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南山隐》上品山庄 第二十一章 家贫针也贵 南山隐女王受

《南山隐》上品山庄 第二十一章 家贫针也贵 南山隐女王受

时间:2020-03-26 08:09:38来源:阅文集团

《南山隐》南山隐txt下载 父子文 南山隐科幻风格小说 连载

南山隐

类型:科幻作者:石闻状态:连载中

主人翁是刘秀,恩公的小说《南山隐》此文是石闻原创的科幻文,文笔文从字顺设定柳暗花明,绝对是值得阅读的经典创作,精彩内容试看 村口人群汇聚,悲伤的气氛弥漫,夏日的炎热也驱散不了这来自心灵的凄凉。“好了!既然已成事实,那些有人未曾归来的人家都回去准备后世吧,眼下都不容易,乡里乡亲的都多帮衬着点……哎……”一个苍老中略带威严的声

《南山隐》 免费试读

村口人群汇聚,悲伤的气氛弥漫,夏日的炎热也驱散不了这来自心灵的凄凉。

“好了!既然已成事实,那些有人未曾归来的人家都回去准备后世吧,眼下都不容易,乡里乡亲的都多帮衬着点……哎……”

一个苍老中略带威严的声音响起,人群短暂寂静后,大部分人都带着沉重的心情相继离去。

剩下的人群中,一个身穿麻衣头发花白拄着拐杖的老人脚步稳健走向刘秀,待到刘秀三米之外,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弯腰说:“想来这位就是救了洛桑小子的贵人吧,乡下人不识礼数,怠慢了贵客,还请见谅”

之前刘秀稍微留意过,这个老人在村里的威望很高,而且他也有子嗣跟着洛桑进入山林再也没有归来。

白发人送黑发人,此番他还能强压悲伤展露笑容和刘秀说话,是真的怕怠慢了刘秀。

哪怕只是乡下人,活得久了见识经验也有了,能带着洛桑活着从生死崖那边归来,他并未因为刘秀的年纪小而有丝毫的轻视之心,单单是刘秀那双眼睛中灵动就不是周围一群糙汉子能比的。

“只是恰逢其会的举手之劳而已,贵人之称万万当不得,老丈不必多礼”刘秀立即上前微微搀扶老人说。

就在老人还要说什么的时候,有五个人来到边上,噗通一声就朝着刘秀跪下不停磕头,尤其是其中一个老妇人,更是声音沙哑的连声道:“多谢恩公救了桑娃子,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唯有铭记于心,但有差遣无有不从……”

在老妇人说话的时候,其他几人连声应是。

当然,老妇人是说不出这种文绉绉的话来的,这是刘秀还不熟悉这个世界的语言内心加以整理后的意思。

“使不得使不得,晚辈怎当得起如此大礼,救洛桑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刘秀立即手忙脚乱的将他们搀扶起来连声开口道。

跪下的五个人中除了洛桑和老妇人之外,还有一个身躯微驼的老人,以及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和一个二十来岁老实巴交的青年。

洛桑此时在边上介绍道:“恩公,这是我的父亲母亲以及大哥和小妹”

他们都是洛桑的家人,刘秀救了他,他们不知道如何回报,只能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感激刘秀的救命之恩。

“见过伯父伯母,还有这位大哥和小妹”刘秀分别看向他们开口道。

这边稍微寒暄,边上那白发老人实时开口道:“天色暗下来了,这样,洛桑,既然这位贵人是和你一起回来的,就先带他到你家去休息,我先去处理下其他事情再去拜访贵人”

对于老人的话,洛桑一家无有不从。

如此一来,村民们各自散去,只是和来时不同,散去的时候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好,脸上看不到笑容。

原本乡下人就过得艰苦,加之今年年岁不好,日子越发艰难,村里又失去了二十来个主要壮劳力,人们的心情能好过才怪了。

洛桑的家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小院,四五间泥土夯实的土坯房,屋顶盖着茅草,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却也打理的干净,一家五口就挤在这不大的房屋中。

“老大,你去烧水给恩公洗漱,小溪,你去把你房间整理出来,记得换上干净的被褥,今晚给恩公休息,洛桑,你和恩公说说话,当家的,你去村长家看看有没有酒和肉,有就借点来,我去做饭,万万不能怠慢了恩公……”

一回到家,洛桑的母亲就开始张罗起来,她虽然看起来苍老,但乡下婆娘该有的彪悍却不少,把一家人指挥得团团转。

几句话的功夫,洛桑一家就各自散去,只留下洛桑和留下站在院子里。

挠挠头,洛桑说:“恩公,我去给你拿凳子”

刘秀赶紧逮住他,把身上的东西放下,拿出一个装有差不多五斤食盐的竹筒和一块十来斤的熏肉递给他说:“把这些东西送厨房去”

洛桑家的热情刘秀不好拒绝,但他家本来就过得不好,甚至透过大门刘秀都能看到房间内桌子上剩下的野草和杂粮剩饭,如此一来怎能忍心他家破费。

“可是恩公……”

“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否则我转身就走”刘秀不容他拒绝,一把将东西塞他手里。

洛桑无奈,只能照办,东西拿厨房后很快就搬了一条凳子来。

刘秀刚刚坐下,洛桑黑黑瘦小的妹妹洛溪就给刘秀端来了一碗开水,怯怯的递给刘秀后,又如同受惊的兔子般离去端来了一盆洗漱的温水。

装开水的碗是粗瓷碗,缺了一个小口,明显有些年头了,盆是木盆,边缘都磨起了包浆,这不禁让刘秀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在农村老家的日子,任何家伙事儿都是家里宝贵的财产,不到彻底不能使用都舍不得丢掉。

有道是家贫针也贵啊。

洛桑不善言辞,在边上抓耳挠腮不知道如何陪刘秀,他大哥更是老实巴交,烧完水后这会儿在院子角落闷头劈柴看都不敢看刘秀一眼,至于洛溪,则在门背后眨巴大眼睛好奇的观察刘秀不敢吱声。

沉没的气氛刘秀很不适应,主动提话题开口问:“我见你们村家家户户似乎日子都不好过,平时你们都以什么谋生?”

