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在异世卖挂》穿越古代教书养娃 第二十六章 陈蒹葭之婚 我在异世卖挂强攻

《我在异世卖挂》穿越古代教书养娃 第二十六章 陈蒹葭之婚 我在异世卖挂强攻

时间:2020-03-26 08:05:24来源:阅文集团

《我在异世卖挂》我在异世卖挂1003我在异世卖挂 父子文 我在异世卖挂鬼畜 连载

我在异世卖挂

类型:游戏作者:奶糖萝莉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我在异世卖挂》由奶糖萝莉创作的游戏类型的网络创作,情节中的光环人物是纪陵,文若,内容空前绝后,不容错过。主要讲的是:文峰与文若两父子不约而同地对纪陵出了手,文若凝气于脚,往纪陵的脑袋踢去,文峰则更加厉害,能够让体内的气离墟出体,凝成一个狼头的样子,对着纪陵咆哮而来。二人一个三品大气师一个二品宗师,暴怒之下全力出手,

《我在异世卖挂》 免费试读

文峰与文若两父子不约而同地对纪陵出了手,文若凝气于脚,往纪陵的脑袋踢去,文峰则更加厉害,能够让体内的气离墟出体,凝成一个狼头的样子,对着纪陵咆哮而来。

二人一个三品大气师一个二品宗师,暴怒之下全力出手,威力极大,罡气过处,地面破碎,尘土飞扬,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文峰缓缓收拳,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有些遗憾的叹息道:“我本不欲对凡人出手,奈何你实在不知好歹,取死有道,怪不得别人!”

文若脸上带着一股狞笑:“死了活该!他以为他是蜀山弟子,跟我们讨价还价?爹,一不做二不休,我去把那两个女的也杀了!”

文峰点点头:“让他们到地下团聚也好!文若,下手麻利点,别让她们走的有痛苦!”

“明白,爹!”

文若摩拳擦掌,往往更里面走去,之前小玉的态度恶劣,他第一个击杀的就是这个不识好歹的小丫头。

“咳咳!”

就在文若走了没有两步的时候,两声咳嗽从烟尘中发出,他脚步一滞,便看到纪陵毫发无损地从里面走了出去。

“你居然没死?”文若不假思索地道,文峰也皱起了眉头,纪陵只是一个五品气师,不可能硬抗自己和文若的一击而不死。

烟尘散去,前方的场景也暴露在了众人面前,原先的青砖地板已经尽数碎裂,放在上面的一张榆木桌子也被打成了碎片,头上的屋顶瓦片掉落,也出现了一个大洞,可以看见天幕上的星星。

“你们毁我房子,恐吓我家人,实在可恶,这事儿你们不赔我千儿八百万的金币没完!”

文若看着纪陵仿佛在看一个傻子:“赔钱?哈哈哈,我看你是活腻味了,刚才没死算你命大,现在你给我去死吧!”

文若说完之后,竟从后腰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表情残忍地刺向纪陵。

“反伤体验卡,生效!”

纪陵使用反伤体验卡加持到自己身上,文若对他造成的所有伤害都反馈回了他的身上。

噗!

匕首刺进纪陵的体内,没有造成一点伤害,反倒是文若的身上出现了一个血洞,鲜血汩汩地流了出来。

“去死!去死!”看着似乎没有反应的纪陵,文若发了狠,拼命地用匕首刺纪陵,白刀子进白刀子出,他自己身上一个个血洞开始冒出来。

“不对劲!文若,快闪开!”

文峰感觉到了纪陵身上的异常,赶紧喝止了文若,自己纵身一跃,飞至空中,朝着纪陵的脑门一掌拍下,想要直接将纪陵灭杀。

啪!

文峰的掌打到了纪陵的头上,他自己的头仿佛撞上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晕乎乎的,直冒金星,直接从空中跌落下来。

看到两个人都暂时失去了攻击能力,纪陵马上将他们封号,然后从地上抄起桌子腿,开始狠狠地暴揍文峰和文若父子俩。

在床边吓得不敢露头的小玉看到二人倒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从枕头底下那起了纳鞋底的锥子,冲到了二人倒地的位置,往他们的身上扎去,二人身上瞬间又多出了许多细细密密的小血洞。

“这也太狠了吧!”看着小玉发泄式的动作,纪陵赶紧停了手,同时拦住了小玉。

“他们两个这么欺负我们,还拆了我们的我房子,我今天一定要戳死他们!你别拦我!”小玉在纪陵的怀里挣扎着。

“现在不能杀!杀了他们,谁赔我们的房子?得让他们活着,赔偿我们房子的维修费和我们三个的精神损失费,一共一万金币!”

