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追随曹总混三国》追随曹总混三国笔趣阁 第三十五章.推销到曹总总攻

《追随曹总混三国》追随曹总混三国笔趣阁 第三十五章.推销到曹总总攻

时间:2020-01-14 16:49:46来源:阅文集团

《追随曹总混三国》追随曹总混三国第69章 玻璃 追随曹总混三国LOLI控 连载

追随曹总混三国

类型:历史作者:好大一只乌状态:连载中

主要角色是王厚,王福的新篇《追随曹总混三国》此文是好大一只乌执笔的历史文,文笔点石成金主线流光溢彩,绝对是比较不错的火爆新书,精彩片段试读 日子真的能越过越好的,因为有了煤!现在是缺木头,黏土可不缺,有了充足的燃料,王厚大手一挥,府里的泥瓦匠直接在山里掏了几个砖窑,煤炉子热乎乎的烧着,一块块大青砖就被掏了出来。至于水泥更是不缺,石灰石!古

《追随曹总混三国》 免费试读

日子真的能越过越好的,因为有了煤!

现在是缺木头,黏土可不缺,有了充足的燃料,王厚大手一挥,府里的泥瓦匠直接在山里掏了几个砖窑,煤炉子热乎乎的烧着,一块块大青砖就被掏了出来。

至于水泥更是不缺,石灰石!古代就是建筑用材之一,明代于谦这样士大夫都能吟出《石灰吟》,可见这玩意多普遍,罗马水泥中重要的配料之一火山灰王厚现在的确是没有,不过这玩意也可以用炼铁之后的矿渣子替代,北城附近就是曹总的军械监,门外矿渣子堆成小山,一堆堆的随便拉。

不过这时候还没有钢筋,光靠着砖头水泥砌房子还不结实,只能是解个燃眉之急,两层砖头摞起来也就两米左右,屋内空间也就几平米,肩膀挨着肩膀勉强能挤进去一家七口,至于头顶上则是用木杆子支撑着稻草作为屋顶,大风一吹都直呼呼。

可好歹这是个遮风挡雨的房子了,尤其是王厚还把王府的特色发挥了个淋漓尽致,一栋栋要多丑有多丑的低矮趴趴房子,却是全都装上了火炕,外面寒风呼呼作响,炉子里一把煤进去,里面炕头坐着都烫屁股,辛勤的下矿挖煤一整天,晚上能坐在热乎炕头泡着热水啃馒头,吃腌萝卜块,在这个人吃人的乱世,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

不过,幸福也暂时只能是一小批人的,为了让手下那些村老脱离群众,遭人嫉妒,防止将来他们万一的呲毛造反,第一批房子,是由每村二十个村老家先住上,剩余几栋,则是奖励给生产最积极的十几户人家,剩余两千多人,还得钻稻草堆。

不过好歹也有了个盼头不是?

然而,这一个月时间,黑乎乎煤山已经从地下抠出来了一桌小山,可到现在,王厚却还是一石麦子都没有换到。

现在许都缺乏过冬燃料,当初找曹总公关,要到手这个煤矿,王厚就是野心大开,想要狠狠发上一笔横财,可这玩意真到手了,才发现问题有着一大堆。难怪一直到了南北朝中后期,煤炭才开始大规模应用起来,煤炭点燃实在是太难了,而且一烧烟火气四溢着,王厚面向的市场都是世家贵族,文雅人!文雅人懂不!这玩意一烧黑去撩光,烟火气四溅,谁买去?

还好王厚是站在了时间这个巨人的肩膀上,小时候家里就是住的火炕楼,记忆中没少把黄泥和细煤面参合在一起烧制,块儿煤在许都市场遭遇惨败之后,他又是潜心琢磨起煤饼来。

而且现在已经获得了突破性进展了!

一块块亮的喜人的优质大煤块,此时却是被挑拣遗弃到了一边去,用上的都是不成块的煤灰子,这头拌上半山腰小河沟里面的黄泥巴,几把铁锹不断的搅拌着,一大坨黑乎乎的稀泥就在暖和的火炕边上被合了出来。

然后王厚也不怕脏,在王福王杆子以及几个泥水匠眼神发直中,亲自撸胳蹲在泥饼边上和泥玩起来。

这阵子烧砖烧多了,府上两个泥水将的经验倒是成成的涨,现在快升级成泥水匠马思特级别了,按照王厚的要求,额外给他少出不少弧形边缘的砖来,四块砖头合在一起就是个不规则的圆儿,在王福,王杆子还有曹红节大眼瞪小眼下,伸手抓起湿漉漉的煤饼,王厚是一块一块的扣在这种大钱砖的中间,扣好一块之后,还跟玩泥巴过家家那样往中间插着木头棍子当蜡烛,扣满的煤饼子则是直接放在热乎炕头上烙着,就这么足足忙活了半天时间,后放进去的煤饼子还是湿的,先头的却已经干硬了,再把刚刚插上的木棍小心翼翼拔下来,一个个通透窟窿密密麻麻的布置在饼面上。

真跟端着烫手的烙饼那样,把这黑大饼送进了炉子里,底下一把稻草怼了过去,王厚的心也是忍不住提了起来,这已经是是实验的第七天也不第八天了,已经试验了不知道多少种配方,这次要是再不成,他都要崩溃了。

不过今个,幸运女神应该是格外眷顾他了一把,参合了一层烘烤后的黑锯末子,接触稻草那一面没几秒钟就开始亮了起来,紧接着整个煤块都晶莹剔透的亮起了一股子红色,在炉子里发出了炽热的火光来。

看到这一幕,王厚百感交集的都要泪奔了,蜂窝煤第十八号可算他娘的成功了!

