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血神至尊》绝世血帝 玄幻小说 血神至尊LOLI控

血神至尊

《血神至尊》

杀弑血神 著

连载中 玄幻 龙灵,陈天 阅文集团

经典辣文《血神至尊》是杀弑血神所编写的一本玄幻类网络小说,情节中的光环人物是龙灵,陈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成熟,值得阅读。精彩片段试读:龙灵不由得一阵失望,龙灵其实很明白自己说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做什么,自己走的是杀道,注定道路血流成河,尸骨累累,而且无论是杀意还是杀气都需要蕴养,当自己选择杀道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自己无儿无女,

890次点击 更新:2020-11-17 12:11:08

免费阅读
经典辣文《血神至尊》是杀弑血神所编写的一本玄幻类网络小说,情节中的光环人物是龙灵,陈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成熟,值得阅读。精彩片段试读:龙灵不由得一阵失望,龙灵其实很明白自己说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做什么,自己走的是杀道,注定道路血流成河,尸骨累累,而且无论是杀意还是杀气都需要蕴养,当自己选择杀道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自己无儿无女,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龙灵不由得一阵失望,龙灵其实很明白自己说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做什么,自己走的是杀道,注定道路血流成河,尸骨累累,而且无论是杀意还是杀气都需要蕴养,当自己选择杀道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自己无儿无女,就只有这两个弟子,自己早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来看了,都是自己的心头肉,但是独孤行也知道不能让两人做温室里的花朵,否则未来必定经不起世间风雨。

是,师傅,我这么怕死的人怎么可能会死在战场上呢?龙灵嘻嘻笑道,但是独孤行老练的人从龙灵的话语中听出了很多,这个弟子不一样,自己这个弟子明明下一秒有生命危险,这一秒他都在开玩笑的人,但是他也没办法,这是天命,能不能破全靠他自己。

到了,你们点餐吧,今天师傅我请客。独孤行显得十分大气,这怎么行,难得师傅请客,师弟又在,当然是我掏钱。莫小天撇了撇嘴。

这你们就别争了,这么客套干嘛,我出!独孤行坚定道,莫小天和龙灵对视了一眼,同感无奈,独孤行就是一个这么倔强的人,龙灵和莫小天异口同声道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师傅。

莫小天和龙灵来到点餐台,这时一伙人迎面走来,有说有笑的,唯独一人有种高高在上,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龙灵认识那人,那人同样认识龙灵,龙灵别过头想免去麻烦,他可不想今天一天的好心情都被这个人毁掉。

但是龙灵忘记了,自己这位师兄太惹眼了,再加上今天莫小天穿得格外的华丽,以至于自己想不被注意到都不可能,那堆人有部分女弟子一瞬间就注意到了莫小天,大呼大师兄!

片刻间,莫小天周围便围满了女生,龙灵很自觉的早就闪到了一旁,莫小天苦笑了笑,这也就是平时他不来食堂吃饭的原因,每次都是这样,那人也注意到莫小天,那人看着身边的女孩子一个个朝莫小天围去,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龙灵想悄悄的先走开,他哪知道当那人注意到莫小天的同时就已经注意到他了,龙灵师兄,好久不见,近来可好?龙灵听着背后这个怪声怪气的语气,就知道自己走不脱了。

其实这个人就是宗内二长老赵得柱的儿子——赵钱,龙灵叹了口气,该来的终会来,逃也逃不掉,本来还以为不会遇见的,龙灵面带微笑的转过身装作惊讶的表情原来是赵师弟,多谢师弟关心,我很好,想必赵师弟也过得挺滋润的吧。

哈哈哈,师兄听说你打赢了武者的天银是真的吗?莫非师兄实力回来了?赵钱有意无意道,龙灵一惊,他怎么知道的?从师傅口中?不对,难道……从他的眼神中,龙灵看见了一丝狡诈原来如此!

