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两千年不死》穿越重生之绝世女帝 第五十二章 陈阿娇的悲惨生活别扭受

《两千年不死》穿越重生之绝世女帝 第五十二章 陈阿娇的悲惨生活别扭受

时间:2020-01-14 07:42:59来源:阅文集团

《两千年不死》有些大树可以千年不死对吗 娘受 两千年不死帝王攻 连载

两千年不死

类型:历史作者:芸阁状态:连载中

《两千年不死》为芸阁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情节试读:“娘娘,陛下又和卫子夫那个女人在一起了……”“我知道!我知道!”后宫的某座宫殿里,一个盛装的年轻女子焦急地来回走动。刘彻也是有皇后的,而她就是刘彻的第一任皇后陈阿娇,之所以说是第一任,是因为陈阿娇最近

《两千年不死》 免费试读

“娘娘,陛下又和卫子夫那个女人在一起了……”

“我知道!我知道!”

后宫的某座宫殿里,一个盛装的年轻女子焦急地来回走动。

刘彻也是有皇后的,而她就是刘彻的第一任皇后陈阿娇,之所以说是第一任,是因为陈阿娇最近越来越觉得,自己皇后的位置恐怕坐不稳了。

这种感觉她其实一直都有,只不过从刘彻带回卫子夫后便越来越严重。

她之所以能成为皇后,还是要从十几年前那场夺嫡之战说起。

当时先帝有十多个儿子,而被立为太子的则是其中最受宠的栗姬所生的刘荣。

除此之外,在刘彻之前,他还有着九个哥哥,以及一个受到窦大娘支持跑来瞎掺和的叔叔,梁王刘武。

情势相当严峻,按理说这皇位应该怎么轮都轮不到刘彻,但可惜王娡并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女人,而陈阿娇的母亲,当时的长公主馆陶公主也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女人。

于是两个不甘寂寞的女人一合计,就组成了一个强大的战略联盟——刘彻和陈阿娇定亲。

也是因为这次联盟的确定,刘彻说出了一个流传百世的成语——“金屋藏娇”。

后来的事,便是这两个“老女人”一路过关斩将,撸翻太子和梁王刘武,成功将刘彻送上了皇位,将陈阿娇送上了后位。

简直完美!

当然只是表面……

抛开外表看内在,刘彻和陈阿娇订婚的时候只有五岁,一个五岁的小毛孩能懂什么金屋藏娇啊!

很显然,当时的那些话都是王娡教刘彻说的,这也表示出刘彻对陈阿娇其实并没有真感情,这也正常,自古政治联姻也没见谁有过真感情。

他们结合的原因,只是因为当时的王娡和馆陶公主互相需要,并且能给对方所必须的筹码而已。

而现在,刘彻已经登基,当时的联盟也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毕竟当年的刘彻摇身一变成了皇帝,王娡摇身一变成了太后,馆陶公主摇身一变……还是当年的那个长公主,而且还是个已经过气了的长公主,如今大汉朝真正的长公主,在平阳县!

简而言之,馆陶公主已经再给也不出相应的筹码了,至于陈阿娇,刘彻对她无感。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想到这,陈阿娇的后背阵阵发寒,历史上失去帝王宠幸的皇后有多惨,她还是知道的……

她该不会也跟着步那些惨女人的后尘吧?

不,不会的……刘彻能坐上这个皇位,馆陶公主当初可没少出过力,就算是顾及往日的恩情,刘彻再不喜她,也不至于要废了她吧?

以前的陈阿娇都是这样认为的,至少在卫子夫出现之前是这样。

卫子夫的“横空出世”让陈阿娇彻底乱了心神,这个平阳府的奴婢要是搁平时,她绝对是看都不看一眼的,然而现在,就是这个低贱的奴婢彻底迷住了刘彻的心。

两人当着陈阿娇的面整天腻歪在一起,丝毫不给她这个皇后一丁点面子!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她为后数年无子无宠,地位本就摇摇欲坠,现在刘彻还拉回了一个极为喜爱的卫子夫,万一这卫子夫还不小心怀孕了……

之后的事,陈阿娇不敢再想。

为今之计她能做的,或许也只有想办法不着痕迹地除掉卫子夫,除掉这个对她后位最大的威胁,或许还能勉强保住自己的位置。

然而卫子夫整天和刘彻腻歪在一起,她根本没办法下手……

急得在殿里团团转,陈阿娇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

有没有一种可能,让卫子夫自己崩溃呢?

“……”

“吁~吁~”

日头高照,又是一头老驴车在官道上悠悠地向前走着。

江晓和雷被二人头枕着手,脸上盖着草帽,悠哉地躺在车板上。

“话说姓雷的,都这么多天了你还不回淮南王那去,怎么?难不成是看上我了?”江晓的脸上压着草帽,瓮声瓮气地问道。

在埋葬了卓文君后,江晓当晚便离开了成都,至于卓文君之后的事,江晓后来也曾听到过一些传言,无非就是卓府的才女大半夜和某某某私奔了,卓府的才女可能其实是服毒自杀了什么的……

两种说法看起来都有理有据,却又都缺乏有力的证据,总而言之就是,卓文君神秘消失了。

对此,江晓也懒得跳出来解释些什么,她并不想让人去打扰卓文君在青城山上的宁静。

或许那个司马相如和王吉能猜到些什么……哦,王吉已经死了,因为卓文君的关系江晓并没有去伤害司马相如,但不代表她不能去找王吉的麻烦。

处理完王吉之后江晓,是直接离开的成都,至于雷被,则是自己“舔着脸”跟上来的。

理由是他觉得江晓很有趣,就想跟着看看。

对此江晓当然是拒绝的,两人也因此打了几架,旗鼓相当,在没有定秦剑的情况下江晓还真奈何不了这货,所以也只好让他跟着了。

“我确实是看上你了,不过只是感兴趣的看上。”雷被同样瓮声瓮气地回道。

“呵……”

懒得和这货拌嘴,江晓抬起草帽扭头一看,恰巧看到了路边的一个小茶摊。

行,正好去要点水。

江晓转身跳下驴车,径直走向小茶摊,雷被听闻动静后也起身跟上。

小茶摊不大,也就三四张桌子的规模,一个上了年纪的摊主正站在一旁乐呵呵地煮着茶。

“大爷,来两碗茶,顺便帮我们装点水。”

“好嘞!”

江晓和雷被坐到一张桌前,下意识地打量着这个茶摊。

四张桌子,除了他们这张以外,另外三张桌子有两张都坐满了人,全是一帮糙汉,看起来好像有点凶。

这些糙汉全都穿着普通的麻布单衣,腰间都带着各式各样的武器,西汉并不禁武,这很正常,就是他们穿的鞋子嘛……看起来好像质地不错啊!

江晓挑了挑眉,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这伙人。

“老头你快点行不行!我们哥几个还赶着有事呢!”

“就是!误了时辰你可担待不起!”

“好嘞好嘞!马上就好!”茶摊主陪着脸笑道,手上的动作从未停歇。

飞扬跋扈?江晓看着这十多个糙汉,看起来这些人的身份有点不简单啊,该不会是……

“他们都是杀手。”

就在这时,江晓身旁的雷被开口了。

……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芸阁的评价,说《两千年不死》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两千年不死》的小说来。作为芸阁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芸阁再也没有写出和《两千年不死》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芸阁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