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宠后多娇:昏君养成守则》宠后多娇:昏君养成守则类似 HE 宠后多娇:昏君养成守则耽美

宠后多娇:昏君养成守则

《宠后多娇:昏君养成守则》

木羽年華 著

已完结 古代言情 阿姐,苏婉容 阅文集团

此次小编分享给各位书迷们木羽年華原创网络创作《宠后多娇:昏君养成守则》,天选人物是阿姐,苏婉容,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兄弟姐妹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 那日回屋以后,晚膳时苏婉容又特意嘱咐彻哥儿这些天若是无事,切记莫要靠近南苑北苑,尤其是老祖宗组建的侍卫队,平日里就是见着了,也要绕道而行。彻哥儿近日以来对他这个姐姐对比从前甚至还要再亲近几分。从前的阿

708次点击 更新:2021-04-25 17:19:01

免费阅读
此次小编分享给各位书迷们木羽年華原创网络创作《宠后多娇:昏君养成守则》,天选人物是阿姐,苏婉容,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兄弟姐妹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 那日回屋以后,晚膳时苏婉容又特意嘱咐彻哥儿这些天若是无事,切记莫要靠近南苑北苑,尤其是老祖宗组建的侍卫队,平日里就是见着了,也要绕道而行。彻哥儿近日以来对他这个姐姐对比从前甚至还要再亲近几分。从前的阿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那日回屋以后,晚膳时苏婉容又特意嘱咐彻哥儿这些天若是无事,切记莫要靠近南苑北苑,尤其是老祖宗组建的侍卫队,平日里就是见着了,也要绕道而行。

彻哥儿近日以来对他这个姐姐对比从前甚至还要再亲近几分。

从前的阿姐娇美亲切,说起话来总是如和风细雨一般低低柔柔。

现在的阿姐偶尔会肃起神色同自己讲一些道理,那些个大道理事实上有许多他曾经也从父亲口中听到过。

可一模一样的话从阿姐嘴里说出来就是不一样的。阿姐十分耐心,嗓音也极是温柔悦耳,循循善诱,不像父亲往往没说两句就被气得拍案而起。

故而彻哥儿自然爱听自己姐姐的话,寻常阿姐若是吩咐什么,他都是说一不二地老实应下的。

唯独关于老祖宗侍卫队,以及不能靠近南苑北苑这件事上,彻哥儿一直有些困惑不解。

毕竟阿姐前段时日还教导过他,他和别房的几个哥哥姐姐,原本一脉相承。就是心中有多么不喜欢,面上也不能显现,应当时刻铭记温良俭让,宽宏大度。

可如今怎的却是劝导他避而远之了呢?

彻哥儿小脑瓜里盘旋着无数的疑问。

只转念又一想,若是如阿姐这般慧心巧思的人,这么告知他了,就自有她的一番考量,当然就是有道理的。既然是有道理的话,彻哥儿无论如何总是要听的。

于是苏婉容后来说了什么,彻哥儿似懂非懂地眨巴着晶亮的黑眸,脑瓜点得小鸡啄米一般。

一边点头,一边小大人模样地嫩着嗓音,童言童语地正经允诺:

“阿姐且放心,既是阿姐说的,我自然都是要照做的。莫说那群侍卫队了,往后从他们其他房窜出来的阿猫阿狗,我都是要小心谨慎着对待的。”

苏婉容见彻哥儿乖巧可爱的小模样,心底就软了。连带着方才遇上那粗蛮男人时,烦躁的情绪似乎也一并淡下去许多。

她温柔地牵起彻哥儿软胖的小手,口里柔声笑道:

“傻彻哥儿,阿姐这么同你说道,也不是要让你同其他房彻底划清界限。事出有因,阿姐现在同你讲,你许也是不懂。你只要时刻谨记阿姐的说的话,过些时日,爹爹回府之后,你自然还是可以继续去其他院落时常走动的。”

说着,苏婉容抬眸不经意一扫,话音却是一顿。

彻哥儿今日穿着一件墨绿褥面暗纹小袍,也是今年新做的衣裳,来回还未穿过两回。

苏婉容只这么一瞥,却见前腰缝合的地方破了一个小洞,周围也沾了点泥,似乎用清水粗略清理过,仔细看,才瞧见一片淡淡的印子。

仿佛也是察觉到了自己阿姐的注视,彻哥儿就放下了手中的木箸,心虚地垂下头,掩耳盗铃一般伸出小胖手往衣衫脏了的地方悄悄遮了遮。

“彻哥儿?”苏婉容微微眯起了眸子,不动声色地压低了嗓音。

彻哥儿在这太傅府中同苏婉容最是亲近,太清楚她现下这神色意味着什么了,这分明是风雨欲来的前兆。

于是,小家伙就慌了,还未等苏婉容开口。就顶着憋红了的小脸,手足无措地着急解释:

“阿姐莫要生气,这、这块是彻哥儿和荣哥儿出去玩的时候不小心弄破的。彻哥儿已经知错了,彻哥儿这几日都不踏出房门半步,就乖乖待在屋里习字,阿姐你莫生气……”

显然是十分紧张了,一番话,光只是“阿姐你莫要生气”这几字,前前后后就道了至少三遍。

苏婉容愣了下,随即又觉得有些好笑。

她其实并没有生气。

彻哥儿这个时候不过才四岁出头而已。这个年纪的小孩,最是好动,喜爱玩闹,闷在屋里坐不住,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更何况彻哥儿实在比同龄的小娃胖了太多,过于肥胖,对身体总是不好。之前她缩减他吃食,多少也是因了这个。

如今爹爹规定的禁闭期已过,若是温习好课业的情况下,苏婉容是希望彻哥儿可以出去多和其他小伙伴一道儿活动活动筋骨,去去身上的肥肉。

彻哥儿方才口中的荣哥儿,苏婉容也是知道的。

那是五房徐姨娘手下最得力的郭婆子,屋里的独苗儿子。比彻哥儿大了三岁,虽也是下人,却是彻哥儿在太傅府中少有能玩一块儿的朋友。

想着,苏婉容就朝彻哥儿轻柔一笑。

“阿姐没气,不怪你。练字辛苦,出去松乏松乏也好。只可惜了这好好一身衣裳,脱下来阿姐给你补补吧。”

精彩评论

木羽年華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古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木羽年華自传意味的《宠后多娇:昏君养成守则》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