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投行之路》亚投行法人 第23章 大龄男青年现实类型小说

《投行之路》亚投行法人 第23章 大龄男青年现实类型小说

时间:2020-01-14 16:59:33来源:阅文集团

《投行之路》投行小说推荐 完结版 投行之路鬼畜 连载

投行之路

类型:现实作者:离月上雪状态:连载中

今日给小说迷们呈上离月上雪新出的现实佳作《投行之路》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蒋一帆,王暮雪两位传奇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伏笔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拿着电子版光盘的柴胡,坐入出租车的副驾驶后,转头与大卫笑着点了点头,他的微笑和目光也扫过了王暮雪。只不过,柴胡没敢真正与王暮雪对视。如果对方用装傻来原谅自己的过错,那么自己最好也做一名健忘的傻子,然后

《投行之路》 免费试读

拿着电子版光盘的柴胡,坐入出租车的副驾驶后,转头与大卫笑着点了点头,他的微笑和目光也扫过了王暮雪。

只不过,柴胡没敢真正与王暮雪对视。

如果对方用装傻来原谅自己的过错,那么自己最好也做一名健忘的傻子,然后下不为例。

代签文件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2015年5月29日下午四点三十五分,王暮雪与柴胡在资本监管委员会大门前再一次击掌,庆祝他们合作的第三个项目顺利申报,只不过这一次,与他们一同击掌庆功的人,由蒋一帆变成了大卫。

说真的,柴胡这个时候竟然有些想念蒋一帆,那个曹平生眼前的大红人,那个好似没什么缺点的新时代男性代表。

经历了两次战争,柴胡已经习惯了走出这座资本监管委员会的大楼,就可以从蒋一帆圆圆大大的眼睛中,寻找到比自己还疲惫的神态。

看到能力极强的战友也会累,也会有挣扎无力的时候,柴胡就能获得一种在这一行继续干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而此时的王暮雪,在与柴胡和大卫击掌后的瞬间,脑海中一闪而过的人,也是蒋一帆。

王暮雪第一次来公司面试的那一天,蒋一帆碰巧坐在不远处堆满资料的卡座上,他亲眼目睹了王暮雪现场被逼写心得体会的全过程。

蒋一帆见到王暮雪的这一年,已经在曹平生的这座“江山”里挣扎了四年。

座位上的蒋一帆,看到王暮雪在吴双的指导下,慌忙改错别字的样子,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而后继续盯着自己的电脑上的数据图。

对于留学生的文字功底,曹平生还是那老套的考察方式,蒋一帆已经习惯了。

用曹平生自己的话说,他是国内土生土长的土鳖,他这只土鳖之所以能让一大帮海龟帮他干活,是因为他卓绝的意志力与耐得住寂寞的那颗心。

“你们这帮年轻人,把家都败光了,动不动就环游欧洲,环游东南亚,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旅游有前途么!老子打拼二十年,老子越南都没去过!你们还好意思旅游么?!”

是的,旅游有前途么?

曹平生这句惊人的言论与他叼烟训斥人的样子,又浮现于蒋一帆脑海中。

蒋一帆,28岁,男,京都大学金融硕士,皮肤白皙,身材圆润,脑袋圆润,耳朵圆润,全身上下哪哪儿都圆润。

曹平生特别器重他,也很少像骂其他人一样在公开场合骂他。

因为蒋一帆优秀,特别优秀,他拿全了投行界所应拿到的全部权威资格证。

蒋一帆这样的人,在全国的金融圈,都是可以随意跳槽的。

蒋一帆一米八二的个子,不仅专业优秀,最难能可贵的是还相当谦虚,简直谦虚到了尘埃里,神色中从未有过一丝傲慢之气。

柴胡记得他第一次以实习生的身份来公司上班,就懂事地给同事们倒水。

轮到蒋一帆的时候,蒋一帆脸唰地红到了耳根,拼命弯腰低头说不用不用。

不过柴胡还是拿走了他的水壶,大步走到饮水机前刚想打开按钮,不料蒋一帆起初愣了一下,而后起身追了过去,一把抢回了那已经放在饮水机出水口下的水壶,然后对柴胡又是一个劲儿地谢谢、弯腰、不用。

很难想象蒋一帆这样的人,会有一位资产过亿的父亲。

作为不折不扣的富二代,蒋一帆说,在父亲的那个城市,几乎做什么事都要靠关系。

早年没满七岁读小学靠关系,工作单位靠关系,拉项目靠关系,就连考个驾照都要靠关系。

蒋一帆很多年前考驾照的时候,考官都是父亲打了招呼的。

那年蒋一帆通过了笔试去路考,车上就只有他与考官两人。

而其他的车都是四个人,其中一个是考官,而另外三个是互不认识,可以互相监督考试是否公平的考生。

蒋一帆那辆车里因为没有第三者,所以即使他考试时调头忘记打灯,考官都会说,没事,你再来一次。

蒋一帆跟柴胡说:“我其实当时一进去就意外地没点着火,中途因为紧张忘记打灯,下车的时候双闪还开着,但是考官给了我三次机会,而这第三次机会,别的考生是没有的。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这样的现象,或许已经装有电子摄像头,已经很难靠关系了,不过一想到当年我的驾照就是这么得来的,我就不想回去。”

