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冥捕司》冥捕司下载 天然受 冥捕司作者是宾宝的小说

冥捕司

《冥捕司》

宾宝 著

连载中 灵异 白宇玄,樊子阳 阅文集团

《冥捕司》由网络作家宾宝所著,终于迎来了流光溢彩的大结局,白宇玄,樊子阳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百看不厌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豆大的烛火在一盏残蜡上惊恐地摇曳着,暗淡的烛光如昏黄的薄纱披在一名被绑在座椅上的老者脸上,须发尽白的老头无力地耷拉着脑袋,长长的麻绳将他的身躯与坐下的竹椅牢牢地绑在一起。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一张诡异的白

318次点击 更新:2020-10-18 17:17:44

免费阅读
《冥捕司》由网络作家宾宝所著,终于迎来了流光溢彩的大结局,白宇玄,樊子阳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百看不厌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豆大的烛火在一盏残蜡上惊恐地摇曳着,暗淡的烛光如昏黄的薄纱披在一名被绑在座椅上的老者脸上,须发尽白的老头无力地耷拉着脑袋,长长的麻绳将他的身躯与坐下的竹椅牢牢地绑在一起。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一张诡异的白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豆大的烛火在一盏残蜡上惊恐地摇曳着,暗淡的烛光如昏黄的薄纱披在一名被绑在座椅上的老者脸上,须发尽白的老头无力地耷拉着脑袋,长长的麻绳将他的身躯与坐下的竹椅牢牢地绑在一起。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一张诡异的白色狐狸脸从黑暗中缓缓探出,白狐脸上那双乌黑的眼珠转向被绑在椅子上的老者,瞳孔透出狡诈的笑意。

白狐缓步上前,身躯完全进入烛光照射的范围中,雪白的毛皮反射着蜡烛的光芒使得狭小的房屋里光亮增强不少。

那白狐直立着后肢像人一样站立,足有一人高,它走到老者面前,张开尖嘴,竟用阴阳怪气的语气说出人语:“吃了幻香散还能坚持到现在,真不简单,樊子阳,你告诉我,那血玉到底落在谁的手上?”

被称为樊子阳的老头缓缓睁开血红的眼珠与面前那只白狐狸对视:“我、我是不会告诉你的,那东西绝对不能出现在这个世上”。

狐狸眼中的得意之色瞬间转化成满满的愤恨之意,迅速抬起前肢,只见老者额头上突然青筋直冒,咽喉上莫名地出现一圈血丝。

“樊子阳,你告诉我,那血玉到底在谁手上!”

一阵微风从门窗的缝隙间吹来,烛光不安地晃动不止,小屋里狐影晃动,远远看去诡异无比。

樊子阳眼白外翻,浑身抽搐不止,不断冒出白沫的嘴角剧烈地抽搐着,紫色的双唇上下打颤,半天蹦出了两个字:“刘丹”。

听到人名,狐狸顿时大喜,长长的爪子猛地揪住老者的衣领大声问道:“那个刘丹现在在哪!”

名叫樊子阳的老者并没有回答,布满血丝的双眼带着一阵戏谑之色望着面前那诡异的狐狸,樱红的血液与白沫同时从嘴角流下。

白狐发现不对,急忙掰开对方的嘴,不想好不容易将樊子阳紧闭的上下颚掰开,却见到一截被咬下的舌头从嘴中滑落。

白狐的眼中满是愤怒的火焰,而勉强老头脸上那得意的笑容更是将它彻底激怒。

“行,你不想张口我成全你,我让你今生再也发不出声!”

白狐冲身前那被绑在椅子上的老者发出愤怒的吼叫声,怒吼完,双眼通红的它猛地挥动前肢,同时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樊子阳的头颅毫无预兆地从身体上剥离,滚落在地。

初秋的洛阳,早晨的空气中已经夹杂着点点寒意,早起的人们纷纷加上了一层外套,苗笑婷一早就穿戴完毕迈步来到冥捕司的后庭准备点卯。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苗笑婷的双眼在列队的嘲风卫里搜索一番,却没见那令她发愁的人影。

