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此间有妖气》这里有妖气 年下攻 此间有妖气BG

此间有妖气

《此间有妖气》

碎碎三千 著

连载中 灵异 宝藏,王大爷 阅文集团

优质创作《此间有妖气》是碎碎三千最新写的一本灵异风格的网络创作,主线人物宝藏,王大爷,书中主要讲述:“卜一,你完了,你竟然敢打洋大人,你完了你完了,敢这样对待洋大人,就是赶上法官心情好了至少也得给你判个无期。”卜一家里,看着躺在客厅地面上还在昏迷不醒的亚当,徐一千一脸幸灾乐祸的絮叨着。对于近距离接子

685次点击 更新:2020-12-03 08:27:25

免费阅读
优质创作《此间有妖气》是碎碎三千最新写的一本灵异风格的网络创作,主线人物宝藏,王大爷,书中主要讲述:“卜一,你完了,你竟然敢打洋大人,你完了你完了,敢这样对待洋大人,就是赶上法官心情好了至少也得给你判个无期。”卜一家里,看着躺在客厅地面上还在昏迷不醒的亚当,徐一千一脸幸灾乐祸的絮叨着。对于近距离接子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卜一,你完了,你竟然敢打洋大人,你完了你完了,敢这样对待洋大人,就是赶上法官心情好了至少也得给你判个无期。”

卜一家里,看着躺在客厅地面上还在昏迷不醒的亚当,徐一千一脸幸灾乐祸的絮叨着。

对于近距离接子弹都不在话下的卜一来说,亚当的砖头当然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威胁。更何况因为光线太过黑暗,就算卜一当时不躲不闪,亚当那一砖头也会先天性直接砸偏。

至于砸偏后带起的惯性会不会让亚当失衡摔昏过去,已经是个永远不会有答案的不解之谜了,反正亚当现在的昏迷,是被卜一一记准确击中侧颈动脉的手刀造成的。

看着呼吸还算均匀,但嘴里一直不停往外溢着不明液体的亚当,卜一也犯了难。

把这莫名其妙出现的老外带回家而不是直接送去医院,是大伙临时起意的结果。

毕竟这是个地道的外国人,把他送到医院的话,医院方面很有可能会报警,那关于这老外是在何时何地因何受伤,似乎不太好解释,所以几人便决定先把他带回家看看伤势再说。

卜一对自己手上的力度准头还是挺有把握的,一记手刀而已,还不至于让对方伤筋动骨,不去看专业医生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卜一,你确定你就只给了他一记手刀?没伤到他内脏?那他这咋一直在吐酸水?”

随着亚当嘴里的古怪液体逐渐溢出,房间里的气味也开始越来越难闻,卜一想了想说:“算了,说不定他是本来就有什么病,还是先给他扔浴缸吧,这弄得客厅里怪味儿的。”

卜一说完,燧鸟就上手把晕过去的老外拖到了卫生间浴缸里,等他给老外摆好姿势,夸父也已经勤快的把客厅地板拖干净了。

“那今天大伙儿就好好睡觉吧,等明天天亮看看这老外的状态再说。”

傻老外的突然出现,让几人打消了原定的地下探险计划。

这一晚徐一千没回家,他和卜一挤在一张床上,聊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东方渐渐泛起熟悉的鱼肚白,新的一天开始了。

精卫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打着哈欠走向卫生间,刚站到洗手池前,忽然一愣,转头看向浴缸…

“啊!!变态!有变态呀!”

精卫的尖叫声把所有人都吵得瞬间清醒,卜一夸父和燧鸟更是同时如闪电般冲出卧室,只见精卫正站在卫生间门外,一只手捂着自己小嘴,另一只手指着卫生间里面,圆圆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恐。

三个大人瞬间会意,也都松了一口气,夸父忙上前安慰道:“没事的精卫,不要怕,那是一千他们昨晚捡回来的人类,是个老外,挺好玩儿的。”

燧鸟无奈摇摇头,又回卧室继续补觉去了;被卜一不小心从床上掀到地毯上的徐一千,连滚带爬来到卧室门口,冲精卫招招手打招呼道:“槿薇,早啊,今天又漂亮了呢。”

卜一刚想亲自去看看那个老外的情况,忽然听到卫生间里有个口音古怪的声音大喊道:“哎呀我的妈呀!这特么是哪儿啊?!我是死了吗?这天堂怎么跟个茅房似的?妈呀,这啥味儿啊这是?”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都松了一口气,还好,看来这老外已经没大碍了,而且很庆幸的是他的中文说的还不错,不会影响交流。

卜一走到卫生间门口,敲敲本就敞开的门说:“你好先生,我可以进来吗?”