一旁的王暮雪听后笑了,心想原来蒋一帆这么聪明的脑子,开车也能如此笨拙,看来上天是公平的。

有碗毒鸡汤说的好,上帝为你打开了一扇窗,就必定会给你关上一道门。

不过柴胡和王暮雪都明白,蒋一帆如果留在他长大的那个城市,即便他是京都高材生,即便他以后真的是凭借自己的努力而取得的成绩,所有人都会说,那不过是因为他有一个那样的父亲。

所以,蒋一帆为了凭借自己的能力追求自己的理想,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他父亲的人际关系网,单枪匹马闯来了青阳。

不过蒋一帆来了以后才发现,青阳人无论是办公空隙,还是饭后话题,谈论的第一重点并不是理想,而是房价。

蒋一帆暗自感叹,自己作为一名28岁大龄男青年,即便工作处于金融界金字塔顶端,单单靠自己的力量,不啃老,还是无法在三十岁前凑足青阳房价的首付款。

所以,就像他的小学逃课同学说的那样,京都毕业,又怎么样?没有老爸,连个厕所都买不起。

或许就像曹平生说的那样,男人三十岁前,根本就不要妄想谈恋爱。

蒋一帆很听话,所以他一直单着,把他所有的青春都投入到无止尽的工作当中,直到工作四年后的他,认识了王暮雪。

曹平生每次在办公室骂人的时候,蒋一帆都与其他人一样低着头,但他时不时会瞟几眼王暮雪高跟鞋上那双大长腿。

不得不说,王暮雪那腿又长又直又白,让屋里呛人的二手烟都变得美妙起来。

跟蒋一帆一样喜欢王暮雪那双大长腿的男人很多,因为自从王暮雪来了公司,她桌上从不缺匿名礼物与巧克力。

王暮雪的巧克力经常吃不完,于是她就都分给同事吃,蒋一帆也曾笑着问王暮雪这些都是谁送的,她都是尴尬地笑而不答。

不过蒋一帆记得有一天,也就是王暮雪刚进公司大约一星期左右,他就在电梯口撞到一名陌生男子,那男子身材干瘦,斯文地戴着眼镜,穿着一件灰色的体恤衫,全身上下都被淋湿了,手里拿着一把好似坏掉的雨伞。

那男子问蒋一帆道:“你好,请问王暮雪是在这里上班么?”

“是的。”蒋一帆回答。

此时王暮雪正好也走到了电梯口,看到那男子,一点也不讶异,似乎他们早就约好了一样。

王暮雪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平淡一句:“你来了。”说着就从口袋掏出一块玉,直接抛到那男子跟前,如果不是那男子接得及时,那块玉会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王暮雪头也不回地跑回办公室加班了,那男子一脸黯然地没有说话。

一旁的蒋一帆有些尴尬地按下了电梯按钮,他只是感觉这是一场即将上演或者已经上演的分手戏,而那块玉,应该是定情信物之类的。

在曹平生的这座地狱里,爱情和假期,就跟商场一楼橱窗里的LV和PRADA一样,是种奢侈。

一晃这四年,被曹平生折腾分手离婚或者没时间谈恋爱的同事大有人在,所以蒋一帆也没觉得电梯口关于王暮雪的那一幕有什么奇怪,他的心情还因此美好了一些。

而让蒋一帆心情更加美好的是,他所在的项目组正好有一个同事离职,导致项目现场临时缺人,所以前两周进来实习的王暮雪,就理所应当地加入了他的团队。

“你是新来的实习生吧?”蒋一帆终于揣着一个正当理由,走到王暮雪跟前朝她问道。

王暮雪立刻站起了身连道:“是的是的。”

“我们有个项目在桂市,缺人,国防军工企业,你愿意去么?”

王暮雪想也没想地就拼命点头,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喜讯,这意味着她王暮雪终于不用再为部门做无聊的旅游方案,不用为各种各样的大小领导粘贴报销发票,不用为曹平生每天打电话给那些见都没见过的外地同事,统计他们的行踪……

这意味着她终于被允许进入一个真正的企业,去做投行人应该做的事情了。

一旁的柴胡看到蒋一帆获得王暮雪的同意后,直接进入了曹平生的办公室。

不一会儿他便出来告诉王暮雪,曹平生已经同意了,说完就径直往洗手间走去。

同样坐了两三周后台冷板凳的柴胡,自然也想进入项目组,所以他直接跟了上去,想说能否在卫生间里为自己争取下机会。

只不过,柴胡最后看到拿着电话的蒋一帆突然拐进了楼梯间,并轻轻掩上了门,于是只能在门外止住了步。

“嗯嗯,她下周过去。”

听到蒋一帆这句话,柴胡推断他应该是与桂市项目组现场的同事通话。

“美女,保证是美女。”蒋一帆笑着说道。

当蒋一帆放下电话出来的时候,他看到了门外拘谨地站着,眼睛不知往哪儿瞟的男生。

那男生明显十分心虚和紧张,但他定了定气后,还是同蒋一帆说明了来意,说完他笑得有些尴尬道:“我可以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儿,能扛能熬夜,会P图会修打印机,操作Excel几乎不需要鼠标,求收留!”

精彩点评

《投行之路》,我想只要对网络小说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本书当年确实是火的一塌糊涂,实体销量屡创新高,改编的游戏也大获成功。很多人说,这部小说本质上是一本披着现实外皮的言情文,但就算是言情文,在对人物的勾画和情节的描绘上也是可圈可点,蒋一帆,王暮雪这两个主角的名字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离月上雪同志一直在吃这本书的老本,后续较有名的作品也不多,这里我引用一名网友的评论:“与其说是作者江郎才尽,不如说是一位作家不思进取过度透支之后的常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