龙灵明白了,这是他在套路自己,龙灵笑着摇了摇头赵师弟说笑了,我实力丧失也不是短时间的事情了,要回来早就回来了,天银输了只不过是他大意了,再加上我多年来的经验胜利罢了,算不得,侥幸取胜。

那你还接了天银的挑战?赵钱怪异道,他可不相信龙灵是个傻子,因为赵钱听赵得柱说过,龙灵的心智属于早熟,他能想到自己有时候都想不到的事,他也能看到有时候自己都看不见,看不清的事,对于有没有实力的龙灵都一定要保持戒心。

呵呵,以下犯上是强制性的我也没办法,而且拖一个月也是极限,我也没办法不是吗。龙灵摊了摊手表示无奈,但是,你应该知道天银是我的人吧,打狗都要看主人,龙灵你可真的好大的胆子,你打算拿什么赔偿我呢?赵钱的话响彻了整个食堂,惊动了所有人,赵钱对视着龙灵。

呵呵,你的人?真的好笑,这天银怎么就成了你赵钱的人,不过看来今天这赵钱打算借着替天银出头来找自己麻烦的,赵钱听说前段时间突破了武者八星……龙灵心里活动着,他看着自己面前这位面带不善的师弟,如果要打自己肯定也手无还手之力。

龙灵手掌全是汗,自己现在才仙徒三星,差距实在太大了,不能去硬抗,龙灵深吸一口气问道你打算怎样?

接受我的以下犯上,我赢了你便跪在地上给我和天银面前磕三个响头,如何?赵钱讥笑的看着龙灵。

我已经接受了天银的以下犯上,你应该懂得的,一个人一个月内不能同时接两次……这个你就放心好了,天银那边我会去解决,时间我可以给你半年,给你半年时间准备,如何?龙灵你敢不敢接?赵钱向前踏近一步,赵钱在这一刻突然暴散发出惊天杀意,周围的几张桌椅纷纷化为齑粉,整个食堂木屑纷飞。

龙灵也觉得自己的肩头像是压了一座小山般沉重,他咬着牙同样向前踏出一步,好,既然师弟有这么强烈的欲望,我要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赵钱心中一喜,这小子竟然肯松口了,平时这小子可是万分警慎的,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格外的好说话,但是既然有这个机会,自然不能放过。

我的条件也不高,我要在宗门大比上,和师弟一决高下,你刚刚说我输了就给你和天银磕三个响头,这是拿上了我的尊严在做赌注,要是你输了呢?龙灵一字一句的说道。

要是我输了呢?

这一句话在赵钱耳边回荡,要是自己输了呢?不,不对,我怎么可能会输呢,我输了,我给你磕三个响头如何?赵钱狠狠地一字一句回击道。

不够,除了磕三个响头,我还要你大叫三声自己是废物!

李思贤,你别欺人太甚!宗门大比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哪来那么多废话,接还是不接!龙灵直接打断了赵钱的话,他也已经到了极限了。

赵钱不由得再次打量了一番龙灵,今天的龙灵和往常的龙灵完全不一样,今天格外的硬气,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自己这个废材师兄跟天银打了一场就把脑子打坏了?还是以为自己赢了天银就以为自己所向无敌了?又或者是说……

李思贤,你可要知道宗门大比一旦提名决斗,那就不是普通的决斗了,哪怕你有你那个三长老坐为后盾,也护不了你,逍遥宗的规矩不可破,生死由天,哪怕一个失手被打死打残都不会触犯门规。赵钱不由嘴角微微往上一翘。

他的意思很明显,要是自己打死了龙灵,完全不用担责,死了就是白死,赵钱没想到自己发出的一场以上犯下,竟成了一场生死斗,这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不过在他看来这样也好,原本就在想该如何处理掉龙灵的他,也不用在去想了,三个月后,自己就可以手刃这家伙。

一想到这里,赵钱就不由得兴奋起来,他用一种看待猎物的眼神看着龙灵。

我当然知道,敢问赵钱师弟可敢接下我的挑战!龙灵傲然毅力着盯着赵钱的眼睛,敢还是不敢!

既然条件,规矩我俩都清楚,那有何不敢。

这个挑战对于赵钱来说,他无法拒绝,条件的诱惑实在是太巨大了,不但可以光明正大的除掉龙灵,而且还旁敲侧打的打了莫小天和独孤行的脸。

啪!

