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琴符师》符师 Mary 琴符师反攻

琴符师

《琴符师》

顽石痕 著

连载中 武侠 云深,柳芸儿 阅文集团

火爆创作《琴符师》由顽石痕执笔的武侠类型的创作,主线中的天选人物是云深,柳芸儿,主线韵味无穷,值得追。书中主要讲述:回到房间,云深顺手解了这些天一直贴在手腕上的臂腕,按照柳芸儿的意思是说休息。取下后,云深感觉自己那两条手臂轻了数倍,完全脱离了真实,让他自己感觉那双手臂不属于自己,很难控制的随心所欲。这事他是弄不明白

520次点击 更新:2020-04-26 12:00:49

免费阅读
火爆创作《琴符师》由顽石痕执笔的武侠类型的创作,主线中的天选人物是云深,柳芸儿,主线韵味无穷,值得追。书中主要讲述:回到房间,云深顺手解了这些天一直贴在手腕上的臂腕,按照柳芸儿的意思是说休息。取下后,云深感觉自己那两条手臂轻了数倍,完全脱离了真实,让他自己感觉那双手臂不属于自己,很难控制的随心所欲。这事他是弄不明白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回到房间,云深顺手解了这些天一直贴在手腕上的臂腕,按照柳芸儿的意思是说休息。

取下后,云深感觉自己那两条手臂轻了数倍,完全脱离了真实,让他自己感觉那双手臂不属于自己,很难控制的随心所欲。

这事他是弄不明白了,只能去求助他姐姐柳芸儿,正好去问问情况,顺便在让她给自己讲讲关于御针的手法。

想啥做啥,很快就到了柳芸儿房间,由是清净,这时也是晌午,推开门就进去,云深刚想叫姐姐,却发现柳芸儿两眼无神,似乎在想什么很重要的问题。想的认真,并没有发现云深已经进来。

云深见柳芸儿想的出神也没有打搅,便坐在一旁侯着,等她回过神来再细说。见柳芸儿表情凝重,云深很想打断她的冥想去问,姐姐你在想什么?理性控制着他,让他不能这么做?

等了好久才见柳芸儿咬着银牙,似乎下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刚回过神,就看见云深呆呆的看着自己,她心想坏了,难道刚才自己在想事情的时候,情不自禁的说了些什么?试探性的问道。

“你什么来的,姐姐刚才有没有乱说话?”

云深不假思索的回道:“来有一会了,姐姐一直在想事情,并没有说什么话啊?”

柳芸儿见云深的表情并不像骗人,才将悬着的心放下,要是云深知道了刚才她想的事情,指不定会怎样?

这几月来,发生的事太多,他们想让云深快些成长起来,这样就可以适应这变化不断的江湖。

柳芸儿换过话题问道:“怎么了,找姐姐有吗?”

云深点头肯定,自己自然有事要问了,而且他心里的疑问还不少?那邪符师,还有那湖边的骷髅人,湖鬼和那湖水是怎么了?这些在他心里都已经成了疑问,恨不能迫切的知道。

“姐姐能讲讲昨晚的事吗?”

昨晚的事,他已经听过了好几个版本的讲述,但他需要知道细节,所以当事人肯定是最好的人选。起初,他是不知道柳芸儿也去了,但听了那些人的讲述了,多少有些模糊的言语提及到了叶枫和柳芸儿,他便猜测,他们两个也去过。至于为什么要问柳芸儿而不是叶枫,只能说他和柳芸儿比较亲。

柳芸儿虽然对云深所问感到奇怪,但也没有问缘由,只是将昨晚的事给讲述了一遍。云深听后,和那些人说的版本大相径庭,还是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姐姐,你们去时,那湖边就没什么动静吗?”

柳芸儿仔细的回想了一遍,实在是没有发生什么,他们去时就已经结束了。而且那邪符师似乎,料到他们会去,还提前做好了准备,并不慌忙。最后那怪异的火焰下,那邪符师是不是真的死了,谁也说不准。

“没有。”

云深这时心想:怪了,那湖鬼和骷髅人的实力都不弱,两人联手配合,就算那些隐世在门派宗门的宗师人物,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儿将他们拿下,那他们是怎么消失的?他们赶到时打斗已经停了,那么他们也不会知道那湖里突然多出来的黑气是什么?

柳芸儿见云深眉头渐渐紧锁,便问道:“发生是什么事?”

云深从思考中惊醒,道“没什么。”

“哦,对了,姐姐我现在双手有些不自如。”

这才问到了自己这次最关心的问题,差点忘了。

听到云深的话,柳芸儿有些担忧,怕又发生和上次一样的结果。

“具体怎么回事,好好说说!”

