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恰逢你来时,山花烂漫》权门婚宠鱼歌txt百度云 小攻 恰逢你来时,山花烂漫by何氏小幺

恰逢你来时,山花烂漫

《恰逢你来时,山花烂漫》

何氏小幺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林秋平,皮鞭 阅文集团

畅销创作《恰逢你来时,山花烂漫》是何氏小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佳作,本故事的主人公林秋平,皮鞭,精彩内容试看:清秋的夜竟是这般神秘,大门敞开,不见得先前的保镖,幽静的小道铺满了积雪,四下空无一人,冷得可怕,寒风席卷,发丝遮挡了我的视线,还没来得及整理,眼前一片黑暗。“谁呀?放开我,“手臂被死死紧扣,像是要被折

670次点击 更新:2021-04-25 08:27:15

免费阅读
畅销创作《恰逢你来时,山花烂漫》是何氏小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佳作,本故事的主人公林秋平,皮鞭,精彩内容试看:清秋的夜竟是这般神秘,大门敞开,不见得先前的保镖,幽静的小道铺满了积雪,四下空无一人,冷得可怕,寒风席卷,发丝遮挡了我的视线,还没来得及整理,眼前一片黑暗。“谁呀?放开我,“手臂被死死紧扣,像是要被折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清秋的夜竟是这般神秘,大门敞开,不见得先前的保镖,幽静的小道铺满了积雪,四下空无一人,冷得可怕,寒风席卷,发丝遮挡了我的视线,还没来得及整理,眼前一片黑暗。

“谁呀?放开我,“手臂被死死紧扣,像是要被折断了般的疼痛刺入心底。

“找你找得那么辛苦,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带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彻耳边,百里沐颜的张狂早已埋葬了以往的温柔。

我被蒙着脑袋,被押送着,踉跄地走了好远,听不见城里汽车鸣笛的声响,也听不见风的咆哮,终于停了下来,也解放了我暗黑的双眼,我被推搡着进了一个房间,没了重心,跌倒在地上。

我拼命反抗,双手被麻绳勒得血迹斑斑,怎么也站不起来,“百里沐颜,你想干嘛?“

一间四四方方的屋子,梁柱长满了虫洞,铁门已经锈迹斑斑,昏暗的电灯透过细小的窗口带进来的风摇摆不定,墙角的杂草枯黄,还有一只缺了口的碎碗待在门口。

百里沐颜坐在交椅上,手里拿着皮鞭在我眼前晃悠,左右四个保镖如站军姿一般站着,其中有一个高壮的硬汉,冰冷的寒冬只穿着单薄的T恤。

“我想干嘛,你说我想干嘛?“百里沐颜轻狂地笑着,“我想陪你玩玩儿啊。“

“放开我。“

“放开你?谁陪我?“百里沐颜顷刻间严肃起来,愤怒的表情,杀人的眼色,恨不得将我活剥,高举着手里的皮鞭狠狠地抽在我的脸上。

顿时脸颊火辣辣的疼痛,鲜血顺着伤口流进我的嘴里,滴落在枯草上,看着地上的血滴,我咬了咬牙,吐出血液,眼角的泪水怎么我也不能让它流下,我不会认输,转过头瞪着这个恶妇。

“你还敢瞪我?“百里沐颜蹲了下来,睁大了眼睛,呲牙咧嘴,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伤口上,“给我打,“随后又坐回了交椅。

四个保镖有所顾及,个个你看我我看你,迟迟没有动手。

“小姐,她是少爷的人,这恐怕?“硬汉低着头,不敢看百里沐颜,脸色好不难看,沉重地说着。

“少爷?你是谁的人?“百里沐颜气得面色苍白,仰望着眼前开口说话的男人,就是一顿狂抽,“听见没?我叫你们打,你们不打她,我让你们好看。“让你们好看几个字眼说得斩钉截铁,语气凶狠。