两人当着食堂里许多人的面击掌为誓,龙灵突然一皱眉,下一瞬间直接飞了出去,龙灵看着赵钱,他能明显的感受到赵钱刚刚在试他的实力,赵钱或许看见龙灵飞出,才放下心中的戒心,龙灵不禁摇了摇头,同时龙灵相信这个消息过不了半个时辰全宗门就都会知道。

但是龙灵难免有些担忧,三个月要突破十五星,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在龙灵看来只有加倍努力才有可能,还有一个就是『仙』的力量能否超越『武道』的力量。

他有强大的功法,强大的的根基和丰厚的资源,但是能否造就出一个强大的他,龙灵不免有些担忧,但是担忧也没有用,全部都定下来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逃也逃不开。

至于为什么龙灵会抛弃半年而选择三个月,那是因为时间不够了,显然他那一晚和天银的打斗,带来的影响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范围,使原本冷却的他,再次变得火热起来,三个月后的那一战,将会成为他立威的一战。

成与败对于他来说很重要!

思贤,没事吧?

龙灵看着终于从女人堆中钻出来的师兄,不由‘噗嗤’一笑,自己这师兄当真是艳福不浅啊,师兄,我没事,你还好吧!

好个屁,你知道我不喜欢沾花惹草,话说赵钱他刚刚对你做了什么?莫小天看着一地的木屑,显得有些愤怒,他一开始本来就要发作的,奈何周围被团团围住了。

真的没什么事,就是他想跟我打一架……那你拒绝了吗?莫小天没等龙灵说完就问道,他知道自己这个疯子师弟什么都做的出来。

那当然拒绝了,我怎么会那么傻,我答应他三个月宗门大比上和他打一架。

那就好,那就好……好个屁!三个月,你现在武徒九星,距离武者八星还有八星你知不知道,你完全在找死,你太冲动了,你个榆木脑袋,人都会被你气死来。莫小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龙灵听了更不敢说话了,自己这个师兄恐怕还不知自己实力全散了在重新修炼的事情吧,不知道让自己这个师兄知道了,那又会是什么表情,好了,好了师兄,消消气吧。

算了,我等下去和赵钱说吧,先吃饭。

没用的师兄,许多人都看见了,而且我和他当着众人的面击掌为誓了,大家都丢不起这个脸,师兄相信我吧,先别和师傅说,我怕等下影响师傅的心情。龙灵拜托道。

我知道,师弟要是需要什么经管来找我吧,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都会尽力。

多谢,师兄。

……

吃完饭,龙灵和独孤行,莫小天两人分开了,龙灵打算先回到宿舍把东西整理好,再回到逍谷,独孤行把他房子的钥匙重新交给了龙灵,龙灵握着那把久别的房子钥匙,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龙兄,你回来了?龙灵刚要打开宿舍的门,听见隔壁传来问候。

龙灵扭头去看,只见一个穿着朴素的青年正好出门,这个人是龙灵三年闭关修炼时经常给他送饭的师弟——周门,他算少有的在晚辈中尊重自己的,他并没有雄厚的背景,也没有逆天的气运,他能来逍遥宗全靠努力。

周师弟,我可能今晚就要离开了,明天可能就不在了,这三年多谢你的帮助,你要多保重。龙灵抱拳拱了拱手。

师兄,说笑了,师兄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要不是天妒英才,师兄也不会……师兄要离开逍遥宗吗?我听说师兄接受了赵钱的挑战。周门突然住口,转移话题,他对于龙灵的实力不想提起太多,他怕龙灵伤心。

同时他有对挑战有些好奇,对于挑战他也只是略有耳闻,实际状况他也不是很清楚,他只好问龙灵本人了。

的确接了,不过我现在不是离开,而是三年前从哪里离开的回哪里去罢了,三个月,就三个月!龙灵仰天长叹。

师兄,说的可是逍谷?周门曾听龙灵提起过,在他没落之前的事情。

嗯!龙灵重重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候师兄的喜讯咯!我还有事先离去了。

好!

在冷清,清幽的小径上,有两人缓缓散步,这是通往逍谷的路。

师傅,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您说。莫小天语气有些不太确定左右摇摆,含含糊糊,时不时还眉头紧皱。

你想说的是龙灵他的事吧。独孤行叹了口气。

莫非师傅知道?莫小天一惊,自己改什么都没说。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一开始赵钱那股杀气是针对龙灵的,所以你感受不到,而我不同,我感受到了,要是他刚刚敢出手,他就没有那么轻易离开了。独孤行脸上难得闪过一丝戾气。

那发生了什么师傅也知道咯!