好烧还无烟,更重要的是比去深山里打出来的柴火烧制的雪花木炭便宜多了。常年主持家务,王福是太知道这黑不溜秋的东西性价比有多少,惊奇的张望着炉火中蒸腾而起的炙炎,旋即老家伙是满脸堆笑,对着王厚重重一抱拳,第一个把马屁拍了过去。

“恭喜老爷!”

也是直了直腰,王厚自己也是神清气爽的哼哼起来。

“让王泥接着给我烧这样的弧形砖!越多越好,然后让没有分配工作的妇女老人过来合泥饼,就照着这个配方比例去做!咱也要过馒头一顿两个,吃一个扔一个,豆浆来两碗,喝一碗倒一碗的奢侈生活了,哈哈哈哈!”

“额~~”

眼看着自己家主仰天笑的都看得到后槽牙了,王福的老腮帮子是禁不住抽搐了下。

…………

人多力量大,手下有四千人和四百人就是不一样,四百多个壮丁加上三百来个六十以下,四十五以上还干的动粗活的老者去挖矿,二百个壮丁负责烧砖建炕,一千多个妇女负责团制蜂窝煤,剩余的老人妇女孩子打零手四处帮忙,不到几天功夫,王厚的矿区又多出来了五十座低矮丑陋的小趴趴房以及一大棚子犹如小山般的蜂窝煤。

然而,王厚却不能因此而笑起来,现在他是体会到了后世韩国年轻人的烦恼。

曾经看过一篇,韩国年轻人其实很羡慕中国年轻人,因为在中国,年轻人想创业就创业,想开奶茶店就开奶茶店,想开小饭馆就开小饭馆,工商局注册一下就行,可在韩国,石锅拌饭有超级连锁店垄断,汤饭有超级连锁店垄断,什么什么都有个大财团垄断,唯一自由一点的好像只有炸鸡店,却还是竞争无比惨烈的行业。

如今这个汉末也差不多,一群大世家伪君子叫嚷着儒家鄙商,可实际上垄断商业的就是这些大士族,这种垄断紧密到甚至表面上都看不到任何商店,许都的商业活动直接就在大世家内部消化了。

就比如这烧的能源煤炭,靠着许都更近的伏牛山南麓是曹操划给汉献帝的皇家林场,皇家自然不可能亲自经营,就由太师董承等几个皇亲国戚去经营,而除了一些民间的打柴人零零散散贩运进许都的,整座城的碳火供应几乎都出自董家。

还有刚把他踹出家门的晋阳王氏,人家现在倒不是山西煤老板,不过却依旧是曹总不得不重视的家族,仗着和口子外的南匈奴部族挨得进,晋阳王氏几乎能垄断八成从草原运送到中原的马匹牲口。

还有弘农杨氏,颍川的荀氏,和氏,一大堆世家将商业的边边角角垄断了个干净,王厚造出蜂窝煤之后,兴致勃勃把他宅子临北街的一面打通成了商铺子,还格外调了几个漂亮年轻的“女服务员”去销售,卖了好几天,却是一块儿煤饼子都没卖出去,左右一打听,挨着的北面府是少府丞丁仪,大弘农杨奉的故旧,西面的是前仓曹主簿,如今担任御史员的杨修,也是弘农杨家人,至于东面的好歹不是和弘农杨氏有瓜葛了,直接是把他踢出门的晋阳王氏郎中王朗,虽然和偏将军王子服不是一个宗,可照样看他不顺眼。

那他还卖个屁啊!

于是乎他这个四千人“大企业”的蜥蜴鸥,也不得不亲自跑起了业务来。

又是那间曹总威严的大殿,又是那个高耸的三级台阶,只不过看到王厚趴在底下脑袋朝地屁股朝天,曹操是看的都有些审美疲劳了,颇为头疼的敲了敲脑壳,语气带着不耐烦的问道。

“又是看上哪一块地了?”

“回丞相,您老恩赐下官的五百亩山林边上就有一处铁矿,下臣不需要地了,下臣这次是献石炭,以解决帝都燃料不足的问题!”

“请丞相移步炕间!”

这倒也算是个问题,耐着性子,曹操又是摆驾跟着王厚去了偏房,看着他屁颠屁颠把炉子里烧的碳火取出来,又把自己的蜂窝煤填进去两块,一块碳火就把含有碳化木屑的蜂窝煤点燃了,别说,这么个大块玩意散发着殷红的火焰,看起来还挺美的。

只不过对于曹总来说,能烧就行,这里面含有多少技术细菌,他不关心,大致看了一眼,便随意的挥了挥巴掌。

“王仓曹辛苦了,日后相府的烧用,就都用你矿上的石炭,下去吧!”

“丞相,霸府尚且有三万军卒囤于城外,饱受苦寒之痛,下官矿上的石炭绝对供货充足,一天不断,请丞相采购下官矿上的石炭,温暖军士吧!”

搓着手,一副奸商模样十足,王厚是得寸进尺的请着。估计有生以来,这还是头一次有人推销到自己头上,这一次,曹操居然愕然了足足几秒钟,这才颇有些不可思议的指了指自己鼻子。

“王仓曹,你向本相要钱?”

精彩点评

一部十分平庸的历史小说,作者(好大一只乌)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追随曹总混三国》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王厚,王福)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