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投行之路》瑞士银行投行 第36章 纠结的内心大结局

《投行之路》瑞士银行投行 第36章 纠结的内心大结局

时间:2020-01-14 17:00:06来源:阅文集团

《投行之路》投行小说推荐 完结版 投行之路鬼畜 连载

投行之路

类型:现实作者:离月上雪状态:连载中

《投行之路》是离月上雪撰写的一本现实作品,故事曲折绵长,文笔点石成金,实力推荐。《投行之路》主要章节节选 晨光科技下游企业:本朝军队。看到这里蒋一帆哭笑不得,他将手机塞进裤子口袋,背着双肩黑色方形包就下去吃早饭了。双肩黑色方形包很适合国内投行民工,属于人手一个的标配,因为不是特别休闲还可以装下电脑,柴胡也

《投行之路》 免费试读

晨光科技下游企业:本朝军队。

看到这里蒋一帆哭笑不得,他将手机塞进裤子口袋,背着双肩黑色方形包就下去吃早饭了。

双肩黑色方形包很适合国内投行民工,属于人手一个的标配,因为不是特别休闲还可以装下电脑,柴胡也有一个,只不过柴胡那个的价钱是某宝双十一打折货,48元一个。

而蒋一帆的这个是哥特新款纯手工制作尼罗鳄鱼皮男包,38888一个。

在酒店餐厅,蒋一帆只看到了王暮雪,她的双手正剥着一个鸡蛋,看到蒋一帆后便朝他投来了一个暖如晨光般地微笑。

得佳人一笑,蒋一帆骤然浑身一震,点头微笑后赶紧将目光移开,十分不争气地去拿盘子了。

便捷酒店的早餐选择自然不多,只是些能填饱肚子的便宜货,比如鸡蛋,红薯,馒头,肉包,炒饭,青菜等。

但唯一有特色的是,会有一个笑眯眯的胖阿姨站在角落的餐车后面为大家煮粉,餐车上有葱花,香菜,油辣椒,蒜米,花生等配菜。

其实就餐的人算上蒋一帆和王暮雪,一共才四个,可见这附近的荒凉。

朴实的阿姨十分热情,蒋一帆才刚装了一杯豆浆她就吆喝蒋一帆过去尝尝她的粉。

于是蒋一帆也没拒绝,跟阿姨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为自己煮一碗,尽管蒋一帆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正宗味道的桂市米粉。

王暮雪的面前也有同样的一碗粉,蒋一帆刚坐下来,就听王暮雪说柴胡吃狗肉已经吃饱了,所以先不下来了,等下8点他会直接在大门口等。

蒋一帆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句:“哦。”此时他看到王暮雪的盘子里是一堆鸡蛋壳和一个完整的蛋黄。

“你也不吃蛋黄的?”蒋一帆有些讶异。

“也?”王暮雪歪头笑道:“说明你也不吃?”

“以前是吃一个,扔一个,现在全扔了,要控制体重。”蒋一帆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刚工作的时候,还是一个身材匀称的帅小伙儿,经过投行几年的摧残,体重以每年四斤的速度稳步上升,这让他苦恼不已。

“也是,蛋黄都是胆固醇和脂肪,吃多了没好处,我只要蛋白质。”王暮雪说着剥开了第二个鸡蛋,进行了同样的操作,蛋白吃了,蛋黄扔掉。

“其实只有少部分人不宜多吃蛋黄,比如高血压病、冠心病或者血管硬化的患者,你这么年轻身材又好,每天吃一些也没事的,何况蛋黄里面还是有一定的营养成分的。”

王暮雪睁大了眼睛,将嘴里的蛋白咽下后道:“没想到一帆哥你还是营养师啊!”

“我只是略懂……”蒋一帆脸有点红,忙喝了一口热豆浆做掩饰。

空隙间他偷偷又瞟了一眼王暮雪,她此时的面颊朝着晨光,很白很亮,好似能驱走蒋一帆心中所有的阴霾。

真好,就连不吃的东西都跟自己一样,口味相投,看来这缘分真的天注定,对的姑娘,未来的老婆大人肯定就是她了!蒋一帆这么跟自己说。

一不做二不休,要不……

直接追吧?!

但是之前相亲的事情,可能还是要先确认下。

“有啊!”王暮雪想也没想就答道,此时她已经拿起筷子开始吃粉。

“就是给我打钱啊,一般除了打钱,没啥可说的。”王暮雪边说边吃了一口粉。

从王暮雪的这个回答,蒋一帆没有办法判断她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于是乎正要继续问,不料王暮雪眉头一皱,放下了筷子,而后直接将桌子上的油辣椒瓶打开,一股脑全部倒进了碗里。

王暮雪的这个操作差点没让蒋一帆把刚才猛灌的豆浆全给吐出来,这姑娘是梁山好汉么?!

