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好事者从天而降》好事者从天而降是第几人称 69 好事者从天而降别扭受

好事者从天而降

《好事者从天而降》

吴三沉 著

连载中 耽美小说 阿姨,慕斯 阅文集团

光环人物是阿姨,慕斯的新篇《好事者从天而降》此文是吴三沉原创的耽美小说文,文笔成熟稳重剧情余音绕梁,绝对是不容错过的畅销新书,精彩内容 虽然我没打架也没干嘛,但是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自行车在居民楼门口停下,一阵低低的刹车声。周围有几个笑着跑到楼里的小孩子,楼上传来若隐若现的油烟机声音。我们家在六楼,客厅的灯已经亮起来了,暖融融的

84次点击 更新:2020-09-04 12:17:37

免费阅读
光环人物是阿姨,慕斯的新篇《好事者从天而降》此文是吴三沉原创的耽美小说文,文笔成熟稳重剧情余音绕梁,绝对是不容错过的畅销新书,精彩内容 虽然我没打架也没干嘛,但是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自行车在居民楼门口停下,一阵低低的刹车声。周围有几个笑着跑到楼里的小孩子,楼上传来若隐若现的油烟机声音。我们家在六楼,客厅的灯已经亮起来了,暖融融的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虽然我没打架也没干嘛,但是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自行车在居民楼门口停下,一阵低低的刹车声。周围有几个笑着跑到楼里的小孩子,楼上传来若隐若现的油烟机声音。我们家在六楼,客厅的灯已经亮起来了,暖融融的黄色。

开钥匙进门的时候,我听到里面有人的说话声,正担心会不会是那帮亲戚又来了,我赶紧探头进去一看,是对门的定阿姨带着两个儿子来我们家。

松了一口气,我赶紧把门关上,蹲下来换鞋。

“慕斯回来啦。”定阿姨笑着说,“别做饭了,到阿姨家来吃。”

我穿着拖鞋走进去,把背包放到沙发上。

“这么好啊。”我笑着朝定阿姨点点头,“那我和色色有口福啦。”

定阿姨一家和我们一家关系很好,在我们家出事之后很照顾我和色色。起初我还很不好意思,但过多的客气反而显得生疏,我渐渐地也就不再推拒,而是真心接受定阿姨一家的关心照顾。

看见屋子里这么多人,待会儿又要去吃饭,色色看看我,看看定温悉,显得很兴奋。我不禁笑起来,站到她身后,捏了捏她软乎乎的脸。

没过多久,我们几个人一起往对门走,出去的时候,我顺了一把定家小儿子的毛。他那滑顺的西瓜头很好摸。

“慕斯哥哥,你好久没来我们家吃饭啦。”定家小儿子乖乖地抬起头看我,他和色色一样,都刚上初中。

“我很忙呀。”我捏了捏他的肩膀。

“我亲哥也很忙,但他就有时间欺负我。如果我亲哥能有你一半的好,那就好了。”他盼望地看着我。

“......说什么呢你?”前面牵着色色的定温悉转过头,“你信不信我后天去初中部找你麻烦?”

“不信!”定家小儿子朝他哥哥做了个鬼脸,“你真能耐,有本事考个年级前十!”

“无聊无聊,老提成绩。”说着,定温悉走过来呼噜了一把他弟弟柔软的头发,瞬间他弟就顶着一个鸡窝。

“老妈......”定家小儿子委屈巴巴地呼唤着。

可惜他妈妈没听到,正拉着我妹妹正在说什么。

“哎哟,色色真可爱。”定阿姨也捏了捏色色的脸,忽然转身看我,“慕斯啊,要不要把色色嫁到我们家来啊?小姑娘都上初中了,要准备谈恋爱了。”

“嗯?”

我挑了挑眉,有点微惊地看着定阿姨。我还没想好回应什么呢,忽然定温悉黑着脸看向他妈。

“不行。”定温悉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仅学校禁止早恋,还有法律禁止童养媳啊我的亲娘。”

定阿姨笑着没再说什么,倒是色色忽然抬头看了定温悉一眼。

-

定叔叔家里的装潢非常的“低奢”,饭厅里,精致的欧式水晶灯散发出温暖的黄色灯光。

“慕斯,我打算给温悉报一个高中少年营。”

吃饭间,定叔叔聊到了这个事情。

“看介绍活动挺有意思的。从明天上午到后天上午,你要不要也一起参加呢?”定叔叔温和地看向我,“叔叔想的是,正好你们俩可以做个伴,不然温悉老是嫌没劲儿。费用你不要担心,并不贵的,算是叔叔邀请两个男孩子出去玩。”

听罢,定温悉特别无语地站起身,从旁边的柜子上拿了张介绍单。

“说得真好听,邀请。你名都报了好不好。”

定温悉一边吐槽他爸,一边把介绍单塞到我手里。

我粗粗地浏览了一下,看起来好像挺有意思。不过我仔细想了想,就有点犹豫。我这两天是没什么事情,但是色色一个人在家,哥哥我很不放心啊。

“明天我带色色好啦。”定阿姨看出我的想法,体贴又兴奋地说,“我一直想体验养女儿的感觉呢。养儿子实在是头疼,何况是两个。所以,你到底要不要一起去呢?”

我抬头看了看定阿姨和定叔叔,都是一副期待的样子。垂眸笑了笑,我点点头:“如果色色不在意,那我就和温悉一起去吧。”

色色朝我笑了笑。“没关系的。哥哥,你去吧。”

“色色真乖。”定阿姨又开始姨母笑,“小宝贝呀,真的不打算嫁到我们家吗?”