保镖们又互看了几眼,接着低下头,怯怯懦懦地说着,“小姐,她是女人,我们……“

“女人?别忘了你们的女人你们的家庭,跟我提女人,今天她能好端端地,明天你们的家人可就没谁求情了,“百里沐颜轻缓了语调,舞动着手里的皮鞭,若有所思。

话音刚落,保镖们齐上阵,拿起准备好的木棍,毫不留情的朝我打来,个个下着死手,我拼死扣着地板,血液从咬紧的牙缝渗出,没叫喊一句,几分钟后,我已遍体鳞伤,最后的一棍棒打在了后脑勺上,脑袋一嗡,我昏了过去。

“小姐,她……“保镖们见我昏迷,松散了力气,气喘吁吁地望着百里沐颜。

“死了吗?“百里沐颜很是轻松自在,乐开了花,我成了她观赏的对象,为她导演一场泄气的戏码。

硬汉将手靠拢我的鼻子战战兢兢地测着我的鼻息,“没,只是昏过去了,“见我只是昏迷,才松了口气。

“没死停什么,接着打,“百里沐颜冰冷地说道。

没有一个保镖敢再动手,围着我,谁都不说什么。

“好,你们不敢,我来,“见状,百里沐颜怒气冲天地起身走近,挥动着皮鞭抽在我的身上,我已经没了感觉。

一鞭下去,硬汉拉住了百里沐颜,惶恐不安地说,“小姐,再打出人命了,老爷知道了不好交代。“

听见老爷二字,百里沐颜才停住了手,心神不定,指着硬汉说道,“勇奎,将她看好了,没我的吩咐不准任何人进来,也不准给她饭吃给她水喝。“

勇奎连连点头,而后百里沐颜离开了,保镖们也离开了,只有勇奎守在门外,寸步不离。

第三天的早晨我梦见宽子出事的画面,惊醒了过来,浑身疼痛难忍,勇奎见我虚弱得不行,起了好心给我松了绑,可是我还是无力站起来,就那样犹如活死人一样趴在被鲜血溅满的枯草上,我没要求任何,不要饭不要水,骨子里硬气得像个男人。

这倒真像是一个寒冷的牢房,比起囚禁在冷宫的后妃,我还多了一顿教训。

泪城颂德医院:

林秋平躺在病床上睡了两天两夜,面庞惨白憔悴,微弱地动了眼眸,睁开双眼。

“兄弟,你还知道醒啊?再不醒,我就要倒下了,“坐在病床边的浩子深深地打了个哈欠,见林秋平醒来,起身倒了杯水,递给林,“给。“

“这是?“林秋平环顾着四周,眼珠子不停转动,缓缓坐起身来,碰到打着吊针的左手,吱了一声。

“这是医院,你病得不轻呐,“浩子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

“医院?“林秋平疑惑地看着浩子。

“对呀,你都睡了两天两夜了。“

林秋平使劲地摁着太阳穴,想让自己清醒,而后才想起什么,激动地问道,“灵兮呢?灵兮呢?“

“她把你托付给我,就走了,“浩子很是轻松,并没有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去哪里了?“林秋平情绪波动厉害,紧紧地抓着浩子的衣角。

浩子没有说话,神情无辜,摊着双手表示不知道。

林秋平松开抓着浩子的手,六神无主地躺了下去,眯着眼睛,将被子盖过了头顶。

浩子坐下削着苹果,有些莫名其妙。

几分钟后,林猛地坐起,吓得浩子一惊,面色好不难看,苹果滚落在地上,刀子划破了手指,见血溢出,才有了轻微痛觉,赶紧吮吸手指。

林无所顾忌地拔掉吊针,掀开被子,跑出了病房,见状,浩子拦也来不及了,刚刚走到门口的医生也是吓了一跳。

浩子一边追着一边喊着,“秋平,你去哪?秋平。“

“回来,你还没好,你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回来,“医生急得跺脚。

林疯了似地穿着病服跑出了颂德医院,嘴里还不时喃喃自语。

精彩评论

何氏小幺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现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何氏小幺自传意味的《恰逢你来时,山花烂漫》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