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非红颜不薄命》佛系王妃之纨绔王爷是戏精 第十八章:刘芳菲的艰难处境同人

《非红颜不薄命》佛系王妃之纨绔王爷是戏精 第十八章:刘芳菲的艰难处境同人

时间:2020-01-10 11:32:28来源:阅文集团

《非红颜不薄命》红颜非祸水苏so 完整版免费阅读 非红颜不薄命穿越文 连载

非红颜不薄命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张谷秀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朋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非红颜不薄命》的网文,是作者张谷秀原创的古代言情故事,新书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可以看一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小说。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着,南方的深冬比起初冬时候,那寒冷简直是狂野而粗暴。在易香香央求了无数次后,林氏终于考虑到二房的小姑娘们可能也希望停课,只是没好说,便让赖先生停了课放了假。易香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整

《非红颜不薄命》 免费试读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着,南方的深冬比起初冬时候,那寒冷简直是狂野而粗暴。在易香香央求了无数次后,林氏终于考虑到二房的小姑娘们可能也希望停课,只是没好说,便让赖先生停了课放了假。易香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整天赖在永乐居不出门,见天的把自己藏在被窝里。

可今日不成,刘芳菲让人递了话进来,说今天会过来看她。易香香原本觉得躺床上也可以见刘芳菲来着,毕竟是好朋友嘛,不过李嬷嬷发话了:“小姐,虽然冬天里的,老夫人免去了晨昏定省,但你也不能见天躺在床上。你这越躺着越怕冷,身体越差。而且待会儿芳菲小姐过来,她虽然不是外人,但难保她身边的丫鬟婆子都不是外人啊?您赶紧起来,起来在屋子里走动走动就不冷了。”

易香香知道李嬷嬷说的意思,就和抵抗力差不多,你越是窝着怕冷不去调动身体抵抗,只会越来越冷的。虽然现在屋子里烧着炭盆烘得暖暖的,但架不住你总要出屋子的呀。易香香认命的爬起来,她倒不是担心刘芳菲的丫鬟把她爱赖床的毛病说出去,她是琢磨着等在去花园转两圈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而且得多走动让这小身板增加点基本的抵抗力。

李嬷嬷要是知道易香香要去园子里浪,是绝对不会说让她起床的话,要出去受冻还不如让她窝在被窝里呢。

当然,李嬷嬷现下是不会知道的。只见她往火盆里撒了些下火祛味的香草,屋子里就发出了阵阵清香。这香草是易香香专门调配的,她怕火盆里烧的炭烟味闻多了对身体不好,而且经常烤火还容易上火,这才配置了这款香料,有强身健体和祛炭火味的功效,让你不至于全身都是火炭味。一品香推出这款香料的时候卖得洪喜直揪胡子,因为后悔定价低了,洪喜不止一次和李嬷嬷说,早知道那么好用就该把价格定高一些的。

李嬷嬷撒了香料后又添了些炭,因为怕乐棋几个丫鬟忘记添炭而冷了屋子,心里还估算着要保证这些炭能烧到她回来的时候,之后她就转身去了偏院。小姐央她绣的山河图还差几针就收尾了,她要赶紧去弄完,免得喜乐楼大厅正中的位置看着总是空空荡荡的。

易香香看着李嬷嬷离开了正屋,心下暗喜。百年县的冬天不见雪,但是也有梅花可赏的,易府就有这么几株梅花树。昨儿个听乐棋说已经开了花,易香香思量着剪下梅花枝插在天青釉刻花瓶里,摆在自己的书案上,那肯定是非常清雅的!于是她爬起来刚穿好衣裳正要往花园去,就见刘芳菲就带着丫鬟婆子风风火火而来:“诶哟,我打量着你应该还没起呢,没想到今儿个挺勤快的啊!”

易香香使了个颜色,青玄就带着刘芳菲身边的丫鬟婆子去偏院吃点心聊八卦了。

“你这大冬天的巴巴跑来干嘛?”易香香坐到了书案前,提起笔来练字。说来也是奇怪,她练了这么久,倒是感觉没什么进益,字还是干巴巴的没点韵味。

刘芳菲自顾自的找了圈椅坐下,伸手从青瓷盘里抓了块板栗糕吃,边吃还边说:“我这不才听说你大丫鬟叛变了嘛,过来安慰安慰你。”

