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追随曹总混三国》追随曹总混三国第70章夏猎 第三十二章.惨总受

《追随曹总混三国》追随曹总混三国第70章夏猎 第三十二章.惨总受

时间:2020-01-14 17:18:57来源:阅文集团

《追随曹总混三国》追随曹总混三国第69章 玻璃 追随曹总混三国LOLI控 连载

追随曹总混三国

类型:历史作者:好大一只乌状态:连载中

《追随曹总混三国》是好大一只乌所编写的一本历史创作,故事扣人心弦,文笔一气呵成,值得一阅。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个夜香仓曹的名声都传到留县来了,李典对他王厚这个收粪的明显是敬而远之,中军里接待他居然隔着三米多远,甚至接收曹丞相给派的路引通行证都是亲兵拿来,手都没碰,看一眼就扔到了一边,

《追随曹总混三国》 免费试读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个夜香仓曹的名声都传到留县来了,李典对他王厚这个收粪的明显是敬而远之,中军里接待他居然隔着三米多远,甚至接收曹丞相给派的路引通行证都是亲兵拿来,手都没碰,看一眼就扔到了一边,好像怕沾染臭味儿一样,气得曹红节都想打他了。

不过王厚是浑然不在乎这怠慢的礼遇,甚至还隐隐有点兴奋,曹总收他一半粮食跟定是要供给大军,既然时人这么在乎大粪肮脏,秋收时候他到处宣扬自己家的粮食是上粪肥的,诸将一嫌弃,那粮食不就全给自己剩下了吗?

心里打着如意算盘,王厚是美滋滋的跟在李典后面,从军营那面出了去,还是一副嫌弃的模样,这个三十多岁,长的跟磨盘一样敦实的家伙捂着鼻子,右手指着前面的雪原叫嚷道:“都在前面了!你自己过去挑人吧!”

“多谢李将军!哎,李将军你别走啊!”

眼看着这货又是躲瘟疫那样晃悠着身上盆领重甲,连跑带颠回了军营,曹红节气得直拧小拳头:“这个无礼之徒,竟然如此怠慢!等他回了许都,本小姐一定要他好看!”

“行啦!那也是回许都再说。”

无可奈何的耸耸肩,王厚又是乐颠乐颠的向前一挥手:“现在先把部曲佃户都挑选了,来年春好努力给你赚聘礼,好娶你过门!”

刚刚还气得小脸煞白,一句话又把曹红节羞的满脸通红,羞怯的左右张望了下那些虎豹骑拨来的死人脸,她又是气呼呼的一拳头怼在了王厚的肩膀上。

“去死,鬼才要嫁给你这个废材呢!”

“恩,某个刁蛮却漂亮的女鬼。”

“找打!哇呀呀!”

…………

算是个轻松的开头,打闹间,王厚带着人牵着马溜达就出了军营岗哨。

北上的扬州难民真是够可怜的,不能前进,也不能进已经不知道在哪一次战争中荒芜了的留县,冰天雪地中,就只能困在这片被抛弃的荒野中,有些人用木头和破草搭成了小房,有的则干脆被逼无奈,用野地里厚厚的积雪堆建成了房子暂避取暖,距离军营一里左右的距离,就是这么一大片窝棚区。

头一次自己成了面试官去招人,这王厚,简直拽的脑袋朝天了,路过第一个冰屋子一歪脑袋,边上的虎豹骑保镖立马咣当一脚踹开了破烂稻草门,恭迎着他进了去。

脑袋昂的差不点没撞到门框上,向后弯着腰才进了去,看着里面似乎一家几口围着破布抱成一团取暖着,他是志得意满的哼哼起来。

“本官真四百石大员,丞相府仓曹王厚是也!你们三生有幸,本官田里缺佃户部曲,你们被本官招聘了!”

“月薪一万,包吃包住!周末双休,五险一金,工作轻松,干好了还有年假!单位包旅游!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儿!你们来不来啊?”

说着说着,王厚自己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穿越前这好事儿他怎么就遇不到呢!

奈何,令他尴尬的是,这一家几口人就好像没看到他那样,依旧是静静的围坐在一起抱团取着暖,这可让王大人尴尬了,眼睛瞪得溜圆,瞄着这一户人家也比起王八功,一动不动的,不过还好他有忠心保镖了,先进来那个夏侯家部曲,如今改姓王的保镖王从戈粗暴的上去就是一大脚。

“令官问你们话呢!安敢无礼!”

可这一下子,吓得王厚脑袋都在雪顶上撞了个窟窿,随着这一脚,一家五口死死抱在一起,齐齐的咣当一下子向后倒了过去,沉重的砸得冰冷的地面都是咣当一声,盖在她们额头上的布也是就此掀下来,正好中间那女人已经冻的干瘪的眼睛以一种怪异的神情似乎死死盯着自己。

“这!这是怎么回事?”

后背都直发毛,王厚猛地向后一躲,惊愕的叫嚷着。

不过王从戈却仿佛司空见惯了那样,又用皮靴踹了一脚,这才回身对着王厚一抱拳!“家主,全都冻死了!”

