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长宫赋》长门宫赋 玄幻言情类型小说 长宫赋㚻

长宫赋

《长宫赋》

李羽端 著

连载中 玄幻言情 凝若,李斯 阅文集团

完结小说《长宫赋》由李羽端新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佳作,主线中的主要人物是凝若,李斯,主线回味无穷,可以看一下。精彩片段预览:小小的凝若,看着长宫芷与李斯,竟无声的哭了。叶蓝常常告诉她,说她的娘亲其实一直都在守着她,只是时机未到,她看不到她罢了。天真的她,竟然相信了……等凝若从梦中惊醒,发现枕头已湿了一片,纯白的月光自窗户照

44次点击 更新:2020-03-20 20:41:15

免费阅读
完结小说《长宫赋》由李羽端新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佳作,主线中的主要人物是凝若,李斯,主线回味无穷,可以看一下。精彩片段预览:小小的凝若,看着长宫芷与李斯,竟无声的哭了。叶蓝常常告诉她,说她的娘亲其实一直都在守着她,只是时机未到,她看不到她罢了。天真的她,竟然相信了……等凝若从梦中惊醒,发现枕头已湿了一片,纯白的月光自窗户照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小小的凝若,看着长宫芷与李斯,竟无声的哭了。

叶蓝常常告诉她,说她的娘亲其实一直都在守着她,只是时机未到,她看不到她罢了。

天真的她,竟然相信了……

等凝若从梦中惊醒,发现枕头已湿了一片,纯白的月光自窗户照进来,显得房内寂寥无比。

她轻搂手臂,只觉得寒冷无比,便掀开被子跑到碳火旁去。

夜已过半,碳火剩下不多,燃的火太小了,她只好张开小手施法。随着一道蓝光射入,碳火又旺了。

她取了个毯子铺于地上,盘腿坐在上面,闭着眸照叶蓝所教的方法打坐。慢慢的,些许微蓝的光将她包裹起来……

她感觉眉心似火烧一般,炽热而刺痛。火红的花纹闪着耀眼的光芒在她饱满的额头出现,那是女娲后人特有的标志。

传说女娲后人在十二岁血月之后觉醒,赤红的双瞳,和额间女娲后人特有的印记,觉醒后,会获得掌控万物的力量,然而虚弱之时会露出蛇身,极易被人伤害。

凝若恰好十二岁,昨日血月和白日蛇群的出现,都在暗示着她即将觉醒。冬日里,哪会有蛇出现呢?这是有违常理的事。

叶蓝的话在她脑海里环绕着,“若儿,知道你娘为何给你取名凝若吗?”

那时候,三岁的凝若自然是不知的。

叶蓝又道:“女娲后人,凝天地之精华,若六界之虚无,这是你名字的出处,女娲后人,是神一般的存在,却又缥缈于世间,生生世世守护人类……”

幽冥宫的人,说好听一点,是女娲后人的族群,说难听一点,就是一群守护女娲后人的蛇妖。

凝若挥动着手臂,调顺自己的气息,突然她一睁眼,血红的双瞳散着红色的光芒。额间那枚女娲之印变得异常的清晰。

次日小丫鬟来叫凝若起床用早膳的时候,发现凝若躺在碳火炉边睡着了,着急得很,连忙叫人通知了李蕴和李斯。

“小姐,小姐……”小丫鬟将凝若抱到怀里,轻轻摇晃,担忧的唤道。

但凝若没有醒来。

“小姐……”小丫鬟着急了,不时的望着门口,盼着李斯和李蕴早些到来。“好漂亮的花纹……好像刻上去了一般……”片刻,她注意到凝若的额头,便忍不住轻抚,呢喃。

就在这时,李蕴踢门而入,紧接着的是李斯,其他的丫鬟小厮候在房门外。

“若儿,若儿,哥哥来了,快醒醒……”李蕴心疼的将凝若楼入怀中,道。

李斯瞧了眼还在燃烧的碳火,又看到凝若额间的印记,一张脸冷下来,问那小丫鬟,“你都看到了什么?”

小丫鬟吓了一跳,连忙跪地磕头,“回老爷的话,奴婢什么也没看到,奴婢真的什么也没看到……”磕着磕着,头皮就破了。

“哼!”李斯不信她,“小姐额间的花纹你若敢说出去一个字,那你们一家,也不必活在这世上了。”

小丫鬟呆住了,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花纹可以要了她一家的性命。想到事情的严重性,她又狠狠地磕头道:“老爷放心,小素一定不会说出去的,一定不会的,求老爷相信小素……”

小素急出了一身冷汗,眼泪都流出来了。

“最好是这样。”李斯道。“下去吧,以后,小姐由你贴身伺候,若小姐有任何闪失,我拿你是问。”

“奴婢遵命。”说罢,小素逃似的跑出了凝若的房间。

李斯叫李蕴将凝若放到床上,道:“蕴儿,还记得若儿未来之前,我跟你说的话吗?”

李蕴看着他,愣了一会儿,点头,“嗯,记得。爹说,若儿是女娲后人,冬日时瞌睡较多,而今若儿十二岁,正是觉醒之时……”说到这,李蕴恍然大悟,“昨日的血月,爹也看到了吗?”

李斯点头默认。“若儿未曾出世时,她的娘亲与我说过一些关于女娲后人之事,若儿如此,该是正常现象。”

李蕴沉思,没再说话。看来,他要更加的保护好妹妹了。

此刻扶苏正坐在太师椅上,惬意的拿着一卷书在看,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小的暖炉。申弓抱着剑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父亲是不是有意要召若儿入宫?”扶苏问道。

“属下觉得,皇上欲找李小姐大概与昨日之事有关,今早探子来报,说皇上昨夜一整夜都在看一幅画。那画上的场景与昨日宫宴颇为相似。”申弓道。

“画?”扶苏眉头轻皱,呢喃。而后他有些嘲讽的笑道:“极度为政的父亲,也有不处理政事的时候?”

“主子,会不会皇上之前也遇到过这种事情?”申弓问道。

扶苏细细思量了一番,道:“也不无可能,十五年前运河洪水泛滥,就有一个女人从天而降,治住了洪水,听说,那女人是传说中的女娲后人……关于父亲的事,若想知道,还需要从那幅画下手,不过父亲的事,本公子实在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十五年前的事属下也曾听人提起过,不过那位女娲后人再也没出现过……”申弓道。

二公主锦珊今日早早地带着贴身宫女柯奇去前厅给母亲鹿妃请安,“珊儿给母亲请安。”

“柯奇给娘娘请安。”

鹿妃正在用早茶,见锦珊来了,便放下茶杯,朝两人挥手,笑着对锦珊道:“咱们母女俩儿就免了这礼数吧,不然多不亲近。”

锦珊直起身,点点头,“一切听从母亲的。”

鹿妃招手叫她过去坐在自己旁边,继而执起她白嫩的手,道:“珊儿今日起得比往日早,是有什么事要做的?”

锦珊嘿嘿一笑,道:“珊儿听闻亥儿喜早晨吃点心,昨日特命膳房做了些精致的,准备给他送去。”

“呵呵……你倒是考虑得周到,胡亥最为受宠,最可能继承大统,现在若与他交好关系,以后母亲去了,你在宫中也不怕没有靠山。”鹿妃笑道。

锦珊道:“是母亲教得好。母亲,近日父亲新纳的美人实在猖狂,你要小心些才是,如今她正被父亲宠着,母亲可千万别去招惹她。”

精彩评论

玄幻言情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凝若,李斯)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凝若,李斯),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