“一万金币?”小玉不挣扎了,脸色有些奇特。

“一万金币是不是有些太多了?”

纪陵看向小玉,眼神中带着怀疑,仿佛是在问她,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才一万金币,不多,不多!你想想,他俩要是把我们三个打死了,一万金币,能买回来咱们的命吗?”

“不能!”小玉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有些道理,不过一万金币也太吓人了,她心里想的是能要一两个银币就不错了。

“丫头,去,跟他们要钱!那个小的,之前就吓唬你,要到了一万金币,分你一百个!”

纪陵话刚说完,小玉就两眼冒光地拿着锥子去跟文峰文若讨债了,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此话不假。

此刻文峰和文若都是受了重伤的普通人,根本无力反抗,小玉也是耿直,就是不断地重复一句话:“给不给钱!给不给钱!”,并且每说完一句,就在二人身上扎一下,弄得二人嗷嗷直叫。

文峰心中憋屈不已,他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栽在了这里,自己是大宗师,哪怕在锦官城都有数的高手,怎么就败在了一个小小的气师手里?这还不是最气的,最气的是现在有一个小丫头不断跟他们勒索钱财,不给就用锥子扎,看那架势,根本就是被金钱蒙蔽了双眼,失去了理智,扎死他们都有可能!

“死在这里太憋屈了,我不能死!”

文峰的心里泛起了浓浓的求生欲,赶紧出口求饶:“别扎了!别扎了!我给钱!”

小玉马上停了手,文峰才颤颤巍巍地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银币。

小玉二话不说一锥子扎在了他的大腿上。

“啊!”文峰哀嚎一声,赶紧又掏出了一金币。

小玉接过一金币才把锥子从他的腿中拔了出来。

“小玉,一万金币,一分不能少,要是不给钱,就先把那个小的扎死!”纪陵在后方笑道,这两个人,仗着自己的修为想要欺压良善百姓,不给他们点沉痛的教训,他们就不知道这个社会的难混之处。

“一个金币不够,一万金币,一个都不能少!”小玉看着文峰,故作冷漠地说道。

“一万金币,你,你开玩笑的吧?”文峰目瞪口呆,这小丫头一开口就是一万金币,想钱想疯了?

“谁跟你开玩笑!”小玉一发狠,直接用锥子尖抵在了文若的脖子上。

“你就说给不给钱吧!”

文峰看小玉那个样子不像是在逗他玩,咽了咽口水,试探着开口道:“一万金币太多了,我没有……”

文峰话还没有说完,小玉就一锥子攮了下去,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力用偏了,锥子尖只是划过了文若的皮肤,并没有扎进去。

“果然是在吓唬我!”看到这一幕的文峰心里一送,“还有的谈!”

“哎呀!手滑了!”小玉根本没有再和文峰谈,抬起手,又往文若的脖子上扎去。

噗!

这次锥子扎进了文若的脖子,一股鲜血冒了出来。只是小玉的手劲不大,扎得并不深,没能要了文若的命。

一旁的文峰吓得魂飞魄散,他就文若这一个儿子,还靠他传宗接代,光耀门楣呢,可不能死在这里。

“给钱!我给钱!多少钱我都给!”文峰赶紧大声吼道。

小玉这才停了手。

“我儿媳妇就在芙蓉镇,她有钱,我带你去找她!”文峰继续说道。

他口中的儿媳妇自然是陈蒹葭,陈蒹葭跟他们文家早就闹翻了,别说没这么多钱,就是有也不会给他出一分,他这么说,只不过是用驱虎吞狼之计。

蜀山的刘志毅就借助在陈蒹葭家里,如果纪陵带着他过去跟陈蒹葭要钱,十有八九会惹怒刘志毅。刘志毅顾及脸面不会击杀文峰和文若,但纪陵这个敲诈勒索的人,绝对逃不掉。

“行!我信你一回!”

