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青蛇录》重生成皇赵洞庭 大结局 青蛇录诱受

青蛇录

《青蛇录》

青玄蛇 著

连载中 婚恋 袁飞,顾道全 阅文集团

经典创作《青蛇录》是青玄蛇墨下的一本婚恋风格的佳作,主人公袁飞,顾道全,精彩片段预览:黑山大殿内,猴妖半跪不语,双手捂着身上露骨焦肉,咬着牙待老妖醒来。滴滴汗水,混杂着猴毛从额头流出,一滴一滴掉落在地板上,在这寂静又深黑的大殿内,倒显的格外响亮。此刻哆嗦的身躯,尽显内心情绪,既愤怒又不

402次点击 更新:2020-01-10 08:19:48

免费阅读
经典创作《青蛇录》是青玄蛇墨下的一本婚恋风格的佳作,主人公袁飞,顾道全,精彩片段预览:黑山大殿内,猴妖半跪不语,双手捂着身上露骨焦肉,咬着牙待老妖醒来。滴滴汗水,混杂着猴毛从额头流出,一滴一滴掉落在地板上,在这寂静又深黑的大殿内,倒显的格外响亮。此刻哆嗦的身躯,尽显内心情绪,既愤怒又不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黑山大殿内,猴妖半跪不语,双手捂着身上露骨焦肉,咬着牙待老妖醒来。

滴滴汗水,混杂着猴毛从额头流出,一滴一滴掉落在地板上,在这寂静又深黑的大殿内,倒显的格外响亮。

此刻哆嗦的身躯,尽显内心情绪,既愤怒又不安。

压抑着心中怒火,急躁的等着大王醒来。

已经三日了,却不见半点动静,四下漆黑一片,无声无息。

猴妖感受着身上焦黑渗血的皮肉,渐渐随时日结疤,被烧伤的皮肤却不曾长出新的猴毛,埋头看着身上伤疤粉嫩纠结,一摸脸上也是如此,心中的仇恨却不曾随时日消散,倒是越堆越深。

不知等了多久,在他看来好似万年,只感到昏昏欲睡,双眼疲倦。

大殿天花顶上,一双猩红瞳孔猛的睁开,散发的红光隐隐照亮双眼睫毛,睫毛短小如软针,随着眼皮猛的眨了两下,泛起一片湿润。

扩散的瞳孔渐渐聚焦,随着眼球向下看去,临近双眼的细小鼻孔忽然猛的一嗅。

眨眼间顶上漆黑一片,恢复往常一样。

却见那猴妖身前一阵风吹,伴随一个硕大黑影,只有那双瞳显露。

黑影略带沙哑尖锐的话音缓缓响起:“猕猴!你怎么如此狼狈,外面可是发生了什么?”

猴妖抬起疲倦的双眼向上看去,恭敬的颤道:“还请大王替我做主!前几日山中来了个蛇妖,不明不白的将我打杀,幸好我命大逃了此劫,如今丢了法器又受此大伤,还请大王替我报仇...”

黑影双眼忽的猛闪,半响缓缓道:“那蛇妖来历,你可知道?”

“这倒是不清楚!不过他曾说过是大王派来的。”猴妖似有抱怨,咬牙说道。

黑影冷哼一声,一展双翅,瞬间收拢身后,眨眼间飘到殿中,重新垂立天花顶上。

“将其他妖将带来!我要看看他们做的如何了!你这事过后在说。”

“是!”

猴妖不敢有怨言,忙领命退去。

芜湖城隍庙外,袁飞收剑回鞘,化为一老妇,颤颤巍巍朝庙里走去。

顾柳二人却在参悟卷轴,不时疑惑皱眉,卷文大多晦涩难懂,结合师傅所教倒也能看懂一二。

袁飞进去,二人忙收起卷轴看来,顾道全以为是来进香的,也不管他,径自拿剑出去练了,柳希起身去捣腾陶罐,似乎要煮东西。

袁飞径自找上柳溪,悄声道:你们前日认的故亲,叫我来带你二人走,你们拿上包袱快跟上吧!”

柳希放下陶罐,回头看来,疑惑道:“老夫人,你说的故亲是?”