老外看着面前完全不比自己个头矮的卜一,纳闷的问道:“您就是上帝吗?咋这么年轻?还是个东方人?我要手机还在的话说啥也得发个朋友圈啊。”

卜一笑道:“这儿不是天堂,你也没死,这是我家,我叫卜一…也就是昨晚在下水道里,你想用砖头砸,却反过来把你打晕的人。”

老外愣愣的看着卜一,努力搜索了一会儿记忆,总算想起昨晚的事情了。

再低头看看自己,老外赶忙捂住自己胸口惊恐的说:“你把我带回你家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对男人没兴趣!”

卜一微微一笑,转身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自己的崭新浴袍,再次回到卫生间门口,把浴袍往里一扔说:“我对男人也没兴趣,浴缸会用不?冷热水掺着点,先把自己洗干净再说吧。”

“嘭”的一声,卜一关上了卫生间门。

还好家里还有另一个不带浴缸的客用卫生间,一大家子人排队洗漱上厕所,直到夸父把早餐都弄好,那个老外才穿着干净的浴袍从卫生间出来。

这么半天,老外倒是把自己捯饬的挺整齐,不光洗了个彻底干净,而且胡子也刮了头发也修了,甚至还给自己喷了香水。

本就不差的外形加上精心一收拾,他一出来徐一千就有些感慨,唉,随便冒出个老外都这么有卖相,自己真是越来越不像主角了。

“都吃着呢?”老外很自来熟的问了一句,虽然他的口音很古怪,但相对于他的身份来说,这普通话说的算是相当棒了,完全不会让人听不明白。

听着这街坊邻居一般的问话,徐一千条件反射的说:“啊,吃着呢,您吃了没?没吃一起吃点?”

老外毫不见外的说:“行啊,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哪儿吃不是吃?…这咋少把椅子少双筷子还少个碗呢?”

一听这话,热情的主厨立刻起身,给老外弄来了一整套餐具。

吃饭的过程中,老外每吃几口就会很真诚的夸几句饭菜很美味,整顿饭下来,除了被夸的心满意足的夸父一直在傻笑以外,其他人都被这老外搞得有点懵。

这人…还真是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吃过早饭,老外原本是想跟夸父一起收拾餐具的,但卜一没让他如愿,直接把他叫到客厅,客气却不容拒绝的把他按到了椅子上,自己则和徐一千坐在了老外对面的沙发上。

“威…武…一千哥哥,是这样喊吗?”精卫学着古装剧里衙役的模样喊了一嗓子,徐一千笑了笑,拿出手机说:“那,槿薇先回自己房间玩手机去吧,我们和这位叔叔有点话要说。”

精卫接过手机开心的回了她卧室,老外问道:“哎呀?你们这是把我当犯人要审我啊?”

徐一千惊讶道:“呀?你倒是啥都知道啊?”

老外大大咧咧的说:“电视我也没少看啊,我又不是昨儿才到你们国家的,我都来了好些年了,想当初我刚来的时候…”

“行了,回忆过去的事儿有空再说吧,咱先说说昨晚?昨晚你在下水道里呆着干什么?干嘛要偷袭我?有人派你来杀我?”

卜一打断了老外的话,同时说出了自己推测。

毕竟之前假证高手小牛曾说过,卜一现在很有可能已经上了那个“杀手通缉榜”,有人雇老外杀他也不是没有可能。

虽然卜一和徐一千之前都没听说过,有哪个品种的杀手是用砖头当武器的,而且手艺还这么菜。

没想到老外却神色一黯,低头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徐一千和卜一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再看老外,沉吟片刻他终于开口道:“你们国有句老话…嗯…一下子想不起来是哪句了,算了,反正刚才洗澡时我已经想清楚了,那么大一笔宝藏,我自己花十辈子都未必能花完,可我要单靠自己的力量的话,也许一辈子都找不到,既然你们也知道宝藏的事,那咱就合作吧。”

“宝藏?”卜一和徐一千同时一头雾水的重复了一句。

老外撇撇嘴道:“行了,别演了,我都看出来了,要不是为了宝藏,你俩干嘛大半夜的跑那种地方去?”

