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长乐歌》还看今朝 第七十九章 深意调教

《长乐歌》还看今朝 第七十九章 深意调教

时间:2020-01-14 16:33:33来源:阅文集团

《长乐歌》伏天氏 主角是陆云,皇甫的小说 长乐歌最新章节 连载

长乐歌

类型:历史作者:三戒大师状态:连载中

《长乐歌》由网络作家三戒大师所著,终于迎来了空前绝后的大结局,皇甫,陆云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伏笔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引人入胜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来的正是陆云,他还是一袭青衫,手握书卷,傍晚的微风轻拂着他的发丝,意态说不出的潇洒闲适。中午时陆云在看花台上,被晒得头发都打绺了。这是临来前特意洗了个澡,换了一件干净衣裳,才有此刻极佳的卖相。见到皇甫

《长乐歌》 免费试读

来的正是陆云,他还是一袭青衫,手握书卷,傍晚的微风轻拂着他的发丝,意态说不出的潇洒闲适。

中午时陆云在看花台上,被晒得头发都打绺了。这是临来前特意洗了个澡,换了一件干净衣裳,才有此刻极佳的卖相。

见到皇甫轩在此,陆云好像吃了一惊,忙拱手道:“兄台又来了。”

“你为何来的这么晚?!”皇甫轩的语气着实不善。

“这斜阳楼顾名思义,就是看夕阳的地方。”陆云一脸不解道:“我来那么早干什么?”

“……”皇甫轩登时无语,瞪了陆云半天才失笑道:“罢了,来了就好。”

“兄台莫非又遇到什么难处了?”陆云微笑问道。

“是遇到难题了,但这回你也帮不了我。”皇甫轩苦笑一声,手扶栏杆,把目光投向洛京城的方向道:“陪我看看夕阳吧。”

“好吧。”陆云点了点头,走到皇甫轩身旁,与他并肩而立。

两人站在这斜阳楼上,看那落日的余晖将洛京城高大的城郭、雄伟的宫阙,宽广的园囿,富丽堂皇的楼阁,照耀的金光闪闪,使这千古帝都愈加显得神圣无比!

凭栏远眺,皇甫轩胸中的烦闷终于稍减,神情却愈加萧索起来道:“这洛京城中,千家万户,为何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陆云闻言心弦一颤,头一次在皇甫轩的面前,流露出些许真情实感道:“那是因为无人能让兄台心安。”他生出丝丝同病相怜之感,若非有陆信陆瑛的存在,怕是自己也会和生出皇甫轩一样的感触来。

“是啊……”皇甫轩深以为然的颔首道:“我虽有家人,却形同陌路,虽有亲我爱我之人,却不得相见。每每念及于此,便恨不得逃出这个樊笼,哪怕流落天涯,四海为家,心里也要痛快许多。”

“……”陆云点了点头,轻声道:“兄台若不想待在洛都,等见到陛下,可以请求外放的。”

“外放?”皇甫轩怦然心动,旋即却摇头道:“不可能的。”

“为何不可能?”陆云一脸不解。

皇甫轩却答非所问道:“今天,我见到了陛下。”

“哦?!”陆云登时满脸艳羡,拱手笑道:“恭喜兄台,贺喜兄台,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呵呵……”皇甫轩却意兴阑珊道:“可是陛下问了我三个问题,我却一个也答不上来。”说着满脸失落的闭上眼道:“时不利兮骓不逝,虞兮虞兮奈若何?”

“……”陆云感觉十分别扭,心说他怎么把我比成虞姬了?只能跳过皇甫轩这句感慨,发问道:“到底是什么问题,兄台不妨说来听听。”

“好吧……”皇甫轩便将皇帝的三个问题,讲给陆云听。

陆云听完,目光怪异的看着皇甫轩道:“兄台,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到底是什么身份?陛下为何会问你这种问题。”

“和你一样无官无职,”皇甫轩淡淡道:“只是有些出身罢了。”他显然还不想告诉陆云自己的身份,便有些揶揄道:“你这颗聪明的脑瓜,也没法回答这三个问题吧。”

“这有何难?”陆云却高深莫测的笑起来,缓缓道:“我非但知道自己怎么做答,还知道尚书令该如何作答,中书令该如何作答,一般大臣该如何作答,还有皇子殿下又该如何作答,。”

“哦?!”皇甫轩登时两眼放光,一把抓住陆云的手臂,呼吸有些急促的问道:“你没开玩笑?”

“兄台都愁成这样了,我还会开玩笑吗?”陆云不着痕迹的抽出手臂,含笑看着皇甫轩道:“所以我才要问兄台是什么身份。”

“这很重要吗?”皇甫轩眉头微皱。

“当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陆云点点头道:“张冠李戴不得。”

“此话怎讲?”皇甫轩着紧道:“索性闲来无事,你不妨都说来听听。”

‘又一个闲来无事……’陆云暗暗腹诽一句,面上却正色道:“若是总管六部的尚书令,自然要明确作答,因为这是他的职责所在。但若是燮理朝政的中书令,就没必要了解这些。可以对陛下说:‘这些事情都有主管此事的官员,陛下若要了解,我可以回去向他们询问。’”

“……”皇甫轩本来期望满满,闻言不禁失望道:“那陛下肯定会说,还要你个中书令干什么?”

“臣这个中书令,自然是辅佐陛下处理军机大事的。”陆云淡淡一笑,以中书令的口吻回应道:“陛下让臣担任中书令,自然是了解臣的才能所在。以陈愚见,中书令就是辅佐陛下理顺阴阳,调顺四时,对外镇抚各国,对内安抚百姓,使百官各尽其职。既然百官各尽其职,臣也没必要把精力放在那些琐碎的事情上。”

“……”皇甫轩听得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竖起大拇指,心服口服道:“高,实在是高!刚才那一刻,我都要把你当成真的中书令了!”

“兄台过奖了。”陆云羞涩的笑笑。

“那若换成皇子,又该如何作答呢?”皇甫轩追问起来,这才是他真正关心的。

“天下最难处理的父子关系就是皇家父子。皇帝对成年的皇子既满怀期许,又不无提防,所以若被皇帝问起这个问题,皇子必须要十分提高警惕才行!”陆云慢条斯理的说道。

皇甫轩满脸震惊的愣在那里,甚至没有去追究,为何陆云小小年纪就能说出这番洞察世故人心,深悉帝王心态的话来。

“难道父皇是在试探我们?”皇甫轩喃喃自语道。

“什么?”陆云装作没听清他的话。

“没什么。”皇甫轩陡然惊醒,深深看着陆云道:“父子本是一体,皇帝为什么要提防皇子?”

“一是担心皇子野心勃勃,与外臣结交,觊觎九五之位。”陆云淡淡道:“二是担心皇子年幼无知,会被外戚奸贼所利用,成了别人对付皇帝的工具。”

“原来如此……”皇甫轩已经对陆云的判断深信不疑,若论疑心之重,他的父皇要远超他的十倍百倍!贸然听到皇甫轸提出要为他分忧,肯定会莫名警惕!

就算不担心皇甫轸几个觊觎九五之位,也一定会担心站在他们背后的夏侯阀!

外戚奸贼这四个字,用在夏侯霸身上,简直恰当无比!

但一想到他们父慈子孝、夫妻和睦的样子,皇甫轩又觉得自己可能多虑了。

不过这种事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定定神看着陆云,嘶声问道:“那我……我是说皇子,到底应该怎么说?”

精彩点评

《长乐歌》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历史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历史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长乐歌》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六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