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追随曹总混三国》追随曹总混三国第69章 玻璃 追随曹总混三国LOLI控

追随曹总混三国

《追随曹总混三国》

好大一只乌 著

连载中 历史 王厚,曹红节 阅文集团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追随曹总混三国》的新书,是作者好大一只乌新出的历史网文,网文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加入书单,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长社县正常税收工作截止于中平元年,十四年前,也是大汉帝国最后的辉煌也是极具衰落时代的开始,那一年皇甫嵩朱儁在此火烧长社,击败了西进关中的波才黄巾军几十万人,保证了洛阳长安的安稳,几千人战胜了几十万人,

987次点击 更新:2020-01-14 17:23:16

免费阅读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追随曹总混三国》的新书,是作者好大一只乌新出的历史网文,网文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加入书单,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长社县正常税收工作截止于中平元年,十四年前,也是大汉帝国最后的辉煌也是极具衰落时代的开始,那一年皇甫嵩朱儁在此火烧长社,击败了西进关中的波才黄巾军几十万人,保证了洛阳长安的安稳,几千人战胜了几十万人,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长社县正常税收工作截止于中平元年,十四年前,也是大汉帝国最后的辉煌也是极具衰落时代的开始,那一年皇甫嵩朱儁在此火烧长社,击败了西进关中的波才黄巾军几十万人,保证了洛阳长安的安稳,几千人战胜了几十万人,几乎一举击溃黄巾军主力。

可皇甫嵩朱儁辉煌了,破坏完了,拍拍屁股走了,留下的却是个长社的烂摊子,之前的长社县长王鼎在黄巾军侵袭前两个月已经弃官逃回了并州,之后足足一年有余,朝廷没有再委派新的县长,劫后余生的地方两大土豪士族钟家与韩家并列膨胀起来。

长社县如今已经没有自耕农平民了,全县的土地全都集中在了钟,韩,刘,赵,许等七家地主手里,而前两者占据了长社多达八成的田地,剩余五姓都是依附这两个家族。

也难怪县长雍据无精打采的,他是破罐子破摔,他就是曹操派遣下来,代表曹氏统治这里的一个象征物,实际上一丁点权利都没有不说,经常俸禄也发不下来,还得看钟家族长钟瑜的脸色。

不过没了他帮忙,一切就都得靠王厚和曹红节俩自己了,还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只把中平元年的税簿子找出来,两个小时时间,他俩就重新做好了田册,虽然,册子与如今已经今非昔比,好歹也算是对长社地区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干完活也半夜九点多了,曹红节便也没有走,有一次与王厚同榻,只不过这妞的大宝剑往两人中间咣当一放,这一晚上,王厚还是继续当着他苦逼的禽兽不如。

现在是早睡早起习惯了,第二天太阳一上班,王厚就爬了起来,带着昨个做好的册子骑上马,到城外溜了起来。

黄巾起义加汉末军阀混战给社会带来的破坏是可见一斑,挨着长社县附近的四个村子,尚且有一个完全破败了,村落倒塌一空,田地上长满了荒草,甚至在田野间还能看到森森遗骨,挨着县尚且如此,更别说外围距离相对较远,更加危险的村落了。

不过说是清账土地,计算人丁地口,王厚却也没真的挨个村子人叫出来数数多少人,仅仅问了一下土地属于谁,张望一眼多大,转身就走了。

这个时代的吃食也实在是太差,本来揣着些铜钱,王厚还打算就在县里吃点小吃,不过好不容易找到家小馆,挂着的肉不说多长时间的,第一眼王厚就看到了猪肉肌肉纹理中,一粒粒白色的大米粒,这明显是感染寄生虫的。

汉代荤食中猪肉狗肉还是很流行的,毕竟牛肉不许吃,羊肉娇贵,也只有这两牲口常见而好养活了,只不过古人养猪习惯很不好,厕所就建在猪圈上,人上完厕所了,猪就把脏东西吃了,这样,猪肉绦虫从患病者又传递给猪,人吃带虫卵的猪肉,有一次把寄生虫传回了人身上。

一眼就没了食欲,领着曹红节,王厚无奈的又出城买了些鸡蛋,自己随车带来的干馒头放热水里泡软乎了,再炒个鸡蛋,中午一顿饭又是对付了过去。

下午王厚则是干脆不查田了,带着账册,直奔了位于城东的长社钟家。

这个时代的贫富差距在钟府面前是展露无遗,从县衙门口往东一去,一打眼,就全是钟府了,他家的院墙差不点没赶上长社院墙那么高,后世蜗居惯了的王厚承蒙曹总赐予了个五进的大宅子,已经了屁儿,可到这钟府前一比划,他家就跟个鸡窝差不多大了。

位于十字街的钟家主门楼更是高大威严,而且还是守备森严,大门楼子上还设有箭楼,四个穿着土布衣的壮丁拿着弓箭虎视眈眈的张望在上面,四个穿着扎甲戴着布帽的守卫则是手持长戟侍立在大门两边。

八个壮丁,就这么天天看门玩,对于人手紧缺的王厚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赤裸裸的炫富了。

里而且不像是防备跟玩儿似得城门口,里的老远,门楼子上的汉子已经是把弓箭抬了起来,警惕的高声喝问道:“来者何人?何干敢擅闯钟氏门楣?”

