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魔君帝王之天玄问情》豪门影后之步步谋婚 强强 魔君帝王之天玄问情主角是羽龙,钟爱的小说

魔君帝王之天玄问情

《魔君帝王之天玄问情》

森林舞 著

连载中 婚恋 羽龙,钟爱 阅文集团

火爆小说《魔君帝王之天玄问情》由森林舞最新力作的婚恋类型的新书,剧情中的光环人物是羽龙,钟爱,内容扣人心弦,可以看一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说什么?永兴----永兴她---”星辰听闻哭声毕,死盯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娘亲的名字,你认识我娘?”只听蛟龙像是疯癫了一样,一直重复着:“永兴死了,她竟然死了---”是大喜是大悲,他的嘴里像是念叨

521次点击 更新:2020-01-11 20:07:04

免费阅读
火爆小说《魔君帝王之天玄问情》由森林舞最新力作的婚恋类型的新书,剧情中的光环人物是羽龙,钟爱,内容扣人心弦,可以看一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说什么?永兴----永兴她---”星辰听闻哭声毕,死盯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娘亲的名字,你认识我娘?”只听蛟龙像是疯癫了一样,一直重复着:“永兴死了,她竟然死了---”是大喜是大悲,他的嘴里像是念叨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你说什么?永兴----永兴她---”

星辰听闻哭声毕,死盯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娘亲的名字,你认识我娘?”

只听蛟龙像是疯癫了一样,一直重复着:“永兴死了,她竟然死了---”是大喜是大悲,他的嘴里像是念叨着什么,只是星辰听不清,蛟龙嘴角上扬满脸的讥讽,只是眼里的一丝落寞一闪而过,骗过了星辰貌似也骗过了自己。

星辰大骂他幸灾乐祸,只听蛟龙哈哈大笑,“我一定替你娘报仇”声音回荡在石壁周围,是蛟龙的笑声回荡,像是一个幽灵一般诡异,蛟龙的声音平息了她心中的烈火,使她露出邪魅的笑,她早在很久便知道了解封蛟龙的办法,只是她从没下定决心要去解救他,此刻亲人无依,她游荡的灵魂只有依靠在蛟龙这个陌生人的身上了。星辰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一道寒光闪过随着就是一道艳红挥洒,只见石壁上灵光闪现,囚禁蛟龙的石壁竟然动了,星辰挥动着自己的鲜血控制着石壁,蛟龙就在顺脚冲石而出,一飞冲天,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星辰呆呆的站在那里,这一刻她竟然毫无退路的相信了他,内心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蛟龙绝对不会负她,绝对不会。

撼动的天族感受到禁地的威胁,羽龙带领天兵赶到的时候,却发现蛟龙早已不见了踪迹,找遍了整个后山,就连石壁也像是翻遍了就是不见蛟龙的身影,见到石壁上的鲜血,羽龙轻嗅鲜血,天族特有的味道充斥着他的大脑,只见他眉头紧皱,像是知道了是谁闯入了禁地解封了蛟龙。

羽皇派天兵四处找寻蛟龙的下落,羽龙将星辰闯禁地放走蛟龙的事如实禀报了羽皇,星辰早已视死如归,她知道,就算羽皇顾念骨肉之情,可羽龙,他才不会对自己怜悯,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此刻星辰在自己的闺阁等候羽龙来捉拿。

“我是该叫你三叔呢?还是二叔呢?”

羽龙对她的疑问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波澜,只是嘴角上扬:“随你喜好”

星辰满脸不屑:“二叔可是来捉我来了”

“你放走蛟龙,可不是犯了滔天大祸,不过----如此看来你倒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星辰站起身来,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语气充满了冰冷:“二叔就这么确定是星辰放走了蛟龙?”

羽龙哪里由得她胡搅蛮缠,立刻将她捆了丢在羽皇面前,他向来不喜欢这个小侄女,更何况此刻她放走了天族的罪人。

面对羽皇难以平息的怒火,她只是嘴角上扬,一脸叫嚣:“你最好杀了我,就像对我娘亲一样,你动手啊”

羽皇知道她心里有怨恨,可蛟龙如何能放,他是天族的叛徒,六界的定时炸弹,说不定哪天就会让生灵涂炭,她一个小娃娃如何懂得蛟龙的危害,看到星辰倔强的脸,羽皇对她是有愧疚的,明知道圣母的身体日渐虚弱还受到那么重的惩罚,可这不足以成为她释放蛟龙的理由啊。

羽皇忍痛割爱,不惩戒不足以震慑天威,只得命人将她关押在天族禁地让她面壁思过,念她刚刚失去母后,才免去了天雷之火的惩罚,只是要将她关押多久那还要看她的造化了。

星辰知道羽皇是顾念亲情的,再看看旁边的羽龙,面无表情,星辰满脸不屑,心在想:你肯定不服气吧,恨不得羽皇能杀了我是吧,可惜不能如你心愿。

星辰被囚禁禁地也丝毫不放过机会,她命紫衣四下散播天族大乱的消息,甚至散播小皓月是未来天族女皇要撬夺天族帝位的消息,这消息一出顿时使得天族众仙动摇,羽皇不得相信却也暗中找寻六界法老为小皓月好算命气,星辰得知羽皇有所怀疑更是沾沾自喜,命紫衣暗中制造巫蛊,矛头直指小皓月,纵使羽皇有心怀疑小皓月的气运,可每每出事羽龙却总能第一个出现帮她化解,这让星辰气的咬牙切齿,直到蛟龙暗中为她送消息,她才按兵不动。

