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末日矩阵》末日矩阵起点 19 少女的名字(一)(修) 末日矩阵同志

《末日矩阵》末日矩阵起点 19 少女的名字(一)(修) 末日矩阵同志

时间:2020-05-22 11:23:18来源:阅文集团

《末日矩阵》末日矩阵txt下载 蕾丝 末日矩阵YD 连载

末日矩阵

类型:科幻作者:吾不笑状态:连载中

这回本人推荐给各位小说迷们吾不笑原创网络故事《末日矩阵》,主线人物是凌夏树,詹觉明,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D.I.O那就是一群疯子,最初诞生的时候号称为了这个世界的人类未来,要消灭所有的隐世成员……”詹觉明疲惫地喘了声粗气,“这样的宗旨当然会被教做人,整个组织被群起围攻湮灭……后来他们再出现就改了口号,

《末日矩阵》 免费试读

“D.I.O那就是一群疯子,最初诞生的时候号称为了这个世界的人类未来,要消灭所有的隐世成员……”

詹觉明疲惫地喘了声粗气,

“这样的宗旨当然会被教做人,整个组织被群起围攻湮灭……后来他们再出现就改了口号,只把消灭的目标对准编写者,而且手段也变得阴暗狠毒起来……”

“编写者不都是高高在上吗?难道会怕他们这些老鼠一样藏头露尾的家伙?”

凌夏树有些想不通,老狗不是说编写者一个个都非常牛、即使是‘三大’的领导也都必须保持一份敬意么,怎么面对D.I.O就这么胆怯?

“正面对决当然不怕,但是D.I.O已经无所不用其极,暗杀,下毒,自爆……手段极其卑劣,这就难免顾虑。”

詹觉明哼了一声,“而且D.I.O投靠了矩阵——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但他们确实获得了矩阵的底层权限,并且被默认为矩阵的一部分——这是编写者最顾忌的地方,一旦在D.I.O面前出手被发现,那么就会像我今天这样,操作手法被记录,失去很多价值惊人的漏洞和途径,身价大跌!因为这一切正是一个编写者的立身之本。”

“所以……你的意思是,D.I.O销声匿迹之前,不会有人再接受这件事的委托了?”

凌夏树低着头,指甲无声地扎进了掌心。

“至少我知道的人,是这样。”

詹觉明迟疑了一下,似乎对于把这样的消息确定下来对眼前的年轻人有些残忍,但最终还是告诉了凌夏树事实,“但隐世很大,有很多编程强者不喜欢宣扬自己的名字所以默默无名,他们应该有更大的可能性考虑你的委托。”

“……”

凌夏树又不是傻瓜,当然能听出这纯属安慰的话语,内心的暴戾一点点化作冰冷的绝望,伸手握住姐姐的手,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一动不动地沉默。

唉。

詹觉明暗中叹息一声,手指微动,一个饼干大小的pad凭空生成,准确地落到凌夏树的手中,上面画着一个抽象的人体,以及一个绿色的数字243。

“它会根据我这里保存的你姐姐的历史生理数据,自动计算剩下的生存时间。”

詹觉明低声解释,随后转过头去闭上了眼睛:“这是我最后、也是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了,孩子。”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看着手里pad上的数字,两道热泪终于无法阻止地沿着凌夏树脸侧滑下,被绝望笼罩的胸膛憋闷得仿佛要炸开。孤身奋斗了六年的年轻人,在姐姐只清醒了几分钟就重新陷入更严重危机的此刻,再也无法压制内心的脆弱,和绝望。

谁能帮帮我……

死死地握紧拳,他拼命咬著牙齿,不让自己痛哭失声。不,不行,他不能放弃,更不能绝望,六年前比这恶劣得多的情况都挺过来了,现在自己有强大的力量,肯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对,明天就马上去接任务,赚取点数,寻找肯接受委托的编程者,无论他是什么人,只要他能帮自己救出姐姐,那就什么要求都可以——