知道,而且很清楚。

那师傅为什么不阻止师弟,他向来冲动。

首先师傅相信他的抉择,他不是以前那个愣头小子,只会意气用事,现在的他只是让人琢磨不透,这小子的城府比谁都深,从他这次回来,我能深刻的感受到,他长大了很多,无论是心智还是思考事情的方式,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你也相信你师弟吧。

唉,师傅,赵钱他们一家的心思那是路人皆知……就是因为路人皆知所以他才敢如此,好了,这件事就这样吧不多说了,你师弟今晚应该要回逍谷了,你们相互照顾吧。

师弟要回来了!?

莫小天感到惊喜万分。

那是当然,毕竟他实力回来了,不过估计住不了几天,毕竟参军将近,自古乱世出枭雄,但是有枭雄就有基石,不知道你师弟属于哪一类。

唉~两人同时叹了口气,逍谷不知何时起弥漫起了烟雾,莫小天和独孤行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烟雾之中。

同时一间密室内,一个看起来年事已高的老者一动不动盘坐着,他默默听身前的年轻人诉说着什么,过了一会露出些喜色。

你是说钱儿,和那个废材要在大比上进行单挑?那老者就是赵钱的老爹,宗内的二长老赵得柱,他再次问道,这个消息让他有点不敢置信,在他看来龙灵一向小心慎重,沉稳,不可能会如此大意。

是的,此事整个逍遥宗的弟子基本上都知道了。

你去给我把钱儿叫过来,我要亲自问他一些事。

是!

那人说完消失在密室中,密室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一刻钟后赵钱出现在密室中,他有些奇怪,但是也隐隐约约猜到了赵得柱要说些什么,听说,李思贤要和你在宗内大比上单挑?是真的吗?我觉得你太大意了,我不久前听说龙灵打赢了一名武者一星的弟子,很有可能他实力回来了……

老爹,你就放心吧,我又何尝不知呢,所以我试了下,没想到我轻轻一掌他就被我震飞了出去,他依旧是那个废材,我要借助这个机会把他除掉,这样还打了独孤行的脸。

赵钱直接打断了赵得柱的话露出兴奋的表情道,他已经开始幻想打败龙灵后的场面,嘴角露出一死冷笑,比起让龙灵磕头,他更愿意除掉龙灵,以绝后顾之忧。

那你自己注意吧,找个时间我还会去试探一番龙灵那小儿,我似乎听说他打算会逍谷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老爹你就少杞人忧天了吧,我看他们恐怕是黔驴技穷了,无需担心。赵钱一脸满不在乎道。

老爹,我先走了。

赵钱说完大摇大摆的走出密室,赵得柱看着赵钱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赵钱这种不可一世的态度终有一天会让他吃大亏的,可惜他还总是不听劝。

李思贤……

赵得柱再次念叨这个名字,密室中再次回荡起这个名字。

在来到逍谷的第三日,龙灵就得到了独孤行告知的参军消息,龙灵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修炼,三日没日没夜的枯燥修炼使得龙灵再次有了突破仙徒四星,不过也就才刚晋级没几个时辰。

独孤行和莫小天偶尔来看看他,对于龙灵的修炼方式他们也有劝过,可惜龙灵似乎习惯了,废寝忘食,没日没夜这两个词几乎就是为了龙灵量身定做的。

龙灵回到屋内,洗掉身上的汗,然后换了件衣服向广场小跑而去,此时广场上已经有十分之一的军队,也就是大概一万人左右,有的是出去见见世面的,有的是把这个当历练的,有的是把此当享受的,反正各式各样的人都有,龙灵随便找了个地方盘膝尔坐,人才刚刚坐下,入定就被一个人推醒了。

只见那人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还身背一把大刀,打扰了,你好,我能坐你旁边吗?我不太喜欢那边。那人语气冰凉似乎不带丝毫感情,他说完指了指那堆嘈杂的人群。

