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悍武苍穹》道武苍穹全本txt下载 straight(直人) 悍武苍穹强攻

悍武苍穹

《悍武苍穹》

大瓢泼雨 著

连载中 武侠 陈帆,蓝旗 阅文集团

大瓢泼雨经典创作《悍武苍穹》由大瓢泼雨新写的武侠风格的网络故事,主要人物陈帆,蓝旗,内容精妙绝伦,非常值得品味。精彩内容:山朝牛仔火锅店里,三百平米的店里坐满了人,锅气腾腾,肉香四溢,人们的欢声笑语充斥在耳边,热闹非凡。陈帆和蓝旗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窗户边上,他们面对面坐着,俩人之间有红木桌相隔,他们一人拿着一本带图的红色菜

230次点击 更新:2020-04-18 08:11:25

免费阅读
大瓢泼雨经典创作《悍武苍穹》由大瓢泼雨新写的武侠风格的网络故事,主要人物陈帆,蓝旗,内容精妙绝伦,非常值得品味。精彩内容:山朝牛仔火锅店里,三百平米的店里坐满了人,锅气腾腾,肉香四溢,人们的欢声笑语充斥在耳边,热闹非凡。陈帆和蓝旗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窗户边上,他们面对面坐着,俩人之间有红木桌相隔,他们一人拿着一本带图的红色菜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山朝牛仔火锅店里,三百平米的店里坐满了人,锅气腾腾,肉香四溢,人们的欢声笑语充斥在耳边,热闹非凡。

陈帆和蓝旗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窗户边上,他们面对面坐着,俩人之间有红木桌相隔,他们一人拿着一本带图的红色菜单,借着头顶的氦石灯光,目不转睛的看着菜单上新鲜的肉、菜!

陈帆看着上面的名字,一头的雾水,牛舌、嫩肉和双层肉他知道是什么,胸口朥、匙皮、匙柄、肥胼、牛朴、吊龙肉、三花趾和五花趾他是一点都没有听说过。

平日里,他都是吃小店里的便宜牛肉,从未吃过这些。

他看蓝旗还在选,便与服务员笑说:“麻烦先都来一份吧!我们尝尝哪个好吃,再多点。”

蓝旗放下菜单惊讶的看着他,“吃的完吗?这很多的!而且不便宜。”

“吃不完打包!”陈帆把菜单交给服务员,“又不浪费!向你道歉,我得有诚意不是!你喝什么?”

“白水!谢谢。”蓝旗看向服务员,冲她微笑。

“我也白水!谢谢。”陈帆有礼貌的冲服务员点头。

服务员微笑着拿着菜单离开,不到半分钟,便上来一壶白水,两套餐具。

陈帆为蓝旗清洗餐具,倒上热水,“没想到你竟然是位劲士!更没想到你就是画面公主!太意外了。”

“我也没想到你是黑面小子,”蓝旗接过水,转动了一下水杯,“更没想到你脑子还挺好使,你是怎么想到跟赵斌打赌,来吸引观众注意力的?随后让我带出消息的。”

陈帆笑着摇头,“其实,你们知道的信息都是残缺的,我可没那么的聪明!跟赵斌打赌和异化人入侵这是两件事!”他拿起杯子轻点一口水,“其实是赵斌先找的事!”

“上个月我打完坊间比赛后,因为在大街上没有应他的话,这家伙便想给我个下马威,暗中使大劲一掌拍到我的肩膀上,差点把我的肩胛骨给崩断,我不忿,就约他下个月比赛场见……”陈帆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像故事一样给她讲了一遍。

直到木炭铜锅里的清汤沸腾起来,他才说完!

蓝旗听得入神,没想到这个小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更没想到他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还能这么的开朗,“你真是因为花面公主才带面具比赛的!”

陈帆举起发誓手,“千真万确,当时我花光了积蓄,不想抛头露面得罪人,恰好就看到了你花面公主的消息,就用了黑面小子!”随即他抄起牛肉放进清汤里,“你怎么学的功夫?家传的还是师傅教的?”

