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南山隐》我真的不无敌 第八十六章 屠夫 南山隐作者是石闻的小说

《南山隐》我真的不无敌 第八十六章 屠夫 南山隐作者是石闻的小说

时间:2020-03-26 08:21:22来源:阅文集团

《南山隐》南山隐txt下载 父子文 南山隐科幻风格小说 连载

南山隐

类型:科幻作者:石闻状态:连载中

今日给书友们鉴赏石闻墨下的科幻网络创作《南山隐》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刘秀,海涛两位主要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火花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窗外凉风阵阵,门前细雨绵绵。夜深了,申林他们尽管已经完成了任务,但遇到这样的天气他们也没必要冒雨回去,于是准备在这里过夜。安排人守夜,嘱咐他们打起精神不要放松警惕,申林一点一滴教授那些预备役成员出门在

《南山隐》 免费试读

窗外凉风阵阵,门前细雨绵绵。

夜深了,申林他们尽管已经完成了任务,但遇到这样的天气他们也没必要冒雨回去,于是准备在这里过夜。

安排人守夜,嘱咐他们打起精神不要放松警惕,申林一点一滴教授那些预备役成员出门在外的生存技巧。

篝火噼啪,刘秀向申林他们借了一个水壶,把一副药剂塞水壶内放篝火上煨,如今他服药练习养身功虽然提升相对来说微乎其微,但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会一直保持下去。

“刘公子,你这是……”看到刘秀熬药,申林一脸愕然,好端端的熬什么药?刘秀的样子也不像是有病。

刘秀平静道:“这个啊,滋补的”

“哦……”申林看着刘秀一脸古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适可而止的没有深度询问。

就在篝火边合衣而睡,一夜过得很平静,不过因为姿势的关系,第二天一早醒来刘秀稍微一动身上就噼啪作响。

不会还要长个吧?我这都一米八五够标准了……

心头自语,刘秀没去惊动歪七倒八的其他人,带着药剂去外面服用练习养身功舒缓身躯。

一夜春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空山新雨后,早晨的空气格外清晰,露珠点点晨风阵阵,天边泛起鱼肚白,看来又是一个好天气。

屋内申林被刘秀的动作惊醒,看到周围值夜的人都睡着,暗骂一声年轻人就是不靠谱,他也没去惊动他们,下意识抬头看向门外的刘秀。

一眼过后,申林很快移开目光,尽管刘秀没有避讳,可偷看他人修炼可是大忌,申林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对于申林的举动刘秀并未在意,自顾自的沉寂于养身功的练习之中,他双目中紫光腾腾,一呼一吸间,天边缓缓升起的红日有肉眼不可见的紫色云霞横跨无尽空间而来没入他的口鼻消失不见。

对于这些刘秀自己都是不知道的,当初教他这套养身功的老道士也没说过。

几遍养身功之后,药剂彻底被吸收,刘秀神清气爽的停下动作,院子里就有一处小水洼,里面的水很清澈,他蹲在边上洗漱。

此时其他人也全部醒来,申林安排他们去打猎做饭。

毒娘子的尸体不知道被他们弄哪儿去了,刘秀也没过问,和他们一起吃了东西之后互道分别,申林他们要回去,刘秀也得继续接下来的旅途。

“头,怎么感觉你心绪不宁的样子,难不成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去往临江城的路上,一个预备役成员看向申林好奇问。

申林一愣,摇头道:“没……没事儿”

其他人对视一眼,然后有些人挤眉弄眼,用口型无声的说头不会是想女人了吧?也是,这都出来好多天了……

“想什么呢,我只是感觉有什么地方被忽略了,但一时又想不起来”申林没好气道,摇摇头不再搭理他们。

有人不以为意道:“毒娘子已经死了,为乡民们除了一害,此次任务圆满完成,能有什么不对劲?”

提到毒娘子,申林脑海中猛然灵光一闪想道了什么,下意识喃喃道:“对,就是毒娘子,我们曾调查过她的过往,她原本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子,被人拐卖至青楼之中,从此心态扭曲……”

“对啊,这些事情我们不都知道嘛,有什么好奇怪的?”

脚步一顿,申林喃喃道:“问题就出在这个地方,她本来只是一个农家女子,可那一手用毒的功夫是哪儿来的?偶然得到根本就不可能,但就识字这一关就说不通,况且那书上记载的内容太过歹毒,常人根本就无法轻易得到……”

其他人面面相窥,搞不懂申林在发什么神经。

突然想道了什么,申林脸色一变沉声道:“走,回去,沿着庙宇周围搜索,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地方!”

……

和申林他们不期而遇,这只是刘秀路途中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从那处庙宇离开,刘秀在距离庙宇两千多米外的一处小山头停下了脚步,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在他前方几十米外,也就是小山包下方低矮之处,那里有一个长三米左右的水坑,可刘秀无论怎么看,都感觉那个水坑像一个脚印!

