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将王道》王道之 GAY吧 将王道章节在线试读

将王道

《将王道》

沧海暗殇 著

连载中 历史 林仲,孙承 阅文集团

这次本人带给各位粉丝们沧海暗殇原创网络创作《将王道》,传奇人物是林仲,孙承,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娘希匹的玩意儿…大半夜吵闹什么?惹怒老子,定要打断你的爪子!”暴躁中,林猛打开门,那乐靳满头大汗,气喘如牛的立在门前。“林营头,不好了,张旭三人的窝棚空无一人,有人看到他们前往渡口那边去了…不知是不

571次点击 更新:2020-05-10 08:19:32

免费阅读
这次本人带给各位粉丝们沧海暗殇原创网络创作《将王道》,传奇人物是林仲,孙承,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娘希匹的玩意儿…大半夜吵闹什么?惹怒老子,定要打断你的爪子!”暴躁中,林猛打开门,那乐靳满头大汗,气喘如牛的立在门前。“林营头,不好了,张旭三人的窝棚空无一人,有人看到他们前往渡口那边去了…不知是不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娘希匹的玩意儿…大半夜吵闹什么?惹怒老子,定要打断你的爪子!”

暴躁中,林猛打开门,那乐靳满头大汗,气喘如牛的立在门前。

“林营头,不好了,张旭三人的窝棚空无一人,有人看到他们前往渡口那边去了…不知是不是借机潜逃,脱避劳役…”

乐靳害怕自己被乱事缠身,故而说话十分婉转,可林猛常年待在役罪营教管这些放荡混种,乍耳一听,就明白其中必有蹊跷。

“河道渡口?平县的衙差正在那里巡查贼人,他们去做什么?脱避劳役?老子给他们一个胆子,也没见他们长着那般胆种!”

林猛叱骂揪身乐靳,只把乐靳吓的浑身哆嗦。

也就须臾功夫,林猛想到什么,于是乎,这名燥火彪悍的役罪营营头向外奔去。

濡河下游,密云郡的西渡口。

时至深夜寅时三刻,这西渡口仍旧人声鼎沸,放眼看去,不少力夫光着膀子,以挑杆撑身,将渡口码头上的麻袋往各家商行的货物厂搬运。

在渡口边,鲁正雄正歇息在此,此番鲁正雄受雇密云郡程氏镖任,要敢在仲夏之前,将一批商号银子安全送往辽西郡,以便于程家生意周转,由于主顾下令,镖任紧急,鲁正雄只能日夜操劳,以保平州三义庄镖局的名头。

“师兄,这程家忒他娘不是东西,咱三义庄自打立号江湖以来,就没有失手过一次,怎地到他们这,就得亲自深夜操劳?娘的…早知这般,老子就不干这趟差事了!”

鲁正雄的师弟,三义庄林仲骂骂咧咧,似有满腹牢骚。

瞧着师弟燥愤不平的样子,鲁正雄将酒壶递给他,道:“小仲,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事多了,想当年你我混迹刀尖舔血,过着有今夜没明天的日子,那是何其悲惨,后来侥幸得到老庄主的赏识,将你我从那乱道上救回来,就凭这份情义,你我也得好生回报老庄主!”

“师兄,这个理儿我也知道,可程家那出镖的杂碎实在让人燥火,说真的,我险些没忍住那股厌恶,一刀砍了他!”

林仲发泄暴躁,鲁正雄眼瞅好言无用,便转音立威,沉声斥之:“小仲,你别他娘的胡来,老子告诉你,若是给庄主惹出麻烦,老子打断你的腿!”

发觉鲁正雄火起,林仲的牢骚才算缓下几分:“师兄,你莫生气,小弟就是过过嘴瘾,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只是林仲与鲁正雄话音刚落,泊在渡口码头西边的船只传来吵闹声,鲁正雄一皱眉头,当即起身。

“何人乱事?”

斥声下,一名镖师匆匆奔来:“大师兄,一艘运粮小船从西河道出来,不知是不是掌舵的废物昏睡,竟然把船横在咱们的货船前梢处,咱们的人还没有说句话,那些家伙反倒恶人先告状,唾骂咱们把船横泊的太开,挡了他们的路!”

“放他娘的屁…”林仲当即怒骂:“真他娘的当咱们三义庄好欺负?告诉弟兄们,立刻抄家伙,那些个杂碎再敢废话一句,老子挑了他的舌头做下酒菜…”

林仲这么一发话,当有三十多名三义庄的镖师奔涌过来,但鲁正雄深知事情轻重,眼下给程氏送镖赶往辽西郡紧要,这些个琐事,能过则过,免得多生干戈。

“都给老子安着!”

鲁正雄沉声一喝,林仲这些人立刻站住。

“师兄,那些人摆明的寻咱们麻烦…”

“是不是麻烦,你都给老子在这安生,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胡来!”

撂下这话,鲁正雄向货船跑去。

程氏货船后面,役罪营的运料小船不偏不倚,正好顶在货船的前梢侧边,那营卫瞧着货船的旗帜,便发威扯呼,全然不把商贾道人放在眼里。

“狗杂碎…挡了老子的去路,连个会吭气的种都没有,难不成都死河沟里了?”

“放肆!你是什么玩意儿,莫要嚣张!”

货船船沿边,几个三义庄镖师气的面色阴红,其手已经按在刀柄上,若不是忌惮运粮小船上的官家役罪营旗帜,只怕这些镖师已经动手,教育营卫如何做人!

双方对峙须臾,鲁正雄奔到船沿边,看着下面的运粮小船,鲁正雄抱拳道:“不知兄台所闹何事?”

“赶紧把货船给老子撇开,不然…”

营卫嚣张不已,可鲁正雄大眼估量之后,觉得这事实在是无理取闹,明眼人都知道,一个渡口不过横船半拉,只要不是楼船龟船,全都能从侧边划过,区区一只运粮小船,如此狂妄寻事,必定有贪心之为。

思量片刻,鲁正雄从腰间掏出一只小荷包,冲营卫道:“兄台,多事不如少一事,尔等官家,某等江湖,这日后打交道的时候多着呢,没必要一时硬顶结怨,某等货船正在装卸货物,一时半会儿无法移动,劳请兄台费些气力,转舵二尺,顺着侧边划过就是,这些碎银子没别的意思,给兄台和船上的弟兄买些酒喝,养养神,润润喉!某鲁正雄多谢了!”

一番恭请却又不失威严的话落地,鲁正雄把荷包扔下去,那营卫探手接住,道:“原来是平州三义庄的鲁镖师,方才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银钱平贪,贪心驱利,些许小事就这样被鲁正雄三言两语解决,于后,营卫下令船夫横划向侧一丈之距,便轻易过了程氏货船。

船舱内,孙承藏匿在仓底垛口处,一声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营卫们发现,只是外面声音刚刚消失不过片刻,孙承觉察船只停下,紧接着就是一众人员下船的脚步声。

确定船舱无人,孙承慢慢推开垛口的挡板,探头看来,敢情船上的营卫全都没影了。

说来也是,这营卫闹事寻故,不外乎想敲诈商贾货船一笔,现在鲁正雄出钱平事,他们又完成了今夜的活计,自然要去渡口边的花棚酒棚耍耍。

望着渡口上的景象,孙承确定小船四周无人,便悄悄出来,来至岸上,孙承拦下一力夫。

精彩评论

在历史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林仲,孙承)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历史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沧海暗殇)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