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超级系统:我的宿主又挂了》快穿之炮灰女配有剧毒 GV 超级系统:我的宿主又挂了cj

超级系统:我的宿主又挂了

《超级系统:我的宿主又挂了》

诽茶 著

连载中 科幻空间 樊雪,小姑娘 阅文集团

火爆作品《超级系统:我的宿主又挂了》是诽茶创作的一本科幻空间类新书,内容中的传奇人物是樊雪,小姑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惟妙惟肖,比较不错。主要讲的是:偏偏逃走也就罢了,那些鱼还要在她指缝间游来游去,就是不给她抓住。就这样抓到肚子呱呱叫樊雪也没有抓到什么东西,反倒是没了力气,瘫坐在小河边上,气喘吁吁的。“可恶,人变小也就罢了,偏偏连鱼都要跟我作对!你

19次点击 更新:2020-07-20 11:15:45

免费阅读
火爆作品《超级系统:我的宿主又挂了》是诽茶创作的一本科幻空间类新书,内容中的传奇人物是樊雪,小姑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惟妙惟肖,比较不错。主要讲的是:偏偏逃走也就罢了,那些鱼还要在她指缝间游来游去,就是不给她抓住。就这样抓到肚子呱呱叫樊雪也没有抓到什么东西,反倒是没了力气,瘫坐在小河边上,气喘吁吁的。“可恶,人变小也就罢了,偏偏连鱼都要跟我作对!你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偏偏逃走也就罢了,那些鱼还要在她指缝间游来游去,就是不给她抓住。

就这样抓到肚子呱呱叫樊雪也没有抓到什么东西,反倒是没了力气,瘫坐在小河边上,气喘吁吁的。

“可恶,人变小也就罢了,偏偏连鱼都要跟我作对!你们就跟那可恶的系统一样,只会欺负我老实!哼,等过个几年我长大了定要你们好看!”

樊雪哼哼两声,抓鱼她是抓不到了,只有去想别的办法。

她上来的时候好像还看到有快地里长着野生的红薯,那东西应该是没人要的,她摘一点不会怎么样吧。

原本还想着有肉能够打打牙祭呢,樊雪叹了口气,按着原路返回,不一会就到了目的地,那是一片荒地,其中还长着许许多多的杂早,那野生的红薯便是长在其中,虽然大部分藤蔓被覆盖,樊雪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看了看周围,樊雪捡起一根手指粗的树枝将树枝掰尖,走到那地里拔了起来。

野生的红薯不比自己种的,一般自家种的都有两个拳头大小,而野生的只有手指大小,好在那藤蔓下面密密麻麻长了很多,随意挖一两个坑樊雪怀里就抱满了。

此时樊雪满头大汗,身上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不过她不在意就是了,欢快地抱着红薯到小河边洗干净,皮都不剥直接一口咬下去。

嘎吱脆,只是这味道实在不怎么样,就跟个在吃树根一样。

自己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地步了,樊雪一边吃着一边感慨万千。

要说她为何知晓这些山上的野味,还多亏了她接的那些个任务。

她比较懒,且不喜欢复杂,能简单的事情她坚决不会让它复杂一丁点,所以她往常接任务的时候,十有八九都是这种农家出身。

一开始觉得很委屈,后来慢慢的就习惯了。

像书上说的那样,找个深山老林隐居也是个不过的选择,当然..前提是要在不死的情况下。

为了更加方便任务,当初她还做下了不少的功夫呢。

略难受的将野生红薯啃了个大半,其他的则是用衣服给包起来,等会一块带回去。

这块红薯地很大,想来够她活一阵子的了,而且现在天气炎热,等有空了她就上来将这些野生的全部挖回去做成干粮,这样子就不用担心会有人跟她抢野生红薯啦。

肚子填饱了,樊雪就坐在河边上双脚放在水里凉凉的,很舒服,而且水里的那些鱼还时不时的在她脚上来两口,跟个按摩一样,舒服的很呢。

反正现在也没事,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啥时候,但是有句老话说的好,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解决她现在的处境的。

想着吧,樊雪就躺在了草地上,看着天空,感觉到偶尔吹过一阵微风,很是舒服,让她又忍不住睡了过去。

直到她耳边细细碎碎传来说话的声音,樊雪睁开眼往一边看去,这一看不得了。

居然是两个长的跟个鸟一样的东西趴在她洗好的野生红薯上面啃着,一只抱着一根红薯,啃出了两个大洞,而且嘴里铮铮有词。

“嘤,这个东西怎么这么难吃啊,没有别人带来的半好吃,就跟个在啃树干一样,真难受,要不然咱们去找别的吃的吧,不要她的啦。”

