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对着剑说》王者时刻 第十一章 孤独,突然而至小说完结版

《对着剑说》王者时刻 第十一章 孤独,突然而至小说完结版

时间:2020-01-18 08:09:00来源:阅文集团

《对着剑说》天行战记 kuso 对着剑说GV 连载

对着剑说

类型:玄幻作者:兰帝魅晨状态:连载中

火爆创作《对着剑说》由兰帝魅晨墨下的玄幻类型的网络小说,内容中的主要角色是李天照,山灵草,情节跌宕起伏,值得阅读。精彩片段预览:李天照怒问天的声音,远远传开。领路来的十战将驻足回头,沉默有顷,复有继续沿路前行。剑在身旁,战印会记下一个战士的人生。一个人做过什么,战印里的记忆会为武王所获取。因而,对着剑说的,就是剑誓。那么,剑在

《对着剑说》 免费试读

李天照怒问天的声音,远远传开。

领路来的十战将驻足回头,沉默有顷,复有继续沿路前行。

剑在身旁,战印会记下一个战士的人生。

一个人做过什么,战印里的记忆会为武王所获取。

因而,对着剑说的,就是剑誓。

那么,剑在身旁,原本也不能做任何对武王不忠的事情。

很多年前,这战士也这么想。

但时间让他看到的无数现实是,只要不是对着剑说的剑誓,哪怕罪孽深重,也不曾受过武王的惩罚。

声音,远远传开。

群山鸟惊飞,还有胆小的鸟,振翅时吓的抛落一坨深绿。

恰好落在一个樵夫的斧头上。

斧头砍进树身,斧背突然多了那团温热,而后,在樵夫的注视下,滑落地上。

樵夫叹了口气,自言自语了句:“又换新人了。”

村子里,一个孩子在地上画格子,被吼声吓了一跳,定定望了会,等了阵,又没声了,于是扭头问忙碌的村妇。

“娘,是谁呀?吼的怪吓人。”

“没事,九成九是换了新的百战长,刚来的一阵子都会发发疯,过些日子就好了。”村妇的淡定感染了孩子,就又继续画格子,开心的蹦呀跳的。

声音越传越远,最后彻底消弭于无形。

山还是山,林还是林,村里的人们还在继续做手边的事情。

李天照吼完了,情绪平复下来一些了,发现,他还是在这里,吼完了也还得要继续当光杆子百战长。

“上告!必须上告!”李天照打定主意,事情如此古怪,必有蹊跷,他绝不能就此罢休。

可是……他现在连功绩的依据都不知道,他怎么上告?

上告让他立即启程?

上告没有告知他功绩赏赐的依据?

这不是他要上告的目的!

此刻他也发现,对方的一系列操作简直‘周到’,以至于他现在只能先等着功绩文书送到。

但到底什么时候到?

李天照又气又烦躁,各种乱猜,却又全没有结论。

突然,外头跑进来一个小孩,穿着开裆裤,鼻涕流下来一截,大眼睛眨巴着,奶声奶气的说:“你是新来的百战将吗?”

“……是。”李天照压下心里的烦躁,记起他的职责,现在管辖百山镇,共有十八座村子。“出什么事了?”

“是啊是啊,娘叫我来喊镇长帮忙,咱家出大事啦!”小孩说完掉头就跑,没几步,又回头冲李天照催促说:“快点呀镇长!我娘快撑不住啦!”

李天照不敢耽误,急忙跟那孩子在山路上跑。

别看那孩子人小,在狭窄的山道上却跑的挺快,全然不在乎一旁的陡坡。

这么跑了三里多地,李天照看见座房子,孩子跑进去叫着:“百战将来了!娘!”

李天照过去一看,院子边上,晒玉米的架子一头掉了出去,一个年轻的妇人抓着没掉的那头,坐地上,拿脚蹬着场子边上的石头,头脸涨的通红,架子上的玉米堆积在另一头,看起来随时会把她一并带下去似得。

李天照连忙上前,帮忙拽起架子,那村妇终于松了口气,却累的够呛,就那么坐地上歇着,那孩子跑她身边扶她,就听她说:“我歇会,歇会……”

李天照把架子摆好,皱眉问那妇人说:“不要命了?家里男人呢?”

“咱们这哪有男人?一年到头,过年回来一个月,别的时候都在外头。”村妇看着架子上的玉米,边拿袖子擦脸上的汗。“这些今年要上缴,能撒手么?”

“玉米不挺多吗?至于为这个把命搭上?”李天照还是不解,那村妇叹气说:“再多也禁不起上缴的多!”

“不是三成?”李天照暗觉奇怪,不应该到处一个样吗?

“三成就好了!这里上缴粮食都是七成!”村妇叹了口气,抱怨说:“以前百山镇靠采山灵草过活,那时候可富了!本来没人的山,就为了采药,人多的成了十八村。山灵草功绩高,上面喜欢,怕有人种粮食图安逸,就从外头粮食给我们,又对自种的粮食征重税。上缴药材三成,粮食七成,傻瓜也知道该去采药呀。”

李天照这才明白缘故,如此也就说的通了。“有粮食保证后勤,采药也好。”

“当时是好,后来药越来越少,靠采药都活不下去了,只能种粮食。反映了好多回,以前的百战将也替我们说过,城长总是说让大家等等,还会有山灵草采。城长就会说,也不过来看看,山上哪还有山灵草了!好几年都没人见着过了!大家伙活不下去,男人只能去外面,但凡立了点功劳的都申请了迁居出去,现在剩下的就是还走不了的。”

李天照明白了,这里早就进入了衰败期,那么问题来了,现在还剩多少人口?

