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画满田园》带着锦鲤回六零 Size Queen 画满田园紧缚

画满田园

《画满田园》

养只猫挠你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玄妙,里正 阅文集团

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画满田园》的网络小说,是作者养只猫挠你新写的古代言情佳作,网络创作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品味,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创作。玄老爷子这时候害怕了,这是要丢人丢到家了,里正和族长都来,不管是玄妙儿偷了银子,还是自己婆娘诬陷的,都是家丑啊。可是现在他也来不及阻止了,玄文江和玄安睿都已经出去了,玄老爷子丧门着脸嘟囔:“没一个省心

288次点击 更新:2020-01-20 17:04:08

免费阅读
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画满田园》的网络小说,是作者养只猫挠你新写的古代言情佳作,网络创作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品味,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创作。玄老爷子这时候害怕了,这是要丢人丢到家了,里正和族长都来,不管是玄妙儿偷了银子,还是自己婆娘诬陷的,都是家丑啊。可是现在他也来不及阻止了,玄文江和玄安睿都已经出去了,玄老爷子丧门着脸嘟囔:“没一个省心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玄老爷子这时候害怕了,这是要丢人丢到家了,里正和族长都来,不管是玄妙儿偷了银子,还是自己婆娘诬陷的,都是家丑啊。

可是现在他也来不及阻止了,玄文江和玄安睿都已经出去了,玄老爷子丧门着脸嘟囔:“没一个省心的,都是要闹什么,这日子没个过了。”

四叔玄文信赶紧在老爷子面前表现,过去给玄老爷子顺顺气:“爹,别生气,那妙丫头被水淹傻了。”

玄安浩尽管人不大,可是不允许别人这么说姐姐:“我姐聪明着呢,才没傻。”

玄文信瞪了玄安浩一眼:“你个小孩牙子懂什么,一边去。”

玄文宝此时也起身了,对着玄文涛带着点批评的语气:“大哥,昨天我就说你没教育好妙儿,你看看现在,哎,这孩子也真是不懂事。”说着还摇摇头,一脸失望的样子。

玄文涛看着所有人的表情,他心里最难受,不过这也坚定了他这次一定要让妙儿证明清白:“妙儿只是要证明自己没偷东西有什么不对?如果不证明就是承认了,那么她一个小姑娘就要背着一辈子黑锅,她怎么活?”

这话一说完,大家也都没话说了,是呀,这是他们逼的,如果这事不了了之,就是落实了玄妙儿是小偷。

没一会玄文江和族长先进来了,脚前脚后玄安睿和里正也进来了。

玄老爷子赶紧过来打招呼:“麻烦里正和族长这大中午的来我们家,断这家务事,真是罪过,快请坐。”

里正和族长坐在了八仙桌旁,玄老爷子让王氏和冯氏开始收拾碗筷,又让玄清儿去泡茶。

玄妙儿看着里正和族长,大方的上前行礼:“给里正伯伯,族长爷爷问安,今日是妙儿叨扰两位了,只是此事关系妙儿一生的名誉,所以不得不请两位村里最有威望的人来证明。”

里正和族长以前也见过玄妙儿,这村子不大,几乎这个年龄的孩子,他们也都知道,这玄妙儿以前特别的内向,很少说话,今日这个这么好像换了个人,不过这样子态度倒是知书达理。

而玄妙儿的话,两人都是赞同的,这名声很重要,特别是偷东西,一旦坐实了,以后谁家丢东西都能联想到你,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里正道:“妙丫头说的对,昨天你以死明志,咱们村里就都说你是清白的了,只是这说来说去都是大家传舌,你要是能证明自己就是最好的了。”

里正说完看看族长,族长也点点头:“是呀,这女子的名声很重要,那你让我们怎么证明呢?”