“这个白宇玄,马上就点卯了还没来,他一定还在屋里睡觉!”年轻的女嘲风卫低声骂了一句,便迈开脚步悄悄离开后庭,朝白宇玄的房间跑去。

一直紧闭的大门被猛地推开,早晨那金色的朝阳照射进一间阴暗的酒肆,一群坐在桌前,手持各色兵器,脸上满是横肉的壮汉眯着眼睛望向站在阳光前的男子。

手持宝剑的白宇玄冷冷地环顾不大的酒肆,屋里坐满了面目狰狞,手持刀枪的酒客,掌柜和店小二站在柜台后面怯生生地望着他,白宇玄没有与两人惊恐的眼睛对视,而是径直走进乌烟瘴气的酒肆,随意找个空位置坐了下来。

刚一落座,白宇玄就被那群杀气腾腾的壮汉包围起来。

“你就是冥捕司的嘲风卫白宇玄?”一名独眼男子圆睁着仅剩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

白宇玄一脸轻松地捡起桌上小碟中的花生,剥壳,下嘴,缓缓道:“正是在下”。

一名手持水墨禅杖,脖子上挂着一串枣红色珠串,身高一米八,身材无比壮硕的大和尚从人群中走出,比碗口还大的拳头按在薄薄的木桌上,白宇玄甚至能清楚地听到木桌发出不安的咯吱声。

大和尚满是横肉的脸上挂着一层厚厚的油脂,一双铜铃大的眼珠恶狠狠地盯着白宇玄:“听说冥捕司的嘲风卫各个身手不凡,尤其是手持青莲剑的白宇玄剑术更是出神入化,今日当着江湖上众同道的面,洒家想向大人讨教讨教!”

白宇玄不急不躁,举止优雅地将口中的花生皮吐了出来,然后扭头望向掌柜,问道:“掌柜的,这群人在你这吃喝,付钱了么?”

见掌柜一脸惊恐地摇了摇头,白宇玄握住手中的宝剑淡淡道:“识相的快去结账滚蛋,不然别怪我的青莲剑嗜血!”

站在身旁的大和尚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的杀意,厚厚的双唇张开迸发出一声惊天大喝,只见重达八十斤的水墨禅杖刚刚被大和尚举过头顶,一道金色的光线突然在所有人眼前一闪而过,隐藏在剑鞘里的青莲剑被迅速抽出,锋利的剑身反射着金色朝阳,在大和尚惊愕的目光前将精钢制成的禅杖轻松地一分为二。

长剑回鞘,白宇玄提剑起身,孤傲地望向在场目瞪口呆的众人,冷冷道:“还有谁想来试试?”

面积不大的酒肆瞬间杀声四起,兵刃碰撞发出的金属撞击声在早晨凉爽的空气中回荡不息,那些桌椅板凳哪经得起那么多人的折腾,不一会就在混乱的打斗中被砸成了木片渣子,白宇玄高举青莲剑,金色的剑身反射朝阳那金色的光芒,如圣剑般将酒肆的阴暗一扫而空,他身手敏捷,剑法精妙,面对数十名武功高强的凶恶之徒大战数十回合而不落下风。

激斗中,一名歹人突然从一旁提刀砍来,然而他的偷袭早已经被白宇玄看破,一个漂亮的转身闪避后,白宇玄一把抓住对方的手,光滑的触感传来,那应该是一名女子的手,没想到这群凶神恶煞的恶汉里竟然隐藏有一名女子!

白宇玄却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他猛地抓住对方手腕,用力拉扯,准备将对方拉到眼前看看那女子的到底长什么模样,却不想对方手腕一扭,竟然反过来抓住自己的手腕,紧接着一股怪力突然袭来,将自己猛地摔倒在地。

“好你个白宇玄,赖床不说还敢偷袭我!”

苗笑婷的怒喝声传到耳中,白宇玄浑身打了个激灵猛睁双眼,顿时,眼前的那阴暗的酒肆变成自己睡觉的房间,那抓住自己手腕之人昂起头,露出了苗笑婷那满是怒意的俏脸。

“这都什么时辰了,还在做你的好梦,还不快快起来,随我去点卯!”

苗笑婷松开手站起身,手腕上的剧痛感终于消散,白宇玄这才发现自己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全身酸痛无比,原来刚刚在酒肆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精彩评论

以灵异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冥捕司》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宾宝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宾宝的设定中,男主角(白宇玄,樊子阳)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白宇玄,樊子阳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宾宝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间有问宾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