“百山镇十八村现在大约还有多少人?”

那村妇扑哧失笑,眼里笑意浓浓,觉得眼前这位新百战长果然是刚来不知道情况,傻的可爱,就说:“什么十八村啊!早几年前就剩个称呼了,现在合计就剩下就九户人,一户算一村也凑不出十八村呀!”

苍天呀……

李天照突然想起离开的那位百战长留下的盒子,难怪十八村的资料用那么个盒子就全装下了。

原来,十八村早就沦落成了称谓!

人家百战长手底下十个村队长,就算都是望天村那样的,起码每个村队里还有几个在编战士,几个年轻的,几个少年少女,凑一凑十几个外调的总还有,十队这样的也是百多号人。

他呢?

光杆子百战长不说,管辖的总共就九户人,还都是在想方设法迁走的!

说不定,过个两三年,这地方的人就全走完了。

到时候,只剩下他与群山为伍。

李天照很快发现,他这么想,是不对的!

因为他来的第四个月,村里出去的十几个男人回来了。

他们集体作战,立了功劳,得了准许,九户人全可以迁居出去。

一户户人都兴高采烈的跑李天照这拿身份证明,然后相约一起下山离开。

两三年?

根本没要那么久,就四个月,最后的九户人也走干净了。

百山镇,十八村,合计就剩下李天照一位百战将了。

“这破地方有什么好镇守的啊!狩野猪啊!”李天照气恼的时候,就是对群山怒吼。

功绩文书还没送来,他想上告也没办法。

但这么个地方,跟敌人交界隔着一片片的山林,这里又没好东西,敌人脑子坏掉了才会不辞劳苦的翻越山群从这过来!

这破地方,镇守什么?

李天照觉得不能继续把时间浪费在这了,于是写了书信,亲自跑百多里路,送去城里。

每次城长都说会向上申请,但没有回音。

李天照第三次去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不用再去了,去也没用,取消了百山镇的编制,就少了一份物资配给,城长还会有管辖不力,致使整座镇子消亡的罪责。

那女孩见李天照愤愤不平,又急忙劝他:“你可不要生事!我是好心才跟你说这些,被城长知道我就惨了。再说你能做什么?把城长逼急了,他就把事情扣你头上,说你来了,百山镇就没了,他难逃罪责,你更要承担主要,最后还不是把你调去别的边境,还得罚你多守好些年?”

“我当然不会连累你!城长要功绩,怕担,但百山镇的情况不是谁的错,山灵草没了,山村的人早晚都要走,怎么就不能如实上报说明呢?”

“什么是如实?难道请万战将百忙之中来一趟百山镇,满山跑着验证有没有山灵草?是不是如实,说到底还不都是靠层层上报么?你说你的,城长说他的,上面的人不可能跑下来看,派个别人来又有什么用?城长给的起好处,你给的起么?人家凭什么要替你一个百战将如实反映,放着城长的好处不要,还去得罪一个千战将?这傻事谁干呐?说到底你是为了少守几年少遭罪,可最后还得去别处守更多年。你说你生事,只是把事情越闹越糟,这能是好事吗?”

李天照怀疑这女孩是不是城长派指派的,但看女孩小声说这话还四面打量的谨慎模样,却又不像。

但最关键的是,他发现没办法反驳,就如他此刻的处境,连功绩文书都还没有拿到。

世界不是他想像的模样,他是该一味的按想像去理解世间的事情,还是该冷静的思考,设法重新去认识这些?

“你为什么帮我?”李天照觉得他该选择后者,他不想一直这么被动,徒劳,他想走出来,用真正有意义的办法。

“你长的好看,看着让人喜欢呗。”女孩笑着,看见有人过来,迅速变成惯常的严肃模样,装作刚给他倒完茶水,离开了。

李天照也起身告辞了。

回去的路上,他在想,他要挣脱目前的泥潭,真正可行的办法是什么?

闹,如那女孩的劝说那样,等于把他和城长摆放在冲突的对立面,他何来胜算?

李天照考虑着这些,一阵的心烦。

他一直觉得,未来该是父母提起的那样,当一个战士,奋勇杀敌立功就是了。

他本来构想的未来,就是不断杀敌,不停立功,直到踏入武王殿复活了父母。

但现实却不是这样,他想杀敌立功,就得先摆脱目前的处境。

否则,他只能与群山为伍。

他能在这里怀带闲情逸致的听鸟唱歌,看溪水长流?

那样看上一百年也进不了武王殿!

等老了,倒霉得个健忘症什么的,连父母模样都不记得了,送他进了武王殿,也复活不了父母!

李天照想着这些,边自挥剑练招,在山林里随意移走。

过去他还每天巡走九户人家的十八村,现在连这事也不用做了。

这般练着,移走着,冷不丁抬头,看见樵夫在那砍树。

这樵夫是个怪人,经常突然就出现了,又突然就不见了。

话不多,砍树的时候很专注。

李天照过去,看着樵夫砍倒了一棵树时,好奇的问他:“我早就奇怪,你砍那么多树到底做什么用?”

精彩点评

四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对着剑说》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玄幻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兰帝魅晨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