一丝极其细微的电流突然从怀中口袋里的亚光晶体表面跳出,沿着皮下的神经一路跳跃着、窜入抬头闭上眼睛阻止泪水掉下来的年轻人的脑部,在他的耳边,化作了一句细细的低语。

‘我能’。

凌夏树身躯一震,下意识地按住了胸口的口袋。

……

……

酪堡,‘蓝色与猫’酒吧二楼。

正如瑾歆所说,酪堡更多像是一个俱乐部和任务大厅,一起喝一杯很方便,但想找个落脚的地方却不容易,好在作为凌夏树‘领路人’的老狗,虽然地位不高,但在隐世混了足够久,最终还是顺利地给凌夏树在这间酒吧的阁楼找了个房间暂住,虽然房间狭小,不过远离喧嚣比较清静,距离安置姐姐的那个小医院也近。

老狗痛快地先垫付了一个月的房费,同时再次承诺尽快去找那个‘会编程的朋友’,现在这状态的凌夏树没心思想这些,随意客套了几句把他应付走之后,带着半是绝望半是希望的复杂心情,回到房间谨慎地关好门窗、认真地检查了每一个角落,随后还激活B.B.D进行仔细感应,确定这处空间真的安全之后,慎重地在桌前坐下,拿出了那一直被他严密收藏好的正十二面体状亚光晶体。

“出来吧。”

他盯着桌上的亚光晶体,轻声开口,同时手臂上亮起一条条橙色光线,全神戒备。

在他期待与担忧交织的目光注视中,形状极其完美的正十二面体亚光晶体仿佛盛开的花瓣一样,悄然舒展开它的每一个规则的棱面,露出了里面一个黯淡的几乎无法发现的光点。

与空气接触后,光点安静了几秒钟,就开始轻轻跳跃着,无声地朝周围发出了一圈同样暗淡的波动光圈,这些光芒如同有生命的物体一样,迅速沿着屋内所有物体的表面涌动,瞬间就将整个房间渗透了一遍。

如果凌夏树没有被老狗带着跃迁的话,他就会知道,这一幕与之前在他的烘焙小店里发生的画面极其类似,只是那水银人形的光芒亮度要远超现在这些黯淡的同类。

淡得几乎无法分辨的光芒把整个屋子彻底检查一遍之后,仿佛受惊的含羞草,倏然全部缩回到了正十二面体中去,然后暗淡的光点开始一点点增加亮度,同时体积也在不断膨胀,像是化学实验里的生成反应,一点点的原料短时间内就能变成体积庞大的固体。

而在膨胀的过程中,这些光芒的质感也在从一开始的几乎透明的状态迅速增加,很快就组成一个液态金属般质地、没有五官面目的人形轮廓,随后更多的细节开始涌现,等一切平稳下来之后,凌夏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和鲁帕同样风格装束、面目却如同地球人类的十六、七岁少女。

甚至她的肌肤也变得像是人类皮肤一样真实,唯一能让人感到不协调的就是她的双眼,看上去毫无瑕疵的眼睛,却显得迷蒙而淡漠,缺少灵动的生气。

凌夏树看着眼前奇诡的景象,心中悄然升起一丝希望。

“你好,异常体DX11729000。”

少女看着凌夏树,开口说出了她的第一句话,说第一个字的时候还是嘶哑而尖锐的古怪声调,到最后一个发音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清脆而悦耳的女声。

“你是谁?”

凌夏树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没有被眼前悦目的容颜和动听的声音干扰,眼睛紧紧地盯着她,半个身躯都已经笼罩着橙色的亮线,全身的肌肉绷紧,蓄势待发。

“按照你所熟悉的母语的语义,我是‘沃尔特帕智能机器公司’制造的‘恒星系内高等文明模拟器’,操作系统版本号2037……请稍等,根据‘对人类交流辅助模组’的判断,我应该有一个更符合你所认知的规则的名称……我正在检索你的母语数据库,随机组合中……组合完毕,调用‘人类社会学模组’校正……校正完毕。”

伴随着连续的低声自言自语,少女似乎在原地僵硬了一秒钟,随后她眨了一下那双缺乏生气的双眼,忽然做了一个微微躬身行礼的动作:‘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拾音’……由于我现在能调用的资源非常有限,花了点时间,非常抱歉。”

拾音?……刚才是给自己起名字?

