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对着剑说》天行战记 kuso 对着剑说GV

对着剑说

《对着剑说》

兰帝魅晨 著

连载中 玄幻 李天照,阴云 阅文集团

《对着剑说》为兰帝魅晨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要讲述:道道疾光一闪而至!千山城的副将惊急大叫道:“趴下!”他自己先趴在层层黑云之上,来的那些战士都有经验,纷纷卧倒,还有情急直接摔倒下去的。李天照根本来不及看清疾光是什么,下意识的回避。只见他奔走之势犹如旋

102次点击 更新:2020-01-18 08:15:40

免费阅读
《对着剑说》为兰帝魅晨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要讲述:道道疾光一闪而至!千山城的副将惊急大叫道:“趴下!”他自己先趴在层层黑云之上,来的那些战士都有经验,纷纷卧倒,还有情急直接摔倒下去的。李天照根本来不及看清疾光是什么,下意识的回避。只见他奔走之势犹如旋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道道疾光一闪而至!

千山城的副将惊急大叫道:“趴下!”

他自己先趴在层层黑云之上,来的那些战士都有经验,纷纷卧倒,还有情急直接摔倒下去的。

李天照根本来不及看清疾光是什么,下意识的回避。

只见他奔走之势犹如旋动的风,道道疾光全从他旁边掠过,没有击中的。

副将趴那看见李天照还在冲,急忙又喊说:“百战将不要去!敌方有混沌剑客开路!”

李天照很想探究这疾光到底是什么,眼看前方又有光华亮起,就闪在堆叠的黑云后。

他本来以为这是战印绝技,但听到副将说,才知道是拥有混沌碎片力量高手。

灰黑的阴云雾气阻隔,让人看不清光华是何物,只见接连乱飞,约莫能射出三十米的距离才会彻底消失。

千山城这边又来了些支援的,还有本来在外面负责看守的丰收城战士,见到前方的光亮,都不敢过去。

“看吧!我刚才就说是暴雨剑!果然是他吧?要不是我提醒的及时,大家伙退的早,刚才在外面就被他宰光光咯!”

“是啊,这家伙换了新战衣都没认出来。不是听说他调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谁知道!有这家伙在,这回阴云境的混沌气珠估计要丢。”

李天照听见丰收城的战士在那议论,才知道他误会丰收城战士们在外面防守时迅速退让的原因。

‘这就是混沌碎片力量的威风?我的千杀之力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显现,要是显现的早些,就能更快踏入武王殿了!’李天照暗暗惊羡,这就是有混沌碎片力量的高手的威风,一人震慑全场!

如此神奇的力量,寻常哪里能办到?

大地武王那头的暴雨剑的威慑力下,本来在阴云境里守株待兔的丰收城战士们也不敢死命拦截,改而化作许多股,分散往阴云境里找寻混沌气珠。

暴雨剑只有一个人,与其正面硬碰,不如去找气珠,散开后遇到敌人,只要没有他在的队伍就能拼杀,当然比在门口用命填来的有意义。

大地武王来的人凭借暴雨剑的威风,突破了拦截,深入到阴云境内里后,也都化整为零,各自去找寻混沌气珠了。

各城来支援的,这时也各自踏着浓密的黑云层,往里面去。

李天照踏着层叠的黑云,既新鲜又觉得神奇,混沌之气聚集而成的阴云境,里面犹如迷幻之境,黑云堆叠的路,有四面八方延伸的,有朝着上方延伸的。

填充了大片区域的阴云境内里,就是被黑云分割的错综复杂。

副将告诉李天照说,阴云境因为是混沌之气聚集而成,内中黑云分割的路线犹如迷宫,而且没有完全一样的,每次进入,大家都是碰运气的选择路线,不存在路线图之类的东西。

“竟然也不能留记号?”李天照试着在黑云上划割,发现剑压着黑云内陷,可黑云就像割不破那样,越用力,力量被卸开的就越多,内陷的黑云产生的反作用力也越大,很快他就无法再压进去分毫。

“黑云是混沌之气聚集而成,浓度很高,相当于威力很强的战印护体力量,相连的黑云会一起承受力量,想破坏黑云,就得有瞬间毁灭整个阴云境的力量才行。阴云境随着时间推移,内里还会不断发生变化,方向感混乱多变,也没有规律可寻,记路都是惘然。进来了,就算想出去,也得看运气。只有拿了混沌气珠,阴云境失去了核心,才会失去稳定性,那时候大家的战印吸收缓缓消散的混沌之气,直到阴云境彻底散尽。”

李天照打量灰黑云雾,视线距离太短,走在黑云上又没有脚步声,随时都可能跟敌人遇上。

可想而知,进了阴云境,简直是步步惊心。

李天照他们顺黑云的路走了一段,在一处八向的分叉区域,副将突然说:“我们就在这里驻守吧。不管哪边来了人,我们都能进退自如。”

“混沌气珠的位置还会变?”李天照听的疑惑了,驻守一处,怎么可能碰上气珠?

“气珠跟我们支援的没关系,咱们进来就是看能不能吸收到混沌之气,如果碰到敌人少,能打就赚功绩,不能打,就利用分岔口退走。除此之外还有支援的功绩,深处是丰收城的主战场。”副将觉得开始就说的很清楚了,李天照竟然还对混沌气珠心存幻想。

“是啊!百战将可能不知道,混沌气珠的功绩是按阶级分配,不是均分,我们来支援的,没必要承担无谓的风险。”另一个百战将也意识到李天照年轻气盛,也帮忙说话,好让他打消妄想。

“拿不拿得到是一回事,进去看看总有机会,哪怕再渺茫也是有。即便碰不上混沌气珠,深处遇到敌人的机会也更多,杀敌不也是功绩?实在没道理消极留守。”李天照见副将不吭声,另外几个百战将也不说话。

他明白了,这些人不会听他的,于是就说:“愿意留守在这里的,可以留下。想杀敌立功的,可以跟我走,有没有想立功的?”