易香香腹诽,这都多久前的事儿了,看来“百晓生”这名头刘芳菲是要丢了。

“芳菲小姐可是冤枉了我们,我和乐棋姐姐哪里就叛变了嘛?”青玄把丫鬟婆子等人交给了小喜她们陪同说话,自己回来侍候着。

“咦,你这丫鬟倒是牙尖嘴利的,以后你家小姐是不是都不用亲自动嘴骂人了?”刘芳菲笑道。

易香香端正的坐着和书法较劲,一边还不忘奚落刘芳菲:“你差不多可以了哈,有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真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我这是来安慰你的好吗?一知道你这里出事了马上我就来了,多贴心!诶,妙琴也真是糊涂,那侯府世家岂是她一个小丫头能轻易立住脚的?那世子眼下对她有情也不过是心血来潮,等厌了烦了,肯定就丢开了。”刘芳菲说道。她说完觉得糕点吃多了有点干,还喝了一口斗鸟彩纹杯里的茶水,惊喜道:“嘿,这茶不错!”

“这茶就是世子爷送给小姐的呢!”青玄捂着嘴偷笑。之前孟奇函来永乐居说茶叶一般,回头他送些好的过来,倒也没有食言,当天就让身边的下人送了过来。不过刘芳菲一边喝人家的茶叶一边说人家的坏话,这才是青玄捂嘴笑的原因。

乐棋也跟着笑起来,惹得刘芳菲一阵脸红:“易香香!”

“哼,叫我也没用!你干脆说你是来看我笑话的,我还信一些!”易香香白了一眼刘芳菲继续说道:“谁不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呢,毕竟是侯府,那泼天富贵里的尊荣,便是娶你我也是我们祖上烧了高香积了德;所以我不怪妙琴,只是用的方法,太过难看。”

刘芳菲听到这儿,脸上窘迫的红潮已经退了下去,只见她微微叹了口气说:“以往瞧她也是个好的,不像那贪图富贵人家的,不曾想......诶,是我看左了。”

“人是好的,但也喜爱富贵,这不冲突,我们不也一样?”易香香反问着也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暗想这茶叶却是不错。她接着说:“况且她也确实到了该配出去的年纪,我原本打算把她留在百年县,让娘亲给她配个年轻得力的管事,一起经营这边的喜乐楼,不曾想她自己有了打算......这样也好,倒也省去了我一番功夫。”

易香香的话让站在身后的乐棋惊了一惊,连正在拨弄炭火的青玄都顿了手。做正头娘子掌管喜乐楼,这是多大的殊荣啊!远比去侯府里当一个侍妾自在啊!诶,妙琴这真是,辜负了小姐的一番期盼,两个贴身丫鬟在心里暗暗叹气。

“嗯?这话瞧着不对,留下?你要去哪?”刘芳菲让乐棋帮她把圈椅搬到了书案另一头,双手撑在书案上托着下巴抓住了话题的关键,询问易香香。

“你是不是傻?你以为侯夫人为什么要客居易家?他们为百年寺而来,低调出行,城中随便找一个客栈哪里不比进易家方便自在?不过是想卖个好给爹爹罢了。”易香香翘着二郎腿继续分析:“不出意外,明年爹爹就会收到升官的调令,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必然是通州。”

刘芳菲也学易香香身子后仰翘起了二郎腿,并撇撇嘴说道:“何以见得是通州?”她表示有点看不下去易香香的嘚瑟,所以开始找出击口。

“说你傻是一点都没有冤枉你,你以为侯夫人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才来卖这个好?首先绝不可能是她女儿孟婕妤。不说圣上会不会同后宫妃嫔议论朝政,就算是会,他会关心一个县官的升调问题吗?所以一定是侯夫人的父亲姜大人或者姜老夫人给女儿提过,而且姜大人马上六十大寿了,之后必然辞官归隐。姜家的老家就在通州,未来的通州知州一定是要能对他们有所关照的,这侯府卖好的目的不就显而易见了?”

“那侯夫人这是希望易大人做了知州后,能照顾在通州的姜氏?这个解释可以说得通,但也不是必要啊!大不了侯府帮姜家把家族都迁往京都不就成了?”刘芳菲说道。

“姜大人要是想去京都,你以为他会待在通州?有侯府和宫妃做后盾,除了圣上那宝座,他哪里的官位做不得?”易香香开始觉得刘芳菲越来越笨了。姜大人为了家乡的兴旺呕心沥血几十年,怎么可能轻易离开通州。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刘芳菲举手投降,论这些东西她从来不如易香香分析的有逻辑。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猜测,我连娘亲都没有告诉,你也别往外说,等一切成了定局再看。”易香香虽然这样说,但心下已有八分肯定。旁边的乐棋听到这些话,已经开始默默琢磨着要提前归纳收拾好笼屉才是,自从上次妙琴之事易香香展露过分析后,乐棋对自家小姐的猜测那是十分相信的。

