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一曲长歌入天门》九幽教之魔门少主 第六十四章 碧海庄 一曲长歌入天门NP

《一曲长歌入天门》九幽教之魔门少主 第六十四章 碧海庄 一曲长歌入天门NP

时间:2020-03-26 08:07:10来源:阅文集团

《一曲长歌入天门》一曲长歌 强受 一曲长歌入天门完结版 连载

一曲长歌入天门

类型:武侠作者:痕迹飘流状态:连载中

《一曲长歌入天门》是痕迹飘流创作的一本武侠新书,内容流光溢彩,文笔拍案叫绝,推荐阅读。《一曲长歌入天门》精彩片段预览 黄钟这几日正为古门的事忙的焦头烂额,他一人的力量实在微不足道,他也正苦于怎么游说各门各派共同抗古。他虽年少成名,但论名望还是远远不及上官徵等前辈。“之礼,各大门派作何回应?”黄钟道。“碧海庄与唐门素无

《一曲长歌入天门》 免费试读

黄钟这几日正为古门的事忙的焦头烂额,他一人的力量实在微不足道,他也正苦于怎么游说各门各派共同抗古。他虽年少成名,但论名望还是远远不及上官徵等前辈。

“之礼,各大门派作何回应?”黄钟道。

“碧海庄与唐门素无来往,故秦陌并未去唐门;春谷堂马堂主病重,无暇顾此;天龙帮言掌门似乎对庄主昔日替乐羽讲话,颇有微词,故并未表态。”严之礼道。

“华山呢?”黄钟道。

“卓掌门表示与上官堡共进退。”严之礼道。

“那上官前辈可回到了上官堡?”黄钟道。

“秦陌说他在春谷堂停留几日,便再次赶往上官堡。”严之礼道。

“时态紧急,你亲自去一趟!”黄钟道。

“是,属下这就准备,马上出发。”严之礼道。

“素问上官前辈好扇,你可去挑选几把精美的扇子一并带去。”黄钟道。

严之礼点点头,“属下告退。”

......

乐羽虽不忍离别,可联合之事刻不容缓。

“羽儿,才奔波至此,又要上路,真是辛苦你了!”上官徵特来送行。

“上官伯伯言重了,乐羽定当不辱使命!”

“此番前去,你一定要小心。”上官嫣道。

“嗯,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

乐羽俯在上官嫣的耳边,轻轻道:“我还没走,就已经开始想你了。”

上官嫣脸一红,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乐羽上了马,又回头望了望上官嫣。

上官嫣点了点头,朝他挥手...

一匹枣红骏马从上官堡疾出,这马长鬃飞扬,四蹄翻腾,是上好的良驹!

只是这次马背上的不再是上官言,而是乐羽。

上官嫣将自己的好马给了乐羽,希望也能带给他好运。

“驾!驾!”

“马儿,跑起来吧!”

血海深仇自比天高,可割舍儿女情长又谈何容易?

这才相处一日,便不得不再次离开上官嫣,乐羽自感无奈。

他连日赶路,身体已有些吃力。

只见前方有个茶棚,吁~乐羽缰绳一拉,马便停了下来。

“小二,将马儿喂好,再给我一斤卤牛肉。”乐羽道。

“好咧,客官请坐。”

乐羽刚落座,便见前面一人一袭蓝衣,正在喝酒。

这不是?乐羽站起身,唤道:“唐二公子?”

那人转过身,只见他愁云密布,正是唐云飞。

乐羽笑道:“这可真巧,能在这里遇上唐二公子。”

唐云飞已惊出了一身冷汗,“你,没死?”

“哈哈,唐二公子放心,这光天化日,鬼也不敢现身的。”乐羽笑道。

唐云飞点点头:“你没死,很好。”

“唐二公子这是要去哪儿?”乐羽道。

“出门办点事。”唐云飞道。

“唐二公子可听说了古门的劣迹?”乐羽心想,若是能拉拢了唐门,实力必定大增。

“略有耳闻。”唐云飞的脸色已有些怪异。

“古仲吕心狠手辣,残害中原武林人士,必当诛之!”乐羽高声道。

唐云飞抿了口酒,淡淡道:“自古兼并常有,即是中原武林门派兼并也不难见,死伤则更是无法计量。”

乐羽已是怒不可遏,他没想到唐云飞竟将别人的生死说的如此轻描淡写。

“许多事情,见得多了,你也就习惯了。”唐云飞又道。

“若是古门入侵唐门,你也会如此不痛不痒吗?”乐羽冷冷道。

唐云飞冷笑一声:“若我唐门被犯,我唐门弟子必当奋力抗敌,死而后已。”

“不过,唐云飞话锋一转:“若是技不如人,又有什么好说的?既入了江湖,不是我杀你,便是你杀我,一只脚早已踏入了鬼门关。”

“很好!我想唐门正因为没有立场,冷血无情,才能做到置身事外。”乐羽狠狠道。

“客官,您的卤牛肉给您备好了,您的马也喂好了,这马的食量可真惊人啊!”小二感叹道。

乐羽接过卤牛肉,厉声道:“既然道不同,何必为谋?在下告辞!”

唐云飞回头望去,乐羽已一骑绝尘!

看他的方向必是前去碧海庄。

唐云飞扔出一锭银子:“将我的马也牵来。”

......

远在天山,多日没有乐羽消息的南宫沐按捺不住了。

天池风光虽好,但日夜守着,岂有不无趣之理?

