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农女王妃有点甜 LOLI控 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总攻

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

《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

伊莲摇青 著

已完结 古代言情 江涵娇,江铎 阅文集团

伊莲摇青辣文《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由伊莲摇青新出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创作,主线人物江涵娇,江铎,故事精妙绝伦,非常值得加入书单。精彩内容试看:但他还是半信半疑,因为在京城时,他从来没见过江涵娇显露这种医术。轻轻地嗯了声,江涵娇撒谎毫无压力,因为她总不能对江月楼说是来自于现世的生活经验。现世闲暇时,江涵娇也玩直播,内容多为养生急救,美食健身等

368次点击 更新:2020-11-16 08:12:14

免费阅读
伊莲摇青辣文《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由伊莲摇青新出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创作,主线人物江涵娇,江铎,故事精妙绝伦,非常值得加入书单。精彩内容试看:但他还是半信半疑,因为在京城时,他从来没见过江涵娇显露这种医术。轻轻地嗯了声,江涵娇撒谎毫无压力,因为她总不能对江月楼说是来自于现世的生活经验。现世闲暇时,江涵娇也玩直播,内容多为养生急救,美食健身等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但他还是半信半疑,因为在京城时,他从来没见过江涵娇显露这种医术。

轻轻地嗯了声,江涵娇撒谎毫无压力,因为她总不能对江月楼说是来自于现世的生活经验。

现世闲暇时,江涵娇也玩直播,内容多为养生急救,美食健身等方面。

有次,她的粉丝打电话说老家的大伯下菜窖后没了动静,家里人打了急救电话,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大家都急得团团转。

江涵娇马上告诉对方相应的急救措施,还好施救及时,没闹出人命。

不说江涵娇和江月楼采购必要的用度等等,单说君昱胤听到手下禀报后,醋意大发,“她……还把脉了!摸了别的男人的手!”

旁边埋首翻看一本医学典籍的颜靖忍不住低嗤了声,这个手下也觉得自家王爷这醋吃得又突然又没道理。

但他的脑袋没有颜靖的结实,强憋着笑解释,“王爷,属下看得真真的,江姑娘是隔着衣袖把的脉!”

吩咐手下退出去后,君昱胤心里好像被塞了好几只饿猫,被抓挠得难受不堪。

他在那处破庙的周遭安排了好多手下,只要管家潘跃出现,手下就会第一时间向他禀报。

就这样观望着心上佳人,看看她如何和管家潘跃勾搭成奸,不,在他们勾搭成奸前,他就出手将她纳为妾室关在燕王府里。

在回破庙的路上,江月楼嘚吧嘚吧不停,江涵娇忍不住“泼冷水”。

“月楼,别忘了,你可是要参加秋闱的人,在家里的闲暇时间别抄书了,多看看书,以后到了县城,我去送货,你去书肆逛逛。”

这话说到了江月楼的心坎上,“是啊,咱们做买卖再红火,最多只能算是个小商贩,商籍比农籍好一点点而已,唯有入了仕途才是最体面的上等人,不过你哥可是那届举人的第三名哪,再参加秋闱,怎么着也能摸个前十名里!”

虽然江涵娇有些不以为然,但也懒得辩解,只是叮咛江月楼不可掉以轻心,再参加秋闱,要力争拿到前三名里的好成绩。

反正无论江涵娇说什么,江月楼都爱听,他甚至有些纳闷,大家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但是他娘舍梨嬛在人品和赚钱能力上,和江涵娇差了几万里。

两人一进破庙院就听到了江铎和舍梨嬛的拌嘴声……

“先前月楼让涵娇保管那个玉扳指,你说应该由你保管,可你却自打耳光,我就问你疼不疼?”

“自打耳光?姓舍的哪会那么蠢?疼啥?那人是燕王爷好说,当初你把女儿许给他,他却连个屁都没有,我卖了他的玉扳指是应该的,那人不是燕王爷更好说,我儿子背回来他,那我卖了玉扳指更是应该的。”

“你去县城卖玉扳指时,就不怕别人指指点点了?如果买了家里的用度,我也好向涵娇交代,但你却为了一己口腹之欲,以后,我还有何颜面说自己为人清廉?”

“你已经不是江左相了,你端着官架子不累,我累!你说,我多长时间没花过银子了?还不是你们都没本事赚不到钱?我好不容易去趟县城卖了那个玉扳指,买了这些猪头肉,你又咬住不放,我跟着你辛辛苦苦的,图啥啊?你想吃猪头肉就吃,不吃别叨叨我!”

听到了江月楼开锁头的声音,江铎走出来,解下来江涵娇的背篓,却无颜直视她。

江涵娇了然舍梨嬛的尿性,懒得说什么,她将一些用度放在自己这厢,剩下的拿进江月楼那厢,开始做午饭。

帮着烧火的江铎时不时给坐在炕上抄书的江月楼使眼色,后者从没看出来江涵娇有恨嫁之心,没话找话地尬聊。

“涵娇,你千万别难过啊,咱家攀不上君昱胤,不过等以后哥给你介绍个同窗的年轻才俊做夫婿。”

江涵娇埋头揉面蒸馒头,“我又不是个小孩子,嫁人不是小事儿,我要嫁也会嫁个自己中意的,你还是多多操心温书备考吧!”

这下,江铎轻松了一些,是了,他的女儿与众不同,自是眼光挑剔,像胡屠夫那类浅薄之辈,她肯定看不上。

没多久,舍梨嬛端着一碗煮猪头肉进来,脸上的慈祥笑容可以掬一把下来,“月楼,这猪头肉真香,你吃上一碗再抄书!”

对于舍梨嬛这副重男轻女的嘴脸,江涵娇心无波澜,仍旧埋头揉面。

她亲娘从没有温柔善待过她,因此她从小就练出来一身硬骨头,软弱无路只能坚强。

江月楼堪称老铁队友,他的视线依旧停顿在书卷上,冷声,“我不吃!拿走!”

再穷困潦倒,再馋肉也得将礼义廉耻放在心上,江铎父子一致认为舍梨嬛的行径很无耻。

但舍梨嬛不懂反省,反而吃了疯狗肉似的,无端撕咬着江涵娇,“贱蹄子,你想吃是不是?想也白想,没你的份儿!”

江涵娇正要给舍大婶儿讲讲损人利己的意思,江铎忍无可忍地开了腔。

“再也忍不了你这般庸俗刻薄的为人,从今天起,你自己烧炕做饭,涵娇,以后就在这厢和你那厢做饭!”

说着,江铎将烧火棍搭在灶膛口上,起身出了屋,再折返回来时,手上抱了自己的那套旧被褥。

显而易见,江铎这是要和江月楼睡一屋,铁了心要和舍梨嬛分居。

加上舍梨嬛,屋里的四个人有三个不待见她,但她还是恬不知耻,端着肉碗离开,寻思着这样她正好可以一个人吃完那些猪头肉。

午饭做出来后,江涵娇没有圣母菩萨心,懒得开腔让江月楼给舍梨嬛送些饭菜。

舍大婶儿下午饿了正好没力气穷哔哔叨叨,她好吃懒做不算啥大毛病,但她天天这没味了,那不对了而让大家受穷气,换谁也受不了她。

凑巧,江家父子也是这么想的,等到江涵娇做好晚饭时,舍梨嬛懒得动手,只想吃便宜饭。

“江铎,过去,我为你生儿育女,现在,我天天搂松针,也为这个家出了力……”

精彩评论

《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古代言情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古代言情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佞医农女:奈何王爷江山聘》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九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