“师傅!”蓝旗夹起一筷子牛肉放进汤里!目不转睛的看着肉慢慢变熟。

“你这练大劲的师傅,不会就是林克吧!?”陈帆问的小心,他把涮熟的肉放进嘴里。

“嗯!是的。”蓝旗没有一点的犹豫!她夹起肉看了看,还未熟透。

陈帆顿时睁大眼睛,快速嚼动两口肉,“真的是啊!他会大劲?家传还是师傅?还是传说中的门派!”

蓝旗摇头,夹起锅里的肉开始吃起来,边吃边放,“他啊,问什么都不会说!有空,你自己问问他去吧,反正我不知道。”

陈帆心里乐呵了起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能教出蓝旗这么厉害的人,那他的境界应该不低,可能因为老了,气质藏内,所以他这个一般人看不出来!

“蓝旗?”陈帆心里嘀咕,“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的熟悉,总觉得……”他不由得抬头看向蓝旗。

她细眉大眼,唇红齿白,皮肤如剥了皮的鸡蛋,嫩白光滑,只是那个黑眼圈太显眼了!

“不是…….”陈帆摇摇头收回心思,随即灵光一现,脱口而出,“蓝旗大府医院!同名?”

蓝旗吃起肉来根本就顾不得陈帆在看什么,听他爆出这句说话,才抬起头嚼着肉看他,“怎……怎么了?”

“没事!没事!”陈帆呵呵笑道,贸然打听这些事,会引起她的反感,对方还不一定会回答,所以还是算了。不过,管她是什么身份,人不错就行。

这个时候,山朝牛仔火锅店外面的一处黑暗的胡同里,贾医生纠集了一众无业游士,正在商量事情!他的目光时不时的看向蘑菇房的火锅店里,窗户边上陈帆和蓝旗说笑的影子。

这一众游士有十个,全是下劲中下级的劲士,平日里做些苦累活挣点钱,有了钱就去潇洒,有时候干一些流氓事,也没人能抓到他们。

“一人两百!事后再加三百!”贾医生掏出钱递给领头的蓝毛小子,“记住,不准动那女的,动了那女的,你我都没好果子吃!”

“哟~”蓝毛小子接过钱,露出一丝邪笑,“哪位财团大佬的闺女?我们倒是想看看!”

贾医生点燃一根烟,“军府的!”

蓝毛小子的表情顿时凝固,他把钱塞回贾医生的手里,“这活干不了!干不了!”

“诶!”贾医生把钱推回去,“听我说完,跟军府有关系,但不是直接关系!再说,让你们打的那个男的跟这女的关系不大,她也不会为此事发飙的!你们放心。”

蓝毛小子呵呵一笑接过钱,“男的会功夫?”

“参加过前几天的劲武大会,拿了个30名,他本人差点被打死!没什么大本事,花钱进去的。”贾医生掏出烟递给蓝毛。

蓝毛把整盒烟抢过去拿出一根,把整合烟扔给手下兄弟,“那种比赛的人,都是傻缺,跟我们比,真没啥本事!你就等着瞧吧。”

“那是……”贾医生抽一口烟,缓缓吐出去。

火锅店里。

陈帆跟蓝旗吃的热火朝天,吃到最后,俩人都抢了起来,后来又要了半套,才算吃饱。

结了账走出火锅店,已经是夜里九点,陈帆看着蓝旗满足的表情,呵呵一笑,“天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蓝旗皱起眉头看看冷清的大街,点点头,“好吧!”

于是,两个人并排上路!

这是一条直通肃宁大街的路,路的两旁有路灯,粗木杆的顶端挂着氦石燃烧的灯,粗木杆的两旁有种植的花草,这个季节的花已谢,只剩绿草杆子顶着即将落地的花种子!

刚走两里不到,陈帆忽然听到背后有乱糟糟的脚步声快速的接近自己,他没有回头,以为是路人,于是往蓝旗身旁靠了靠,为他们腾出更多的路!