袁飞见她疑惑,忙小声说:“单名一个飞字,你可叫你师兄快些”

袁飞说着不待她回话,朝门外快步走去,到了林在中,变回原来模样。

不一会,果见二人背着包袱提着剑赶来,脸色很是紧张,警惕的四下看着。

见了袁飞,忙小跑过来,很是兴奋,待要询问,袁飞抬手止住二人话语,急道:“我答应那城隍除妖,却不曾想哪妖手段厉害,我打不过,又无颜见那城隍,只得叫老妇人通报你二人,我们这便走吧!”

二人点头应喏,往南走了半个时辰,顾道全好奇道:“阿兄!我们这般却是要去哪?”

袁飞回头笑道:“此番先去我一处府宅,待我取些东西。”

柳希却是揉了揉肚子,急道:“阿兄做主吧!不过我肚子倒是饿了。”

见不远十字路口有一竹棚,里面人声鼎沸,一旁车马堆集,很是热闹,倒像是个酒肆。

袁飞带着二人入内,见里面已经坐满,没有空位,只得朝一个人少圆桌挤去,却是要拼桌。

那粗汉一看打扮就知是江湖人士,桌旁倚着一柄腰刀,抬脚踩着另一只木凳上,坐姿额为豪放,正大口啃咬手中鸡腿,忽见袁飞三人坐来,眉头一皱,似要开口喝骂,抬头看向四周都已坐满,只得将话随鸡肉咽回肚子。

袁飞叫了三斤牛肉,小二闻言苦恼道:“客官有所不知,最近官府查的严,这肉不好弄,不过鸡鸭鱼肉你尽可点来。”

说着指向一旁竹栏圈养的家禽说道:“你瞧!都是自家喂养的,现杀现做。”

“鸡鸭鱼肉各来一份!”

袁飞说着将银锭递去。

小二面色为难,掂量着手中银锭:“客官这钱却是不好找,不知有碎银吗?”

“不用找了!饭菜分量多些便是。”

“好勒!”

将近一刻钟的时辰,小二陆续上完了菜肴。

那大汉看着满桌珍馐一时嘴痒难耐,区区一只烧鸡却是不够果腹,奈何囊中羞涩。

目光朝袁飞打量几番,又见顾柳二人年幼,似出来游玩的富家子弟,顿时计上心头。

“阿嚏!”

三人待要开动,忽见大汉一时控制不住,一声喷嚏溅满桌面,顿时顾柳二人面色一沉,看着满桌菜肴布满点点污秽,抬头朝袁飞看去。

袁飞后仰躲过这一污秽袭击,朝大汉狠狠瞪了一眼。

大汉揉了揉鼻子,嘀咕两句,抬头见三人面色阴沉,憨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多年老毛病一时控制不住,见谅见谅。”

说着起身朝门外走去,脚步缓慢一步三回头,到了门边抱手看着门外,不时撇眼瞧来。

袁飞摇摇头叹道:“人家无心之过,罢了,我们点三个烧鸡路上吃吧!”

顾柳二人看着满桌饭食,感到遗憾,听袁飞发话只得起身应喏,跟着去柜台取了烧鸡打包,朝大路走去,顾道全经过那粗汉身旁,目光狠狠盯了下,嘴巴欲言又止,半响冷哼一声,甩袖跟上不远二人。

粗汉见三人走远,忙拍脑惊叫道:“哎呦!忘了拿兵器了,整的这脑子越发不好使了。”

说着回身见小二在搬桌上饭菜,忙喝道:“停停停!干嘛呢?这菜那公子送我了!去去去。”

小二被他吼的一跳,见他使这般手段,眼神不屑,却不敢言语,无奈人家人高马大,不像好惹的主,一甩手中抹布,往肩上一搭,径自往柜台走去,好在先拿了银两倒是不亏。

大汉坐下,左右手不停,忙往嘴巴塞东西,吃的倒是津津有味。

袁飞三人走了半里地,待将手中烧鸡吃完,顾道全回想那桌菜肴,朝袁飞叫道:“阿兄,那汉子莫不是故意的?我越想越气!”

柳希搭话道:“我也气恼,那人好不要脸!阿兄手段厉害,不如戏弄下他?”

袁飞点点头,笑道:“不管他是否使诈,我们还是先赶路吧!”

