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尊主为何如此》我为何如此优秀 完整版 尊主为何如此主角是孟中,萧宸的小说

尊主为何如此

《尊主为何如此》

陈贰叁 著

连载中 婚恋 孟中,萧宸 阅文集团

畅销新书《尊主为何如此》由陈贰叁新写的婚恋类型的小说,内容中的光环人物是孟中,萧宸,设定精彩纷呈,值得加入书单。小说剧情回顾:华灯初上夜,柳梢枝头月弯翘。一顶垂幔轿子雪纱清雅,随着夜风带着风铃幽鸣。虽然不是三更半夜但也渗人得很,明明是热闹声嚣的街道,这一行人一出现就感到背后凉汗。“这是谁啊!那么大阵仗!这兰汀是又请了哪个世家

643次点击 更新:2020-05-19 17:01:58

免费阅读
畅销新书《尊主为何如此》由陈贰叁新写的婚恋类型的小说,内容中的光环人物是孟中,萧宸,设定精彩纷呈,值得加入书单。小说剧情回顾:华灯初上夜,柳梢枝头月弯翘。一顶垂幔轿子雪纱清雅,随着夜风带着风铃幽鸣。虽然不是三更半夜但也渗人得很,明明是热闹声嚣的街道,这一行人一出现就感到背后凉汗。“这是谁啊!那么大阵仗!这兰汀是又请了哪个世家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华灯初上夜,柳梢枝头月弯翘。一顶垂幔轿子雪纱清雅,随着夜风带着风铃幽鸣。虽然不是三更半夜但也渗人得很,明明是热闹声嚣的街道,这一行人一出现就感到背后凉汗。

“这是谁啊!那么大阵仗!这兰汀是又请了哪个世家?”男人擦擦额上的汗,觉得今天真是不宜出门。

“还能哪家唉!就是那个放狠话说要红洲给他赔罪的那个成家小公子呗!”有知晓的人看着这场面多了一句嘴。

成家小公子这个名字一出现,众人就皆是一副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个月妖啊!

苍穹之下为苍下土,四方圣兽镇守,人兴而繁衍生息,万物自有灵,感化而成妖。

天有星海飘摇命星,地有冥河同载亡灵。河水不可载生者,为幽冥界洞府,所载者感人世悲喜无常,爱恨情仇交加,化鬼而游荡人间。

人,妖,鬼三族共存于苍下土,相互交错生息。

人自在四方,纵山河川海。妖居于星海之下,冥河半截,河谷纵横千里,凹陷如深崖,名百妖谷。由半妖族倾梦氏镇守,人与妖互不相犯。

唯一一次妖族大乱,就逃出来一只大妖月下氏,当时人族有帝皇白氏,白氏派北境成家协助倾梦氏寻回大妖。

当月下氏被押回百妖谷时,成家却少了一个年少英才的二公子成琼,据说是违背家族擅自和妖族通婚而被幽禁。

十多年后淅淅沥沥的春雨染色北境青山,曾经的成家大公子已经是家主,青辞台信使的马蹄声踏碎前尘往事。成琼有后,那孩子正在青辞台拜师。成家认回这个孩子,并按着辈数取名成怿。

怿,欢喜。

“每次走街窜巷的,谁不是见着就议论纷纷,都这么多年了觉得怪没趣的!”孟中抱着手无奈。

“什么有趣没趣的!”君同依旧是那副倨傲模样,瞥见有对面画楼有年轻姑娘红着脸抛帕子,眉头皱得老高,重重地哼了一声。

孟中顺着看过去挪愉地坏笑。

“呦呦呦!桃花朵朵迷人眼啊!君同啊!红鸾星动啊。”

锵!雪光乍破,一柄闪着寒光的剑就架在孟中脖子上,剑身雪亮,靠近剑柄刻有一枚魅紫色星辰。

“你说什么!”还是那副不解风情的样子,孟中撇撇嘴。又想起什么来一脸奸笑。

君同暗道不好,刚想把脸板的更可怕吓人一些,可惜孟中早就不吃他这一套,还是在他发怒前大声嚷嚷出来。

“上回那个喝醉的小姑娘是吧!就是害了你在瑶花宴丢了脸,给我们清风明月的君公子没脸的白蘅吧!我瞧着不像是有仇吧!你抱人家抱的挺开心的哟!”