那可是足足半瓶辣椒酱的量啊……

待王暮雪碗中的清汤已是红油油一片,她十分满意地重新拿起筷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那白花花的粉,已经被极具粘性的辣椒油染成了红色。

“这么能吃辣啊……”蒋一帆心寒道,心想自己可以是一碰辣椒就浑身冒汗,王暮雪居然跟直接吃辣椒酱差不多。

“嗯嗯对啊,我们家以前做菜,只有青菜不放辣椒,没辣椒的菜我根本吃不下去。”王暮雪一边说,一边往碗里加了一些花生。

蒋一帆一脸黑线,没辣椒的菜她吃不下去……

怎么上一秒才认为是绝配,这一秒便立刻产生了分歧。

不过口味问题,应该也不是问题,大不了去餐馆时点两份菜,在家煮时先把自己的盛出一半,然后剩下的一半再任由她放辣椒。

是的,蒋一帆只花一秒钟就想出了解决办法,于是继续认为对方是正确的女孩。

“对了,你突然问我爸妈干嘛?”王暮雪抬眼看向蒋一帆道。

蒋一帆一边拿起筷子假装正要吃粉,一边故作镇定地问道:“你爸妈有没有跟你提国庆节的安排?”

“说到这个我想问,我们国庆放假吗?”

蒋一帆一愣,看着王暮雪水灵灵的大眸子正没有一丝躲闪地看着他,蒋一帆断定,王暮雪绝对不知情。

这么一来,对方父母其实根本没有自己的父母这么在意这件事,至少他们根本不着急告诉女儿。

若是王暮雪早就知道父母的安排,在自己面前不可能如此坦率自然,因为这件事说出去还有些丢脸,这可是相亲啊!

相亲的本质其实就是动物配种,让差不多条件,差不多年龄,差不多长相的公母动物强行见面,然后试图建立一种能产生后代的不可描述的关系。

有些东西说穿了其实不太能让人接受,因为真相总是那么鲜血淋淋。

“你想放假吗?”蒋一帆试探性地问道。

王暮雪闻言笑了:“投行哪里是我说的算的,这个项目不是很急么?我觉得我们应该没有假期吧……不过我也才刚来,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工作量……”

“你想放就可以放,你说的算。”蒋一帆突然开口道,为了掩饰心中的紧张,他赶紧朝嘴里塞了一大口馒头。

“我怕曹总会追杀我。”王暮雪嘻嘻一笑。

“不会的,他追杀我帮你挡着,你说的算。”蒋一帆重复道。

王暮雪喝了一口牛奶,思索了一会儿道:“如果是我说的算的话……那我不想放!”

王暮雪此言一出,蒋一帆又差点没把嘴里的馒头喷出来。

搞了半天,心仪的对象第一不知情,第二也不想放假,这个时候提相亲的事,肯定会让女孩子反感,本来自然认识的还好,一旦身份变成相亲对象,那形象就大打折扣。

新世纪的大好青年内心崇尚的都是自由恋爱,就算自己找的配偶离婚率远远大于父母找的配偶,他们还是要自己选择。

因为选择权本身就是一种极具诱惑力,极具幸福感,并且能够宣布自主意识独立的东西。

自己选的,即便谈了一年就谈崩了,也被认为是轰轰烈烈的真爱。

而父母介绍的即便平淡幸福地过了一辈子,很多人也总习惯自己给自己强加一种莫名的遗憾,遗憾自己当年怎么如此窝囊,怎么不敢于坚持真爱,遗憾自己一定程度是包办婚姻的牺牲品。

不得不说,这就是倔强。

很多人都如《五月天》的歌词中唱的那样,和自己的倔强握紧双手绝对不放。

蒋一帆很担心王暮雪有这样的倔强,因为这会使得即便自己是她的白马王子,她也不愿意亲近,甚至认为街上随便捡的男人都比自己有魅力。

正当蒋一帆想开口说些什么时,王暮雪突然问道:“我听说入职面试的时候,考官通常都会问做了多少个项目,在项目中负责什么工作,还会问很多很多很专业的问题,是这样么一帆哥?!”

“嗯,他们会根据你负责的工作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挖下去,看看你的程度如何。”

“能举一个例子么?”

“比如你如果在项目现场负责底稿的整理,他们很可能会直接问你商标专利放在底稿目录的哪个索引,来考察你对于IPO全套底稿文件的熟悉程度,看看你是不是真正自己做过;再比如你如果负责过招股说明书法律部份的撰写,他们直接会问你董监高的任职资格是什么,独立董事有什么特殊的权限,会问如何判断一家公司的处罚属不属于重大处罚……”

“哇!那怎么判断?!”王暮雪立刻问道。

“这个就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明的,判断一家公司的处罚轻重决不能仅仅只看处罚金额的大小,还要看性质,看外部证据,看法律依据,必要的时候我们还要去相关部门进行走访,发函确认。”

“哇……一帆哥我就靠你了啊!让我多做一点,然后不停地考我!”

“当然可以啊。”

蒋一帆笑道,内心长呼一口气。

吴双昨天还特别电话叮嘱王暮雪现场工作时间每天不得少于17小时,正愁怎么跟她开口,会不会自己任务布置多了她就叫苦叫累跑掉了……

没想到她自己干劲十足,完全就是一匹精力旺盛的小母马。

只不过,蒋一帆这口气还没完全呼出去,心中便忽然一跳……

不对!

一天工作17小时,如果真的这样摧残自己未来的老婆,她以后生不出孩子怎么办……

精彩点评

离月上雪算是现实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投行之路》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蒋一帆,王暮雪)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现实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