其中一个长的像鸟,可却有一张人类面孔的说道。

而另外一只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低头继续啃“都这种时候了,你就别挑啦,这几天你没看到都没人来了呀,咱们都快饿死了,都是你,干吗要做弄他们嘛,不然咱们也不至于这样,只能啃这么难吃的东西。”

“呜呜...我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人类胆子那么小啊,我就想戏弄一下他们,没想到他们就承受不住了,哼哼,太没用了。”

“呸,你以为人类是那些可恶的仙人啊,你没被他们抓去煮了吃就该谢天谢地啦,赶紧吃,吃完咱们赶紧走,不然等下被她醒来发现少了就不好了。”

“嗯嗯。”

话落,那两只全部低头猛吃了起来。

樊雪见状没有打扰,只是心里好奇的很,这种会说话的鸟,应该也算是仙人世界里的东西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偷她的东西吃。

她未来可是要有好长一段时间要靠这个来存活下去的,他们吃一根她就少了一根。

虽然长的不好看,但是应该能吃吧,砍了头,其他的应该跟鸟肉一样,没什么大区别吧。

而且他们那么壮一只,一看就很有肉啊。

算了算了,让他们吃饱,然后再吧他们抓回去做午饭吃。

想着,樊雪默默的看着他们,直到他们满意的拍了拍肚子,想要飞走了,樊雪立刻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们的爪子,直接将两只鸟给逮住了。

那两只鸟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樊雪给抓了,顿时尖叫出了声“啊啊!凡人怎么抓得住我们,可恶...快放开我。”

两只鸟不断的在扑腾着,樊雪挑眉,又甩了甩,等他们脑袋都晕乎的厉害才停下来问到“老实回答,你们是什么东西。”

“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

小鸟尖叫,一个劲的挣扎着,可惜被樊雪倒着抓,想要反过来卓她的手难度太大,小鸟只好挥动着翅膀尖叫。

另外一只鸟明显就比这只鸟聪明的多,它第一时间没挣扎,而是吧目光落在樊雪身上,有些犹豫的问道“你...你能看到我们?”

它们不是普通的鸟,一般人类也看不见,所以它们才会在这山上肆无忌惮的偷吃人类的产物,不用担心被发现。

樊雪翻了个白眼,它这问的不是废话吗?

要是看不到他们又怎么抓住他们的?

难不成是随手抓啊,她可还没练到那种境界,小鸟扑腾的厉害,樊雪感觉都快拿不稳了,皱眉不耐烦的说道“快说,你们是什么东西,不然我就吧你们抓回去烤着吃!”

“大哥!她要烤我们!”那只小鸟听了一声尖叫,吓得半死。

它们虽然看起来恐怖,但是没有半点杀伤力,被人抓到也只能落得个被吃的下场,本以为逃离了那些仙人它们就安全了,没想到结果却是一样的,它们还是要被吃,而且还是要被人类吃。

小鸟心里委屈啊。

被仙人吃了还能变成一团灵气,可被凡人吃了啥都不剩!

好吃亏哦!

早知道人类世界这么可怕,它们就不来了,呜呜呜...

两只小鸟瑟瑟发抖,可就是不说,樊雪耐心有限,当下也不含糊,捡来跟棍子,再用草编织了一条绳子将两只鸟拴上挂在棍子上,怀里还抱着一堆野生红薯下山。

她倒是还真不至于饿到吃怪物的份上,只是想恐吓一下它们而已,而且她也是在看着它们没有杀伤力才敢这样,要是有杀伤力的,她躲还来不及呢。

临近晌午,樊雪刚走到山下的小路上迎面而来几个妇人,还有几个看起来跟她年龄相仿的女孩。

那些人仿佛从来没有见过她,看到她从山上下来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孩,且见她怀里还抱着一堆像树根一样的东西,他们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些可不就是长在山上田里难吃的野草跟么,怎的这小姑娘还吃这样的?