“主要是种地,种地的收成一半都要拿去镇上给田家上税,按面积算收成的,不管是干旱还是洪涝每年都要上足额的税,除此之外,农闲时可以去打猎采药做点零工帮称家用”洛桑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我之前看到村外的田地大多毁坏了,且几乎没有作物生长,想来应该就是你说的初村洪涝的缘故吧?”刘秀点点头道。

洛桑眼中闪过一丝凄然,点点头沉没,不过转而他又小心翼翼的拍了拍胸口说:“往年遇到这样的情况,村民们要么卖儿卖女要么等着田家上门打杀泄愤,不过今年不一样了,有了这棵草,村里就不用为了税收发愁”

刘秀心头明了,那颗草虽然是洛桑带回来的,但却是村里二十个人付出生命才得来的,算是集体财产,朴实的洛桑恐怕也没有将其据为己有发财的想法。

只是,那颗草虽然能解决税收问题,然而田地里今年估计不会有收成,是以村民的生计依旧是没有着落的。

他们这边谈话中,洛桑的父亲也回来了,提着一块熏肉和一个坛子,拘谨的冲着刘秀点点头就去了厨房。

没多久,洛桑的母亲就张罗了一桌子饭菜摆在了院子里。

说是一桌子饭菜,饭只是半锅煮熟的豆子,菜是一盆野菜汤和一盆煮肉和一盘蒸肉,炒的都没有。

在刘秀眼中,这已经是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食物,可见洛桑一家子除了洛桑之外都偷偷咽口水的样子,这估计是他家不知道多久以来即将吃得最好的一顿饭。

他家的剩饭也是煮豆子,且里面大部分都是野菜,这会儿拿出纯粹的煮豆子来招待刘秀,可想而知内心对他有多么重视,更何况还有肉。

更难能可贵的是,边上还有一个酒坛,里面装着浑浊的酒水,有淡淡的酒味溢出。

还未开饭,之前和刘秀说过话的那个老人却是拄着拐杖出现在了门口。

洛桑父母立即起身开口道:“族长来啦,快请坐,老大,快去拿一副碗筷来……”

“他是族长?之前听你母亲提及你们村似乎还有一个村长?”刘秀跟着起身的同时小声问洛桑。

“是族长,但也是村长,村里大小事情都是他做主”洛桑回答道,小心翼翼的样子,显然有些惧怕这个族长。

“贵客安坐,贵客安坐,小老儿不请自来叨扰,希望没打扰贵人用饭”老人先是稍微对洛桑一家子点头,旋即展露笑脸拘谨的看向刘秀说道。

刘秀笑道:“不打扰不打扰,原本我就想去看望你老人家的,请快快过来安坐”

老人和刘秀说话,洛桑一家子都没有吱声,把姿态放得很低。

待到重新落座后,洛桑的母亲才说了一句话,道:“开饭吧”

然后,包括老人和洛桑一家子在内,全都呼哧呼哧的埋头大吃起来,刘秀张了张嘴,把想说的话咽下,还是吃过了再说吧。

洛桑母亲的手艺其实并不好,做的饭菜还清汤寡味,刘秀严重怀疑自己给的食盐她压根没舍得放……

吃得差不多了,老人才抬头看向刘秀尴尬道:“乡下人就见不得好吃的,让贵客见笑了”

“民以食为天,填饱肚子才是正事儿”刘秀笑了笑不以为意道。

老人一怔,喃喃重复一句民以食为天这几个字,心头刘秀的形象越发的高大神秘起来,一般人哪儿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不是。

反应过来,老人给刘秀倒了一碗浑浊的酒水开口问:“小老儿冒昧请问,贵客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听到这句话,刘秀心头大概猜到了什么。

之前在村口的时候这老人差不多就从洛桑口中得知了刘秀的基本情况,此番问话,恐怕是起了想让刘秀留在村里的心思。

刘秀能在生死崖那边都活得滋润,且一拳就能毙了墨豹,若是村里有这样一个人物坐镇的话,无疑能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所以说啊,乡下人虽然没多少文化,但应有的精明却是不会少的……

精彩点评

忽略令人诟病的主角(刘秀,恩公)性格,石闻的这本书《南山隐》还是颇有看头的。不同于其他小说各种平行世界的乱入,整本书类似蝴蝶效应的线性叙事,加之性格鲜明的配角,我觉得可以算是今年难得有亮点的一部网络小说,特别是主角(刘秀,恩公)冒充神棍的种种行为有时候真让人忍俊不禁。哈哈,当然缺点也不少,作者(石闻)有些思维习惯还是停留在老时代,尤其是老套的世家设定,还有最近更新的一些较幼稚的政治斗争,算是这本书的败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