这老是被调侃的可怜妹妹,瞬间有点脸红。但是,她又稍微有点忐忑地看了定温悉一眼。

“妈,我劝你打消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明明都还小。”定温悉无语至极地瞅了定阿姨一眼,然后看向色色,温声道:“色色继续吃饭,不要听你定阿姨瞎说。”

看了看大家,我总觉得吧,桌上气氛忽然有点奇怪。

-

夜里下了一场暴雨,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有淅淅沥沥的雨点。我和定温悉两人撑着一把巨大的黑伞朝附近的公交站牌走去。

“艹。”

到站牌前的时候,定温悉不小心踩到一个水洼,他皱眉看了看自己袜子边溅上的污水点,低骂一声。

我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巾递给他,他拿着蹲了下来,很专注地擦啊擦。我就在他头顶撑着伞,眼神漫无目的地看着前方来来往往的车辆。

“嘟嘟——”

约好的少年营接送大巴开到了我们跟前,我偏头看了一眼车上的人,勿的愣在了原地。

果然,无巧不成书啊。

平时天天见天天见的司徒在,这会儿子居然坐在大巴上,戴着白色耳机,头靠着窗,神色略显无聊地看着外边。

“......”

他也看到了我和定温悉,原本略微耷拉着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睁大。

“嘟嘟——”

司机又按了按喇叭。

定温悉站起来,把纸巾扔到旁边的垃圾桶。然后推着我上了车。

车里已经差不多坐满了,我和定温悉一边看位置一边往后排走。

“你好帅啊。”经过一个前排的女生时,她花痴眼地看了看定温悉。

“谢谢。”定温悉没啥感觉地继续往前走。

随后,我经过这个女生。

“你长得比女孩子还精致啊。”自来熟女生又暧昧地笑着说。

“......”我当做没听见。

“你们是不是一对啊?”自来熟见我没理她,扭过头继续喊着。

我背对着她翻了个白眼,正想和定温悉去后排连着的空位,忽然有一只手伸出来拉住了我。

“坐我这。”

没错,是司徒在在同学。

他手上拿着一只摘了的耳机,另一只手抓住了我的书包带。

后排在放包的定温悉转头朝我这看过来。

“你朋友?”定温悉的视线转向司徒在。

“我同学。”我叹了一口气,“那我就跟他一起坐了。”

定温悉也没啥反应,点点头,坐后面去了。我把包也放到上面的储物架,然后在司徒在边上的空位坐了下来。

我们俩先是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在我正想说话的时候,司徒在忽然朝外面探了探脑袋。

“别看了。”司徒在对着前面那个女生喊道,“这小哥哥单身。”

原来那个女生刚刚一直颇为暧昧地看着我和司徒在。

我扯了扯嘴角,扫了司徒在一眼。

他还挂着一只耳机,朝我露出一个浅笑。

“你怎么也来参加这个少年营啊?”我挑眉看着他。

他嘴角的笑容带上一点无奈。“前天我爸的一个聚餐要带上我,我拒绝了,他就强硬地给我报名了这个少年营,让我就算不去他的聚餐,也不能去外面荡。”

“看来你在你爸那边前科很多嘛。”我上下扫了他一眼。

“说什么呢你!”司徒在凑过来瞪了我一眼,然后又坐回去,有点感慨地说:“本来我真的不想来,不过现在看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居然能遇上我的同桌小可爱。”

我假装没听见他最后一句话。“您老这水平还会用成语啊,还是八字成语。”

“慕斯——”司徒在好笑地看我一眼,“你是不是特别爱我?打是亲骂是爱那种,爱得我死去活来所以天天损我。”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迅速伸出手在他大腿上用力锤了一下。

“艹。”司徒在瞪了瞪眼睛,“你他妈——对我是真爱啊!?”

和司徒在耍了一会儿,渐渐地我们俩都有些困了。

“听不听歌啊。”司徒在先拿纸巾擦了擦自己手里的耳机,然后朝我挥了挥耳机线。

我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接过了耳机。

我们俩并肩靠着座位软垫,双双看着四周既新奇又千篇一律的公路。

车窗外的树林成了一抹抹绿色的模糊块,平直地往后滑去。城市的高楼逐渐变得稀疏,越来越凌乱随意的房屋错落而过。天地慢慢开阔起来,大片的山峦开始占据视线。

刚刚下雨的冷然场景似乎只是幻影,视线中宽阔的天空明净如洗,窗外的阳光越来越明显地透进来。

“刷——”,司徒在伸手一把拉过窗帘。变淡的阳光被窗帘割成格子,一个一个地落在他脸上。他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浪费了多少时间

在我们相遇之前

是否把时钟拨快一点

就能够遇见

歌曲中温暖的男声萦绕在耳边,我淡淡地收回落在他面庞上的视线,若无其事地看向前方的旅程。

精彩评论

《好事者从天而降》,我想只要对网络小说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本书当年确实是火的一塌糊涂,实体销量屡创新高,改编的游戏也大获成功。很多人说,这部小说本质上是一本披着耽美小说外皮的言情文,但就算是言情文,在对人物的勾画和情节的描绘上也是可圈可点,阿姨,慕斯这两个主角的名字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吴三沉同志一直在吃这本书的老本,后续较有名的作品也不多,这里我引用一名网友的评论:“与其说是作者江郎才尽,不如说是一位作家不思进取过度透支之后的常态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