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非红颜不薄命》红颜非祸水苏so 完整版免费阅读 非红颜不薄命穿越文

非红颜不薄命

《非红颜不薄命》

张谷秀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香香,易若 阅文集团

优质爆文《非红颜不薄命》是张谷秀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故事,主角香香,易若,小说剧情回顾:南方的冬天来得晚去得早,当易家大大小小都收拾好了笼屉行礼,冬天已经过去,转眼间百花齐放,百年县也换上了春装。易康文差人选了又选,莫氏也去百年寺拜了又拜,这才终于定好了出行的良辰吉日。易香香是一个现代灵

450次点击 更新:2020-01-10 12:08:37

免费阅读
优质爆文《非红颜不薄命》是张谷秀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故事,主角香香,易若,小说剧情回顾:南方的冬天来得晚去得早,当易家大大小小都收拾好了笼屉行礼,冬天已经过去,转眼间百花齐放,百年县也换上了春装。易康文差人选了又选,莫氏也去百年寺拜了又拜,这才终于定好了出行的良辰吉日。易香香是一个现代灵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南方的冬天来得晚去得早,当易家大大小小都收拾好了笼屉行礼,冬天已经过去,转眼间百花齐放,百年县也换上了春装。

易康文差人选了又选,莫氏也去百年寺拜了又拜,这才终于定好了出行的良辰吉日。

易香香是一个现代灵魂,但也理解祖父祖母的举动,不说他们,就是以前在现代的时候易香香要出门,外婆都要在供奉的佛像面前求佛问卦。易香香虽然不太信这一套,但也不阻止易康文夫妇的举动,人有时候有个信仰,至少能让他们求个心安。

搬家这件事的确事麻烦,但也只是对下人来说,易香香是只要瘫着指挥就好。永乐居里,乐棋早以提前归纳好了箱笼,现在也只需要做最后的整理罢了。

“小姐,这麒麟摆件可要带走?”青玄把东西端过来递给乐棋打包,显然已经猜到了自家小姐会说什么。

果不其然,易香香瞄了一眼说:“当然要带走,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除了原本府邸里的东西,还有搬不走的家具,剩下的能带走的都要带走。”

易香香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这永乐居住进来的时候本就是个空屋子,现在多出来的摆件都要装好几个大箱子了。

其实一开始易香香觉得要收拾的东西也不算特别多,不就是金银首饰和衣物细软嘛!直到她看见乐棋开始收玉器字画,还有香炉摆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

至于仆从方面,易家大部分都是家生子,剩下一些后面买来的也都愿意跟着一起去通州,林氏放了一些在百年县还有亲眷的丫鬟仆从,剩下的就都准备带走,也省得到了通州人手不够用。易香香的永乐居除了一个二等丫鬟想留在百年县以外,几乎是都想要跟着小姐走的,易香香便也同意,是以她这边倒是没有多大的人员变动。

喜乐楼和一品香都正常营业,洪喜掌柜让自己的徒弟接管了百年县一品香的铺子,之后的收入每月和喜乐楼的一样,都存入宝丰钱庄易香香的账头,然后每个季度掌柜带着账本上通州交账即可。易香香觉得这宝丰钱庄是真的方便,和现代的银行差不多,只有你开户头交笔户头费,就可以实现异地存异地取。当然,这也不是嘴上说取就能取,而是要带上私印和宝丰发放的独特实名印鉴才能取现,就和身份证加银行卡差不多的意思。

礼朝很多官宦子弟在宝丰钱庄都有户头,所以易香香并没有多么的出众。况且易香香自己是还没有去宝丰取过钱,都是乐棋带着护卫去的,所以宝丰的掌柜甚至还以为乐棋就是易香香。

喜乐楼的掌柜还是由来福担任,来福对于易香香的信任很是感激,表示非常愿意留在百年县打理喜乐楼。易香香也带着刘芳菲去和来福通了气,对来福言明若是芳菲小姐需要帮助,必须尽力相帮。安排好后续事宜,易香香就等着出发的日子到来。

噢,在此之间,二房还发生了一件事。易堂权来到百年县后依旧偷偷摸摸的出入烟花之地,易家上下对此也毫无办法,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易大人升迁的消息自然是百年县里人人皆知的,所以易堂权其中一个红粉知己知道他要走,便央说要跟着。易堂权怕被自己伯父易康文收拾是根本不敢带上她的,遂假装同意后便开始在易府里闭门不出的躲着。那红粉知己名叫苏丽,也是个聪明人,她察觉到了易堂权躲着她,便闹上易府说自己怀了易堂权的孩子。一开始连易香香都觉得这是苏丽的借口,没想到喊大夫一把脉,居然真的是有了身孕;这可把易康文给气坏了,重重给了易堂权两棒子,便让莫氏以长辈身份做主收下了苏丽。