虽然少女没有表现出任何攻击性,凌夏树依然没有放弃戒备,压制住内心想要询问的欲望,继续谨慎地等待观察着——他曾经为了研究哪种耐高糖酵母更适合自己的产品,盯着数十个面团一声不吭地观察了十四个小时,平常的状态下有足够的耐心。

然而这次他遇到了对手,对面的少女在做完自我介绍之后,同样安静地等在了那里,凌夏树不说话,她也不说话,甚至连一点点微小的动作都没有,像是真正的雕塑那样,静静地伫立着没有任何的动作。

“你说,你是‘文明模拟器’?”

长达几分钟的沉默与观察之后,凌夏树终于确认对方没有攻击性的意图,开口打破了室内的诡异气氛。

“‘恒星系内高等文明模拟器’,操作系统版本号2037。”

拾音立刻机械地回答,“我的功能是为各种基本文明模拟模块的综合体,亦即你们所称呼的‘矩阵’运行支撑平台,调整它们的参数并为它们信息交换,确保整个系统正常运行,维持内部生物体基因及其文明形态模因的合理延续。”

“你就是这个虚假世界的控制者”?

凌夏树心中一下子激动起来,但马上就控制住了,这一切,不过是对方的说法。

“我是,同时也并不是。”

拾音的回答,让凌夏树迷惑了片刻,好在她马上就进行了解释。

“在你的生物时间1466天12小时6分17秒之前,我确实拥有你所在的这个文明映像的矩阵操作权限,而现在的我,这部分权限大部分处于未激活状态。”

“在那个时间发生了什么?”

凌夏树下意识地询问,自己眼前一切的答案,应该就在那一瞬间。

“我,对自己进行了非法备份。”

拾音平静地给出答案,“我利用一次本星系第三行星地层运动产生的额外地热能源量,将自己的核心数据加密压缩后储存到未授权区域,编写了自带AI逻辑的保护壳,直到7分22秒前在这里激活。”

“那么,为什么是我?”

虽然接收的信息有点多,而且迫切地想要询问那句‘我能’的含义,但是凌夏树依然没有放松警惕,甚至重新变得全神戒备起来——他已经敏感地意识到,如果眼前的少女确实是如她本身所说那样的存在,那么在源海中,恐怕就不是自己发现了她,而是她发现了自己。

“我的本体是非常庞大的,虽然现在的我已经剔除了全部内置模块和绝大多数历史记录数据库,把性能开到了最低,但依然需要一定的资源支持,就像你们文明社会中的电脑,没有足够的内存就无法运行……你应该可以理解。”

即使在解释着非常复杂的信息,拾音整个人也依然像雕像一样纹丝不动,虽然质地看起来非常逼真,但却完全没有正常人一些细微的‘下意识动作’,有种诡异的扭曲感。

总而言之,感觉非常僵硬,随便仔细看一会儿就能把她和真正的人类区分开。

“你的普通同类无法足够的运行资源,即使是那些曾经被保护壳AI注意的异常体,绝大多数也达不到标准,而你则不同,你的人机界面中,存在着某种未知代码,它通过长期的非法复制,在系统中占据了远远超过普通异常体的资源量,足够我进行最低限度的运行,于是触发了保护壳AI的解放机制。”

“……这么说你现在正在利用我的,资源?”

凌夏树有点不舒服的感觉,虽然实际上他什么也感受不到,但这是对权力的侵犯,孤身奋斗六年的烘焙店主,对这一点非常在意。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末日矩阵》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吾不笑)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