“你!”君同怒目圆睁,想要破口大骂,却碍着礼数。气得发抖,耳根子却悄悄红起来。连持剑的手都收紧了,力度偏颇,剑锋就往前移了。

孟中没料到君同这么不禁调笑,脖子跑的慢了些,差点就真戳进去,纱幔里飞出一颗碰开了剑锋。

君同回过神既惊又怕但羞,直直跪在地上。孟中也不敢再造次,低头跪着。

“你们还真能玩,命都玩没了才好笑,不是吗?嗯?”

光是声音就有种月色清朗舒透的悦耳,只是轻佻意味十足,又漫不经心得很。

君同已是非常恼自己轻易动怒,好不容易能在小公子身边听遣,大公子也是时常强调要照顾好小公子,自己却因一点事就脑子发热。

“公子!君同做错了,愿意领罚。”

“诶!不是吧!差点死了的不是我吗?怎么你倒请上罪了?”孟中一头雾水。

纱幔中却无声音,只有酒杯和倾酒的哗啦声响。

许久。

“继续走吧!”依旧是散漫的声音。

“你看!没事啊!”孟中笑着扶起君同,看着孟中笑嘻嘻的没心肝的样子。

君同黑着脸不说话。

“好了好了!我们去掩花楼吧!客栈小二说那里酒是最好喝的!走吧!”

说完君同脸更黑了。

君同早就弱冠,是成家附属下族,在成家剑术极高,就是运气不好,在本该意气风发的年纪碰到白蘅搅和,没能顺利得到青辞台的赐帖录用。

孟中年纪更小,才十五六岁。是成家旁系的子孙,在成家学艺,跟在大公子身边,因为性格活泼开朗,惯喜玩笑。不得长辈待见,大公子却看中这一点,让他去跟着总是沉默阴郁的小公子。喜欢能讨他开心,君同也承认这家伙实在让人绷不住脸,因为话真的多!

“公子公子!你喝花酒啊!”看清楚掩花楼外的一群姑娘,孟中若有所思结果就问了这一句。

君同简直想捂脸,这也能说!

“唔。”成怿从纱幔中伸出手来,垂下的袖子是月白色的绫罗,被明黄灯曜一衬显得透亮得白皙,宛若女子柔夷,只是明显大了几倍。

他慢悠悠地走出来,摇着一柄折扇,眼眸瞳色极淡,竟是烟霞般的紫色,还带着些水漾的剔透。

“公子。”君同凑过去,挡住他抬起来的脚步。

“君同?”成怿微眯起眸子,带着些迷糊,“我又不是去找女人,只是在这会一个朋友而已。”

“可是,”君同只觉得嘴里发苦,“这个朋友是姓司的,大公子他……”

“我交朋友需要顾及成家吗?”

兰汀景明洲

不知坐在摇椅上晃荡着双腿,看着面前的人走来走去的,慢悠悠地从旁边桌子上琉璃碗掏葡萄吃。

嗯,饱满甜蜜。

“嗯。”

在桌子底下的宝蓝色衣角慢慢挪动着,探出来一个圆溜溜的脑袋,带着傻憨讨好的笑。

“姐姐,吐籽。”笑得那个是一个灿烂,妥妥一个奸诈小人样子。萧宸都觉得有点刺眼,想了一会还是侧身问晏珂。

“这是,为何?”

晏珂就算是天生笑脸也忍不住崩了,看着一脸严肃的萧宸,真的不是装傻而是身边没有喜爱八卦的随侍所以消息总是迟了些。

“还不是小少爷欺负小姐了,昨天小姐就把小少爷吊起来,不管怎么哭闹叫骂都不管,哭了一天才放下来。小少爷就乖了。现在是指哪打哪!听话得很。”

“原来如此。”

看到总是无法无天的弟弟吃瘪讨好觉得也不舒服,但是萧宝的确是顽劣,一想到他骂小白跛子,怒气就先上来了。

“做的很好。”

萧宸又看着萧蘅白,不知只觉得头皮发麻,立马正经坐起来,讨好地对着他笑,旁边萧宝也笑,两张讨好的脸看起来简直一模一样。

精彩评论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陈贰叁的评价,说《尊主为何如此》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尊主为何如此》的小说来。作为陈贰叁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陈贰叁再也没有写出和《尊主为何如此》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陈贰叁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