此日,羽皇正跟羽龙众仙臣商量着如何讨伐逃走的蛟龙,可众仙臣却听到有人四处散播小皓月要称帝的消息被压制了一些时日却又烽烟四起,这让羽皇大为光火,羽龙刚想为小皓月开脱却见紫衣慌慌张张来报说羽后出了事,羽皇迟疑的盯着她,因为她是星辰的仙娥,不知这星辰又搞什么鬼,紫衣见他不信更是微微若若道:“羽后她----她跟别的男人---”

羽皇拍案崛起,听到她一个小仙娥竟敢公然诋毁羽后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更是一巴掌扇过去,使得紫衣撞上石柱,满嘴是血,见到羽皇夺门而去,紫衣知道得逞了,这一巴掌也是替星辰值了---

羽皇冲到屋里,只见羽后躺在床上安逸的睡着,旁边竟还搂着一个俊美的男子,一脸挑衅的盯着他,这让羽皇心里发毛,怒火一下燃烧,冲冠一怒,更是长剑斩断了那男子的脑袋,鲜血瞬间沾满了整个被褥,羽后微微醒来,只觉身上黏糊糊,在看看羽皇更是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更是惊坐起来,只是自己赤身裸体更是抓过被单将自己裹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再看看星辰一脸诡异的盯着自己,羽后心里更是发毛,只听星辰满嘴斥责:“你做了这么不要脸的事竟还不承认,你快说说你跟那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那小皓月是不是你跟那男人的孽种啊”

“你胡说什么”星辰就知道她会不承认,更是将她身边羽皇斩杀的俊美男子唤出真身,羽后这才发现自己身边躺了一条蛇,更是吓得尖叫出来。

看到羽皇气的说不出话来,羽后连连摇头,因为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喝了一杯冰泉水之后便失去了知觉,在醒来便发生了这样的事,这明显的事有人故意陷害,只是从羽皇的眼神里她才发现自己怎么解释都没用了,羽皇已经接受了眼前的事实,羽后也不在解释。

“我对你的真心日月可鉴”

“日月可鉴却还偷偷跟着花斑蛇私会,哦这不是私会,这是通奸”

“住口”羽皇虽然恨不得杀了羽后可也听不得旁人这般侮辱她,见她满脸委屈更是心中疼痛,遣散了所有的人,痴痴的盯着羽后,内心绝望之至:“你为何要这么做?为什么---”

羽后百口莫辩面对羽皇的咄咄逼人她只有保持沉默,看到羽皇可能会对她心存怜爱,星辰更是召唤暗处的蛟龙逼迫羽后现出真身,让她永世翻不了身,其实羽后是天族的后裔,真身是条白龙,可星辰有暗中的蛟龙护法使得羽后现出花蛇的尾巴,这更让羽皇难以承受,没想到羽后骗了他这么长时间,自己钟爱了她这么长时间到头来却还不敌一条蛇---

见到羽皇防线被一点一点击破,星辰还唆使羽皇检验小皓月的真身,说羽后本就是风流浪荡的女人,只是他以前太过宠信她,没有人敢过多的言说。

看到羽皇冒火的眼睛,星辰假装胆怯:“光我就看到好多次,今日这花斑蛇是一个,还有几个我却叫不上名字来---”

羽皇愤怒的扇了她一巴掌:“为何当初不说,为何”

星辰假装抽泣,一脸委屈:“父神如此钟爱羽后,就算女儿说了也不过是怪女儿信口雌黄,又如何能信”

小皓月得知羽后出事了更是直奔殿内,星辰更是逮到了机会,在羽皇耳畔说道:“我就说这小妹妹着实不像我,说不定是她跟别的男人的野种啊,父神何不验验”

云龙德得知羽后出事更是前来劝说,在看看星辰一脸得意更是眉头紧皱,他知道羽后对他的一片真心,或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这才前来劝说羽皇,却见到小皓月被迫显出花斑蛇尾,一时间他也不敢说什么,只是看到星辰脸上的笑有些恐怖---

羽皇不能接受自己挚爱的女人偷情,自己最为疼爱的姑娘竟然是自己的女人跟别人偷情生的,两种致命的打击让他失去了理智反手就将小皓月的仙骨踢掉,贬下凡间,至于羽后他着实不忍心,可他还是想要忍痛割爱,羽后得知小皓月已被他踢掉仙骨,永世入不得天族,更是绝望叹息,只盼小皓月的二叔云龙能暗中保护小皓月延续她的命气,她知道羽皇不会放过自己,更期盼他能躲想想自己的好,想想小皓月的可爱,也让这场浩劫平息,只是羽后知道总有一天真相大白,她跟羽皇也回不到当初了,没等他亲自动手便自行了断了。身归混沌,留下对小皓月的愧疚之情化作天族的一粒尘埃。

精彩评论

森林舞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婚恋文,但他却是婚恋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婚恋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森林舞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羽龙,钟爱)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