卜一和徐一千再次对视,无话可说,心里却是同样的想法:自己为什么大半夜去下水道?这事儿的真实原因不是不方便说,而是说了你也不会信啊。

“看,我就知道。”眼看这二人没有说话,老外自信的往后一仰,静静看着二人,那眼神仿佛已洞悉一切一般。

徐一千凑近卜一耳旁悄声问道:“这人是不是被你打傻了?都什么年代了还宝藏?谁家把宝藏藏下水道里啊?回头再堵了可咋办?”

卜一想了想,也小声说:“不管了,先稳住他再说,只要他不因为昨晚的事纠缠咱,回头找个由头把他打发走就是了。”

二人对视一眼,一了点头。

老外答道:“哦,你们叫我‘亚当’就行,本名太长了,我自己都不愿意记,说了你们肯定也记不住。我的故乡在西方最伟大的工业强国,也就是一百多年前侵略过你们滨海城的国家,至于我来你们国…已经八年了…”

说到最后,亚当的语气忽然像熄灯一样变得非常暗淡,从语气来看,他这八年过得肯定不怎么样。

眼见如此,徐一千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在滨海城这八年…过得…”

“啥滨海城八年?我昨儿才到的滨海城!”亚当的语气忽然又有些气愤,徐一千追问道:“啊?那您这八年是在哪儿过的啊?”

亚当懊恼的说:“当初我家祖爷爷闭眼前也不说清楚,光跟我说滨海城区滨海城区的,那翻译成你们国的话还有点偏差…你们知道你们国首都旁边的津港市吗?”

徐一千点点头,亚当又问道:“那你知道津港市有个滨海城区吗?现在叫滨海新区。”

徐一千摇摇头又点点头,津港市离滨海城可不近,从小没出过远门的徐一千是真不熟悉那里。但是有段时间父亲喜欢看新闻联播,所以他对那个区的名字还是隐约有点印象的。

亚当一拍大腿感慨道:“唉!我那会儿普通话说不利索,别人听我说话也听不明白,我愣跟那个破区呆了八年!到上礼拜才知道,原来我特么搞错了,你们这儿才是我要找的滨海城!”

燧鸟悄无声息的从房间出来,幽灵一般悄无声息的走进厨房,拿了包牛奶,又悄无声息的返回了卧室。

一阵沉默,徐一千问道:“所以…你在…津港市滨海新区…找了八年其实藏在我们滨海城的宝藏?”

“哪儿能光找宝藏啊?我也得打工赚钱得吃饭啊,我这八年过的…真是太难了…”

说着说着,亚当的眼圈竟然泛红了。

卜一看看这人身无分文的扮相,问道:“那你在那边呆这八年,一点收获都没有啊?”

亚当摇摇头说:“也不是完全没收获,我跟教我普通话的王大爷学了门儿手艺,王大爷说,凭我这一身的异域风情,要是把这门手艺练好了,那走到哪儿都不愁吃饭…唉,要不是我来滨海城时遇到海难,把吃饭的家伙丢了,也不至于…”

“什么手艺啊?这么牛。”徐一千的好奇心又被勾起来了。

亚当四下看看,目光忽然锁定半开着门的精卫房间,他用手一指精卫房间说:“那个!那个!给我那个!”

徐一千起身站到亚当身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瞄过去,他指的是精卫房间桌子上,之前一群人逛夜市时给精卫买的一个玩具。

徐一千不明就里的走到精卫房间,拿出那东西交到亚当手里说:“这个?”

亚当接过那东西激动的说:“就是他!这尼玛就是天意哪!看我给你们来一段!”

站起身,亚当先来了个京剧亮相,接着甩动手里那件东西,一阵清脆的节奏声响过后,亚当用带着地道津港方言特色的普通话,很有节奏的说:“DJ!come on!everybody!竹板这么一打呀!别的咱不夸!夸一夸传统美食津港大麻花!”

是的,徐一千拿给亚当的,是一副快板。

精彩评论

这本是作者(碎碎三千)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此间有妖气》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