请便。说完又要进入修炼状态时,又一道尖锐,刻薄声音传来咦,这不是废物李思贤吗,他怎么也在这里,难道他也想去参军,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们说是不是啊。

龙灵不由眉头一皱,他知道自从跟赵钱发出了挑战后,自己就成了众多弟子中舆论的话题,任谁看来龙灵这都是自不量力,自讨苦吃,在来的路上还碰到了老邻居——周门。

听周门说最近三天两头有人去他的老宿舍找他,至于干什么龙灵用脚都能猜到,今天是实在逃避不掉了,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他在路上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

龙灵定眼看去,只见一堆人拥护着一个男的往自己这边走来,只见那男的和龙灵岁数差不多,黑色修长的头发,斜飞的英挺剑眉,一双放荡不羁的眼眸在众女弟子身上转个不停,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可却与他那张充满病态的脸格格不入,那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身体,但是实际上却非常的强硬。这种人往往会给人一种错觉,好像很好欺负,但是动手了之后,才发现大错特错。

这人就是与龙灵同期进入逍遥宗的——陈天,修炼天赋不算出色的他,也达到了武者三星,并且龙灵也很清楚,陈天可以说是赵钱的心腹,算是赵钱养的一条狗,他不是一个蛮横的人,陈天特别阴险,他的奸诈程度在天银之上。

他可是凶狠到连自己都可以算计进去,他可以让别人心甘情愿给他卖命,围着他的那群人并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赵钱,跟陈天弄好了关系,或许就可以抱上赵钱这条大腿。

李思贤,你最近有没有进展?听说你还打算和赵哥切磋,该不会是扮猪吃老虎了三年就为了装着一个逼吧,哈哈哈,那你可真有毅力和恒心啊。

陈天戏谑的看着龙灵,那眼神如同猫抓耗子,当陈天说完话,他就已经立在了龙灵身前,龙灵可以感受到一双双炽热的眼睛看着自己,在场的许多人都想抢这个替赵钱出风头的机会。

呵呵,一个抱着三长老大腿的废物,去参军也好,最好永远的留在战场上,省的污了赵哥的手,不过在此之前先替赵哥教训,教训你!

陈天说完竟往龙灵脸上吐了口浓痰,浓痰落空了,并没有直接落在龙灵脸上,他死死的盯着陈天。

有种就动手啊,废物~

陈天故意把废物两字的音拖长了。

呵呵,比起抱大腿谁又比的赢你呢,陈天,左口一个赵哥,右口一个赵哥,人家赵钱师弟认你做弟了吗?你每次需要资源都是打着赵钱的名号去压榨新人或弱势你好意思吗?有时你去找赵钱要资源你还要死皮赖脸的去求赵钱,说白了你就少赵家的一条狗,可有可无……

陈天顿时有些咬牙切齿,龙灵说的都是他不愿提的,的确,自己虽然替赵钱卖命,也只能偶尔打着他的名号做事,自己偶尔需要资源去求他,他也会刁难自己,自己可以说毫无好处,但是自己现在是舍不得这条大腿,也放不下这条大腿。

陈天咬牙切齿的看着龙灵,但是龙灵依旧不依不饶的说道怎么?莫非我说错了?你脸怎么那么红?我记得还有次你有次因为一个新生女孩子,人家没有听你的摆布,你就以赵钱的名义给那女孩子下任务,让那个新生女孩子进深山猎杀……

龙灵故意没说完,他瞥了一眼陈天,陈天脸色变得煞白,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龙灵,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自己这件事应该做的很隐蔽才对啊,怎么可能!他有些不敢置信,龙灵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惊恐,看到了不安。

我那天只是从那片小树林过罢了,无意中看见你和一个新生女弟子谈话我就感到好奇,于是便躲在一棵大树上偷听了一会,据我所知,后来那个女孩子就再也没有在宗内出现过了,对吧,因为我记得当时你叫他去猎杀的是与她实力不符的武徒九星级别的妖兽……

够了,休得胡言乱语,一派胡言,我怎么会去陷害一个新生呢?再说也就只有你一个看了,我可以说你诽谤我吗?或者是你谋害的想嫁祸于我啊,你倒是把那个新生的名字什么都说出来啊。

陈天大叫道,他满头大汗。

你害怕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不是吗?这些年难道你心中就不内疚吗?这只是其中一个,按照宗门的规矩,不允许谋害,欺压同门弟子,一经发现绝不轻饶,这些年你谋害了多少人,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龙灵轻云淡墨的描绘道,他知道很多事,也知道很多人的事,只不过以往的他从来不愿意多管,到现在不同了。

还有,还要我继续讲吗?