虽然还没亲手杀过人,可这个时空王厚也算见过血了,甚至整个县城被屠,满是腐尸的一幕他都见过,可这一整家子连老人带孩子全家冻死的一幕还是震撼到了他,双眼发直,他是艰难的摇晃着出了雪屋子。

可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末世的丑陋在这个难民营里,像他展露了个淋漓尽致,举家举家冻死的一个接着一个,可就算这样的还是解脱了,一家勉强还燃起炊烟的破木头房子,王厚才刚进去,立马是怂包蛋那样捂着嘴冲了出来,扶着墙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锅里烧的,还要锅下面当柴火点着的,他是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了,而且几个人那一双双猩红的犹如狼一样张望向自己的眼神,亦是让他不寒而栗。

“怎么了!把你吓成这样!废材!”

愕然看着王厚这幅模样,曹红节还挺讲义气,抓着刀把就要进去给王厚找回场子,谁知道这一次王厚是很爷们的猛地抓起她的小手,一言不发,拉着她就往回走。

这时候已经走进了小半个难民营里,忽然间,一座稍微厚点的破屋子中,又是几个人钻了出来,清一色壮汉,为首一个打量了一眼扯着曹红节小手的王厚以及他身后全身备甲的虎豹骑侍卫,旋即脸上立马浮现出了讨好般的笑容,重重向下一拜道。

“曲水人淳于壶拜见这位老爷!您可是招募部曲家奴?您看我们兄弟几个成不!”

“这一片小的们门儿清,谁家婆娘漂亮,谁家男人干活如牲口,只要老爷您能收纳了小的几个,这些贱骨头们小的一定为老爷您管的明明白白的!”

几个汉子是一边恭敬一边作揖,可看着他们一个个油光发亮的脸,甚至嘴边还有汤与油,刚刚看到了那一幕的王厚心头忍不住就浮现出了浓郁的厌恶。

不过析骨以爨是这些灾民在无粮无衣的绝境下唯一活下来的方法,王厚又不是神,他既然没实力供养所有的难民,也就没权利批判他们的求生方式,只能是淡淡的一甩衣袖:“不需要,退下!”

“嗨!别走啊!”

王厚这才刚拽着曹红节要绕开,却冷不防求收不成,淳于壶居然一张手臂挡在了他们面前,这一次,他脸上谦卑之色却不在了,横肉奔起,完全变成了一条要咬人的狗。

“这天灾人祸,小的们活着也不容易,您要是不给条活路,小的们一但发起狂来,您这命总比小的们贵,您说是不是!”

跟着他,几个恶汉全都面色善的围了过来,另一个寒冬腊月露个膀子的恶汉子竟然从腰间还掏出个小孩的骷髅头来,晃悠着更加残忍的哼笑着。

“小的连这活人脑花都吃过,可这当官的肉还真就没吃过,您觉得呢!”

“你在威胁我!”

目光阴沉,王厚的语气却是极其淡然,不瘟不火的反问着。

“哪儿敢呢!小的们还指望您……,你!你!”

噗呲的声音猛地想起,根本没想到王厚居然说杀就杀,满是不可置信看着捅进自己胸口的刀子,淳于壶眼珠子都瞪了出来,满是不可置信,就好像临死前的狼那样手指头直抓向王厚的脸。

“他杀了咱们大哥!砍了他!吃了他!!!”

同样也炸了,边上那个骷髅汉子龇牙咧嘴的拔出了柴刀,几个恶汉也是纷纷抄家伙,奈何,他们遇到的是虎豹骑,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活鬼。

咔嚓的声音中,环首刀后发而先至,滚烫的鲜血才刚刚落地,就冻成了冰碴,几个呼吸间,这些吃人的恶汉子已经纷纷被砍死在地上,那个拿着窟窿头的家伙还想跑,瞄着他后背,王厚是猛地扯过了曹红节的弓,把一把雕花女弓拉的溜圆。

砰~

他这射技实在是垃圾,不过离得距离不远,噗呲一声铁箭头穿大腿而过,那骷髅恶汉子轰然倒地,在他凄厉的惨叫中,早已经看他不顺眼的曹红节是小跑的追上,彪悍的咔嚓一刀砍了他的脑袋。

心情烦躁至极,听着几个恶汉钻出来的木头屋子还有哗啦的响声,杀红了眼的王厚拎着环首刀,直接踹开了木头门,可冷不防一个黑影直扑向了自己,下意识中,他是直接一刀捅出,锋利的刀刃穿身而过,下一秒,那个躯体却是扑腾的跪倒在了地上。

“求求你们,你们要吃就吃我吧!不要吃我的孩子!!!求求你们!”

炉火下还噼里啪啦的烧着人骨与人脂,几具已经没肉了的骸骨牲口那样挂在木头梁上,眼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没了一条腿,口中献鲜血狂喷,气若游丝,却强撑着不死不住对着自己磕头的女人,再看着角落里那个缩在直发抖的孩子,满是震惊的王厚,手中那把淋漓着鲜血冰碴子的环首刀忍不住脱手落下,咣当一声砸落在了雪地上。

“家主!!!”

精彩点评

《追随曹总混三国》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历史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历史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好大一只乌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