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来自星河的妖狐》尚可的小说作品 MB 来自星河的妖狐忠犬攻

来自星河的妖狐

《来自星河的妖狐》

尚可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贺辰,贺母 阅文集团

《来自星河的妖狐》是尚可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创作,内容百看不厌,文笔朴实无华,值得一看。狐狸一贯乖巧地坐在地上,顾酒一行人仿佛已忘记了他的存在。他凝视着贺母,一副狐疑状,目光则深沉莫测。她为什么用那样满是恨意的眼神盯着酒酒?刚才那个男人,他觉得并非酒酒说得那样,他们没有交集。相反,他们不

94次点击 更新:2020-03-21 12:32:47

免费阅读
《来自星河的妖狐》是尚可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创作,内容百看不厌,文笔朴实无华,值得一看。狐狸一贯乖巧地坐在地上,顾酒一行人仿佛已忘记了他的存在。他凝视着贺母,一副狐疑状,目光则深沉莫测。她为什么用那样满是恨意的眼神盯着酒酒?刚才那个男人,他觉得并非酒酒说得那样,他们没有交集。相反,他们不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狐狸一贯乖巧地坐在地上,顾酒一行人仿佛已忘记了他的存在。

他凝视着贺母,一副狐疑状,目光则深沉莫测。

她为什么用那样满是恨意的眼神盯着酒酒?

刚才那个男人,他觉得并非酒酒说得那样,他们没有交集。相反,他们不仅有交集,而且是不浅的交集。

酒酒,我不在的这些年……

你一个人,究竟经历了什么?

即墨思绪万千,这时,一抹熟悉的香水味拂过鼻尖,他回头张望,竟是商场里碰到的那个陌生女子,那个身穿白色吊带裙的人。

顾酒也回头望去,又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个身穿白色吊带裙的女人,踩着高跟鞋款款而来,妆容精致,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化着桃花色的眼影,更叫她显得楚楚动人。

是张若沫。

仍是她记忆中的样子。

从来都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温婉模样,举止端庄。同样来自南洋的豪门,与贺家兄弟从小就有不菲的交情。如果她记得没错,张若沫,一直都爱慕着贺辰。

她此番出现在北海,想必是跟贺氏母子一道来的。

在贺母眼中,张若沫才是合格的贺家儿媳妇。而她顾酒,不论是在张若沫眼中,还是贺母眼中,都是一个半路忽然杀出来的异类罢了,凭借贺宁近乎疯狂般的迷恋,曾横行荣城,是叫所有名媛都既艳羡又不屑的存在。

一下子见到太多“故人”,顾酒有点心神不宁。

这每一张熟悉的面孔,都在提醒着她想忘而不能忘的那些沉痛往事。

贺宁的离奇死亡……

那一夜滔天的大火……

“小酒,好久不见。”

张若沫面挂优雅的微笑,率先打了声招呼,一头黑色的及腰直发,更为她的气质平添了几分清纯与温婉。

顾酒脚边,即墨了然于心。

她们果然认识。

这时,贺辰也走了上来。

即墨仰头,便又望向贺辰,见他打扮得光鲜亮丽,却也忍不住狐疑,这么热的天气,他穿得这么厚,不热么?自然,西装革履的贺辰,在即墨这只狐狸眼中,打扮很怪异。

“妈,你们怎么来了?”

贺辰似乎并不知贺母与张若沫会来,不等贺母回应,张若沫甜甜一笑。

“是我叫伯母过来的,你不是要来看漫展么,我们就想着等漫展结束,正好在商场跟你一起吃顿饭呢。”她的口吻里也带着甜甜的笑意。

“漫展……”

顾酒暗忖,原来贺辰是来看展的?

他竟然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结果……商场竟然着火了。”贺辰望向商场,暗自一叹,“火好像已经灭了,诶——”不远处忽然传来消防车的警笛声,“消防车也来了,对了,漫展好像也取消了。”

顾酒转头望去,果然人们陆陆续续出了商场。

有正在逛街的,有的,显然是刚才去看展的。

既是漫展,少不了cosplay,有不少白衫白发cosplay妖狐的人正在散场。顾酒脚边,本尊即墨也注意到了那些高矮不一的“即墨”,面露狐疑。

为什么……

有那么多个他?

“呵呵呵……”

张若沫忽然轻笑几声,故作神秘道:

“妖狐真的太受欢迎了,我刚刚——”

精彩评论

《来自星河的妖狐》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现代言情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现代言情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尚可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