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遇夫呈祥》遇夫呈祥》作者是:王摩诃 女体化 遇夫呈祥cj

遇夫呈祥

《遇夫呈祥》

王摩诃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宋绣程,小姐 阅文集团

主要人物是宋绣程,小姐的作品《遇夫呈祥》此文是王摩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朴实无华主线跌宕起伏,绝对是感觉不错的新书,精彩内容试看 日忽忽,南风送暖,连背阴处的雪,也逐渐开始融化,曹家堡各处,无不春意盎然。镇中,解甲归田的知县宋茂卿府邸,内宅,大小姐宋绣程闺房。一丫头匆匆的跑了进来,正绣花的宋绣程抬眼看了下,嗔道:“青天白日倒像是

381次点击 更新:2021-05-05 12:28:16

免费阅读
主要人物是宋绣程,小姐的作品《遇夫呈祥》此文是王摩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朴实无华主线跌宕起伏,绝对是感觉不错的新书,精彩内容试看 日忽忽,南风送暖,连背阴处的雪,也逐渐开始融化,曹家堡各处,无不春意盎然。镇中,解甲归田的知县宋茂卿府邸,内宅,大小姐宋绣程闺房。一丫头匆匆的跑了进来,正绣花的宋绣程抬眼看了下,嗔道:“青天白日倒像是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日忽忽,南风送暖,连背阴处的雪,也逐渐开始融化,曹家堡各处,无不春意盎然。

镇中,解甲归田的知县宋茂卿府邸,内宅,大小姐宋绣程闺房。

一丫头匆匆的跑了进来,正绣花的宋绣程抬眼看了下,嗔道:“青天白日倒像是有鬼追你似的,樱春,你可是越发没规矩了。”

樱春是她的贴身婢女,为人机灵,行事稳妥,第一次这样慌里慌张,跑的急,喘着粗气道:“小姐,他来了!”

宋绣程心头忽悠一下,针尖刺破了手指肚,她低头看手指肚上冒出一滴鲜红的血来,忙把手指放入口中吮吸,故作不知:“谁来了?”

樱春狡黠一笑:“小姐不是千思万想人家呢吗,而今人家登门,小姐倒装糊涂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小姐别错过了。”

宋绣程顿时霞飞双颊,用华绷子敲了下那丫头的脑袋:“胡说八道什么呢,我何时千思万想什么人了。”

根本不疼,樱春佯装很痛的样子,用手揉着道:“奴婢没胡说,真的是他来了。”

宋绣程皱皱眉:“你说的是,阮致文?”

樱春点点头。

宋绣程奇怪道:“他来作何呢?”

目光飘忽,抿嘴待笑不笑,心里存了一点侥幸,倘或他是来提亲的呢?

樱春道:“大人不是解甲归田闲不住想出去访查民情么,他不知打哪里听说的,毛遂自荐想给大人做向导,不想大人另外来了客人,让他在前面的敞厅等着呢,这不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么,小姐有话跟他说,马上过去,等大人回来可就难了。”

宋绣程低下头继续绣花,只是心有些慌,手有些抖,刺了几针都没刺准,乔张做致道:“他来则来走则走,我还得绣花呢。”

何谓皇上不急太监急,樱春抢下她手中的华绷子:“这个时候小姐还有心情绣花,一会他可就走了。”

宋绣程低头不语,樱春再劝,她叹口气:“他只是个绸缎庄的东家,我爹,不会同意我们的婚事,再说想见他却也不难,他成日的在铺面上忙活,去十次倒也九次能见到他呢。”

樱春道:“小姐说的没错,当初奴婢也是这么劝小姐的,可小姐对人家一见钟情,成日的魂不守舍,奴婢也是为了小姐好。”

宋绣程脸一红,怒道:“你这丫头,没大没小没老没少,我何时为他魂不守舍了。”

樱春作势去拍自己的脸颊:“是奴婢说错了话,奴婢也是为了小姐着急。”

宋绣程忽而抬头,满眼都是倾慕:“不过,他确实一表人才,买卖做的也好,客人们都夸他待人和善,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好男人。”

樱春点头:“他家里,也富裕,在曹家堡,是数一数二的大户,而今大人已经解甲归田,咱们要在曹家堡扎根了,小姐的婆家,不用问,也是在曹家堡或是曹家堡附近找,要奴婢说找个不知根底的,还不如这个阮致文呢,好歹他家里开着买卖,人也相貌堂堂,性子也文质彬彬。”

宋绣程心中正是此想法,微微沉吟,道:“我爹是不会同意,但事在人为,总有办法的。”

于是取过华绷子继续绣花,心思却飘的渺远。

樱春再不敢啰嗦,默默陪在她身边,看她飞针走线。

宋家敞厅内,阮致文独坐在此,宋茂卿让他等,他就不敢擅自离开,等了半天等的百无聊赖,索性步出敞厅看光景,天色如碧,风也轻柔,春来了,天暖了,这说明他和玉贞马上要成亲,心中高兴,满脸是笑容。

正此时,铿锵有力的脚步声传来,他知道是宋茂卿回来了,忙整了整长袍马褂,正了正青缎小帽,见宋茂卿进了院子,见官,为显示郑重和尊重,他便学着旗人的样子打个千:“宋大人。”

宋茂卿抬抬手:“无需多礼,这样吧,我明天即往各处访查民情,你明日一早再过来。”

其实,访查民情只是借口,宋茂卿真正的目的是想在曹家堡盘个铺面做买卖,他也非七老八十,之所以解甲归田,是在任上犯了点事,托人情走关系,才保住了性命,然后便托病辞官,回到故乡曹家堡,一家子几十口,又不能坐吃山空,所以才想做个买卖养家糊口。

自己等了半天,只等来这么一个命令,不明就里的阮致文颇感受了冷落,悻悻然道:“是,谨遵大人之命。”

说完做礼而退,离开宋府没有回家,看天色尚早,本打算往铺子上走一趟,刚至绸缎庄,家中的某个小子正等在铺门口,见了他忙迎上:“大少爷,老爷叫你回去呢。”

阮致文心头一喜,问:“老爷可有说什么事?”

那小子道:“像是关于大少爷的婚事。”

果然猜中,阮致文兴冲冲的跑回家,直接奔去上房,听闻阮福财在堂屋呢,他又赶到堂屋,进了门高兴的喊了声:“爹!”

不想房内有客人,是个浓妆艳抹的半老徐娘。

阮福财朝那妇人道:“这事就麻烦刘大嫂了,你放心,事成之后,我有重赏。”

那妇人眉开眼笑,告辞而去,出房门时路过阮致文身边,特意看了看,啧啧道:“果然一表人才,般配,真是般配。”

阮致文以为说他和玉贞呢,得意的笑了,谦逊的道了声:“夫人慢走。”

那妇人咯咯笑着,出门槛还道:“男才女貌。”

阮致文待她离开,走向阮福财,喜滋滋道:“爹,是准备给我和表妹成亲吗?”

阮福财点头:“是准备给你成亲,但不是给你和玉贞,而是给你和宋小姐。”

阮致文一愣:“给我和宋小姐?哪个宋小姐?”

阮福财道:“是宋知县的掌上明珠,那宋知县虽然辞官不做了,怎么说也是官场混出来的,根脉深,朋友多,一旦有个麻烦事,他说句话还是很管用的,我一门心思想给你娶个官宦人家的女儿,这不,天上掉馅饼,刘媒婆登门提亲,给你说的就是宋家小姐。”

精彩评论

以古代言情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遇夫呈祥》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王摩诃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王摩诃的设定中,男主角(宋绣程,小姐)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宋绣程,小姐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王摩诃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间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