袁飞却是担心猴妖追来,只道他法器如今还在自己袋里,哪处人多眼杂,怕落了行踪。

二人遭此悔事,暗自生着闷气,气鼓鼓的跟着,好在小孩心性,不多时待气消了,奔走林间嬉戏打闹,也自开心。

几人走到一处河岸边,顾柳二人腿脚酸软,忙叫袁飞停下歇息,袁飞抬头看向天色,正直烈日当空。

几人树下歇息,看着河岸牧童河边游玩,顾道全多日不曾入河,闻了闻身上朝袁飞叫道:“阿兄!我想去哪处游个泳可行吗?”

袁飞运起蛇目看去,不见河内有异,叫道:“你去吧!半个时辰,我们上路。”

说着闭目运起,恢复此前耗费的灵气。

顾道全闻言,兴奋的把包袱丢给柳希,径自往河边跑去。

柳溪靠着树下躺着,忽见不远有人骑马,晃晃悠悠走来,揉了揉眼睛,正是午时吃饭的粗汉,一拉袁飞右臂喊道:“阿兄!那个汉子跟过来了。”

袁飞睁眼看去,只见那汉子骑着匹红枣马,扯高气扬的沿路骑来,嘴角叼着根野草,将腰刀抗肩,一脸神气,看到自己等人也不过来,远远停着似在看河面,也悄悄瞥眼瞧来,一时不知他要如何。

那粗汉却是见袁飞几人出手阔绰,又见几人年幼,待将桌上饭菜骗了,吃饱喝足本想骑马赶路,却见几人不远河岸歇息,一时贼头上脑,暗想祸害,只是此处人多眼杂却不好下手,远远跟着,倒不怕几人跑了,自己有马可骑随时追上。

袁飞叫柳希去把顾道全喊来,待他穿衣,几人起身向林中走去。

粗汉见几人动身,不沿路走倒往那密林钻去,狂笑道:“正合我意!哈哈哈...”

一紧马腹,驱马追去。

袁飞见他果然追来,偏头朝顾道全喊道:“你剑技可能杀他?”

顾道全咬牙狠道:“可杀!他骗我们一顿饭食,还想祸害我们,此人我非杀不可。”

袁飞笑道:“既然你一人可行,你且去试试。”

拉着柳希往一旁树下坐去。

顾道全将包袱放下,抽剑缓步朝骑马粗汉迎去。

那粗汉见几人不跑,待在林中休息,那年幼的持剑走来,一时疑惑,但见人家阵势,心中明悟,翻身下马,笑道:“这般自信?叫个少年来战。”

朝前快走几步,双手紧握刀柄,猛的抬起就要劈下,又瞬间收了回去。

顾道全眼见他持刀猛的劈来,慌的忙举剑一抬,却不见刀打来,待看清才发现那粗汉虚招一晃,在那狂笑道:“你个娃娃,把怀中银两交来,我倒可绕你们一命。”

顾道全那见过这般打法,更加气恼:“你个不要脸的莽汉!骗我一桌饭菜罢了还想谋财害命。”

待要运气于剑,忽听身后袁飞说道:“就用剑技,不要运气。”

闻言回道:“知晓了!”

将剑持平,剑尖直指粗汉,喝道:“你有何刀招,尽数驶来!”

粗汉见几人不听话语,也不递钱,回头看向四周,虽无人影,但也怕那樵夫砍柴发现,暗自咬牙发狠,想速战速决。

他快步直冲,不顾眼前长剑,抬起左手直抓顾道全衣领,右手大刀猛的劈下,全然不把顾道全长剑看在眼里,料想如此年幼少年,虽拿的动这剑,又能使出何招。

顾道全却没这般心思暗想,少年心性单纯,见他胸腔展开,直往剑扑来,笑道:“来的好!”

双手将剑持平,暗劲一用,猛的一拍剑柄,就见长剑如脱缰野马一般,贯穿粗汉胸腔,插入身后树桩,晃了晃剑尾才要停歇。

粗汉只觉胸口一冷,低头看去,一个大洞显露,两眼一黑就此倒去。

精彩评论

青玄蛇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婚恋文,但他却是婚恋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婚恋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青玄蛇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袁飞,顾道全)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