”

“大铸剑师?”商人摇了摇头,“不清楚不清楚,走开不要打搅我做生意!”

接连问了几个人,回答都是一样的,宁宇几乎快要觉得被鱼人欺骗了,坐在了破旧的下水道码头边,往水里踢着碎骨片。

“还没问到啊?”囚丘好像比宁宇都要着急这事。

“他们都很排斥外族人的,不会告诉我的,而且我觉得他们好像真的不知道……”宁宇有气无力的说。

“请问您知道幽暗城的大铸剑师在哪吗?”宁宇一路走一路问,很快把幽暗城问了个遍。

囚丘打了个哈欠:“真烦,问了这么久都没找到,我去睡午觉了,你找到了的话,给我写个信啊,不要每次都让我找你,还经常放我鸽子。”

宁宇还没来得及构思措辞呢,囚丘就下线不见了。

“切,这丫头总是这样,你们雌性动物都这样,啊?”宁宇冲影葬牢骚。

在幽暗城内环转了一圈,宁宇决定再去市场那里看看,毕竟相对于幽静的内环,市场里的人流量比较大一些。

踏上银行台阶的时候,宁宇听到了一声似遥远又感觉很近的悠长叹息。

叹息来自桥洞。

幽暗城的银行是一个圆柱形的建筑,高台上的部分是柜台,办理存储业务,而柜台下,则是金库,在金库于下水道之间的四个方向分别有四座桥相连。

就在朝西的那个桥洞,宁宇看到了发怵叹息的人,当然也是一个亡灵。

他有一个光秃秃的脑壳,没有下巴,穿着破烂的衣服,靴子都露出了脚趾,袖子已经成了一绺一绺的布条,身上斜跨着一个布包,另一边背着一壶酒。

看见宁宇,他斜了斜眼:“你过来做什么?还嫌我不够落魄么?想再来踩一脚?”

“额……”宁宇不是傻瓜,这个人身上冒出了冲天的怨气。

“怎么?”他一张嘴,酒气合着臭气就扑面而来,“想抓我回去吗?”他把双手合并到一起,伸到宁宇面前,“拷我啊!”

“你认错人了……”宁宇解释,“我只是个路人……”

“路人……路人?”亡灵重复着宁宇的话,不再搭理他,而是继续叹息。

“那啥,请问,你认识幽暗城的大铸剑师吗?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在哪,可我找他有事……”既然来到了他面前,宁宇还是决定问问看。

“铸剑师?”亡灵忽然大笑起来,笑声在原本宁静的桥洞里回荡扩散开来,宁宇感觉整个幽暗城都充斥着他的笑。

“嗯,大铸剑师!”宁宇等他笑够了,才点头,重复并着重说着大字。

“你要找的人我认识……”亡灵说,“他在许多年前就已经不铸剑了,找他又有什么用?”

“请问,这位大铸剑师在哪?”宁宇赶忙追问,打听了这么久,这个酒鬼是惟一一个说了点线索的人。

“你要想知道他在哪,就要帮我做一件事!”亡灵盯着宁宇,一字一句的说,“我叫斯塔文”

这个家伙,还真是懂得敲竹杠!宁宇心里说。

不过不管怎样,有总比没有好,不如看看他要自己帮什么忙,宁宇说:“什么事呢?我要量力而为。”出来混了这么久,宁宇已经很懂的如何保护自己了。

“在这里的东北部,有一个地方,叫血色修道院。”亡灵说,“在修道院里面,你帮我找一个女人,一个亡灵,我只想你帮我问一句话,当年,她到底有没有对她的老师付出过真心!带着她的回信来见我,我就告诉你大铸剑师在哪。”

靠!这个家伙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是去血色,那地方随便好进的吗?宁宇心里暗自叫苦,可是看看包裹里的那套铠甲,口水又忍不住哗啦啦流了下来,若是穿上了这身铠甲行走江湖……他仿佛看见了囚丘羡慕的眼神。

“那个女亡灵叫什么?”宁宇问,“知道名字我才好帮你问。”

“啊……”亡灵痛苦的摇了摇头,“我记不得她的名字了,过了许多年……我只知道她的胸口一定插着一把剑,就算她死了,化作白骨,那把剑也不会离开她的骸骨。”他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往外走去,喃喃自语,宁宇听不懂他说什么。

顺便在银行取了点钱,囚丘又给自己汇款了,这份人情咋还呢……

“宁宇!”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回头一看是伊娃,不由得一阵惊喜,很久没有看见朋友们了,还真是有点想念。

“伊娃,你们好吗?”宁宇问。

“都好,就是囚丘前段时间不好,你们见过了吗?”伊娃问。

“哦,我们才分开没多久,对了,去血色吗?”宁宇问。

“好啊!”

自己来血色寻找那个女人,顺便让伊娃云淡她们到血色刷经验打装备,两全其美的事儿啊!宁宇站在集合石这里等着伙伴们。

他只能远远的望着教堂,门口太多卫兵了,不知道从哪朝哪代开始,这个教堂变质了,从一个光明的所在,变成了极其黑暗的地方。

精彩评论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这本小说的主人公(宁宇,瓦纳斯)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树叶字)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