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长乐歌》沧元图 第十二章 夏侯之怒Basher

《长乐歌》沧元图 第十二章 夏侯之怒Basher

时间:2020-01-14 16:31:13来源:阅文集团

《长乐歌》伏天氏 主角是陆云,皇甫的小说 长乐歌最新章节 连载

长乐歌

类型:历史作者:三戒大师状态:连载中

本回给老铁们解读三戒大师原创的历史创作《长乐歌》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夏侯,陆信两位光环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扭转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望着陆信消失的方向,陆云久久无法平复。他本以为,自己要费尽口舌,才有可能说服陆信。为此还精心准备了一系列说辞,诸如‘父亲对我有养育之恩,我绝对不会害父亲,也不会害陆家的’,‘父亲才华满腹,却只因为是陆

《长乐歌》 免费试读

望着陆信消失的方向,陆云久久无法平复。

他本以为,自己要费尽口舌,才有可能说服陆信。为此还精心准备了一系列说辞,诸如‘父亲对我有养育之恩,我绝对不会害父亲,也不会害陆家的’,‘父亲才华满腹,却只因为是陆阀旁系,就一直没有施展的舞台。这次利用夏侯雷,一定可以一飞冲天!’之类,却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在确定他的决心后,陆信便主动改变了态度,根本没让他用到那些可耻的说辞。

但陆云无比清楚的是,这绝非陆信本意!而是为自己做出的改变啊……陆信怎能不知这个决定,将会使他和他的家族,面临极大的风险。可他依然义无反顾的做出了改变……

是什么情绪,支配着这个冷静智慧的男子,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忠诚还是爱?陆云也说不清楚。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陆信是真真正正把自己,当成亲生儿子在无私的疼爱啊!

而自己,对他却只有亏欠……

非只陆家父子。这个夜晚,许多人注定无眠。

白日里喧闹的武林门大街,此刻已是空无一人,临街的店铺全都上了门板,街尾的四海当铺也不例外。

然而当铺里间,已经乱成一团。

掌柜的指挥着手下,将机密的档案打包转移,带不走的直接烧掉,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几个头目垂头丧气分散坐着,看着这副树倒猢狲散的架势,有人愤愤说道:“我就说吧,不该贪这个财!这下好了,让人家当枪使,捅了马蜂窝!”

“哎……”非但之前的反对者,就是那时的支持者,此刻也极力撇清干系道:“上头三令五申,不要在这节骨眼儿上轻举妄动,掌柜的就是不听……”

掌柜的面色铁青,只当做没听见,继续销毁手头的机密。

“还有山魈!”众人又把矛头指向那黑脸汉子,一副‘你弱智啊’的神情道:“你就不能长点儿心?人家挖坑你就跳?不想想那船上一水儿的黄阶护卫,正主儿还能是谁?”

“放你娘的屁!”山魈本就满腹邪火,闻言大怒:“当时刀都砍到脖子上了,哪能想那么多?站着说话不腰疼!”

“好,不说这个!”对方也针锋相对道:“死的那四个黄阶弟兄,你处理尸首了吗?能确保人家不会顺藤摸瓜找到咱们吗?‘毁尸灭迹’是白猿社的铁则,你遵守了吗?!”

“气死我了!”山魈理屈词穷,当时看到夏侯雷的身影,他魂儿都飞了,哪还顾得上处理尸首?就这一条,便足以把他打入深渊了!

见这些家伙非但不拉自己一把,反而拼命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山魈怒从心头起,蹦起来就要打人!

“都给老子消停!”掌柜的终于忍不住,重重一拍桌案。

掌柜的余威犹在,众人这下全都老实了。便听他冷哼一声道:“老夫已经写好了禀报,你们只管放心,此事老夫一人担下,不会连累你们!”说着他苍声一叹道:“这边处理停当,老夫便去登门请罪,要杀要剐,随他夏侯雷的便。”

“掌柜的……”众人闻言心下大定,这才有闲心关心起旁人来。“那几个死去的弟兄,身上又没有记号,咱没必要送上门去吧。”

“是啊掌柜的,没必要自投罗网……”其余人也假惺惺的劝道。

“你们太小瞧夏侯阀了……”掌柜的苦涩的摇头道:“他们一定会疯狂报复的,根本不需要证据……”

话音未落,在外间值守的朝奉,跌跌撞撞跑进来,颤声叫道:“不好了,外头被包围了!”