莫氏也无法,自己儿子升官在即,这个时候要是让苏丽在外面喊叫,恐怕会影响易西湖的官声。所以尽管黄氏已经黑了脸,莫氏也得把人给易堂权留下来。原本莫氏觉得苏丽既然有孕,不宜舟车劳顿,想安排丫鬟婆子伺候她在百年县生养后再去通州。可苏丽不愿意,她担心易家就此撇开了她,便要死要活的闹着就是要跟着一起上路。莫氏真是要气死了,反正人也是易堂权招惹的,便一气之下把人丢给了黄氏照料。

可怜的黄氏,气的牙都快咬没了。

于是在去往通州的易家人员名单里,二房加上了苏丽,现在也唤作苏姨娘苏氏。

林氏也恼怒易堂权的所为,但她比莫氏更无法子,而因为苏氏有身孕,她还不得不给苏氏专派一辆马车。易香香亲眼瞧着那些软垫软枕被送进苏氏的马车里,心里觉得自家娘亲实在是太过善良。

其实林氏的善良并不是对于苏氏,在她看来明明留在百年县生养才最合适,偏偏要跟着路上一起奔波,作为一个母亲,林氏是非常不赞同苏氏的做法的。但是大人有错不应该由孩子来承担,是以林氏才会把一应事物都给准备好,只希望苏氏肚子里的孩子能平安健康。

易家一众老小出发这天,天气十分晴朗,一行人在百年县众多好友乡亲的送别中上了马车。临行前易西湖更是对着自己的儿子女儿千交代万嘱咐,让他们路上乖乖听话。易洛川自然是懂事的应允,易香香嘛,是表面上懂事的应允。

马车一出城门后不久便进了山林间的官道,易香香就恨不得把自己栓到窗户上,看这山野山外的,空气多么的清新,山明水秀鸟语花香,简直是人间仙境。

“在百年县呆了这么久突然要离开,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呢。”李嬷嬷说道。

“我可不这么认为,在百年县真是闷也要闷死了,还是出来了好啊,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诶,也不知道那些拼了命要进后宫的女子怎么想的,皇宫高墙,哪有这外面自在。”易香香翘着二郎腿倚着窗户说道。

李嬷嬷正要夸易香香这句“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说的好,却没想到她下半句就冒出了禁忌之言,吓得赶紧用帕子捂住了易香香的嘴。

易香香真是不知道该说啥了,话都说完了还捂啥嘴啊嬷嬷!

“小姐真是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之后到了通州可要收敛点,这皇家之事岂是我们能妄加议论的?”李嬷嬷板着脸教训道。

易香香翻了个身侧躺着说:“好好好,收敛收敛,我知道啦!”

马车慢悠悠的走在官道上,临近傍晚时才进了一个小镇子,在一家客栈门口停下来。林氏安排管家去客栈订房,又让丫鬟婆子拿下随身要换洗的衣物等等,便走到女儿身边说:“你明天和我一个马车,不在我跟前,我总觉得不放心。”

“诶呀娘亲,这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可乖可听话了,这一路上就窝在马车里睡觉呢,不信你问乐棋。”易香香对于自家娘亲的不信任十分无奈。

“真的?”林氏半信半疑的问道。

“比真金还真!娘亲您就别操心我了,您看那边,您的公公婆婆要下马车了,作为儿媳妇的您还不赶紧去伺候着?”易香香指着不远处的马车说道。

林氏看看远处的马车,又看了看眼前的女儿,正要说话的时候,儿子易洛川出现在她的身后:“母亲您放心,妹妹我会好好看着的。”

这下林氏是真的放心了,自己这个儿子稳重懂事,也能压制住自己的妹妹,于是她便放心的伺候公婆去了。而本来的确打了小算盘想溜去玩的易香香,就被哥哥易洛川提溜上了二楼,看着护院仆从把装着行礼的马车卸下来看管,又把马单独牵去马房吃草。易香香看着这繁琐的工序,真的十分怀念现代的交通工具。

易家毕竟是举家搬迁,所以如果一齐出行的话那主子仆从再加上行李,起码要二十辆马车甚至更多。易康文为了不那么引人注意,差老管家带着部分下人和行礼先一步出发;尽管如此,现在客栈里也还是停了十来辆马车的。

