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仗剑皇子闯天涯》曾经梦想仗剑闯天涯图片 健气受 仗剑皇子闯天涯虐文

仗剑皇子闯天涯

《仗剑皇子闯天涯》

叹清萧 著

连载中 武侠 庄煦,苍琼剑 阅文集团

《仗剑皇子闯天涯》由网络作家叹清萧所著,终于迎来了令人拍案的大结局,庄煦,苍琼剑这两位天选人物会有怎样的转折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剧情都将在这章百看不厌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江水滔滔,独立船头。春寒料峭,饮酒消愁。柳枝翠生,摇曳拂抽。畅怀阔笑,已到岸楼。“尊上,您看。好一座楼台。”暮云烟戟指向前,泠然道。“楼台虽好,却显衰败。”我摇了摇头,微笑道。“衰败?尊上何意?”暮云

376次点击 更新:2020-05-17 08:25:06

免费阅读
《仗剑皇子闯天涯》由网络作家叹清萧所著,终于迎来了令人拍案的大结局,庄煦,苍琼剑这两位天选人物会有怎样的转折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剧情都将在这章百看不厌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江水滔滔,独立船头。春寒料峭,饮酒消愁。柳枝翠生,摇曳拂抽。畅怀阔笑,已到岸楼。“尊上,您看。好一座楼台。”暮云烟戟指向前,泠然道。“楼台虽好,却显衰败。”我摇了摇头,微笑道。“衰败?尊上何意?”暮云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江水滔滔,独立船头。

春寒料峭,饮酒消愁。

柳枝翠生,摇曳拂抽。

畅怀阔笑,已到岸楼。

“尊上,您看。好一座楼台。”暮云烟戟指向前,泠然道。

“楼台虽好,却显衰败。”我摇了摇头,微笑道。

“衰败?尊上何意?”暮云烟,呆愣道。

“雕栏玉砌,明眸朱颜,江山不稳,岂能幸存?”我凝望着岸边,双眼越显朦胧,缓言道。

“尊上,又想起往事了?”暮云烟察觉到了我内心的凄凉,低声道。

“可惜了,想你那江月门尚在之时,也无如此华丽。这世间,伸张正义是多么的可悲,可叹啊。”我回过头看了看暮云烟,叹声道。

“尊上,正义自在心中。心怀大义,才能分得清善恶,晓得了疾苦,认得清方向。尊上,一时得失,自感了无生趣,无所畏忌,但若内心端正,这茫茫人世,凭尊上的本领,能做的事情岂止两三件呢?”暮云烟向我挥了挥手,语重心长道。

“人世渺渺,如何解苦?”我黯然神伤道。

“虚缈梦幻间,自有遇见的缘分。只要遇见不平之事,就可拔刀相助,匡扶正义。我非将相诸侯,所以只求过往间无愧于心。”暮云烟皱了下眉头,道。

暮云烟所言的,其实我都明了,只是内心总有一种想要奋起反抗的情绪,要反抗谁?要如何反抗?我又无从得知,只是这种情绪难以释怀,重重的压在心田,“无愧于心…成全则无愧。可…谁来成全我?”

“成全他人,自然也就成全了自己。尊上,您遵从柳若锦柳姑娘的内心,放下了执念,使她能了无牵挂的去做想要做的事,对她来言是一种成全,而对你而言又何尝不是在成全您的内心呢?”暮云烟,忙道。

我一直不曾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情,但有时人做出决定后,煎熬是在所难免的,我不知这种煎熬何时才能消散,我只知自己远远没有想象中得那么豁达,“她岂能真得了无牵挂…..我又岂能真得无动于衷….”

“尊上,也许过些时日,会好一些的。人生切不可反复,坚定内心所向,既然再痛苦无比,也总会过去的。”暮云烟,忖道。

是啊,一切都会过去的,可何时能过去,任凭谁也给不了答案。有些人为此虚度一生;有些人为此沉醉不醒;有些人自暴自弃,露宿街头,而我呢?我又是哪一种?我的目光重新落在了暮云烟的身上,且用力的注视着他,道:“反复又能如何?失去的总归是要失去的……云烟,你没有所爱之人吗?”

