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对着剑说》诡秘之主 第四章 一声大喝免费试读

《对着剑说》诡秘之主 第四章 一声大喝免费试读

时间:2020-01-18 07:28:09来源:阅文集团

《对着剑说》天行战记 kuso 对着剑说GV 连载

对着剑说

类型:玄幻作者:兰帝魅晨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对着剑说》的创作,是作者兰帝魅晨笔下的玄幻创作,小说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加入书单,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当心!”村队长一声低喝,同时拔剑在手,他们在下风处,他很确定声音不会惊动前方风雪中越来越多的人影。李天照胸膛里热血上涌,剑在手里,锐利的目光紧紧锁定前方的人,同时绕走侧旁,准备从一边发动攻击。村队长

《对着剑说》 免费试读

“当心!”村队长一声低喝,同时拔剑在手,他们在下风处,他很确定声音不会惊动前方风雪中越来越多的人影。

李天照胸膛里热血上涌,剑在手里,锐利的目光紧紧锁定前方的人,同时绕走侧旁,准备从一边发动攻击。

村队长这时哪里还计较他刚答应过‘紧紧跟着’的事情,此刻一行人里真正可以指望的本就有限,遇到敌人,只恨不得队里多几个李天照这样靠谱的。

村队长伏倒积雪里,一行年轻的也都有样学样,迅速找到合适的位置隐藏。

风雪之声,呼啸不止。

可望天村的一行年轻人们,却觉得天地间的一切,包括时间,都仿佛已经凝结了那样。

片刻前他们还嚷嚷着期盼遇到敌人,这时候心口都止不住的剧烈跳动,仿佛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似得。

不是害怕,也不是恐惧,就是莫名的紧张,压抑。

李天照也是如此,明明他对自己的本事很自信,一直渴望作战立功,也敢于第一个冲出去杀敌,却仍然觉得手心发热,全身的肌肉都不由自主的紧紧绷着。

‘我怎么会这么紧张!爹娘说过,越怕死在战斗里越容易死!我绝不能丢了搏命鸳鸯的脸面!’李天照幻想过无数次战斗的事情,却没有眼前这样的。

李天照的父母一直告诉他战斗必须勇敢无畏,他也相信自己不会给搏命鸳鸯的威名抹黑。

可是,人生第一次面对战斗,会如此紧张,本来也正常,只是他父母早忘了这些,哪怕记得、大约也不会提起。

李天照的位置,能够看到风雪中六个人的头顶露出,看其中有顶帽子上立着的鸟形装饰,分明是村队长说过的、风武王的人!

他们这方有很大的人数优势,按队长说的,应该动手。

但是,眼看那六个人已经走过了最佳袭击的位置,村队长还是没有动静。

李天照不由急了,寻思着:‘队长不想交战,看来是想就这么让敌人过去?他不想打,我们却想立功杀敌!队长不动手,就只能我冲出去!’

眼看那六颗脑袋顶随雪地地势高低一起一伏,就快要脱离突袭的合适区域了,李天照发力一蹬,踩在冰雪里的双脚推动他身体,犹如离弦的箭那般飞冲出去!

六个人,全都握着剑,边走边打量周围。

李天照从他们后侧方飞扑过来,人在半空,剑已积蓄了全部力量,速度更快、杀伤力更强的曲线轨迹剑法,终于能用在实战了!

走在最后面、戴着鸟形头盔装饰的那个战士,骤然发现李天照的时候,距离已然非常危险。

那战士张口高喝示警的同时,急忙拔剑挥了过去。

飞扑而至的李天照凌空挥剑的轨迹,让那战士不由暗暗好笑:‘这等大的动作,那里来的笨蛋!简直找死!’

那战士原本还有遇袭的压力,此刻则很肯定,他来得及挡住这一击。

战士的剑急挥出去,眼看李天照凌空斩过来的剑光轨迹过长,但速度却出人意料的迅快,那战士本以为必可挡下,最后却眼睁睁看着剑光抢先一步斩在他脖子上!

李天照一击得手,拼杀的压力让他全然忘了紧张和害怕,就如预料的那样,凭借斩中的反作用力,凌空扭身一转,那战士拦截的剑就贴着他后背划了过去。

李天照这时单脚着地发力,顺势拖剑从那战士肋下绕过,急挥斩向另一个战士!

那战士视线受阻,也没料到李天照如此迅猛,眼看他的剑势轨迹长,却又速度离奇迅快,没等他抬剑招架住,胸口就被刺中。

顷刻之间,李天照接连两剑得手。

这一击原本该刺进那战士身体,却不料在击中时,受力的部位突然亮起来一团白光,剑刺进去的力量也不觉得受阻,就好似被吸走,然后又被牵引着扯到一边了那样。

‘这!’李天照大吃一惊,全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急忙回剑,朝侧旁雪坡低处歪倒下去,迅速脱离被围攻的险境。

那几个战士正要追出去,突然听见村队长大喝道:“住手!自己人!自己人——”

自己人?

村队长从雪地里探头看这些人是否走过去了的时候,正见到李天照发动袭击,又看见那六个战士的武器,急忙跳出来阻止。

“真是自己人!”胸口被刺中的战士看见村队长的剑,颇为意外。

刚才被李天照砍中脖子的战士,这时摸着脖子上一刀刚割破皮肤的血痕,心有余悸又恼羞成怒的骂说:“长没长眼睛啊!你们哪的啊?自己人都不认识!”