来的百战将们没人说话,十战将里有人心思活动,想跟着拼一拼,可是,看到绝大多数人都没跟着去的打算,他们又觉得势单力薄,遇上敌人就是送死,也就放弃了。

副将早知道不会有人跟着去,他也不想李天照去,本来他的职责就是劝阻,于是说:“百战将还是稳妥点好,敌方的暴雨剑很厉害,一旦碰上就麻烦了。城长千叮万嘱,让我们行事要谨慎稳妥,更要我劝百战将不要激进,还请百战将三思。”

“城长的关切我明白,但我来阴云境是为了杀敌立功。谁也不知道下次遇到阴云境是什么时候,机不可失。大家在此驻守,迟些再汇合。”李天照根本没想过进来混,也不理会那副将和别的百战将劝阻,一个人随便挑了条路,离队进去了。

副将劝阻无效,虽然回去不好交待,但也不可能把命搭上,来的都有经验,他就算跟着去,别人也不会去。

于是,副将也只能祝李天照好运了。

一个百战将感叹说:“哎!到底是年轻啊!”

“初生牛犊不怕虎,劝也劝不住。”另一个百战将不甚关心李天照的死活,自顾取出带来的行装,往地上一躺。“我睡会,这次不知道要多久完事。”

正这时,他们看见灰黑的阴云里过来条人影,是李天照!

众人都以为他想通了,知道一个人去也做不了什么。

副将高兴的说:“百战长回来了就好!”

没想到,却见李天照举剑对着他们一群人,缓缓挪动着说:“以剑为证,我们分作两路,诸位留守,我独自入内杀敌。驻守遇敌之功与我无关,我杀敌之功亦单独计算。”

末了,李天照收剑入鞘,掉头走了。

一众人面面相觑,摇头失笑,还有人估摸李天照走远了,才说:“他还以为自己是有混沌碎片力量的混沌剑客啊!一个人进去还打算挣多少功劳?别被人围攻打死,有命能活到阴云境消散就不错了!”

“还用剑誓为证分割功绩,我们还不乐意把驻守的功劳分给他呢!”

众人议论了一阵,都是些不快之言。

李天照不在乎他们怎么想怎么说,他是追求杀敌立功的,不会错过机会。而留守的那些,分明跟他不是同道中人。

望天村的事情还没明朗,他当然要吃一堑长一智。对着剑说,以剑誓为证,避免再有出问题。

单独作战,固然没有大部队一起方便,但积极找寻,总能袭杀些敌人,再怎么样功绩也比驻守来的多。

‘山芊启还需要大量功绩提升,好不容易有机会来阴云境,绝不能混时间!’李天照击杀南豆镇的百战将后,从荒级提升到洪级,当时他还没配婚;现在婚配了,就要等到山芊启达到百战将级别,他才能再升。

这事并不容易,除非李天照能在这里碰上两个落单的百战将,并且没让敌人逃脱,顺利击杀。

只是……像他这样一个人离队的百战将,怕是不好碰上。

灰黑的蒙蒙云雾,阻碍了人的视线,好些的,能看清一丈,最糟糕的视距只有半丈。

李天照眼睛看着前方,耳朵倾听着。

脚步声没有,但是,衣服拂动的声响还是有的;如果没有握着剑鞘,晃动中碰着腰带上的铁扣之声,那就更响了。

但李天照更注意的,却是人步走间带动的气流。

如果把气流看作有形之物,可以比作水,人若在湖水中行走,水下暗涌流动,影响范围很广。

气流也一样,一处被搅乱,会对别处也造成影响,那些微妙的流动变化,李天照可以很敏感的捕捉到。

李天照突然闪身,半蹲在黑云凸出处的下方,这里的视距短,即使敌人从旁边走过去,也未必能发现他。

气流的流动告诉他,前面正过来一队人,大约十几个。

他握着剑,半蹲在那,不片刻,隐约看见十几条朦胧的人影走过来,又走过去。

这群人注意力主要在前方,掠过侧面时,看到李天照蹲的地方,也是一团跟黑云差不多的模糊黑影,哪里想到会是落单的人在那?

李天照等这群人过去了,从藏身处出来,静静站立片刻,没感觉到这人来的方向还有人过来。

他尾随过去的那群人,小心的贴近些,最后的人没想到刚走过的地方会有人跟上来。

李天照稍微离近些了,看见那人的衣装,还有剑的长度,该是大地武王那边的。

‘十几个人,冲杀一波,能一鼓作气拿下最好!压力大就且退且折回!’

精彩评论

最近在追新版《书名》的电视剧,忽然想起这本《书名》的同人。记得第一次看这本小说已是六多年前了,搜了一下,无意间又看到八年前在论坛对本书《对着剑说》的一个跟贴,真是时光如水......这是一本讲原著中李天照,阴云之间的故事。说实话,作者(兰帝魅晨)文笔一般,而且虎头蛇尾,但我依旧认为这是倚天同人小说中最出色的一本,也许是里面的男女之情写得真诚动人吧。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