“尊上,谁没有年轻过呢,只是我习惯了把一些事情深埋起来,因为我知,再多的追忆也只能换回一场沉醉。于事无补,又能如何?何不放眼当前,好好珍惜、珍重。”暮云烟的神情变得沉重起来,他低下头,不愿回首的往事又覆满了心头。

“哈哈,云烟之过往,与我比起来,又当如何?”我,颤笑道。

“尊上可望之,而云烟只能忆之…”暮云烟,哽咽难鸣道。

“可望而不可得,可忆而厮守之。活在心中的总能勾画出所有的美好;而尚在人间的,却要一直牵绊心中….”望着暮云烟的神情,我的内心感到一丝愧疚,实不该口无遮拦,勾起他人伤怀。

………………..

“暮云烟?哈哈,我镇江龙不去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此时,镇江龙庄煦已率领众人,围在了岸边,他望着大船之上我和暮云烟,又环视了下船上稀疏的江月门门人,露出一副胸有成竹,胜算在握的样子,狂妄的喝道。

“哈哈,云烟,看来有人想自找没趣。”我微微一笑,道。

“是啊,尊上。且等我灭了那庄煦,再与尊上痛饮。”暮云烟,挥了下手,江月门的门人将大船之上若长的木板架在了岸上,他施施然的向岸边走去。

“暮云烟,你哪来得勇气?敢一人前来,若不是喝多了酒,晕了头脑吧?你现在跪地求饶,也许我还能当你从未来过,哈哈。”庄煦,讥道。

“哈哈…哈哈….”江月盟的众人也随之哄笑一片。

“我的确喝了点酒,但还不至于糊涂,今日你们定要分出个你死我活来。”暮云烟,朗声道。

“好大的口气!看刀。”庄煦双手紧握刀柄,高举过头,飞跃砍杀而来。

暮云烟从木板上跃起躲避,刹那间若长的木板已被庄煦砍落入江水中。

暮云烟高举右手,只见大船之上的一江月门人将一把船桨抛向了他,接过船桨,他弓步高举,攻势待发。

望着暮云烟手中的船桨,我瞬间将刚饮入口中的酒,吃惊的吐了出来,这世上还有人用船桨做武器,面对着庄煦手中的钢刀,一把船桨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我定神向钢刀望去,虽然庄煦手中的这把刀,不是什么惊世神兵,但很明显融合了倭寇的炼制工艺,而这种工艺其实在唐朝时就有了,只不过太过复杂,又经过皇朝更替,战乱不断,铁质的刀更容易量产。而今,这种钢刀已然不多见了。

庄煦手臂一提,左右挥动,又连续砍向暮云烟,暮云烟挥舞着手中的船桨左右抵挡,丝毫没有反击的能力。

暮云烟侧闪横桨,躲开连续的攻势后,分别用挑、担、掷、抛、摊、举、劈、拨、扭、捧等手臂动作去回击庄煦,好似在江中划船一般,还不时的转动着身体,提高击打力度。

我摇了摇头,微微的吸了一口气,暗想:怪不得初遇刺杀暮云烟的五阎王之时,他们就言暮云烟岸上的功夫不行,原来不行的原因是:无论在岸上还是江中,他都是以舞动船桨划船的姿态攻击…..这样下去,迟早是要败下阵来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暮云烟的能将划船行舟的动作,转化为武功,也属不易。

望着他娴熟的攻势,被庄煦轻松的破解,又被庄煦旋转抡刀逼得后退连连,他的船桨周身已出现道道缺口,显得有心无力起来。

我用脚挑起立在一旁的苍琼剑,抛了出去,道:“云烟,接过苍琼剑,用你刚才的招式,再攻一次。”

“是,尊上。”暮云烟跃起,拔出苍琼剑,连连反击,只听到“铛….铛….铛….”金属碰撞的音声,总算是能与庄煦不相伯仲了…

“尊上?船上之人是谁?”庄煦,喝道。

“尊上就是尊上。要你管是谁?”暮云烟,道。

“你手中的剑绝非一般的剑,莫非你带来了一个绝顶高手前来?”庄煦,高声道。

“我与你的恩怨,尊上定然不会插手,是不是高手又有什么分别。”暮云烟,声音渐喘,道。

“好!暮云烟,吃我一刀!”话落,庄煦用刀,重重砍在苍琼剑的剑身之上,趁暮云烟尚在缓力,他翻身后跃,右脚重踏在地面上,形成弓步,然后举起钢刀,凝气斩出,一道凌厉的刀光直逼向暮云烟。