此时那水坑被夜雨填满,可却能清晰看到水中泡着一具身穿黑衣的尸体,更准确的说,那具尸体是被镶嵌在水坑底部大地之上的。

他像是被人一脚踩在那里,面目全非和一滩肉泥没什么区别,无法分辨真实面目。

那个水坑周围十米方圆,原本春发生机勃勃的植物已经枯萎,越靠近水坑枯萎得越严重,像是被打了‘草甘膦’一样。

看到水坑中的尸体,刘秀一下子就想到了毒娘子身上那本书中提到的毒人!

“会是他做的么……”这一幕,让刘秀想起了昨夜离去过一段时间的大胡子。

如果真的是他做的,那么那差不多三米长的脚印是如何形成的?

天残脚?

思绪散发开去,刘秀意识到,看来那毒娘子也不像是一个偶得机缘的普通山贼首领,联想到这具尸体,她更像是某个邪恶组织中的一员!

思绪闪烁,刘秀在这里短暂驻留后离去,不管是不是大胡子做的,不管他是什么人,也不管毒娘子是什么身份,事情都过去了,这些不过只是旅途中的一个插曲而已,天大地大,未来还能不能见面都难说,纠结那么多干嘛。

在刘秀离开这里不久后,有一个铁甲军预备役成员来到了这里,迅速提醒他人到来。

站在脚印一样的水坑几十米外没有敢靠近,申林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一种深深的恐惧和担忧充斥脑海。

“头,这是怎么回事儿?”一个预备役成员迟疑问,实在是被水坑周围草木枯萎的画面给吓住了。

申林指着那边说:“不要过去,很危险,现在我说,你们听着,去两个人,立即返回临江城,将这里的情况如实上报城主,其他人跟我守在这里,不许任何人靠近!”

“头,到底发生什么失去了?”预备役成员被申林搞得有些紧张,有人忍不住问。

申林皱眉道:“别问那么多,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其他人惊异对视,迅速按照申林的吩咐去做……

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否则的话问题就大了,还有,这个毒人到底是不是那个大胡子杀的?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身份,但以他的身手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发现了什么吗?

申林心中喃喃自语,心情变得沉重起来,初升的骄阳都没法驱散他心底的阴霾……

半天后,临江城的城主夏海涛亲自带着一队铁甲军来到了这里,随行的还有他妹妹夏海棠,他们两兄妹在看到死者尸体后无不脸色一变,仔细询问申林事情的经过。

详细询问清楚后,夏海涛沉声道:“去买一副棺材来,记得再买一个牛皮口袋,小心收集尸体,必须要密封好,我得带回宗门去禀报掌门!”

在人们忙碌的时候,夏海棠忧心忡忡的问夏海涛:“哥,你说这个毒人的出现,真的和那个传言有关吗?”

“不管是不是,这件事情都要上报宗门进行处理,如果真的与那个传言有关的话,问题就大了”夏海涛脸色难看道。

夏海棠闻言沉默,旋即目光闪烁道:“哥,关于那个大胡子,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使一把极为沉重的三角形‘杀猪刀’,那块被压碎的石板我也看过了,至少得千斤以上的东西掉下去才会砸成那个样子!”

“我记忆中只有一个人符合申林描述那个人的形象”夏海涛看着远方一脸崇拜向往道,目光扫视,似乎在寻觅那个人的身影。

夏海棠问:“谁?”

“屠夫!”夏海涛轻轻的吐出这两个字,语气很重,似乎说出那两个字也需要莫大的勇气一样。

夏海棠面色一惊,难以置信道:“哥,你敢肯定真的是他吗?”

“我没看到人,自然不敢肯定,可从申林的描述来看,除了那个人之外是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其他人了”夏海涛摇摇头道。

夏海棠深吸口气喃喃道:“如果真的是屠夫的话,恐怕事态严重了,传言此人实力深不可测,行踪飘忽不定,最喜欢‘杀猪’,但凡是有危害苍生倾向的人在他看来都是蠢猪,有‘猪’的地方,十有八-九都有他的身影存在,也变相的说明,有他存在的地方就必定有潜在的大事儿发生!”

“所以啊,得知这里的事情我就第一时间赶来了”夏海涛语气沉重道,也不知道在担心什么。

夏海棠安慰他说:“哥你别想那么多,连屠夫都出现了,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参合的,接下来就看宗门那边如何处理吧”

“也只能如此了”夏海涛摇摇头道……

精彩点评

这本《南山隐》应该是作者(石闻)最为出名的一本小说了,整体来说,文笔细腻,有不少生活的积淀在里面,女主(刘秀,海涛)也刻画的颇为动人,只是后面就写得有点崩了,什么黑社会堵门都出来了,而且写着写着就写成了霸道总裁文,现在再回头看,我想是大抵看不下去了。只是一直对这本小说后记的标题有印象:“青春将逝,下个路口见",青春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人生也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路口,时光荏苒,人心易变,曾经的爱恋,心情很多都已无法再追忆了。那就这样吧,我们也该继续向下一个路口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