看来不需要别人教训你了,我要亲自教训你!好好尝受下污蔑,惹怒我的滋味吧!

看着眼前双眼通红,愤怒得像是要吃掉自己的陈天,龙灵微微撇了撇嘴。

他见了也不慌,黑枪出现在手中,虽说不熟,但也不差,面对三星武者的陈天他并不害怕,要斗便斗个天翻地覆,九星之差,在龙灵看来可输不可输,输亦有道,能屈能伸,方能行的万里路。

陈天冲了过来,龙灵以枪相迎,“雷光斩”,陈天的刀附上了雷电之力劈向龙灵,龙灵可不敢硬接,这可是武者才能修炼的功法,自己的《枪动如影》第一章,‘枪动’还没有练熟,龙灵只好躲闪,龙灵不敢有一丝大意,龙灵抵抗全靠的是枪诀基础,见招拆招罢了。

一开始那个坐在龙灵旁边的领队男子见了,微微点了点头,可惜徒与者之间终有差距,更何况那杆黑枪实在太重了,龙灵开始处于下风,龙灵终于被击中了一刀,划在了腰间,但龙灵似乎察觉不到一般,仍然注视着陈天,龙灵身中的刀数越来越多,整个人都成了血人,有些女弟子都纷纷走开。

你不是很拽吗?拽啊,继续啊,你不是很能吗?狂啊,你继续狂啊……陈天放肆的狂笑着,突然陈天停声了,他看见穿过自己肚子的那杆黑枪,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聒噪。龙灵淡淡道,然后收了枪走到一旁打坐恢复去了,他有些能量透支。

然而陈天已经倒在了地上,被身旁一群人拖走了,参军的弟子全部启程,随我赶往天幽城边界。那个领队男子说道,说完带着许多弟子坐着一只只天石鸟向边界赶去。

龙灵也拖着劳累的身子上了天石鸟,天石鸟按照世俗界的说法就是巨鸟,但是天石鸟拥有极强的抗打能力著称,成年的它的翅膀召开能达到两丈半也就是8米左右,它的背部也很宽敞,一只能坐下三十来号人,最主要的是天石鸟不但快而且极稳,全是飞禽妖兽的中等了,龙灵见了静静的恢复着。

庞大的空气气流,和微薄的氧气对龙灵似乎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其他人就不同了,没过一会就出现了呕吐,眩晕等多种高空情况,这时突然一个人轻轻拍了拍龙灵的肩膀,龙灵缓缓退出恢复,只见领队男子拿了一颗丹药给龙灵,龙灵心里暗暗苦笑,自己修仙了这些药恐怕对自己没什么用,不过龙灵还是出于好意的接下了,感激道:谢谢你。,那男子道赶快恢复吧,恢复的快我们还可以聊聊,一到边界那就是直接开战了。

龙灵点了点头,假装服下丹药,开始盘膝恢复,半天过去了,龙灵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吐出少许的血瘀,深吸了一口气,面色依旧有少许的苍白,不过比一开始好多了,那领队男子正坐在一旁打坐,似乎察觉到龙灵醒了,问道恢复的怎么样了?

龙灵微微道还算好,多谢前辈。

那人笑了笑道前辈可不敢当,在军队里他们叫我郭哥,我叫雷郭,你若不介意也喊我一声郭哥吧。

龙灵也是一豪爽之人道郭哥就郭哥吧,对了郭哥你要找我聊什么?

郭哥道我感觉你这个人很神秘,明明一开始是他挑衅你,而你却忍耐,然后寻找时机反去惹恼他,明明可以抢占先机,却偏偏要选择后手最后要不是那个人放松了警惕,躺在地上的就是你了,你知道吗?

