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快穿:给我一滴血》帝兄怀瑾 kuso 快穿:给我一滴血全文免费

快穿:给我一滴血

《快穿:给我一滴血》

桑多斯 著

连载中 耽美小说 杜泽,林青塑 阅文集团

此次给书虫们赏析桑多斯所编写的耽美小说创作《快穿:给我一滴血》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杜泽,林青塑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伏笔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杜泽后来解释了他找林青塑帮忙的原因,实际上也是找不到别的人了,因为这船上就只有他们几个人,卫渊是不可能帮他逃跑的,只有林青塑才有可能会帮助他。还有一个原因是,孙泊超一直担心杜泽跑路,总是跟在他身边,如

621次点击 更新:2020-05-28 12:01:13

免费阅读
此次给书虫们赏析桑多斯所编写的耽美小说创作《快穿:给我一滴血》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杜泽,林青塑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伏笔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杜泽后来解释了他找林青塑帮忙的原因,实际上也是找不到别的人了,因为这船上就只有他们几个人,卫渊是不可能帮他逃跑的,只有林青塑才有可能会帮助他。还有一个原因是,孙泊超一直担心杜泽跑路,总是跟在他身边,如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杜泽后来解释了他找林青塑帮忙的原因,实际上也是找不到别的人了,因为这船上就只有他们几个人,卫渊是不可能帮他逃跑的,只有林青塑才有可能会帮助他。

还有一个原因是,孙泊超一直担心杜泽跑路,总是跟在他身边,如果杜泽不是邀请林青塑陪他出门,而是自己单独行动的话,孙泊超是绝对不允许的。

在家里有保镖跟在身边,现在出海了又有孙泊超全程监视,这令杜泽跟本找不到可以逃走的机会。

当初孙泊超向杜泽提起这次出海的时候,杜泽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所以他当时就死活不同意和孙泊超两人前来,因为这样他就一直处于孙泊超的监视之下,根本找不到任何离开的机会。如果人多一点就不一样了,有其他人之后,孙泊超不管乐不乐意都要去应付别人而不会一直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如果运气好一点,也许还能碰到愿意帮助自己的人。

必须叫上朋友,人多热闹一点,这是杜泽当时的要求。孙泊超为了哄杜泽开心就答应了,幸运的是孙泊超叫上了卫渊,卫渊叫上了林青塑,而林青塑愿意帮助杜泽逃离。

渴望了太久的自由,杜泽不愿意再多等了,他决定明天晚上就离开。这天下午回到游轮上他就开始收拾行李,为了不露马脚,杜泽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林青塑去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杜泽说没有,本来行李就很少,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

为了防止有人偷听,杜泽将林青塑叫到甲板上去,两人吹着海风小声交谈。这里空旷,没有人能偷听到什么,就算有人来了也一眼就能够看到。

“你想好去哪里了吗?”林青塑问。

杜泽摇头说:“不知道,我是土生土长的S城人,读大学都是在邻市读的,我这辈子就没有去过多远。世界这么大,虽说想去看看,但真的到了这一刻,才发现自己其实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我喜欢S城,现在却不得不离开它。”

林青塑建议:“要不别去别的地方了,你就回S城吧。S城那么大,真的想藏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不。”杜泽直接否决了,他说,“虽然S城这么大藏一个人容易,但是同样的真的想找一个人也容易。我要是就待在S城那不就是等着被孙泊超抓回去吗?你要知道,这S城里除了孙泊超,还有卫渊,要是他们联手,我根本逃不掉的。”

S城就是他们的地盘啊,孙泊超和卫渊都对这里太熟悉了,杜泽留在那里无疑是等于瓮中捉鳖。

“那你暂时就没有什么想法吗?”林青塑有心想提一点建设性的意见,但想了一下觉得自己不了任何帮助,他本来就是穿越人士,他来到这里不过才两个多月,他自己对S城都没有搞清楚,别说是其他地方了。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他还不如杜泽了解的多。最后,他只说,“还是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吧,你这样没有目的的漂泊我也不放心的。”

杜泽想了一下,说:“我先去C市,那里是我曾经念大学的地方,我比较熟悉。”

“我现在这个电话号码是肯定要换的,等我到那边之后我会你。”杜泽闭上眼,任凭海风吹乱自己的头发,凉凉的海风带着些水雾拍在脸上很是舒服。他心里甚至还期盼着海风来得更猛烈些吧,吹散了心里的离愁别绪才好。他也说不出自己此时是什么心情,总归不是好受的那种。

林青塑此时也找不到话题可聊,他心里琢磨着杜泽这件事儿,不知道自己帮助他离开到底是对是错。杜泽有一句话是说对了,自己只要答应了帮助他,就不会出卖他。

“明天晚上还要请你再陪我出去一次。”默默整理好了心底那些繁芜的情绪,杜泽睁开眼,这么说道。

林青塑应下:“好。”