“什么?!”众人惊得站起来。

“怎么这么快?还是晚了一步吗……”掌柜的脸色一白,却很快镇定下来。他看看手中一摞纸张,那是白猿社吴郡分社,本年的业务记录。

每一张纸上,都有一个命丧于白猿社之手的亡魂,其中不乏官员富贾。但官府从来不敢过问,因为哪怕是刺史大人,也不想面对白猿社不死不休的刺杀,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但这凶名赫赫、可以让小儿止啼的白猿社,在夏侯阀面前,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掌柜的自嘲的笑笑,将手中纸张投入火盆里,纸张转眼被蹿起的火苗吞噬。掌柜的仿佛也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见掌柜的毫无反应,众人便想各自逃命,转眼却被强弓劲弩射了回来!

箭支飞蝗般射在当铺的门板上,同时还有一声厉喝在长街上炸响:“夏侯阀办事,闲杂人等速速退避!”

听到这一声,附近巡逻的官兵掉头就走,根本不敢接近。

当铺内一干人等也仿佛被抽掉了勇气,纷纷丢下兵刃,被冲进来的夏侯阀武士看押起来!

待控制住局面,几名手持火把的夏侯阀武士,护卫着一个身披黑色连帽斗篷的男子进来。

进屋后,那男子缓缓摘下帽子,露出一张满是病容的脸。他捂着嘴巴咳嗽几声,看一眼斧刃加身的当铺众人,目光便锁定了掌柜的,缓缓说道:“我就问一句,是不是你们做的?”

“回夏侯大人……”掌柜的一见那男子,两腿便不由自主的发颤。为了避免引火烧身,各门阀的重要人物,在白猿社都有画像。所以掌柜的一下就认出,那男子竟然是夏侯四杰之一的夏侯不破!

他万万没想到,这位大人物居然也来了余杭!更加没想到,竟然是他亲自带队上门!

要知道,与他以武功著称的三位兄弟不同,夏侯不破素有顽疾,身体孱弱,所以很少抛头露面。此刻,这位以智谋著称的夏侯阀俊才,居然深夜现身。夏侯阀的愤怒到了什么程度,可想而知!

这下,最后一丝侥幸都荡然无存。掌柜的双膝一软,跪在夏侯不破面前道:“给白猿社十个胆子,也不敢动夏侯阀的人。我们实在是被人陷害啊!”说着一五一十道:“前日,有人委托鄙社刺杀一个叫付岩的姑苏客商,我等不知是计,便接了这个委托。孰料他们居然借刀杀人,引着我们的人,和贵阀发生了交战……”

“什么人在陷害你们?”夏侯不破打量着掌柜的,那双眼睛,似乎能洞彻人心。

“这……”掌柜的额头沁出豆大的汗珠,艰难道:“鄙社的规矩,只要顾客先付全款,便无需亮明身份……”

“你觉得,这样的说法能交代过去吗?”夏侯不破掸一掸落在斗篷上的灰,幽幽问道。

“肯定不能!”掌柜的抬起头,咬牙道:“无论如何,小人都是死罪!自然任由夏侯阀处置!”顿一顿,他又乞求道:“此事皆由小人擅自做主,与旁人无关,还请夏侯大人高抬贵手,放过他们……”

“是啊,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当铺众人忙大叫道:“夏侯大人,我们是无辜的!”

“今日亲自动手的是哪位?”夏侯不破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

“是他!”众人赶忙指向山魈。

“不错,就是俺!”山魈不屑的看看众人道:“放心,咱不会牵连你们!”

“把他俩带走。”夏侯不破吩咐手下,将掌柜的和山魈押出去。就在当铺众人以为,总算逃过一劫时,却听夏侯不破幽幽说道:“剩下的都杀了。”

“啊!”当铺众人亡魂皆冒,慌忙向夏侯不破乞求活命道:“夏侯大人,我们是无辜的!”

“是啊,夏侯大人,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可没有得罪夏侯阀!”

“哈哈,一群血债累累的刽子手,居然说自己是无辜的!”夏侯不破像听到天大的笑话,笑了两声,又剧烈的咳嗽起来。等平复下去,他才字字如刀道:“不杀你们,夏侯阀何以立足?!”

说完,夏侯不破便转身出去,身后响起阵阵惨叫声!

等夏侯阀的队伍撤出后,一场大火将四海当铺焚成了灰烬。武林门大街上的店铺也被殃及池鱼,被烧掉了一半。

官府贴出告示,只说是意外失火,并没有人员伤亡。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三戒大师的评价,说《长乐歌》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长乐歌》的小说来。作为三戒大师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三戒大师再也没有写出和《长乐歌》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三戒大师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