易府自然是没有那么多马车可同时使用的,所以绝大多数的马车都是在百年县的马车租赁铺子里租来的,并且每辆车都还配了赶马的小厮,为的也是完成了和雇主的租赁后能有人把马车赶回去。易香香的马车还是她自己挑的,内里宽大,足足能容纳五个人横躺着,是以易香香一点都不想去她娘亲的车里。

当然,不是说林氏的马车布置的不够舒适,而是易香香不想去那里听她母亲唠叨;还不如待在自己的地带呢,只有待在自己的地盘才能自己做主,易香香在这个认知上,可是鬼精鬼精的。

大家第一天上路都还有些不习惯,是以用过晚膳后就都回了房。小镇客栈房间已是不够,易香香又不想和二房的姐妹挤在一屋,所以她便爬上了自家娘亲的床。这会儿躺在宽敞的大床上,易香香第一次感谢父亲没有同行。

乐棋帮易香香洗漱好后就被易香香赶去休息了,易香香自己躺在床上,一会儿嫌弃客栈的床不够软,一会儿说饭也不好吃,念叨着好想把喜乐楼开遍礼朝,但她又有些担心树大招风,是以一直在考量和权衡中。她想着事情发呆,也本想等着自家娘亲忙完回来一起入睡,可春天的夜晚还是有点冷,她躺在暖和的被窝里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等到林氏安顿好一切回到客栈上房,便看到自家女儿已经打起了小呼噜;她简单洗漱了下,便搂着女儿睡了过去。

离开百年县的第一天,易香香一路都沉浸在风景里,十分自在。但接下来的两天对于易香香来说,那就是十分难过了。因为二房的几个姐妹开始轮流的来她马车里串门,连给她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首先是最难缠的大姐姐易若楠。

“八妹妹这马车很是舒适啊,这锦缎软垫可是比我娘那边的还软和呢。”易若楠一句话就把易香香往不孝上赶,马车坐的比长辈还舒服,那不就是说她不孝顺长辈嘛!

易香香不想应付易若楠,笑眯眯的一脸天真的说:“那大姐姐叫二婶来我马车里吧,我这给她留个位子。”

这话怼的易若楠很是无语,她怎么可能真的把话传给黄氏,就是传了,黄氏也不好真的跑来侄女的地方蹭位置,那不是招人笑话嘛!易香香心下好笑,我敢邀,你好意思应吗?真是的。

易若楠脸色一顿,她倒是不确定这八妹妹是天真可爱的说认真的呢,还是故意这样说的;于是她不在这个话题上做停留,马上转了一个方向。

“这是八妹妹新的大丫鬟?嗯,样子倒是比妙琴好看,就是不知道这琴艺有没有妙琴出众?”易若楠看着青玄说道。

乐棋和青玄作为大丫鬟,这两天都是轮流伺候易香香的,李嬷嬷偶尔也会过来和易香香说话,不过今天待在易香香马车里的只有青玄和书美。

“回大小姐话,青玄不会弹琴,但青玄曾用琴丝割过兔子;诶哟现在想想真是可怕,下手太重,差点把兔子的头都拉掉了。不过说起来汤还蛮好喝的,山兔味道也是很甘甜呐。”青玄故作回味状。

其实青玄也没撒谎,她在还是崔小蝶的时候,逃荒路上曾经捉过兔子杀了饱腹;那会儿崔父已经病重,她找了半天没找到刀,就在路边捡了把破琴扯下了丝线,拉了兔子在溪边扒光了毛,用锅架起了火水煮了兔肉。

易若楠虽然说因为身份的关系算不上什么千金大小姐,但也是个娇生惯养的;易香香看着她脸色几变,猜想易若楠应该是脑补了青玄杀兔子的画面,不多时就听见易若楠大喊停车,接着就看她飞奔着回了自己和易若芙共用的马车上。

等到易若楠离开,马车重新动起来,易香香主仆三人大笑出声。

然而易香香的马车并没有因为易若楠的败北而清净下来,因为第二天,易若芙出现在了易香香的马车上。

易若芙上车后的第一句话也关于马车,只听她说:“八妹妹,你这马车好舒服,我不想回去了。”说完也不等易香香拒绝,就径自躺在了她旁边,把易香香雷得外焦里嫩。

“我喜欢一个人睡!”易香香双手叉腰,直白的拒绝易若芙。

“我不喜欢一个人睡啊,一个人睡容易做噩梦,刚好八妹妹可以陪着我。”易若芙一副我真是想得太周到了的样子。

“那你去让你姐姐陪着啊,让她给你弹琴写诗,你就不害怕了。”易香香瞪着大眼睛说道。

易若芙撇撇嘴说:“她才不会给我弹琴写诗呢,她那些东西都是要留着在我娘面前显摆的。”