桃花村民风淳朴,当下她们心里就有些怜悯,其中一个二十来岁模样的女子率先走来,笑着摸了摸樊雪的脑袋笑到“小姑娘,你是哪家的孩子?怎的我没在村里见过你,婶婶告诉你哦,这东西很难吃的,你若是实在没有粮食,可去婶婶田里摘一些回去填饱肚子。”

每个人都不容易,且桃花村的人们向来不分彼此,对谁都十分友好,谁家有什么好东西啊,都会让村里人来分一些,就连晚上都不用关门睡觉。

所以那些妇人在看到樊雪吃野生红薯的时候都起了同情心。

“是啊是啊,若是想吃甜瓜可去婶子家田里摘去。”

“对,还有我家的豆子,也可以摘的。”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对樊雪十分亲切,这一幕不由得让樊雪觉得很暖心,笑指着远处破烂的院子说道“谢谢众位婶婶,我家住在那里。”

“那...”众人随着樊雪所指的方向看去,都是一愣。

因为只要是她们村里人都知道,那间破烂房子没人住已经好几十年了,听家里老一辈人说的,好像很久以前那里有一家三口住过一段时间,不过不久她们就搬走了。

她们一般走,房子也没人住,一般村里人就吧一些坏掉的农具舍不得丢掉就全放在了那儿。

之前堆的都成山了,前不久她们清理了一遍所以才会空旷许多。

那里...不曾来过人住啊?

那些妇人都有些迷茫。

其中一个妇人身后跟着个小女孩,小女孩似乎有些怕生,躲在妇人身后,只露出一双眼睛在打量着樊雪,后来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女孩轻声开口。

“娘,我知道她,她就是我昨天说的那个跟我差不多一样大的女孩,从村外来的。”

女孩话音一落,那些妇人就全部看着樊雪。

妇人皱眉,她昨天好像的确听闺女提起过,说是晌午的时候有个外来的小女孩一个人从她们村路过,当时她还在想那小女孩应该是隔壁村的,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个小女孩,而且还住在她们村里。

几个妇人相互看了一眼,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几个人围着樊雪蹲下仔细的询问。

“小姑娘啊,你是哪个村的?是自己一个人还是跟着家人呢?咱们桃花村外人来都要去村长那登记的,小姑娘,可不可以带婶婶去找你娘亲呢?”

“是啊,小姑娘,你娘亲在哪?带婶婶们去找你娘亲好不好?”

樊雪咬唇,看着那些妇人眼底没有恶意,心里想了片刻,才犹豫的开口“我...我不知道...我...我没有娘亲,呜呜...我就记得我走了好久好久,然后好困,好饿,呜呜...娘亲....呜呜...阿雪想娘亲,娘亲不要丢下阿雪,呜呜....阿雪会很听话的,呜呜..。”

樊雪嗷嗷大哭,顿时让那些妇人慌了神,见着情况差不多了,樊雪干脆白眼一翻,直接倒在了地上装晕。

“哎!小姑娘,你怎么了!”

“怎么晕倒了,云娘,快来搭把手,咱们快扶孩子去村长那看看,可是生病了。”

耳边几个妇人叽叽喳喳,动作也不含糊直接抱着樊雪大步走。

樊雪此时也是有点无奈的,因为她发现她根本不了解外面是什么情况,明明她们从今天以前都是住在这的,但是为何这里的村民却说不认识自己。

想太多了容易难受,所以干脆了,樊雪直接来了个装晕,了解了情况她才知道怎么应对不是。

一路上那几个妇人很照顾樊雪,没让她觉得颠簸,至于她的野生红薯跟树杈子,那几个小孩子也都给她捡起来带着,完全不担心等结束之后还要自己回去捡。

这一点啊,樊雪是真的很感慨,要是每个村子都像桃花村人这般好,那该多好啊,世界顿时就和平了大半。

不过一路上听她们说的,樊雪也明白了一开始她们要她去见村长的原因。

桃花村有秩序,不会让危险人物在此定居,当然若是好人他们热情欢迎,所以这一切都要去村长那给村长定夺。

听闻村长那有一面神奇的镜子,照一下它就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若是坏人,他们会直接把人绑了去见官,好人就给你划快地方,让你们自己建造自己的家园。

听到这樊雪就忍不住想吐槽了。

那神奇的镜子估计就是一块镜子而已,只不过那不是普通人用过的镜子,是仙人用过,所以沾了点灵性,才会与众不同。

算了算了,反正她这辈子都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儿,也不怕。

反正只要过了村长那一关她往后估计就可以在桃花村里定居了。

看她现在小不点的样子,还要生活个好几年才能等到那天晚上的那个男人,经历她人生中的死劫,只要过去了,一定会有掉落的东西等着她!

