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烽火旧忆》烽火龙城旧版 作者是川舟晚渡的小说 烽火旧忆立场倒换

烽火旧忆

《烽火旧忆》

川舟晚渡 著

连载中 耽美小说 王老爷,王太太 阅文集团

经典创作《烽火旧忆》由川舟晚渡笔下的耽美小说类型的故事,故事中的主人翁是王老爷,王太太,故事精妙绝伦,感觉不错。书中主线围绕: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王老爷独自睡在西厢房的书房里,忽然想到了什么,起来唤醒王管家。他张罗王管家点上油灯,随他到后面园子里去,带着一把铁锹,告诉他要悄悄的,不要出声。两个人,大主人、老仆人,一前一后鬼

502次点击 更新:2020-09-05 08:21:00

免费阅读
经典创作《烽火旧忆》由川舟晚渡笔下的耽美小说类型的故事,故事中的主人翁是王老爷,王太太,故事精妙绝伦,感觉不错。书中主线围绕: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王老爷独自睡在西厢房的书房里,忽然想到了什么,起来唤醒王管家。他张罗王管家点上油灯,随他到后面园子里去,带着一把铁锹,告诉他要悄悄的,不要出声。两个人,大主人、老仆人,一前一后鬼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王老爷独自睡在西厢房的书房里,忽然想到了什么,起来唤醒王管家。他张罗王管家点上油灯,随他到后面园子里去,带着一把铁锹,告诉他要悄悄的,不要出声。两个人,大主人、老仆人,一前一后鬼鬼祟祟的走着。

把从五四来的古书都埋在花园儿里一棵梨树下。在油灯微弱的的火光与仲夏夜的星星闪光之下,这二人忙了一个钟头。

在全家还没有一个人醒来之前,王老爷回到屋子里,兴奋而又愉悦。早起晨雾水汽很重,王管家有点儿咳嗽,这时候去后院厨房沏一壶热茶来。

王老爷子大多时候是自己一个人睡,他也没有娶姨太太。这位大亨之家的一家之主,除去对古书、儿子之外,其他一切事物好像与他无关。他不娶妾但还是说的通,以前老太太在世时老太太不许。再者,在他娶了王太太之后,发生了一点小变故。在这个变故的影响下,他从一个从不归家的的酒色浪子,一变而成了一个勤俭持家的好人。在那段并不美好的回忆之中,他的存在,对他的家族而言,是乌烟瘴气的一团糟糕。

他喝酒、赌博、玩女人,吃喝嫖赌,纵情声色。不知怎么回事,他忽然改变了。他与王太太成亲以后,老夫人去世了,留给他的财产众多,有药铺,有茶行,酒楼,当铺,赌管,他经常到处贩卖药材,再悄悄的贩卖茶叶,另外默默的经营者地下赌场。在那些年,他内心精神的发展变化,真是深秘不可想像。在结婚以后,即使如王太太这样的人,也不知道他是否已经真的金盆洗手重头再来。

他戒绝了赌博,也突然停止酗酒,不再好色纵欲,及其他损害他身体的不良之事,也完全戒掉;他对生意业务也突然上了心,硬生生的从王舅爷手里抢下着王家在上海租界中心的楼盘,他就完全交掌管王家了。

似乎在光绪二十四年至二十六年之间,各地流行新思想,提倡新思想的就是发动维新,后来实行政变失败终于导致光绪皇帝被囚于瀛台的那些人。王老爷从当时流行的报纸上也吸收了新思想。

在王管家去沏茶的这个档口,王老爷没往书房去,却到前面西院儿子然的房间去了。

此时的子然躺在床上思索明天要做的事。每逢他深入思考之时,他总是住在书房里。半夜起来,坐着喝茶。在前额上下巴上留下了惊吓过后的汗水,然后摩擦着手心,然后控制呼吸,深深的呼几口气。这样,在刺激精神肠胃蠕动之下,在四下无人的寂静里,他能听到肚子里气沉丹田。这就是养气的功夫。呼气之后,两腿盘旋,有极为舒适奇妙的感觉的时候,他立即停下了。然后浑身轻松,躺下睡安心的睡一觉。