“嗯,我知道轻重。”刘芳菲答道。妄自议论这些本来就是不妥的,她才不会傻到把话传出去。

“你打算怎么办?如今关于你的身世还是没有丝毫眉目,你就这么耗着?还有,你这次病得也十分蹊跷,查出问题没有?”易香香知道刘芳菲的处境,很是担心的问道。

刘芳菲欲言又止,两年几乎是青梅竹马的朋友,易香香当热懂得她有顾虑,便让乐棋和青玄都退了下去。

“你说的对,我也觉得药有问题!”刘芳菲语气沉重。

“我托信任的嬷嬷拿着方子去帮我问了其他的大夫,得出的结论是那药就是治伤寒的方子。我又让嬷嬷留下药渣送给大夫检验,却也什么都检验不出来。可是那药喝得我身子一天比一天重,我便实在不敢再喝。我偷偷倒了药,按你之前说的出汗排毒的方法跑了两个时辰的花园,回去洗了一个热水澡躺下,你还别说,第二天还真是有精神了。从那以后的十来日我都是把药给倒了没喝,也固定坚持晨练,病反而慢慢好了。”刘芳菲语气微微颤抖,她想如果她把那些药一碗一碗的喝下去,估计就挨不过这个冬天了。

刘芳菲生病的时候易香香曾经让自家母亲借口送香料给刘夫人,带她一起去了刘府,她得以去看了刘芳菲。其实在那之前她曾经递了帖子,但被刘夫人借口刘芳菲生病不宜见她,把帖子打了回来。所以她才让自家娘亲找了借口,然后跟着一起进了刘府;人都来了,刘夫人自然不好再阻止,是以她才见到刘芳菲。她那会儿见到刘芳菲的时候,后者已经病了一月有余,但吃了药却不见好转,所以易香香才会猜测药有问题,并且把疑惑告诉了刘芳菲。但是易香香没想到,结果居然真的是这样。

此时易香香的脸上已经充满震惊,易家之前人口简单,她也一直由林氏护着长大,从没真正的见过后宅里的肮脏事,这会儿听到刘芳菲的话,真是觉得有点可怕。她忽然有点怀念现代的法制社会了,那里杀人是要坐牢的,人被谋杀也能查出真相的。她能想象到,如果不是刘芳菲机灵,此刻恐怕是没法站在这和自己说话了。

“你如今作何打算?要不我安排人把你送走吧?”易香香现在没法帮刘芳菲实际的做些什么,但是把刘芳菲送走妥善安置,她还是由办法的。

刘芳菲沉思了会儿,摇了摇头说:“不行,我还没搞清楚是为什么。没事,她现在既然不敢明面上做什么,肯定是有所顾忌;我机灵着呢,不会有事的。”

“你自己要考虑清楚,其实我觉得真相也不是那么重要。这样,如果开春我们真的去了通州,喜乐楼那边我会交代,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找来福掌柜。”易香香还是觉得远走高飞最为妥当,不过她也知道好友的执拗,当下也不好强求。

刘芳菲点点头说:“我会小心的,你也不要锋芒太露。还有,你那大姐姐可不是省油的灯,听说她近来总是在外面编排你们大房呢。”

“她那智商哪里是我的对手!”易香香狂妄的说道,她自认对付一个小丫鬟还是没问题的,倒是更担心刘芳菲。刘夫人蒋氏那个人易香香接触过,那可是一个真正的厉害角色,就自认聪明如易香香,如果不是因为和刘芳菲相熟,也会觉得刘夫人面慈心善,因为刘夫人对外的为人处事是真的滴水不漏。所以,刘芳菲要面临的,那可是个大boss。

易香香深思了会儿,还是觉得不妥:“要么你打听下如今刘员外在哪?我差人送你去,你直接问清楚了真相在决定去留?”刘家是做丝绸生意的,刘员外虽然是小土豪一枚,但那也是因为他常年不辞奔波跑生意才赚了钱来的,是以经常都是不在家;这也是为什么刘芳菲在刘家幼无所依的原因之一。

“我曾记得之前年纪小,受了委屈找父亲哭诉的时候,有在气愤中问过这个问题;不过被他否决了,让我不要胡思乱想。是以我觉得在他那里我得不到答案的。”刘芳菲说道。

“噢,好像你是说过这么一茬。好吧,既然你有自己的打算,我便不再说了。但你要时刻警醒着,千万以自己为主。”易香香小小的脸蛋透露着关心。

刘芳菲笑着说:“没事啦,你不是说祸害遗千年嘛,像我们这样的祸害,那是能长命百岁的。”

“嘁,你才是祸害呢!我可是仙女下凡来着!走,小姐姐带你去剪梅花。”易香香很大哥大的揽着刘芳菲,叫着乐棋和青玄备好篮子刀剪,往花园去了。

......