樊雪!

加油!

走了一会,樊雪就感觉到自己被平放到了一张硬硬的石台上,那石台硬邦邦的,躺着她背疼,耳边传来他们的交谈声。

“村长,这小女孩是昨天进了咱们村,今天一直都住在山下荒屋里,这小女孩是个可怜人,被娘给抛弃了,我们几个琢磨着不如让这小女孩留在村子里,不然也太可怜了。”

“是啊,村长,若是让她出去,她一个小女孩在外一定会死的,不如将她留下来吧。”

妇人你一言我一言,那位村长始终没有回话,让樊雪心里有些好奇村长到底是个什么人,不由得睁开了一只眼睛想偷看一眼就继续装,结果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她面前一张绝美的脸颊。

男子一身黑衣,头发被一根木簪高高束起,额前落下两缕青丝,其中一条还刚好落在她鼻子上,顿时鼻子一痒,樊雪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两点唾沫星子直接溅到了男子的脸上。

破坏了男子的美感。

樊雪抽了抽嘴角,心里泪流满面。

别看她面上不紧张,可心里却是紧张的要死。

特别是男人的脸,跟个玉雕一样完美,让樊雪不由得有些感慨,这凡间哪里有此等妖孽,怕是狐狸变的。

四目相对,樊雪始终没有移开视线,男子勾起嘴角,双目里一闪而过的精光,抬头将理了理自己的衣裳,慢慢开口“你们喜欢,便留下来吧,我见她并无坏人之心。”

“谢谢村长。”

“太好了,阿雪,还不快谢谢村长,村长允许你留下来了。”

那些妇人见男子同意了,居然比樊雪还要开心,跑到樊雪跟前这里摸摸那里柔柔的。

樊雪也是后知后觉的说了一声谢谢之外就没了。

直到回去之后樊雪还是懵懵的,因为...那些人简直是太好了,帮着她吧家里收拾了一下也就算了,还给她做了吃的,一个妇人在她家院子里呆了许久才回去。

等樊雪吃了饭,外头已经天黑了。

看着外面漆黑一片,只有远方还亮着火光,那里,便是桃花村内,那些妇人原本是也想要樊雪直接住在她们那边的,这样一来比较近,而且有什么事情也可以互相帮助,最主要的是可以顺道照顾樊雪一二。

只是这些好意都被樊雪一一拒绝了。

跟她们住在一块很多的不便,所以想想,她还是决定回到着,那些妇人拗不过她也就算了,但是却带着她回来还给她收拾了房间,做了饭菜。

那些人简直就是田螺姑娘有没有,樊雪都快感动的哭了。

吃饱喝足,这房间里又没有灯火,樊雪只好早早的躺在床上,透过房顶的大洞看天空中的星星跟月亮。

今夜月亮好圆,而且还时不时的刮着微风,睡着也没有蚊子来咬,舒服的要死。

就在樊雪打算闭眼睡觉的时候,那两只被她抓住的鸟又开始窃窃私语了。

“大哥,怎么办啊,咱们要不要逃跑啊,在这样下去这个丧心病狂的小娃娃一定会吧咱们吃了的,我还不想死。”

“呸,你还不闭嘴,有空说话还不如赶紧的吧这绳子给弄断了,这到底是什么绳子,怎么这么难弄断,我都啄了一天了才破了一丁点,太可恶了。”

“是是是,赶紧啄,咱们要逃开这个可怕的人类。”

接着就是一段啄木鸟一样的声音,若是不仔细听,樊雪还真的不知道那两只居然在背地里还想着逃跑。

想要从她手上逃跑?

那是不存在的。

樊雪哼哼两声,爬起来摸黑找到那根树杈子,抓着草绳看着那两只鸟。

那两只鸟动作一顿,原本还在一个劲的啄绳子,到现在却是感觉头皮发麻。

那只小鸟眼神有些闪躲,靠在另外一只鸟身上小声说道“大哥,怎么办,她是不是发现咱们想要逃跑了。”

“呸。”另外一只鸟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挺直了胸脯与樊雪对视。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说还是不说?要是你们实在不说我也没办法,只不过你们要想清楚了。”

那两只鸟还是死倔不说,樊雪冷笑一声,放下绳子。

那两只小鸟还以为樊雪在他们这里问不出什么,打算放了他们了,当下一喜,可耳边那道魔音再次传来。

“那些村民好像看不到你们吧。”

“你...你想干嘛!”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那两只鸟都懵了,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说,我要是吧你们绑在村前那颗大树上会怎么样?我记得村里小朋友最喜欢玩的就是敲打树干了,手里拿的木棍比我手臂还粗,一下一下敲在那树干上一定很疼吧,要是将你们绑在上边,让他们每天敲打一次,啧啧啧...棒打落水鸟?”