“文燕师姐,外面有位姑娘急着说要见你。”天山弟子来报。

“喔,知道了。”文燕走出正厅,看到面色有些憔悴的南宫沐,连忙道:“南宫姑娘,你怎么来了?”

“文燕姑娘,有乐大哥的消息吗?”南宫沐显然十分焦急。

“我正准备去寻南宫姑娘;刚刚接到师兄的来信,师兄说他已到了上官堡,不过受堡主上官徵所托,前往碧海庄寻找庄主黄钟,让我们不要担心。”文燕道。

“乐大哥信上可说了何时回来?”南宫沐道。

文燕摇了摇头:“南宫姑娘,师兄有血海深仇要报,现在更是为了武林四处奔走,我们应当全力支持他才是。”

南宫沐一怔,脸上已满是落寞:“我只是担心乐大哥的伤...”

文燕才知自己话重了,便拉起了南宫沐的手:“师兄的伤是南宫姑娘治好的,难道南宫姑娘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谢谢你,文燕姑娘。”南宫沐道。

“南宫姑娘,你放心,师兄一有消息,我立即告知你。若是平时无趣,也可与众弟子一起晨读。”

“嗯!”南宫沐这才挤出了一丝笑容。

.......

乐羽抚着枣红骏马,道:“马儿,你也想快些见到你的主人对吗?”

马儿似乎通了人性,它嘶吼一声,开始狂奔起来!

马儿是否疲惫他不知道,但他实在有些撑不住了,他的手虽拉着缰绳,他的腿虽夹着马鞍,但他的身体已开始摇晃...

嘶---

马儿突然停了下来...

乐羽已赫然看到碧海庄三个大字,他一跃而下。

“在下乐羽,前来拜访黄庄主,劳烦通告一声。”乐羽道。

“请稍等...我这便前去禀告庄主。”护卫道。

与上官堡相比,碧海庄更多透出的是它的清新素雅。门口的台阶,甚至悬挂的牌匾都由竹子制成,碧海庄地势虽不险要,但依山傍水,风景十分秀丽。

乐羽未等片刻,便有急促脚步声传来。

“盟主!”黄钟大声呼喊。

只见他的头发散开,还没来得及整理。

“黄庄主!”乐羽也快步上前。

“江湖传闻盟主葬身大海,没想到竟还能相见!”黄钟也不再拘束,紧紧地抓住了乐羽的肩膀。

乐羽也紧紧地抓住了黄钟的手臂,他们此时竟好像是熟识多年的好友。

黄钟一展愁容:“盟主安然无恙就好,安然无恙就好!”

“打扰黄庄主,实属不该。”乐羽见黄钟这份神态应在濯发洗身,连忙致歉。

“盟主千万别这么说,听闻盟主在庄前等候,我先是一惊,随后连忙赶了过来。”黄钟难掩脸上的喜悦之情。

“盟主怠慢了,请进来说。”黄钟将乐羽迎进了大堂。

现在盟主二字仿佛一把盐,附在了乐羽好不了的伤疤上。

乐羽苦笑一声:“黄兄从前如何唤我,现在仍旧如此。”

黄钟迟疑片刻:“这...”

“黄兄若要见外,我也只好称呼你为黄庄主了。”乐羽道。

“乐兄,请上座。”黄钟笑道。

大堂上方门匾四个大字:“浩然正气”,那是武林同道对黄钟的一种肯定,乐羽见了也不禁肃然起敬。

“来人,看茶!”黄钟道。

此茶条索紧直有锋苗,色泽翠绿显毫,产于君山悬脚岭北峰下,正是阳羡雪芽。

“汤色清澈,滋味鲜醇,此茶果真是名不虚传,黄兄好品味。”乐羽称赞道。

竹风一阵,清茗飘香。

黄钟淡然一笑:“乐兄过奖,若不是乐兄有要事,我们正可煮茗清谈一番。”

他话锋一转:“泰山一别,已匆匆数月。当时我已率众准备前往泉州支援,可乐兄突然失去消息,究竟发生何事?”

“我已知黄兄在泉州寻我数月,黄兄这份情谊,乐羽永生难忘!实不相瞒,此次来此,是有事相商。”

“乐兄请说。”黄钟道。

“此番前来是受上官堡堡主上官徵之托,请黄兄一起抵抗古门。上官前辈已收到了黄兄的信,正准备修书一封差人送来。我恰好前去拜访,他知道我和黄兄有些交情,便让我前来邀黄兄商议联合之事。素问黄兄正义为先,定不会坐视古门之邪暴而不理!”

“武林兴亡,匹夫有责!即使上官前辈不说,我也自当义无反顾。”黄钟大义凛然道。

“黄兄真乃大丈夫也,在下佩服!”

“乐兄一人独闯古门,力战古仲吕,此等英勇天下又有几人能及?”黄钟道。

“不过逞匹夫之勇,险些丢了性命。深想于此,实感愧疚。”乐羽叹道。

“乐兄言重了,总好过那些趋炎附会之人!”黄钟厉声道。

“对了,不知道上官前辈有何谋划?”

“请黄兄于上官堡一聚,共商大事,届时便一目了然。”乐羽道。

“好!待我处理好庄中事务,便与乐兄同行,还请乐兄庄中小憩几日。”黄钟道。

“那我便在此等候黄兄。”乐羽道。

“之礼,你去安排院子供盟主下榻。”黄钟道。

“是,盟主请随我来。”严之礼道。

精彩点评

这本《一曲长歌入天门》算不上是一本好的武侠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痕迹飘流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