暮云烟右手紧握剑柄,左手托着剑身,用尽全力抵挡,却被震得脚跟不断后移,地上也随之出现了两道深深的滑动的痕迹来。虽然挡下了庄煦的这一斩,但他已散了力气,手扶着立在地上的苍琼剑,弯下上身,鲜血也从嘴角慢慢流出…

我脸上露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依然高举酒坛向中口缓缓倒得美酒,心中却焦急万分起来。暗想:不能眼看着云烟死在我面前啊,可若我出手,又不免落人口实,苍琼阁铁房密室中的五种绝世功法,他自然是学不来的。如今,若有些高明的剑招,能使他即刻挥出,还有可能反败为胜。

“哈哈,暮云烟,雄霸万里江域的江月门门主,你就这点能耐吗?没想到,你的内功修为如此浅薄,早知你就这点功力,我江月盟早该将你灭之!”庄煦,狂笑道。

“庄煦,要杀就杀。少废话!”暮云烟,毅然道。

“行!今天我镇江龙就杀了你这泥鳅!”话落,庄煦手持钢刀,缓缓向暮云烟走去。

“且慢!好歹这暮云烟也称我一声‘尊上’,不如让我点拨他几招,再与你较量如何?”我,森然道。

“哈哈,您是世外高人,点拨几招自然没有问题,可若你点拨一次又一次,这要打到什么时候?不如你亲自下船与我打过!”庄煦,高声道。

“与你打?哈哈……你在我眼里根本微不足道,也许我一抬手,你便没了性命。不过,你放心,我只点拨暮云烟一次,一次过后,生死不论,我即刻离去。”我,缓言道。

“你就算是前辈高人,也未免太狂妄了些吧?好,我就让你这银发怪人点拨他几招,我倒要看看,片刻之间,这暮云烟有何进展!”庄煦,不屑道。

“云烟,你上来!”我挥了下手,大船之人的江月门门人重新架起了新的木板,并下船前去搀扶暮云烟。

暮云烟趔趄地来到我的面前,道:“尊上,云烟无能,让您蒙羞了。”

我右手掌紧贴住暮云烟的手臂,提气使用御风术,不做声响的为暮云烟恢复着内力,道:“哈哈,你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话,可是要死的。”

“死有何惧,可我这江月门的门人,日后就不免让尊上费心了。”暮云烟,不舍道。

“哎…..”我低下头,叹了口气,又道:“也许死的人比活着的人要轻松一些吧。”

“尊上,切莫忧伤,人固有一死,只是早与晚罢了。”暮云烟,释然一笑道。

“人虽固有一死,可你死在这庄煦手上,实在是有些可惜。什么倚强凌弱,以二对一,在生死面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会儿,我便暗自出手帮你。”我略显焦急,道。

“尊上,不可。我可以死,但我江月门不能被人看不起,男儿立在这天地间,若不能坦坦荡荡,又何来的快意恩仇!”暮云烟,决绝道。

“来,饮下一口美酒吧。”我将左手之上的酒坛递在了他的面前,道。

“好。尊上,此生本就与你相见恨晚,如今又要早你一步离开人世,下辈子云烟一定还跟随着你,同你再共饮美酒。”暮云烟,哽咽道。

“哈哈,也许,你不但死不了,还能杀了庄煦。”我忽然朗笑道。

“尊上,为何?”暮云烟,惊道。

“我右手一直在恢复你的内力,当我将左手中的酒坛递向你时,双臂便成了回拢之势,胸前也被怀中的东西顶到,这才想起无极圣剑的剑谱在我身上,也许临时抱佛脚,你或许能侥幸活下来呢?”我微声道。

“可….尊上,无极圣剑的剑谱是柳姑娘留给您女儿的….”暮云烟,忙道。

“此刻,你不要想太多,我已经恢复了你的内力,你接过酒坛,我看看如何教你些速成的招式。”我掏出无极圣剑剑谱,仔细的看了起来。

“好了,你拿着苍琼剑下船与庄煦再战吧。”我,信心满满道。

“是,尊上。”暮云烟,不加迟疑道。

“这么快,就下船了?暮云烟,你是想快点死去,好去见你那心爱的林依依吧?哈哈。”庄煦,森然道。

“依依?你知道依依是怎么死的?莫非你…..”闻言与‘林依依’有关,暮云烟顿时心急如焚,连续质问道。

“哈哈….哈哈….你的林依依被我手下的兄弟……哈哈哈…..”

精彩评论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武侠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庄煦,苍琼剑)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叹清萧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仗剑皇子闯天涯》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叹清萧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变,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