按理来说王厚毕竟是“钦差”,昨个到了县衙,作为乡老,钟渝于礼上应该亲自前往拜会一二,他这没拜会不说,还给王厚弄出这么一出来,可惜,现在王厚就是没脾气!这钟渝是前黄门侍郎,现在撑着钟家的钟渝还是少府尚书郎官,从郭嘉那儿打探来的消息,越明年,曹操还有委任他为司隶校尉的打算,那是秩两千石大员,官大一级压死人,王厚也只好无奈的亲自上前重重抱拳一作揖。

“在下丞相属代户曹官王厚,奉命清查各县田土,因公事求见钟公!”

“在外面等着!”

傲慢的叫嚷一声,上面一个弓手直勾勾就跑下了门楼,抱着胳膊,王厚无可奈何的等在了门楼子下面,不过等了片刻之后,那个重新上来的弓手叫喊的话语却是让王厚差不点没气吐血了。

“我家主公言,吾钟家欣兰之室,不招待鲍腥之徒,王令官巡查田册,自去衙门,我钟家一向是奉册纳赋!”

这钟家的傲慢是可见一斑,难怪日后钟会邓艾联手灭蜀之后,钟会联合姜维发起了叛乱,最后被司马家收拾的一塌糊涂,话也不多说,王厚直接抱了抱拳头。

“王某告辞!”

扯着愤愤不平的曹红节,带着麾下的部曲,他是转身就走。

不过没走几步,前面骑马领路的王从戈却是忽然翻身下马,急促的到了王厚身边,伸手向前一指:“老爷,刚刚有人一直在街角窥探,要不要小的把那人给老爷揪回来?”

这一番话听的王厚却是眼皮都没眨一下,慢悠悠的哼着。

“用不着,下一个去韩家,就看韩家聪明不聪明了!”

…………

韩家聪明吗?

这暂时看不出来,可无礼上是比钟家还要无礼,东边钟家占了小半城,南面这韩家也占了小半城,可这次连个进去答话的都没有,一个头戴纶巾,穿着黑色深衣大服士子模样家伙直接在大门楼子上叫喊起来。

“吾韩家乃书香门第之家,非正直廉洁之士不得入,家弃之人还是免开尊口,早早离去省的难堪吧!”

王厚逆了王子服,被从王家宗谱上划去,要是换个人早就罢官免职了,可是曹操一直留用他,郭嘉还住在王厚府上,许都真正干实事儿的没人敢为此说什么,就算董承之流,背后说完了坏话,看曹操不在乎,这事儿也不再提第二次了,没想到在这儿却被拿出来当面讽刺起来。

这个时代,当面提及被家族开除,可是格外侮辱人的话,曹红节都气得小脸通红,拎着剑要上去找这个韩家人,谁知道王厚脸皮子都没颤一下,还是那一副面色如常,只是昂起嗓子再次呼喊道。

“本官丞相属代户曹官王厚,因公求见韩昀韩公,还望通报一下!”

不过任凭他喊,门上那个士子是叫嚷完了转身就走,压根就没人搭理他,见此,王厚也是转身就走,也没多留。

这两家头号世家坐了榜样,剩下五姓小世家就更不给王厚面子了,下午走了三家,一个开门都没有。

…………

咣当!

小平胸似乎都气大了一圈儿,宝剑往榻上一扔,曹红节是气得呼哧气喘的。

“一群贪吝奸啬的蛀虫,满口仁义道德却是一毛不拔!贪弊国家田亩税收的伪君子,气死我了!”

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猛地一抓剑,这妞又是满脸怒色的蹦了起来,一边向外冲着,一边是气呼呼的叫嚷着。

“我这就回许都,找相父请虎豹骑来把这几家大门都破开,一亩一亩的丈量土地,看他们还如何抵赖!”

然而没走出去,这妞衣领子又是被王厚拎着给拽了回来,瘫坐在榻上,他是懒阳阳的哼哼道。

“着什么急啊!”

“今日韩家混蛋如此辱你,你还不着急啊!”

原来这妞不止因为差事办的不顺利而生气,一部分缘由也是为自己生气,看的她气得红扑扑的小脸儿,王厚忍不住愣了下,下一刻,却是笑着这妞拽了回来,笑呵呵的拽着她坐在了自己腿上。

“其实今天韩家那人说的也不错,他们的确是君子,我王厚就是个被宗籍除名的小人!”

“你就不能有点出息!”

“别急啊!小人有什么不好的?人道阎王好对付小鬼难缠!况且咱们这次出来就是四处偷窥打小报告的,场子自然要找回来,不过不是真刀真枪去找,自有让他们难受的办法!”

“什么办法?”

王厚带来的影响还真不小,这次就连曹总赐予的《氏族志》本子都是纸张用线编订的了,在长社一栏,王厚是挥毫泼墨,长社钟家的名录底下,赫然提了个下品二字,至于韩流赵许等家,一律在品评上都填了寒门两字。

“把本子送抵回许都,先不要承报给丞相,先给郭嘉郭祭酒过目,咱们在这儿等上三天,三天之后,钟渝韩昀就得哭着喊着上门来求咱俩了!”

“你真那么肯定?要是他俩不来怎么办?”

看着王厚满脸的奸笑,曹小妞也跟着兴奋了起来,好奇的问着。

“要是不来,咱们就去下一个县呗!”

还以为王厚有啥豪言壮志呢!这话听的曹红节再次大大翻了个白眼。

“你呀!没救了!”

精彩评论

一部十分平庸的历史小说,作者(好大一只乌)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追随曹总混三国》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王厚,曹红节)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