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权门嫡女之王妃太嚣张》权门嫡女之王妃太嚣张118 古代言情小说 权门嫡女之王妃太嚣张同志

权门嫡女之王妃太嚣张

《权门嫡女之王妃太嚣张》

水君心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苏善儿,云戎 阅文集团

《权门嫡女之王妃太嚣张》是水君心笔下的一本古代言情新篇,情节曲折绵长,文笔妙趣横生,非常不错。紫茯苓嘴角微微颤抖,她抓着苏善儿的手不由的加大了力道,“你,你见过戎儿了?”苏善儿利落的点了点头,“见过了,不过皇后娘娘,您别对我抱有太大的期望,我虽然回来了,但却是被云戎骗回来的,我跟他有仇,我不会

196次点击 更新:2020-01-12 12:12:57

免费阅读
《权门嫡女之王妃太嚣张》是水君心笔下的一本古代言情新篇,情节曲折绵长,文笔妙趣横生,非常不错。紫茯苓嘴角微微颤抖,她抓着苏善儿的手不由的加大了力道,“你,你见过戎儿了?”苏善儿利落的点了点头,“见过了,不过皇后娘娘,您别对我抱有太大的期望,我虽然回来了,但却是被云戎骗回来的,我跟他有仇,我不会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紫茯苓嘴角微微颤抖,她抓着苏善儿的手不由的加大了力道,“你,你见过戎儿了?”

苏善儿利落的点了点头,“见过了,不过皇后娘娘,您别对我抱有太大的期望,我虽然回来了,但却是被云戎骗回来的,我跟他有仇,我不会对他好的。”

这话紫茯苓有些听不懂,什么叫骗回来的?

她茫然的看着苏善儿,看着那稚嫩的小脸如此认真,紫茯苓突然笑了,“好,不管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都好,戎儿既是骗了你,你自然要找他寻仇,善儿放心,本宫绝不偏袒。”

他这个娘亲倒是大度,不像云戎,一肚子坏水。

“善儿可否给本宫讲讲,你跟戎儿是怎么认识的?”

苏善儿想都没想就摇头。

她在外面到处骗酒喝的事怎么能说?还有遇刺的事,这要是说出来,还不得让她这个做母亲的担心死?儿子这么大了第一次回家,还没进家门就被人惦记上了,换做是谁恐怕都接受不了吧。

“皇后娘娘,这事您还是自个儿问他吧,我这还生着气呢,怕一时没把握好说错什么惹您不高兴,那个,您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爹娘还在等我呢。”

她才刚来就要走,紫茯苓心中略带失落,她松开苏善儿的手,“好吧,本宫叫你来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想见见你,顺便跟你说一声谢谢。”

“皇后娘娘不必跟我说谢谢,我什么都没有为您做,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她声声拒人于千里之外,紫茯苓突然有些心慌,她今日进宫,莫不是有了别的选择?

芳笕送走苏善儿,回来就见紫茯苓一筹莫展的坐在桌前。

“娘娘,您怎么了?”

“芳笕,你快去打听一下,刚刚善儿面圣都说了些什么,是不是推了跟戎儿的婚约,戎儿会不会被送回谷枯山?”想到这,紫茯苓有些激动,“不行,本宫一定要见上我儿一面。”

见紫茯苓愈发的激动,芳笕急忙安抚道:“娘娘宽心,苏小姐并没有推掉婚约,反而是皇上有意让苏六小姐抉择,可是苏六小姐最后还是选了咱们王爷。”

闻言,紫茯苓有些不敢相信,“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消息已经从大殿传出来了。”

紫茯苓皱起眉头,有些不解,“可是为什么,既然她选择了戎儿,为什么会对本宫这般冷淡,本宫还以为……”

紫茯苓突然想到什么,顿了顿,缓和了情绪莫名的笑了。

怪她心急,竟是没看透那孩子的心思。

她说她跟云戎有仇,原来不是说假的,虽然她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从这丫头对待她的态度上来看,她是准备先闹上一闹了。

过去她就曾听说过这丫头行迹荒诞,如今她想闹,便是谁也拦不住她。

也罢,只要她的儿子能守住这桩婚事留在京中,就算被那丫头闹一闹也无伤大雅,毕竟年纪小,总归有懂事的一天。

——

从宫里出来,苏善儿低着头,脸色莫测。

马车跟在身后,她一身白裘步履缓慢的走在大街上,周围的喧嚣对她毫无影响,她亦步亦趋,最终默默地叹了口气。

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她就不会跑到谷枯山脚去看那个骗子,如今这些年过去了,她竟是没有认出他,也不知他有没有认出她来。

初次听闻这位七皇子的遭遇,她内心表以同情,再加上那时她已身在廖州,没人管更是肆无忌惮,跑去谷枯山脚一待就是数日,犹然记得那脸色苍白的少年,可不就是病歪歪的样子吗。

如今皇后娘娘对她心怀感激,她断然不能接受,这母子俩在这京城毫无地位,她答应这婚约是为了推脱跟太子的婚事,倘若她堂而皇之的去接受皇后的好意,天知道会有多少双眼睛会眼红这位不得宠的皇后和毫无权势的鬼王。

还没回京就已经有人对他下手了,这若是加上个国公府,他一回京就多了势力,岂不是活不过明天?

身后驾车的车夫见她迟迟不上车,叫道:“小姐,天这般寒,您还是上车吧,丞相大人交代让您早些回家。”

听到车夫的话,苏善儿转身上了马车。

走也走够了,也该回去挨骂了。

——

走进国公府的大门,离老远就听见老爷子的笑声。

苏善儿有些奇怪,她闯了这么大的祸,都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这老头怎么会笑呢?

她加快脚步,顺着甬道朝里走,就听老爷子笑着说:“这么多年,我当真是遇上对手了。”

“爷爷,我回来了。”

苏善儿捞着绒袍进门,脚刚踏进去一只,瞬间呆住。

刚才她一个人在路上走了那么久,想了那么久,冻了那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为了不给他招来祸事绞尽脑汁,可他呢?自己送上门?

云戎褪去绒袍一身白衣,脸上的面具尤为扎眼,漆黑的墨发髻于顶,用一块白玉束着,手执的黑棋还没有落下,偏头看向门前的人。

这位“小六兄弟”换上女儿装当真是跟他想象中的一样,亭亭玉立,我见犹怜。

苏善儿瞪大了眼睛,小手还拎着裙摆,下一瞬,她蓦地窜进来,夺过他手中的棋子,一把就推翻了棋盘。

“云戎!”她怒喝。

在场的人除了苏庞德还有苏章和云沐瑾,见她这般不知礼数,苏章砰的一声拍向身旁的小桌。

“苏善儿,是谁教你在外人面前这般大吼大叫的?”

这话乍一听是在教训苏善儿,但是在座的人都不傻,同样也能听出另一层意思。

外人,指的是他,云戎。

苏章不赞成她跟太子的婚事,但如今人换成鬼王,他更是肯都不肯。

从宫里回来就见云戎在这,苏章不能当面撵人,只能忍着,再看看老爷子那不表言明的态度,他作为主人,也作为长辈,更不能就这样把他给撵出去。

苏善儿心里一直都觉得云戎可怜,即便他骗了她,她还是觉得他不应该再受到更多的不公,苏章的话连她都会觉得心里不舒服,更别说云戎了。

苏善儿看着他,他也看着苏善儿,面具下的那张脸即便不看也知道是一脸的无所谓。

“你跟我出来。”

精彩评论

水君心的《权门嫡女之王妃太嚣张》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古代言情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