“那你也不能睡我这,你不是不喜欢我嘛!”易香香觉得易若芙可能忘记了她们之前的不愉快,毕竟是小孩子嘛,记忆力不好很正常,于是赶紧出言提醒易若芙,希望她想起来后赶紧走人。

没想到易若芙居然点点头说:“我以前是挺不喜欢你的,不过你放心,今天起我就开始喜欢你吧,你就不要伤心了。”

易香香:“........”

易香香此刻觉得易若芙一点也不蠢,心里暗想她之前该不会都是在扮猪吃老虎吧?

也不能怪易香香有这个疑虑,毕竟自己就一直扮猪吃老虎来着。但是当天下午发生的事马上让易香香改变了这个想法,因为易若芙的表现还是一如既往的蠢。

下午时分,易若娇和易若凡两姐妹也来易香香马车里串门,她们进来的第一句话也是:“八妹妹这马车真是舒服啊。”

“你们来干嘛?这里不欢迎你们,赶紧给我走。”易若芙看见她厌烦的两个小妹妹,立刻发了话。

“五姐姐恼怒什么?这是八妹妹的马车,又不是你的马车!”易若娇如今胆子是越发的大了,以前在易若芙面前都是巧言讨好,如今都敢直接杠上去了。

易若芙听见易若娇的话瞬间就火冒三丈:“你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你是要造反吗?”说着便动手要打易若娇。

易若娇哪里能让她得逞,顺势扭开了身子,反而让易若芙狠狠地撞到马车车身,额头上顷刻就红了一片。

易若芙这下可是气死了,扑过来对易若娇拳打脚踢,连易若凡都被动加入了“斗殴”,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最后的结果是更豁得出去的易若芙以一敌二获胜,但动静也惊动了其他马车,甚至是老太爷易康文。易康文当晚就罚了四个女孩在莫氏屋子里罚站,连同易香香这个马车之主也没能幸免。易香香表示自己是真得倒霉,完全是龙王打架池鱼遭殃嘛;而且她对易若芙小姑娘更是无语问天,感觉这是上苍派给她的考验。

四个小姑娘面壁罚站,两个双胞胎经常被黄氏借口罚这个罚那个经验倒是十分充足,都先后“昏迷”被抬了下去。易香香觉得这是个好法子,正想也这么干,就听易若芙来了句:“不愧是贱人生的,每次一犯事就装晕,简直是不要脸!”一句话搞得易香香装也不是,不装也不是。

这易若芙啊,蠢是真的蠢,耿直也是真耿直。

“八妹妹我们这是不是也叫有难同当了?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那两个小的若想欺负你,你就来告诉我,我一定帮你狠狠的教训她们。”易若芙握着小拳头郑重的说,完全没考虑过双胞胎是来讨好易香香的,不过是自己横插了一杠子才惹得罚了站。

易香香放弃了装晕,站得都快睡着了,突然听到易若芙来这么一段,简直是哭笑不得。她打了个哈欠说:“不用了不用了,她们不会为难我的。”易香香心里暗想,这易家也就你敢明面上和我过不去的好嘛!

“八妹妹你不知道,那两姐妹惯会做好人,每次都在我面前装腔,哼,下次如果还敢在我们面前这般张狂,我就打得她们满地找牙!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易若芙拍着小胸脯保证道。

诶呦喂,我的五小姐啊,你忘记那些被她们当枪使来和我吵架的日子吗?易香香觉得易若芙上辈子可能是鱼,记忆只有七秒。

“不用不用,你自己别被教训了就好。”易香香非常真诚的说。她觉得易若芙的脑子和那两个双胞胎不是一个级别的,可别再去找罪受。

易香香这会儿不再怀疑易若芙是扮猪吃老虎了,而关于上午和她对话的失利,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嘛:“不要和二B讲道理,因为他会把你拉到和他一样的智商水平,然后用他多年的二B经验打败你!”

当然,这只是形容,易若芙也不是真的很二B,易香香反而觉得易若芙是不坏的,就是比较简单,喜怒都表现在脸上,做事有点像不懂事而横冲直撞的傻大个,但这样的人也是很赤诚的。

精彩评论

以古代言情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非红颜不薄命》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张谷秀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张谷秀的设定中,男主角(香香,易若)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香香,易若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张谷秀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间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