刘芳菲拿着易香香剪下的几株梅花,冒着寒风而来,抱着梅花而去。她的病刚刚好,本来是不该出来吹风的,但她知道易香香信重妙琴,才担心的特意跑了一趟来安慰,因为这个世上能真正让她上心的人委实不多。

刘芳菲回到刘府,为了避免引人注目她选择了从角门而入,她一向是这样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的,可偏偏有人非和她过意不去。

“诶呀,四妹妹这是打哪里回来啊?是刚巴结完易家回来吧?”刘芳菲上头有三位兄姐,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现在说话的是她的三姐姐刘芳美。

刘芳菲不想理她,转身就要往内院去,却被刘芳美拦下了脚步:“哼,你以为你巴结了易家人就能一飞冲天?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和易家姐妹交好,明明我才是你亲姐姐。”

刘芳美在书院里一直跟易若楠不合这是众所皆知的,现下自己的亲妹妹居然和易香香玩在一起,那就是变相的和易若楠玩在一起,这自然让她不喜。不过刘芳菲可是不会在意自己让刘芳美不痛快的,毕竟她们从小到大吵了不下八百回架了。亲姐姐?还不知道是不是亲姐姐呢!刘芳菲暗想。

刘芳美见刘芳菲一言不发,气得就要动手打她;后者身子娇小灵活闪了开去,刘芳美中心一片脚下打滑,便摔下了阶梯。

冬天里头地板湿滑,这样摔一跤那可是疼得有够受的!刘芳美正要破口大骂的时候,刘夫人蒋氏来了。

“吵什么吵!再吵都给我去廊下跪着!”刘夫人蒋氏怒喝道。

“母亲,妹妹嚣张霸道,我让她不要同易家的人走得过近,她还推我来着!”刘芳美恶人先告状。

“芳菲,给你姐姐道歉!”蒋氏也不问事实的真相,就冲刘芳菲喊到。周围的丫鬟们都低着头,没有一个人敢替刘芳菲说话。

不过刘芳菲早就习惯了,她从小到大虽然没被蒋氏在明着为难过,但像这样的小亏吃得是数不胜数。在外头明事理懂分寸、长袖善舞的刘夫人,在家里却是不管发生了什么,哪怕是浅显拙劣的借口,只要表面上理由站得住脚,她都会借机会“痛踩”刘芳菲。让刘芳菲道歉是经常的,廊下跪着也是经常的,这就是刘芳美毫不顾忌的找刘芳菲麻烦的原因,因为挨罚的永远都是妹妹,不会是她。一开始刘芳菲觉得母亲是真的被自己姐姐误导了,直到她越长大才越明白,母亲就是故意的。

刘芳菲也曾和自己的父亲刘员外告过状,不过因为蒋氏预防针打得及时,刘员外只把刘芳菲的告状当做是姐妹之间的不合。其实这也是因为蒋氏从来没短了刘芳菲吃穿用度,平时和刘芳美说话聊天时也带着刘芳菲旁听八卦,甚至在府里的一些老仆人面前还表现得十分宠爱刘芳菲。刘员外之前也问过那些他信任的老仆人,他们的回答一律是蒋氏对所有子女都疼爱,是以刘员外就从没有相信过刘芳菲的告状,只当她是被宠坏的小女孩。加上刘员外常年奔波在外,最初刘芳菲在每次他回家的时候都告状,就像狼来了的故事一样,刘员外有时候压根不等刘芳菲把话说完,就开口教训她要听话懂事。渐渐的,刘芳菲反而不去说了。

“对不起三姐姐,妹妹错了。”刘芳菲行礼认错,她早就懂得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不然等待她的可能不是道歉,而是罚跪了。

刘夫人蒋氏把刘芳美扶起来,后者还一把抢过刘芳菲拿着的梅花扔到了地板上,然后狠狠的用脚碾碎,之后跟着蒋氏扬长而去。

刘芳菲发现最近蒋氏对自己的不满是越来越明显了,看来香香说的对,再不搞清了事情的真相赶紧离开,自己的小命可能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她看着地上被踩碎的梅花,想起今天采花的时候易香香在花园吟的那首诗,里面有一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刘芳菲把那梅花踢到了路边,转身离去。

她不要做那朵成泥的梅花,她要在枝头灿烂。

精彩点评

古代言情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香香,蒋氏)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香香,蒋氏),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