云深老实的将他卸掉臂腕后的感受告诉了柳芸儿。

柳芸儿很显然是有些生气,眼睛盯着云深道:“是不是没有按照我说的,定时卸下臂腕休息,在这么练下去,你的这感觉还会更明显,我看你是不想要这双手了。”

云深自知这时不能惹柳芸儿,忙顺着说道:“我知道错了,姐姐就告诉我怎么办?”

“不怎么办,休息休息,适应了就好了。”

云深这才舒了口气,笑着离开了柳芸儿的房间。原来是自己太过于求成,忽略了身体的适应性,看来以后要适当才是。

今天在哪湖边看到的那符印,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符文,不知道《符师百录》里有没有记载,一会儿回房间好好看看。

最近闲来无事之时,总是喜欢去找徐兰,现在也是一样,是要去找徐兰。

推开门,也没有出声,徐兰就道:“你这小家伙,天天来找我,你姐姐不会吃吗?”

“当然不会,徐兰姐不是还带我我吃好东西了吗?”

徐兰还是那样充满着书香气息,云深看着那飘逸的字迹,忍不住赞美道:“徐兰姐,你的字真的是越来越好看了哦,什么时候也教我练练。”

徐兰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给!”

伸手把狼毫毛笔递给云深,看着笔一脸懵逼的云深,这时心里慌的不行,他是识字不假,但却不怎么会写,这东西他以前本就不喜欢,何况字只要认识就行诶必要会写,这一刻拿着笔的云深,始终不敢再纸上写下那看似简单的字,脸上还没有露出怯色,手已经诚实的斗了起来。

徐兰见云深的糗态,也不禁一乐,掩着面笑道:“怎么这就怕了?连个字都不敢写?”

“怎么会!”

云深虽然嘴上不承认,但他确实是不敢写字的,看着徐兰小人得志的样子,云深打心底不愿认输,尽管他的手还不是那么灵活,闭眼咬着牙,好像做了什么大事是的。

看的一旁的徐兰都不知所措,心想难道这小子要闭着眼写字,真的是作怪无上限啊。

也就在这时,云深的笔动了,他的眼睛确实没有睁开,一气呵成。少年志当高远。

字写的实在飘逸,就连当世仅存的几位草书圣人,见到这番字迹都要自诩不如了吧?徐兰虽没有那么高的成就,但也有些书法底蕴,见到云深写的字,第一感觉是不可思议,那家伙竟然真闭眼写了出来。

“没想到,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都这样的水平了还需要我教吗?是我该请教你才是。”

云深这时很矛盾,他写的那些字纯属乱画,也不知道那徐兰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这时在看一眼那和蛇走过的笔墨,简直没有一点美感,肯定是徐兰在嘲笑自己,这时一定要清醒,不能被他言语诱导,进入陷阱,还是先走为妙。

“徐兰姐,你真会说笑,我刚记起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了。”

说完转身就走。

徐兰很不解,又看了一遍那字,口里赞叹不已:确实写的很好!得找个时间把它裱起来。那家伙也真是的不愿教也就算了,还说个这么漏洞百出的理由跑掉,看我下次怎么整他。

回到房内,云深也没闲着,拿出那本《符师百录》的书,用通灵眼看着那些符文的波动,这书也不是什么随便的书,自然是需要特殊的方式。从第一页认真的往后翻阅着,还不时的与湖中的那道符文做对比。看能不能找出与之匹配的符文。

不知翻阅了多长时间,数百种符文,小到一些常用符文,大到一些有通天只能的符文,都看过了,没有一张符合的。

不过这次没有找到那湖中的符文是干什么用的,但他却找到了大道无形的一类符文,每一张都有蕴含着恐怖的气息,想来以后要是能刻画出这样的符文,怎么也能和那些成名依旧的人物叫板了。

想到这儿,云深心中一喜,原来他们符师也有这么优秀的成就,只不过这前期实在有点鸡肋。要是在强硬点,还能让那群赶尸起家的邪符师猖獗。

当然这时的他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刻画出那些符文,当然,他也没有气垒,翻开了之前学到的那一页,默念一遍,修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不能贪进。拿起笔一遍遍的刻画那符文的纹路,通过灵觉感受那符文脉络的前后顺序,这就是灵觉的最大作用,可以帮助符师更快的领悟符文。其他的符师用时会更长,而且还需要长者的讲解。

精彩评论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武侠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琴符师》,会想起云深,柳芸儿,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