王老爷推开门,拿着折扇走进来,倒了一杯热茶,放在桌子。王老爷漱了口水,把茶吐在另一个空的茶杯里。子然说:“爹,这段道儿够难走的,您今儿晚上不得好好儿歇息,来我房里。我知道你如今担忧什么。我不知道能不能雇到车。就等明儿个阿福回来报个口信儿。”

他说完又给王老爷倒了一碗茶。接着说:“这件事情我也仔细想过。最好舅爷留在家。我怕王管家一个人担不了这份儿重任。您把二妹,夫人和孩子还有一众女丫鬟都带走。在这种年头儿,年轻的妇道人家并不会帮到我什么的。”

王老爷说:“不错,我儿不愧是我儿啊,知道为父的如今担忧。你且去叫张三来跟你一块儿看家。可是你舅爷非要要跟我们一齐走。张三这些年帮着打理酒楼,那家酒楼就在蒲江大桥那边的柳树那里,因为只招待上流社会跟阔太太们,和你舅爷没多大关系,倒也是能打探到许多现下的消息。”

子然回答说:“我去找张三,可是爹你千万别再告诉别人别人。越少人知道越好。那么酒楼里呢?”

张三还有个得力手下,他两需要在酒楼里。除去那些个明代字画也没有什么可以供洋鬼子抢的。他们抢那个干什么?我们也没有姑娘让他们消遣;并且,酒楼不就是要一直关着门?只要暂时安全就可以开门营业。

前几天,隔壁陆志豪的一个舞厅被砸了,把钟表、镜子都砸碎了。当下他一个人拿了一瓶子醋当酒喝。喝下去,脸都变得绿了,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大喊大叫,说自己中了毒。在那家洋行做事的一个伙计说,他们以为电话是哪路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来找他们借命,就把门关上了,把手都差点剁了。

有一个洋鬼子直接抓走了舞厅的一个小姑娘,当着很多达官贵人的面扯下了衣裳,把赤身裸着的姑娘扛在肩膀儿上满街走。那些不明事理的群众掩嘴而笑,拿那个姑娘当笑话看呢。有些人家胆子大孩子跑去乱摸那姑娘的长长的辫子……”说着王老爷大笑起来。

许是王老爷子和子然聊到尽兴,现在天大亮了,院子里已经渐渐的有人说话打扫声。王老爷子掀起门窗帘儿,这是是一个大热天。

上海的夜晚总是凉爽的。在白天,因为是大宅子,大家伙儿都把窗帘儿放下来遮蔽阳光,使屋子里凉得很。今年,王老爷没叫人在房顶上高搭凉棚。以往每年夏天都要搭凉棚的。有凉棚在上面,屋子里就很凉快了。因为五月里天气太燥,很多地方火灾频发,那种棚容易着火,房子也就要引起火来的。

王老爷起门帘,走出屋去。他也陪子然静坐了一会儿,定了定神,听见他那掌上明珠一般的夫人叫:“老爷,您什么时候起来了?”

回想时候儿王太太还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丫头,以年岁论,长得不算年大,乌黑的眼睛,头发柔顺,梳成一个俏儿卷,垂在两边的肩膀儿上,那发型越发使她显得瘦小。她常到院子听王老爷讲各种事情,王老爷也喜欢给她讲。

每天早晨,若是王太太睡醒在里头屋里见不到王老爷,她便满院子的寻找王老爷请早安。这是她早晨起床梳洗后第一件要做的大事。

她走进来时,王老爷问她:“你今儿个怎么起这么早?”

王太太回答说:“大家伙都起来了,只有老二和旭日还没呢。”于是又问:“为什么昨儿晚上您在子然的房里呢,还有那些古书都去哪里了?”

“你若把那些古书看做废物,那为什么要留着它们呢。”王太太对于王老爷说的这话似懂非懂,太深奥了。

“难道您真要把那些东西丢了吗吗?至少要把那些玉的金的我娘家的陪嫁物我得带上。我要留下它们。”

王老爷说:“不必找了,我已经藏起来了。”于是像告诉她一件惊天大秘密一样的小心翼翼。

她问王老爷:“若有人捡到那些金银首饰,都据为己有怎么办?”