纪陵来到文峰面前,像拎小鸡仔一样将他跟文若从地上提了起来,去他口中所谓的儿媳妇家里要钱。

陈蒹葭在芙蓉镇属于大门大户,靠着蜀锦生意赚了不少钱,房子就修在号称芙蓉镇别墅区的芙蓉南街,这里的道路宽敞,两边都是深宅大院,一看就是豪门,平日里除了他们自己的车马都鲜有人至,只不过现在里面住满了修士,也就陈蒹葭一家可能没有把房子卖掉。

纪陵带着二人来到陈家,面前的两扇朱红色的大门禁闭着,里面透出来一些微弱的火光。

“陈府!”

纪陵抬头看着大门上的牌匾:“芙蓉镇这么气派的陈家只有一个,你说她是你的儿媳妇,你们两个是文峰和文若?”

“你怎么知道?”文峰大惊失色,他和文若在芙蓉镇根本没有熟人,眼前的这个少年是怎么知道他们的身份的?

“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据我所知,陈蒹葭可不认你们家这门亲事,跟她要钱,你不会是在逗我吧?”纪陵目光危险地看向文峰。

“不是不是!”文峰赶紧摇头。

“再怎么说,我儿和她也是有婚约在身的,只要我儿不写休书休了她,她就还是我文家的儿媳妇,她不会见死不救的!”

“行!我信你!”

自从上次在芙蓉镇口和陈蒹葭见了一面之后,纪陵就再也没有听过她的消息,自己那天提醒他仓库着火,也不知道她听进去了没有,这次再见面,自己已经不是之前的小乞丐了,她一定会大吃一惊吧!自己和她结了个善缘,今天就趁这个机会,帮她把文家的麻烦彻底解决掉吧!

打开陈家大门的是一个穿着白衣的稚嫩少年,他手中提着一把剑,一脸警惕地看着面前三人:“你们是谁?我们蜀山在此落脚,你们要是找房子,就到别处去吧!”

“我们不找房子,找陈蒹葭!”纪陵开口道。

“陈蒹葭?”白衣少男想了想,才记起来陈蒹葭便是这家的主母,眼中的警惕稍稍收敛。

“你们是她什么人?”

文峰赶紧道:“我们是她亲戚,找她有急事!还请小仙人通报一声!”

“小仙人?”纪陵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这个称谓,也太羞耻了。

白衣少男对“小仙人”这三个字很是受用,对着文峰露出了一个笑脸:“你等着,我去给你找人!”

陈蒹葭坐在自己的闺房中,看着桌上的一盏灯,愣愣的出神。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文家给她的成亲的最后期限,一到日子,不管她愿不愿意,都会被文家抓回去。

蜀山刘志毅是锦官城大家族刘家的人,陈蒹葭是锦官城陈家人,二人于年少时相识,那时刘志毅十七岁,陈蒹葭五岁!后来刘志毅去了蜀山修行,陈蒹葭便再也没有见过他,这次剑王冢开启,刘志毅突然出现在芙蓉镇,和陈蒹葭相认,住进了陈家。

陈蒹葭知道这种大事,文家一定会派人过来,有刘志毅在这里,他们还会收敛一点,自己也能再多争取一些时间。

就在陈蒹葭对着烛光发愁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

“蒹葭,睡了吗?我给你熬了冰糖莲子粥,尝一尝吧!”刘志毅的声音的门外响起。

陈蒹葭更愁了,这次相见,刘志毅似乎对她有些意思,时不时地就来献殷勤,常混迹在生意场的陈蒹葭一眼就能看出他的目的。

按理说,刘志毅人长得不赖,家中是锦官城大户,他自己又是蜀山的正式弟子,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一般女子,如果知道他对自己有意思,恨不得马上贴上去,想尽一切办法,用光所有心计进刘家的门。

可是陈蒹葭不能,她的家族是锦官城陈家,与刘家没法比,门不当户不对,刘家不可能让自己当刘志毅的正妻,而且自己跟文若的婚约,锦官城人尽皆知,刘家断不会让自己进门,所以她哪怕接受了刘志毅的爱意,也不过是被他白玩几天而已。

更何况,她根本不爱刘志毅。让他住在家里,只是因为他也是锦官城有名有姓的人,还是蜀州正派蜀山的人,不怕他做什么不轨的事。初来之时,刘志毅还和他的一个师妹保持着关系,见了陈蒹葭之后,便开始转而追求陈蒹葭,为此那个师妹没少找她的麻烦……

陈蒹葭想的入神了,外面又传来了敲门声。

“蒹葭?你灯亮着呢,我知道你没睡,你给我开开门啊!”

精彩点评

这本《我在异世卖挂》算不上是一本好的游戏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奶糖萝莉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