明天这一次,就是离别了。

“我的离开瞒不住多久的,我知道孙泊超肯定会冲你发火。”说到这里,杜泽停顿一下,歉意的看着林青塑,诚心道歉:“抱歉,给你添这些麻烦。你只要将这一切全都推到我身上就好,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说是我骗了你,是我自己逃走的。这样,他也拿你没办法。”

林青塑笑着说不必,他解释道:“只要我答应了帮你,我就愿意承受这件事的后果,我做了这件事我就敢承担。我并不怕孙总冲我发火,他也不可能真对我做什么。”

杜泽附和道:“这倒也是,就凭你是卫渊的朋友这一点,他就不会拿你怎么样,毕竟他还是要顾忌一下卫渊的面子的。”

海风吹得更加肆无忌惮了一些,风声呼啸而来卷起浪花一朵又一朵,岸边的树木被吹得左摇右摆,在风里发出呜咽的悲鸣。海风刮来海水的咸湿,沐浴在这样的风里,身子比较弱的杜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现下的温度确实降了一点,林青塑怕杜泽被吹得感冒了,便说:“我们进去吧。”

杜泽点头,两人一起进了船舱里。

当一个人特别期待某件事的时候总会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而这个时候却总发现时间走得特别慢。但是不管你急还是不急,时间就在那里,不急不缓。

无论杜泽如何期待,时间总是一分一秒流逝的。好不容易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卫渊来找林青塑,他想约林青塑下午陪他骑单车去郊外玩。但是林青塑早就答应了杜泽要掩护他逃跑,他怕去骑单车之后耽误了杜泽的航班,于是开口拒绝了。

“啧,你现在这么不好约啦?”卫渊坐到林青塑身边,揶揄的看着他,“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了?渣男啊你。”

林青塑噎了一下,皱眉问:“什么新欢旧爱的?”内心OS:我去,好好说话不行吗?

卫渊耐心解释道:“你看,你以前都是陪我出去的,如今你认识了杜泽这个小白脸整天都陪着他,再也想不起来搭理一下我,他不就是你的新欢吗?”

林青塑:“……”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卫渊眉梢挑了挑,一副我有理的样子,“你看,你都默认了吧。”

林青塑被他的“旧爱”气笑了:“我那是你话里槽点太多,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吐槽好吗?”

就在这时杜泽端了一盘水果进来,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他的声音:“林哥,今天下午陪我去逛街吧。”

啧啧,这下“新欢旧爱”都到齐了。

卫渊目光犀利的盯着他看,大有正宫娘娘的架势,他沉声说道:“你说吧,选谁?”

这宛如修罗场一般的气氛令杜泽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

林青塑这就纳闷了,最近怎么老是遇到二选一的问题。先是面对杜泽和孙泊超,现在是面对杜泽和卫渊。

唉,人生总有做不完的选择题。

不待林青塑感叹完人生,卫依白又蹦蹦跳跳的从门外走了进来:“二叔,林叔叔,杜叔叔,我们今天下午去海族馆玩吧,我听说那里面有很多好漂亮好漂亮的鱼。”

得,这下不用纠结了,我们要遵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忘八荣八耻,牢记二十四字箴言,发扬华夏历史悠久的文明传统——爱幼。

就依卫依白小萝莉所言,此行应当去海族馆。

林青塑一锤定音:“今天下午除了海族馆,我们哪也别去。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于是他们一行人,林青塑和他的“新欢旧爱”,加上卫依白小萝莉和孙泊超一起去了海族馆。

这个岛上的海族馆并不是特别的大,那里面的鱼种类是真的多。因为岛上的土著居民少,就算加上游客,人也不算很多,所以即便是他们临时决定,买票的事也不成问题。

整个下午他们都是在海族馆里度过的,近距离观摩这些形形色色的海洋生物令卫依白非常开心。在海族馆里,杜泽一直注意着时间,临近航班的时候,卫依白小萝莉要去看电鳗,杜泽就说想看企鹅,最终他们分成了两组,卫渊、孙泊超带着卫依白看电鳗,杜泽和林青塑去看企鹅。

当然,杜泽和林青塑肯定是没有去看企鹅的,他们直接出了场馆,搭车前往机场。时间掐得很准,刚到机场就开始办理登机手续,两人匆匆说了几句话便道别。

过拐角前,杜泽停下回望,这是他最成功的一次逃离,如果他愿意,这将会是诀别。

往事如默片一帧帧在脑海里回放,咀嚼着过往,思绪跌跌撞撞。

表白是爱情的开始,爱情是悲剧的开始,从孙泊超对他说出我爱你三个字开始,他们就一去不回头的走上了通往悲剧的路。

五味瓶在心里打翻,红了眼眶,鼻子泛酸。这段孽情早就应该散场,执着不放,或许是因为习惯。

只有离开了也许才能想起,相遇时最美的模样。

希望再见时不再用沙哑的嗓,诉说着曾经你给我的伤。

精彩评论

桑多斯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耽美小说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桑多斯自传意味的《快穿:给我一滴血》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