龙灵点了点头道因为门规,宗内是不允许私斗的,先动手是要定罪的,再加上他们人多势众,一但我先动手就百口难辩了,而且我师傅是宗内的三长老,一到动手同时也损了他老人家的颜面,打不赢也要打,输了以,但不能输在精神,输在气势,输在灵魂上,在我看来输亦有道。

雷郭点了点头,重重的拍了拍龙灵的肩膀道话虽如此,但是一切都要在有命的情况下,没有命一切都白搭,我希望你能明白,但是你小子很符合我的胃口,死倔的性格,哈哈哈。

两人聊的热火朝天,两人有种一见如故,相见恨晚,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感觉,果然不觉得时间飞逝,知道太阳高空照,温度极速上升,才稍作缓。

提醒庞大的天石鸟,飞行速度十分迅捷,追风掣电在空中翱翔着,翅膀一张一合便是十几丈之远,听闻天幽城边境距离逍遥宗有几千里路,当众人经过一片密密麻麻的森林时,雷郭选择埋锅做饭,毕竟接下来还有几个时辰要走。

天石鸟缓缓降落,雷郭指引着一只只天石鸟把人放下,龙灵和雷郭最后下来,当龙灵脚才刚刚踏在草丛上,便心神不安,不知为何他隐隐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危险,如同毒蛇一般,可能随时从哪里飞射出来,给敌人致命的一击,这种微妙感让龙灵不由想起了龙家灭门的惨案。

各位自己去找点东西补给下,两个时辰后我们出发。说在自顾与龙灵聊了起来。

郭哥,你不觉得这片森林很怪异吗?龙灵把压在心底的问题还是直接问了出来,太不对了,无论是刚刚还是现在,按常理来说,众人刚刚降落时应该惊起了一片飞鸟才对,可是却并没有,反倒是一片死寂。

按常理来说森林应该是生机勃勃,鸟语花香的,可是龙灵放眼望去却看不见一样活物,这里静的可怕。

的确,但是下都下来了,只能尽快走吧,这片森林的确变得诡异了,我来来往往许多次,从未碰到如此情景。雷郭也变得忧心忡忡,是非多变。

两个时辰说快不快,说短不短,就在集合的时候突然发现少了许多人,雷郭皱了皱眉问道余下众人去哪了,众人皆摇摇头,只是答道因为附近的野味太少了,所以许多人跑到远处的小河去抓鱼了,但是按常理也应该回来了才对。

这时众人指的小溪的东北方向传来一丝惨叫,万园甜,这是万园甜的声音。一男弟子大叫道,万园田,万园田你听得到吗?你在哪?集合了!然而并没有回音。

龙灵带他们先走,我去找人。雷郭说完就要冲出去找人,但是龙灵一把拉住雷郭的手。

郭哥别去了,人应该没了,救不到的,而且我的他们根本就不会听从,你现在是核心领导人,还有你再试一试天石鸟还能不能召唤到吧……龙灵看向天空,原本盘旋在天空的天石鸟不知何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雷郭尝试着唤回,可却没有半点回应。

郭哥,我们被阴了,敌人很了解情况,并且计算准了一切,我们现在是瓮中的鳖处于九死一生。龙灵生动形象的描绘了一番,让雷郭意外的是龙灵得思维十分清醒,不慌乱,让他看见了一丝希望。

郭哥点点头道所有人现在全部都聚集在一起,不要走开。

众人可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都听从雷郭的指示全部背靠背在了一起,不愧是长年跟随白云龙身边的大将雷郭,居然能在短时间安排好一切,不过并没有什么用。克力帝国我们派出了数十名武师加几名武王加上武师以下不计其数,专门截杀你们。突然一道声音从林中响起。

龙灵隐隐约约看见森林里上蹦下蹿的黑影,他同时也能听见密密麻麻的脚步声,龙灵不由得捏了把汗,心跳加速,这可是场空前绝后的大危机。

全部分散逃跑,跑出去的人把这个消息带出去,走众人一听都一哄而散,纷纷逃窜,但是仍有少于人围在雷郭身旁寻求雷郭的保护,雷郭不由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雷郭扭头把一枚空间戒指隐晦的交到了龙灵手中,然后向声音源头处跑去,耳边只留下了一句话这里面有颗求救弹,你若能活下去,把这里面的求救弹发出去,将军府自有人来接应,把戒指给他们,他们会明白一切,走!!!