村队长颇为自责,又暗暗着恼,却压着火气客气的说:“我是望天村村队长,荒级剑客。村里孩子没见过世面,不认识修学院的兵器,实在对不住了。不过,你戴着风武王那边的帽子,也不怪我的人误会吧?”

刚才发火的战士本来是觉得好玩,捡了顶帽子戴着玩会,也没想到会在这边遇到自己人,更没想到会遇到李天照那般凶悍的,这事,他自然也是理亏。

虽然出身城市修学院的他,对村级出身的有着相当优越感,但对方跟他一样,都是荒级队长,他不得不给予应有尊重,于是压着不快,声音平平着说:“我是他们的队长,荒级。我戴帽子是为了诱敌靠近!你的人没见识不认识兵器,你该认识,为什么还让他袭击?难道你连自己队里的人都管不住?”

“风大雪大,我没想到这边下山的路会有自己人,以为是敌人,就安排他打头阵。”村队长自然不肯承认他约束不力,装作好像行动是计划好的那样。

脖子上血痕犹在的战士不禁轻哼了声说:“那这袭击时机和配合情况,可真不敢恭维!”

村队长不由被呛住,原本就是李天照擅自行动,他开始就没准备攻击,只是他却不能说明实情,压着火气转移话题:“都是误会,就不提了吧。几位往这边走,难道是掌握了敌人的线索?”

“风武王的一个百战将受了重伤,还带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大家都在搜寻,我们也只是随便挑人少的地方找。”刚才胸口被李天照刺中的战士怕他的队长继续给村队长难堪,说完就建议道:“队长,我们还是赶紧找吧,重伤的百战将可是大功劳啊!”

“走!”那六人一行的队长也不想跟村队长继续无谓争吵,更不想等李天照回来了碰面。

他凭借修学院战印的力量免了一死,可刚才交手事实上就是败的难看,对方还是个村队出身的,刚才交手时也不见有战印的力量,恐怕连在编战士都不是,简直是奇耻大辱!

村队长知道修身殿的人许多都高傲,原本闹的也不愉快,看他们走远了,不禁呸了声说:“修身殿就这点本事,全靠着战印耀武扬威!”

村里那些年轻的也没见过,七嘴八舌的发问,村队长心情不快,看见刚才退避翻滚下坡地的李天照回来了,老远就责骂说:“你刚才说过什么?谁叫你擅自行动!”

“我说过一定紧跟队长杀敌。但队长不杀敌,我就没说还要跟着了。”李天照看那几个人都不在了,就问:“队长,他们拿的剑跟你也不一样,怎么是自己人?”

村队长气的不轻,此时此地又不能处罚李天照多干活,恼怒道:“现在喊我队长了?擅自行动的时候就忘了!李天照——我告诉你,没有战印的力量,你们遇上在编的战士,结果不比刚才好到哪去!你要逞能,要立功,要拼命,可以!但是别拖累大伙!他们没你的本事,也没你那般不惜命!再要擅自行动,你就自己去,离我们远点,别祸害了大家伙!”

“我记住了,下次再擅自行动,我就自己冲,绝不连累大家。队长就别生气了。”李天照也不生气,觉得村队长这话本来也合情理。

村队长没想到李天照刚才见识了战印的厉害,又险些被围攻,竟然还不知道怕,不由气结道:“好!好——你自己说的,再擅自行动,就别怪我们不救!”

“我要擅自行动遇难,不怪队长,也不怪大家。”李天照答应的痛快,呛的村队长无话可说。

他末了,又追问修身殿战印的事情,村队长却故意不理他。倒是村里花白头发的老木匠开了口,告诉他们说:“修身殿的战印比一般在编战士的战印还厉害些,修身殿出来的,意味着都是玄天武王所属的年轻精英,所以出来就拿着有战印的武器。”

“真不公平!我们从十二岁在村队里做事,到十八岁还当不了在编战士,修身殿的出来就有比在编战士还厉害的战印武器!”村里一个年轻的很是愤慨,旁的几个也心觉不公。

村队长从来不说这些,就因为没必要,只会打击大家伙修炼的信心,这时就说:“能进修身殿,或者是天生有混沌碎片的力量,或者是父母至少一方是荒级百战将,怎么就不公平了?”

几个年轻人就无话可说了,在编战士分‘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个级别,天最高,荒最低,突破天字级别的在编战士,就是荒级十战将;突破了天级的十战将,才是荒级百战将。

百战将的功绩要求很高,也难得很,有多难村里的年轻人们是不清楚,他们只知道百战将那是厉害得不得了的级别,手底下可以带领十位队长。

李天照沉默不语,想起父母为了送他进修身殿,接连战死的事情,心里很是难过。

一群人里,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总是特别关注李天照,看他神色,猜到他在难过,正想把话题转移开,却突然看见两条身影,在视线尽头的风雪中晃动了下,又隐没了。

“队长,天照哥,那、那边刚才有两个人影晃了下!”

精彩点评

在玄幻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李天照,凌空)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玄幻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兰帝魅晨)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