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追随曹总混三国》追随曹总混三国下载 第五十一章.抓壮丁大结局

《追随曹总混三国》追随曹总混三国下载 第五十一章.抓壮丁大结局

时间:2020-01-14 16:36:08来源:阅文集团

《追随曹总混三国》追随曹总混三国第69章 玻璃 追随曹总混三国LOLI控 连载

追随曹总混三国

类型:历史作者:好大一只乌状态:连载中

此次给兄弟姐妹们赏析好大一只乌执笔的历史创作《追随曹总混三国》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王厚,曹红节两位天选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悬念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三月尚且春寒料峭,世间也是战乱纷飞,可依旧阻挡不住浪漫的士族年轻人乘着春风十里外出踏青,认识些同样身份高贵,举止高雅的士族小姐姐,吟几句酸词儿,顺便再在哪个风景如画的完成传宗接代的大事儿,汉朝的风气可

《追随曹总混三国》 免费试读

三月尚且春寒料峭,世间也是战乱纷飞,可依旧阻挡不住浪漫的士族年轻人乘着春风十里外出踏青,认识些同样身份高贵,举止高雅的士族小姐姐,吟几句酸词儿,顺便再在哪个风景如画的完成传宗接代的大事儿,汉朝的风气可远比宋明清要自由开放的多。

这其中,最受欢迎的踏青点居然成了王厚浇撒粪肥的三千亩薄田了,一方面,这儿靠近伏牛山,山田一体景色最好,另一方面,到现在曹总都有一道强制命令,整个许都城的夜香都要运出来归他,王厚的五谷轮回之说也开始在世面上有了市场,许都的士族也都想来看看,这脏兮兮的玩意到底有没有效。

当然,到了王厚的田里,这些高高在上的老爷们看着佃户哗啦啦的往地里浇撒着沼肥,往往都是“大吃一斤”。

不吃惊都怪了,三月末,别家的粟苗,麦苗仅仅抽出了个巴掌,王厚家的却已经长到了小腿高矮,远远望去,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海,就冲这份长势,今年的丰收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更过分的是王厚的麦苗种植的比别家还要密集不少,要是别人家,这么密集,苗早因为争夺营养而病病殃殃了。

到了末世,就算脑满肠肥的地主老爷也开始务实起来,参观完王厚的农田,不少人捏着自己下巴上小胡子,眉头紧锁的回了自己庄园,开始思虑自己是不是也开始屯点粪肥了。

人勤地不懒,并且工分逼迫的也懒不下来,一个生产队六十来个佃户天天去拔杂草,沼肥还有个神奇的功效,就是能杀虫,两相作用下,庄稼是一天一个样。

“哇,真长这么高了啊!”

就跟个孩子那样,曹红节这妞人来疯的一股脑扎进了麦田中,扶着翠绿翠绿的麦秆儿,惊奇的叫嚷着,懒洋洋的跟在后头,王厚则是双手垫着头,心旷神怡的抬头看着蓝天,还颇有些贪心不足的哼哼着。

“这还叫高啊!连半人高都不到,连人都遮不住!”

“这才三月份,还想遮住人,你做梦呢!”

放开禾苗站起来,这妞立马是一副傲娇模样嘲讽过来。

“再说,你要遮住人干嘛!是不是要干什么坏事儿?”

背着小手胸口前压,一副经典名侦探柯节模样,奈何这平妞是一点儿压迫感没有,神经兮兮怀疑的瞅着王厚。

“坏事儿?好事儿!”

脑瓜子立马摇晃成拨浪鼓,王厚却是开始笑容预发猥琐起来,摇头晃脑袋,这货又开始了曹红节熟悉的胡说八道环节。

“我最佩服的一代文豪作家非莫言大大莫属,他笔下最幸福的地方莫过于庄稼地了,男女主角总是会在这儿迸发出最真挚,最原始,最激烈的情感来!所以等麦秆长的能遮住人了,我也打算带你来钻麦田地!”

想着《红高粱》里余占鳌与九儿高粱地里那段激情,王厚是口水都要流淌下来了。

“什么文豪庄稼地,什么最原始的感情,你要带我来干嘛?”

“徐州那次咱俩干嘛就干嘛呗……,哎呦,你咋动手了,别打了!再打我还手了啊!别打脸啊小姑奶奶,说着玩的!!!”

不知道网上哪位情圣说的,对于自己喜欢的女孩儿就得耍流氓一点,不过现在王厚是绝对认为他在放屁了!小脸通红,曹小妞气哄哄的走在前面,捂着一直熊猫眼儿,王厚则是跟做贼那样,悲催的溜在后头,这模样,估计他的余九高粱地经典桥段儿是完全泡了汤了,这一道上他还的小心别让佃户看到,丢了他王老爷的脸。

可怕啥来啥,刚走出麦田,王杆子那大嗓门已经嗡一下在耳边震了起来。

“老爷!”

“哎呦!老爷,您眼圈儿咋了!咋黑了,谁打的啊!小的立马给您报仇去!”

曹红节的小脸禁不住变得更红,王厚却是干脆差不点没晕死,气急败坏的叫嚷道:“老爷我自己摔的!”

“摔得?咋能正好摔眼睛上?”

“再多嘴老爷我让你练马步去你信不信,不是让你看着部曲们训练吗?谁让你来的?”

没好气白了一眼这个没眼力见的家伙,王厚哼哼着硬岔开了话题,马步的威慑力的确是凶,这么个一米八几满身腱子肉的傻大个都是激灵灵的哆嗦了下,悲催的一个立正,终于提到了正事儿上来。

“老爷,丞相府有使前来,招老爷您和节小姐速速去丞相府议事!”