樊雪一脸无辜的看着那两只鸟。

而那两只鸟彻底的怕了,缩在一块瑟瑟发抖,最终,在樊雪的紧逼之下,说了出来。

“我...我们不是普通的鸟。”

樊雪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这不是废话么,你见过普通的鸟还会说话的?还长着一张类似于人的面孔?

“我...我们是来自远方,但是到底有多远我们就不知道了,我们只知道我们一直都在飞,然后就飞到了这,刚好到这里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所以我们两个商量了一番,决定就在这里休息一番。”

“我们是好鸟,虽然我们总是拿那些村民的吃的吧,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人的,小祖宗,你放了我们吧,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偷你的东西吃了。”

樊雪皱眉,继续问道“那告诉我为何我能看到你们,而那些村民却看不到你们,你们是不是在她们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不不不,我们没有那个能力的,而且在你来之前我们从来没有下过那片山丘,这还是第一次,我们可以保证从来没有动过他们一分一毫。”

“那她们为何看不到你们?”

“这是因为我们不是凡鸟,所以一般的凡人无法看到,只有仙人世界出生的人才能够看到我们,当然了,人类之中还有可能像你这样的,不知道为何可以看到我们,并且触碰到我们,还能跟我们交流的。”

小鸟说到这里也是委屈的很,它们是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凡人能够看到它们,还能抓住它们。

要是她们一开始知道樊雪是这样的,说什么都不会出现在樊雪面前的。

小鸟说话间,樊雪脑子里已经有了打算,为何自己能够抓到他们,怕是因为她娘亲是仙人的缘故,所以虽然她爹是凡人,可她依旧能够看到一些凡人看不到的东西。

所以那天她爹才会问她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

樊雪摸了摸下巴,继续问道“那你们可知道溺水在哪?”

它们好歹也是仙界的鸟,应该知道点吧。

等她问到了,以后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去溺水找她外公啊,指不定还能关键时刻保命呢。

在这样一个世界里,靠山越多,才能活得越久,这一点樊雪一直是深信不疑的。

可怎知那两只鸟在听到溺水之后居然直接被吓晕了过去,躺尸在那一动不动。

楞是樊雪再如何威胁跟摇晃都没有反应。

这就有些无奈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这两只鸟在听到溺水的时候都吓的晕过去了。

自己再问它们估计也是白问,而樊雪原本就没有打算伤害他们,干脆的直接解开了它们脚上的绳子,将它们放在外面的桃树叉子上自己回房睡觉。

夜晚十分安静,偶尔从外面传来一些细微的动静樊雪也没有多管,继续睡自己的。

直到半夜的时候,樊雪感觉有人好像在看着自己一样,顿时睁开眼睛,结果吓的她差点叫出了声。

在她面前一公分处,一张苍白的脸浮现在她面前,而且那脸皮之下还有东西在游走,樊雪睁开双眼那一刻,刚好看到一条蛆虫直接钻出那人的脸皮,在他脸皮上缓缓游走。

樊雪看到这一幕,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僵尸!

这些东西跟她昨天晚上看到的僵尸好像!

只是这僵尸没有直直的朝她扑来,而是漂浮在她上空,不知道看了多久。

樊雪强压着心里的不适,闭上眼睛想起之前那小鸟说的话。

“普通人是看不到他们这些怪异的生物的。”

那她...是不是可以装作看不到?

在这样子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樊雪干脆一咬牙,猛的坐了起来,待她睁开眼睛在看,那僵尸也离开了她,在一旁站着,那一双没有任何色彩的眸子就那样安静的看着她。

樊雪咽了咽口水,不去看那僵尸,而是自言自语道“尿尿尿尿,我要尿尿。”

原本她是想乘机跑出去躲躲,毕竟就算那僵尸没打算伤害她,但是在那样的目光下她也没办法睡着,所以还是出去的好。

结果倒好,在她打开门之后看到院子里的场景顿时更加绝望。

精彩评论

说实话,诽茶这本带点科幻空间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樊雪,小姑娘)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诽茶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诽茶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