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两千年不死》先秦炼气士在都市 第七十五章 找事by芸阁

《两千年不死》先秦炼气士在都市 第七十五章 找事by芸阁

时间:2020-01-14 07:58:56来源:阅文集团

《两千年不死》有些大树可以千年不死对吗 娘受 两千年不死帝王攻 连载

两千年不死

类型:历史作者:芸阁状态:连载中

主线人物是江晓,赫连的故事《两千年不死》此文是芸阁墨下的历史文,文笔妙趣横生设定百看不厌,绝对是非常耐看的独家作品,主要章节节选 或许是由于赵信特别吩咐过的原因,江晓在匈奴的这段日子是很平静的,赵信也果真像他所说的那样,给了江晓很多的考虑时间。她每天除了随着这个部落一起迁徙以外,闲下来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向赫连勃勃学习匈奴语。“卓青

《两千年不死》 免费试读

或许是由于赵信特别吩咐过的原因,江晓在匈奴的这段日子是很平静的,赵信也果真像他所说的那样,给了江晓很多的考虑时间。

她每天除了随着这个部落一起迁徙以外,闲下来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向赫连勃勃学习匈奴语。

“卓青你知道吗?今天早上我听到边塞那边带回来的一个消息,是关于你们汉朝的,你一定会感兴趣的。”赫连勃勃抱着一只烤羊腿走进帐篷里,神秘兮兮地看着江晓。

“什么消息?”江晓的心里下意识地警觉了起来。

赫连勃勃将烤羊腿递给江晓,坐在江晓的对面说道:“是关于你们汉国的卫青的,听说他在一个月前已经回到了汉国,被你们汉国的皇帝封为大将军了。”

“卫……大将军?”江晓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刘彻那家伙可以啊,她只是希望他别泄露自己的消息就行了,没想到他竟然还超常发挥的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个“卫青”,演了一出“卫青回长安”的戏码。

如此一来,倒是彻底断绝了匈奴人把卫青联想到她头上的可能性,毕竟就算匈奴人再聪明,也不会猜到刘彻费这么大力,其实就是为了做场戏吧?

“不仅如此,我听说那卫青还是你们汉国皇后的弟弟,据说这次回去除了大将军,还被汉国皇帝给封侯了……”

“赫连勃勃!”

粗犷的声音在帐篷外响起,一个体格强壮的匈奴男子拉开布帘走了进来,眼睛直直地瞪着江晓……和她手里的烤羊腿。

这个匈奴男子看起来十分年轻,头戴毡帽,背弓别剑,标准的匈奴士兵打扮。

“且莫车,你有什么事吗?”赫连勃勃皱了皱眉,用匈奴语问道。

且莫车伸手指着江晓手里的烤羊腿,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把我给你的烤羊腿给这个汉人?”

“嗯?”

经过这一个月的学习,江晓勉强也能听懂一些匈奴语了,她低头看了眼被自己吃了一些的烤羊腿,又抬头看了看满脸不爽的且莫车,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她这似乎是摊上事了啊……

“那是因为你给的烤羊腿太多了!”赫连勃勃立即争辩道:“我一个人根本就吃不完这些,所以才分给卓青的!”

“可是、可是你也不能分给她啊,她就是个汉人……”且莫车缩了缩脖子,语气弱了不少。

“且莫车!卓青虽然是汉人,但他也是很厉害的勇士!不要因为你之前打晕过她,就故意贬低她!”

嗯哼?

江晓挑眉看向被赫连勃勃训得不要不要的且莫车,好家伙,原来那天是你下的黑手……

恰巧的是,且莫车这时也扭头看向了江晓,看到江晓眼里那略带挑衅意味的眼神,且莫车顿时火冒三丈,指着江晓喊道。

“汉人!你敢不敢出去和我打一架!”

“好啊,没问题。”江晓就等着他这句话呢,当即就答应了且莫车的挑战,起身朝帐篷外走去。

这不仅仅是为了报私仇,也是为了她以后能在这生活得更好受一些。

在崇尚实力的地方,自然是要用实力来说话。

江晓不清楚这且莫车究竟是自己想来的,还是被某些人怂恿过来的,但这对她而言都没有太大区别。

反正只要打一顿,就什么麻烦都解决了。

“唉?卓青……”赫连勃勃急忙拉住了江晓,“且莫车很厉害的,你还是……”

“不用担心,我比他更厉害。”江晓松开了赫连勃勃的手,对早已怒火中烧的且莫车扬了扬下巴。

“走吧?且莫……车?”

“哼!汉人,我会把你的牙齿全都打掉!”且莫车狠狠瞪了江晓一眼,首先拉开布帘走了出去。

走到帐篷外,周围好几个似乎专门等着看好戏的匈奴人立即望了过来。

“哟,你看且莫车身后的不是那个汉人嘛。”

“看来这是真的要打啊,你说他们谁会赢?”

“那还用说?且莫车可是咱们草原上的勇士,那个汉人都是被他给抓回来的,谁输谁赢这很清楚嘛!”

“嘿!你小子一看那天就没跟着去,这个汉人可不简单,她那天一口气砍了我们二十多个人后,才被且莫车从后面放倒的……啧啧啧!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在周围匈奴人小声的议论声中,且莫车带着江晓走到前面的一块空地上,转身将一把剑丢给了江晓。

“汉人,这是你的剑,等会儿你输了可别说我且莫车欺负你!”

江晓接住且莫车丢来的剑,细细打量着。

这剑确实是当初她从朱世安那抢来的那柄,自从落到她手里之后,这柄剑就再也没有回到过朱世安手里了。

看着它,江晓突然想起了她的定秦剑,那柄剑现在应该还在平阳公主手里吧?一年多快两年了,也不知道那位公主殿下她怎么样了……

多愁善感,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江晓摇了摇头,抬头看向对面的且莫车,手中的剑微微抬起。

“你先来。”

“哦哦!且莫车!这个汉人没有拔剑!”

“她好像是看不起你啊!”

“你还站着干嘛?快上去打扁她啊!”

围在四周的匈奴人立马开始起哄,好巧不巧的是,赫连勃勃也在这时拨开人群,挤了进来。

看着赫连勃勃,且莫车胸中一股名为“男人的尊严”的火焰兀地燃烧了起来,他的热血在沸腾!

“汉人接招!”

扭头瞪着江晓,且莫车拔出短剑,大吼一声径直冲向江晓。

“快看快看!终于打起来了!”

“我赌且莫车能赢!”

“我也是!”

在众人的哄闹声中,赫连勃勃抿着嘴唇,下意识地捏紧着手,紧张地看着场地中央的江晓二人。

奇怪,她为什么要紧张?

赫连勃勃心里突然一惊。

不对不对,她才没有替那个汉人紧张呢!她只是遵从首领的命令,不想看见那个汉人受伤而已!

嗯!就是这样!

看着且莫车的短剑不断逼近江晓的脖子,赫连勃勃好不容易放下去的心又再次提了起来。

好吧,其实,她还是有一点点紧张的……

然而下一刻,赫连勃勃就再也紧张不起来了。

……

精彩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历史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两千年不死》,会想起江晓,赫连,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