可是,脚刚移动半寸,忽然脑海中闪过一道极其危险的信号,浑身的汗毛轰然炸起。

陈帆想都没想,拉住蓝旗的手往前猛跑,脑后传来冷飕飕的劲风,随即一声亮响“乒!”。

陈帆拉着蓝旗跑出去五米后猛然转身,转身之际把蓝旗藏到身后!他回头看到十来个人手里拿着钢管看着他们俩人,最前面的表情恶狠狠的蓝发人,手持钢管砸落在地上,地面上的石砖被砸出裂纹。

“你们是谁?我们应该不认识吧!”陈帆松开蓝旗的手,推推她让她往后撤。

蓝发年轻人不回答,指着陈帆喊:“就是他!打!”

“嗯?”陈帆听到这话,便知道是游街混混替人办事,只能依靠劲力降服,说道理是说不通的!他立马做出判断,钢管落地的声音厚重,钢管的回声被压的很低,这个人的力量有下劲中级,奔跑过来的人踏地有声,也是下劲中级,手拿武器的下劲中级,堪比下劲圆满,而且还是十个人,看来得速战速决。

于是,陈帆浑身劲力一震,体内劲气迅速游走!

“盘龙献丹!”

手上火焰爆燃。

他不退反进,同时轻声与蓝旗说:“你先等一下!”话语未落,便窜进人群。

与手持兵器之人对抗,最忌赤手空拳的近身,最易逃跑,但陈帆艺高人胆大,直钻险林之中。这也是因为他的家里有可以活动的多重木人桩,他常常在里面游走!

陈帆直迎猛挥过来的铁棒奔去,他脚下猛抓地面,瞬间凑近这人的身体,同时左手猛抬在钢管挥来之前,缠住这人的手腕。

一招金丝缠腕,直接把这人的手腕抓的脱臼,随即一脚提到对方膝盖关节处,啪的一声,腿骨直接脱臼分开,同时这人被踢出去两米,抱着腿惨叫着在地上打滚。

这时,两根钢管直朝陈帆上路脑袋上砸来,紧接着另一根钢管直砸他的中路腰部,还有一根直砸下路膝盖!单人对多人就是如此的危险。

陈帆运劲与双手,手上的火焰登时燃的剧烈,好似加大了鼓风机的大火,他双手猛抬,护在脑袋两边,瞬间抓着猛抽过来的钢管。

“啪!”

手掌与钢管的碰撞声响彻耳边!

但陈帆的双手一点也不痛,手上的大火如同手套一般,挡住了钢管撞击。

陈帆动作不停,脚下一蹬腰往前一挺,躲过了下路两段钢管的打击,同时抓钢管的双手沿着钢管移动到对方的手臂上,随即一抓一拿,往上一推往下一拉,卸掉两人的手臂!

顿时,两人惨叫一声抱着胳膊在地上打滚。

陈帆脚下不停,左脚一拐,凑近刚才袭击他腰部人的腿弯,随即脚下猛然用力,只听到一声‘咔嚓’对方的小腿应声断裂!紧接着膝盖一提撞到这的脑袋上,这人瞬间飞起,在空中翻转半圈,落地晕死过去。

打他的同时,陈帆腾出的右手直接呼在袭击他下路的歹徒脸上,燃烧的大火,直接进入对方的筋络里,瞬间闭塞对方的经脉,顿时这人如同羊癫疯一样,倒地抽搐。

陈帆的动作极快,几乎眨眼间就击倒五个人!

对方剩下的五人,瞬间怂了,他们拿着钢管往后撤!领头的蓝毛小子哪里见过这么猛的劲士,都没看清楚对方怎么出的手,就撂倒5个人,这还是他一直以为的二B们吗?此刻,他吓得嘴唇发白颤抖。

在擂台上,很多招式不能使用,是触犯禁忌的,但在台下,就没有那么多规矩,保命要紧。

蓝毛小子后退两步,“上,打断他的腿,多给5百!”