玄妙儿心里已经有数了:“其实很简单,我是用我娘的银镯子当的银子,那么找到当票就可以了,我那天当完了镯子就去买纸,可是纸拿回来就被祖母收走了,我恳请祖母把那纸拿出来,看看当票是不是在纸里。”

其实玄妙儿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当票,正常可能是夹在里边的,但也可能自己顺手扔了,不过也不担心,就算是没有,也可以去挨家当铺问的,当铺这营生本来也不多,不难找,再说事情才过去两天,这事想查不难。

听见玄妙儿的话,马氏紧张的攥着衣角,她并没去当过东西,不知道还有当票这种东西呢,以前玄妙儿那Xing子估计也不懂这些啊。

其实屋子里的很多人都没去过当铺,就算去过也不曾注意过当票,一般当出去的,也没想着买回来,所以当票也就不知道扔哪了。

此时玄宝珠穿了鞋,慢慢的往外挪着身子,那摞纸是马氏让她放在玄文宝的书桌上的,现在她想先去把证据找到毁了。

玄妙儿看见玄宝珠的动作,就知道她要去干什么了:“小姑要去干什么?拿那些纸么?既然是证物就不能一个人去拿,外一证物丢了如何是好?”

玄宝珠平时虽然跋扈,可是她没有那么精明,一时语塞:“我没有,我只是要出去透透气。”

里正和族长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这个女孩,两人交流了一下眼神,继续看玄妙儿。

玄妙儿也不惊慌:“那就请祖母派人去拿画纸吧。”

马氏现在手脚都有些颤抖了,她这么大年纪了,第一次被人逼得不知所措,当着里正和族长的面又不能耍横:“宝珠带人去拿吧。”

玄宝珠听了马氏的吩咐,也不敢多说了,径直奔着玄文宝的书房走去,玄文江和玄安睿紧紧跟着。

进了玄文宝的书房,玄宝珠本想找一摞相近的,可是书桌上就那么明显的防着一摞纸,玄文江走过去,拿着纸对玄安睿道:“二郎,你在这看着,外一不是这个,免得有人动手脚。”

玄安睿也聪明应下道:“我知道了二叔,你过去吧。”

玄文江拿着纸走回堂屋,把纸摞放在八仙桌上:“有劳二位了。”

玄妙儿担心这纸里没有的话,会让人对她之后的话不信任,所以丑话要说在前边:“等一下,我昨天掉进河里之后很多事情不记得了,这纸里找证据只是我得一个推测,如果没有还要劳烦里正伯伯和族长爷爷,派人与我进县城去挨个当铺查对。”

听了玄妙儿的话,里正觉得有道理:“嗯,既然要查个明白,自然是逐步排查了,你放心不会因为一个线索断了,我们就不管了。”

族长此时已经开始翻看那画纸了,很快从里边找到一张当票,上边正是玄妙儿当的一个银镯子,族长读了当票内容,宣布玄妙儿是被误会了。

当然族长和里正也是给玄家一个面子,说是误会而不是诬陷。

玄老爷子自然明白其中的道道,千恩万谢的对着里正和族长,还说晚上要请两位吃饭,可是那两位可是心里有数的,这玄家下午估计不能消停,他们可不在这参合。。

里正站起来:“今日事出突然,我们家下午还要搭玉米仓子呢,以后有机会再来叨扰。”

族长也站起来:“我还得回家看孙子呢。”说着笑呵呵的捋着胡子和里正并肩出去了。

玄老爷子赶紧带着几个儿子跟在后边相送,一直送出了院门。

外人走了,马氏一屁股坐在炕上对着玄妙儿骂道:“你这个小贱蹄子,现在你满意了,咱们家脸丢了,那你满意了,你个不孝顺的,我又不是故意诬陷你的,你这是要打我老婆子的脸么?”

玄妙儿规规矩矩的站在马氏面前:“祖母对不起,我只是要给自己一个清白,没说你诬陷我,只是我找到了我买纸的银子的由来。”

马氏这在外人面前丢了脸,心里窝着火呢,这可不能轻易的放过她们家:“妙丫头不分长幼,顶对祖母和姑姑,罚你跪祖宗牌位三天,老大媳妇管教不当,多做十天饭,之后再按原来的轮休。”

精彩评论

《画满田园》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古代言情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古代言情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养只猫挠你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