“额……”

王厚肿了一圈儿的眼角再一次禁不住抽了抽,曹操找他,基本上没啥好事儿!

…………

不过给人家打工,老板下命令了,天上下刀子也得去,更何况身边还有着这么个曹老板的忠实拥簇者曹小娘呢!俩人是连牛车都没做,一道气喘吁吁的奔到了丞相府,级别待遇在这儿也显露了出来,曹红节是腰间挎着剑,直勾勾就闯了进去,而王厚则是悲催的只能解下武器,悲催的交给守门将军,侧面快赶上自己正面宽的虎痴将军许褚。

“这啥玩意?”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都见过,王厚这一根腰带挂着六个沉甸甸的弯管子许褚还真没见过,两个牛眼珠子瞪得溜圆,脸上肥硕的肉扇扇着,满是好奇的问着。

“许将军,您可别瞎摆弄,这可是王某的配枪,五十丈之内打哪儿指哪儿!碰到了绝无活口!”

“枪?”

拿着这玩意,许褚差不点没乐出声来,好不容易憋住笑,这曹总的贴身保安队长这才一本正经的把王厚那根腰带挂在了门口的兵器架子上,旋即回身一抱拳道:“王令官放心,本将会保管好令官这一捆专打女人的枪,令官请!”

王厚气得嘴角差不点没扯开,不过那头曹红节都走没影了,他也没时间和这粗汉耽搁,气闷的哼了一声,他是无可奈何闷头朝着里头走着。

这还没走几步,门口十几个门卫卒外带个憨厚大汉的笑声已经是喧嚣的传了进来,尤其许褚这货,都快笑出猪叫来了。

紧赶慢赶也没撵上,还好这丞相府王厚也算是常客了,每人带他自己也是轻车熟路的摸到了曹操的召见群臣议论的大堂。

曹红节是早早就到了,乖巧的跪坐在蒲团上,看他顶着个黑眼圈儿进来还翻了个白眼,只不过王厚是暂时没心思搭理她了,因为一进来,屋子里那股子紧张的气氛就算他这个马大哈都感觉了出来,三级台阶之上,曹操那一张白脸阴沉的犹如暴风雨的前夜,座下,郭嘉,程昱,赵融,刘贷等亲信也跟着眉头紧锁着,这个节骨眼上可不敢惹乎曹总,王厚是赶忙躬身叩拜在了中堂。

“下官丞相府仓曹王厚,拜见丞相!”

“哦!途求来了!列座吧!”

“谢丞相!”

爬起来在边上的蒲团挑了个最末端的,挨着曹红节坐下,王厚还没等坐热乎呢,那边一股子浓郁老陕味的方言已经响了起来。

“王令官来的正是时候,适才方与丞相提及,某家出征在即,然干粮未在太仓,敢问令官何时拨粮?”

说话的谒者裴茂,也就是即将出征关中的主将,虽然他这出征是联合关中军阀去讨伐乱臣李傕,主力是关中军阀,曹操只给步兵三千,可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而且按照郭嘉透露的,自己也的跟着这支部队去出征,给自己吃的粮食王厚可不敢大意,他是恭敬的站起抱了抱拳头回应着。

“回裴中禁,干粮已于伏牛山下备好,但丞相一声令下,即调往中禁军营!”

看来今个是商议出征关中的事儿,王厚心头倒是松了口气,虽然他是不愿意去陕西出差吃沙子去,可好歹有个心理准备,粮食交接妥当,他是坐了回去,就等着曹操宣布出征命令了。

然而,现实往往就是这么坑爹,裴茂一句问话之后就没下文了,反倒是曹操主动开了口。

“荀令中告病,编写《氏族志》一事,何人可继任?”

刷的一下子,二十几个曹操心腹文官,连曹红节这妞的眼神居然都汇聚在王厚身上,这一群大号聚光灯照耀下,一瞬间王厚差不点没吐血三升出来。

难怪曹操脸色不好看,原定亲自主持编写《氏族志》的心腹高官荀彧,居然撂了挑子。

然而,的确这编写《氏族志》的主意是他为了解决太仓收入不足而出给曹操的,可不代表他王厚就有着这个能耐执行,而且编写《氏族志》还是个得罪人的活,他可不愿意去干这吃力不讨好的活计,眼神儿汇聚下,王厚是老脸一苦,无比悲催的一捂肚子。

“丞相,下官告罪……”

“丞相,《氏族志》乃天下士族编译,为朝廷任官选官的重要凭证,非上等世家出身,足以服众之人不可担当!下官认为,丞相乃我大汉开国之相曹参之后,此事非丞相不能担任!”

别说,还是郭嘉够哥们,一句话就帮王厚解了围,可还没等他露出个笑脸,把装病吞回去时候,郭嘉下一句话却又是让王厚差不点再吐血三升,好家伙,这老小子一转头又把他给卖了!

“然丞相身系我朝廷,日李万姬,编写《氏族志》话还需具体执行人员,下官认为,节小姐出身曹室,品性正直刚硬,当代丞相为巡查使,巡查地方,记书以供丞相审核!另户曹空虚,王令官大才,臣推举王令官兼领户曹事,一并巡查地方钱两田亩实事物,正好与节小姐也是个照应,一举两得!”

王厚目瞪口呆中,没等他反应过来,曹操已经是捋着胡子忽然大笑着应了下来。

“奉孝乃老成持重之言,诸卿以为如何?”

“正该如此啊!!!”

精彩点评

好大一只乌的《追随曹总混三国》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历史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