陈帆瞬间皱起眉头,敢情自己的腿只值5百块,他立马就猜测到大概是哪类人给他找事了,于是笑着说:“我知道你们是谁派来的了,这小子可真坏,竟然拿我当刀使!不过也无所谓了,今天就当把好刀吧!”

话音落,陈帆蹬脚便上架子,吓得地上躺着的人和站着的人,一溜烟的往后撤。

随即能跑的跑,不能跑的爬也要跑!晕死被拖着跑。

陈帆目送他们一群人逃跑,随即收摄体内的劲气撤掉盘龙献丹的内劲运法招式。

身在陈帆后面的蓝旗疑惑了,依着她的性子,非要把这些人全部打残才行,这群不学好的劲士,不废掉就是社会的大祸害,但陈帆却心慈的留了手,这让她心里有些不爽,早知道她就动手了,“你干什么留手?他们可都是些该死的混蛋。”

陈帆转过身呵呵一笑,“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手上留了情,嘴上可没有留情!想不想看看谁要找事?”

“嗯?”蓝旗皱起眉头,她双手并在身前提着包,眨着眼睛看陈帆,“你怎么知道是有人找事?”

“走啦!到了你就知道。”陈帆跑到她身边,很自然的拉起她的手拽了一下。

蓝旗一时间竟然也没觉得不对,随即跟着陈帆远远的尾随着这些人来到一个胡同口,然后看到他们进入一个胡同。

不多久,胡同里传出来殴打声和惨叫声,隐约听到,“原来你他么是吸血虫,老子打吸血虫打的多了,没想到今天被吸血虫给涮了,给我废了他的手……”

陈帆面无表情,自作孽不可活!随即他听到身后整齐的脚步声,回头看是三位持枪的捕快,他连忙叫住三位准备过去的持枪捕快,“捕快,小心一些,他们十多个人呢!”

捕快点点头,快速的往胡同里跑去。

陈帆带着蓝旗紧跟其后进入胡同,进入胡同后走了不多远,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凑近看竟然是贾医生!他的双手被人用石头敲断,脖子上勒的血红,幸好没有勒死,躺在地上发抖似的喘息。

蓝旗见是贾医生,表情变得厌恶,随即拉了一下陈帆,带着他离开了胡同,把这里的事情交给了捕快!

陈帆完全没想到是贾医生,他还以为是比赛的时候遇到的一些人呢,没想到是只见过一面的贾医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不过还好,他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蓝旗面色和悦,心里轻松了很多,这个贾医生真是咎由自取。随即她想到陈帆只用一句话,就让他们倒戈,不由的心生一丝佩服,“你够厉害的,一句话就能让人倒戈!”

“哈哈!”陈帆挠挠头,“这是老爹教的小聪明,没什么厉害不厉害的,那群人只是想找个出气的人而已,跟我说这话关系不大!哎,还是力量来的实在,没有这力量,这点小聪明就是笑话了……”

两人说说笑笑,披着星月之光,一路往蓝旗的家里走去。

到了56号坊,蓝旗告别陈帆进入坊中,陈帆不由的看向对面的55号坊,55号坊的大门口站着两位兵士,这里是军府家属坊。

陈帆看了一眼,没有在意便离开了。

等陈帆走的远了,蓝旗拎着包,偷偷的从56号坊,跑进55号坊,她向兵士鞠了一躬,匆匆的进入了军府家属坊。

精彩评论

最近在追新版《书名》的电视剧,忽然想起这本《书名》的同人。记得第一次看这本小说已是四多年前了,搜了一下,无意间又看到七年前在论坛对本书《悍武苍穹》的一个跟贴,真是时光如水......这是一本讲原著中陈帆,蓝旗之间的故事。说实话,作者(大瓢泼雨)文笔一般,而且虎头蛇尾,但我依旧认为这是倚天同人小说中最出色的一本,也许是里面的男女之情写得真诚动人吧。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