龙灵也不矫情,只道了一声郭哥保重,我们有缘再见。说完头也不回与雷郭背道而驰,他不能辜负郭哥给自己等人用命换来九死一生的机会,龙灵展开全部实力,他能感受到自己身后紧跟着一个六星武者,这当真九死一生,龙灵最多抵挡一两下,龙灵开始专门找障碍多的地方走。

后面的人虽有些狼狈,但那人却有点戏虐,追的不紧不慢,时不时出个一两招,龙灵把黑枪取出投向背后追赶之人,枪如流星一般,追逐之人有些不屑,想单手抓住枪,刚拿到枪手便一沉,差点栽个跟头,这枪……靠,你给我等着。那追赶之人刚想把黑枪收起,枪却不见了,追赶之人知道不用想肯定是龙灵做了手脚,那人迅速追赶龙灵。

龙灵知道只能拖延一时,他只好试一试那招了,过了没过多久后面就传来了声音,小子,站住今天不把你碎尸万段,我就自废武道话中带着愤怒,自己一个武者六星居然吃了一个武徒小子的亏,要是被别人知道了还不被笑死。

接着黑枪。龙灵一个转身黑枪再次投掷而出。

你以为我还会再中招吗?那人迅速闪开,并且一瞬间丢向龙灵百把飞刀,此刻,那人已经在幻想龙灵被插成马蜂窝的样子了。

可是事与愿违,打是打中了,可惜龙灵散开了成了一道气烟,随风而散,黑枪也消散了。

啊……那人愤怒到了极点,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一个实力比自己低的人玩弄于指掌之中,龙灵通过那地狱十八桥的用气凝桥得到了启迪,不过龙灵现在也不好受,他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般,随时都有晕倒的危险,突然龙灵脚下一轻,龙灵载进了一个深坑之中,龙灵没有一点力气了,直接晕了过去。

‘难道这也是陷阱?’这是龙灵脑中最后的意识。当龙灵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可惜自己体内没有一点仙气,丹田处于空涸状态,那一次的脱身之法消耗太大了,龙灵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他从空间戒指中取出求救弹,用尽最后全身气力发了出去,便再次陷入了昏迷,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当龙灵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在一张床上,龙灵摸了摸手指,发现戒指没了大惊。

戒指是龙灵记挂的大事,现在戒指没了,龙灵刚想起身,突然背后一阵疼痛,嘎吱一声门开了有个人进来了,进来的是个男子。

他道你醒了?别动你背上有一处很深的伤口,好不容易才封住,别又拉开了。

龙灵只好继续躺着道多谢,请问这里是……?还有我的戒指去哪了?

那人道这里就是将军府了,我们收到了你的求救弹,戒指已经被将军拿走了,你还算命大,当我们到达那里时,还有另一队人,那对人本想杀你看我们来了,只好撤走了,不过被将军等人追了一阵,使得全部歼灭。

那郭哥呢?龙灵急切的问道。

郭哥,他他……唉,恐怕凶多吉少了,他现在生死不明。那人道,龙灵也默不作声,两个人沉默了一会,龙灵先开口,打破了沉寂道这次有多少人生还?

那人苦笑道大约就六、七个子,不过你放心大将军已经在和逍遥宗沟通,牺牲的人家中若是还有孩子,可以直接入逍遥宗,至于培育费用由国家出,国家不会让他们白白牺牲,你自己好好休息吧,我去看看其他人。

龙灵闭上双眼,运转功法慢慢恢复,龙灵发现自己身上多出筋脉出现堵塞,破裂现象,龙灵也只好一点一点修复,龙灵现在能用的仙气不到当初的百分之一。

而另一边,一中年男子盯着戒指不知道在想什么,将军我们该怎么办。一旁的一个人对着那中年男子道,看来这中年男子便是大将军——白云龙,这位将军已经有武皇巅峰了,白云龙先是摇了摇头,再道动用那批人吧,我也亲自出征。

将军你这是……

这已经到了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刻了。白云龙也没办法,这时一封加急来报,将军看了看,更是眉头紧锁显然战情很不乐意。

精彩评论

这本《血神至尊》算不上是一本好的玄幻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杀弑血神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