王老爷说:“听着。你要知道,造物主创造这些东西出来,物竞天择,物各有主。在过去中华的几千年以来,那些个瓷器,金银首饰怕是有很多个主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一直拥有它们。比如说此刻,我是主人。那么过去几百年,谁又会是它们的主人呢?”

王太太觉得很难过。后来王老爷又说:“若不是属于某些人的命定的东西,他也只是仅仅是一个东西而已。”

“那些酒楼的酒缸瓮子也放在箱子里了吗?”

“那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

“可是如果他们捡起来偷走呢?”

那金银首饰还是金银首饰。宝贝还是宝贝。”

王太太这才高兴了起来。但是这对她明白这是一个血的教训。拥有不是白来的的,而是自己努力的。一个人如果是真的福气之人,那么必然能够有享福的才能,才能福寿绵长。

这个时候陈妈进来说:“大少爷问老爷是不是已经梳洗完毕。若是已然完毕,请老爷过去商量商量事情。”

“王表起来了没有?”

“王舅爷已经起来了,也在那儿等着您呢。

王老爷带着夫人走进去,穿过青铜门,到了后花园的正堂门,看见佩兰忙着搬纸箱子,横七竖八的霸占了整个走廊。

佩兰是他的干女儿,十八岁岁年纪,是好友古天豪的女儿。她父亲去世之后,王老爷就把她带过来,像自己亲女儿一样,把她养育长大。

她自愿一直呆在王家,一直住了几年了。管理王家家事,督促下面仆人,她真是王太太的一个大帮手。对大少爷与二小姐,她就像个大姐姐一样。

过去也愁容满面过,但是现在她脸上没有当初的模样;她从此以后就不再嫁人,在王公馆天天安稳度日,也过得蛮快乐。很显然,她丝毫没有一个女性该有的样子,在男人面前也不矜持。

她像二小姐一样,也叫王老爷夫妇父亲母亲。二小姐叫她大姐。二小姐虽然是王家的二小姐,就改叫三小姐,佩兰就改叫二小姐了。

佩兰做事有条有理,王太太对她百事依赖,家里的大事情应当如何决定,佩兰一方面能做很大的决定。

佩兰向王老爷说:“爸爸,您早起来了。”说着赶紧搬动箱子,腾地方让王老爷顺利走过去。

王老爷说:“你还没吃饭呢。吃完早饭再整理这些箱子吧。”

她站起来,微笑了一下。她的头发还是昨天陈妈梳的,穿着纱衣,看来简直还像一个曼妙的少女。她回答说:“早饭之后,天就热了,还是现在把它们搬完吧。”

王老爷走进西屋,又走到最里屋的帘子里,佩兰在后面跟着。

王太太坐在床上,子然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正和王舅爷商议这次远行的事情呢。

舅爷王封,三十来岁年纪,穿着清布大麻袄子。陈妈正给二小姐梳辫子。除去王太太之外,都起身为礼,这时王老爷走过去,坐在夫人的对面。

佩兰已经静悄悄地溜过去,坐在王太太身旁,等着听大家讲话。

虽然因为王太太本性严肃,佩兰还不知道怕她。因为自从姚王太太一个不足月的孩子死了之后,对剩下的孩子,佩兰与二小姐,就温和多了。

王老爷向子然说:“你最好早点儿去看那位通讯员。”

佩兰问:“谁丢了?”

王太太拦住佩兰道:“你身为小孩子知道这么多干嘛。”

又转向王舅爷说:“你去看他干什么?”

看看是不是能利用这个人的关系,找一张红军的通行证,在路上好有人保护。”

佩兰忘了抑制自己,又插嘴想法子:“为什么不找国民党保护我们呢?他们现在正得势呀。”全屋立刻安静下来,因为有人忽然提出了一个从来没有人想到的办法。王舅爷望了望子然,子然望了望王老爷,而王太太却望着他们俩。

陈妈说:“看这个孩子,才十多岁岁,可千万不要小看她。她长大之后,我可不敢惹她。

精彩评论

说实话,这本小说《烽火旧忆》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耽美小说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烽火旧忆》,作者(川舟晚渡)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