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末日矩阵》从姑获鸟开始 27 F.I.N.D.E.R(修) 末日矩阵科幻类型小说

《末日矩阵》从姑获鸟开始 27 F.I.N.D.E.R(修) 末日矩阵科幻类型小说

时间:2020-05-22 12:09:46来源:阅文集团

《末日矩阵》末日矩阵txt下载 蕾丝 末日矩阵YD 连载

末日矩阵

类型:科幻作者:吾不笑状态:连载中

经典辣文《末日矩阵》是吾不笑撰写的一本科幻类网络创作,故事中的主要角色是凌夏树,老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淋漓尽致,非常耐看。主要讲的是:“喂,你总是这么不爱说话,我很无聊的呀。”凛河一间阴暗的酒吧里,老狗拿着一杯白酒,百无聊赖地看着正在默默看书的凌夏树。凛河节点本身的定位就是那样,这间名叫‘冰拳’的狭小酒吧自然也高级不到哪去,乌烟瘴气

《末日矩阵》 免费试读

“喂,你总是这么不爱说话,我很无聊的呀。”

凛河一间阴暗的酒吧里,老狗拿着一杯白酒,百无聊赖地看着正在默默看书的凌夏树。

凛河节点本身的定位就是那样,这间名叫‘冰拳’的狭小酒吧自然也高级不到哪去,乌烟瘴气、鬼哭狼嚎已经是最客气的形容词,甚至连空气也充满了各种让人不适的味道,就连老狗这样‘适应性强’的底层人士,都不得不亮出大枪,赶走了附近两个身上味道实在让人受不了的家伙。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凌夏树却在专注的看自己手里那本书,那本从费尔南的‘片场’带出来的《帕格尼与四面体》。

这次他不是在看封皮或者封底了,而是认真的在阅读书内的故事。虽然这本书的插图极其的拙劣,仿佛儿童涂鸦,但是里面那些没头没脑的语句却总让凌夏树在感觉在暗示着什么,所以反正对酒吧不感兴趣,他也就借着时间认真的把这本书看了下去。

……

‘我该去找什么样子的灵魂呢?’帕格尼苦恼的对正四面体说,‘虽然我是爱着你的,但是这双眼睛却看不透你的真实,每次看见你,你都是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模样,这让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形状的灵魂适合你。’

‘不是这样的,帕格尼。’正四面体的声音在他心里说话,‘我从来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你看我的角度,就像我从来不想要灵魂,想给我灵魂的只是你。’

……

“喂喂,别看你那本童话书了。”

老狗突然用手肘顶了顶凌夏树,“中介人来了……看到没,就是刚进门那个胖子。”

凌夏树收起手里的书,转头随着老狗的视线望去,就看见一个穿着一身紫色西装的胖子正在费力的从人群中挤过来。

他的胖是那种典型的梨型胖,脸和四肢其实都算不上臃肿,看裤管那双小腿甚至可以称得上纤细,唯有从腹部到大腿这一块,像是突然充气充起来一样膨胀的不像样子,再加上个头不高,以至于如果单把腰围直径和身高拿出来的话,他的体型甚至可以算是一个正方形了。

“你好你好,来晚了,抱歉抱歉。”

紫西装胖男气喘吁吁的挤到桌子旁坐下,一边拿出同款的紫黑色手绢擦汗,一边对凌夏树露出一个职业化的笑容,“凛河的治安哪,真是让人没有办法。”

“谁让你总是爱穿这么骚气的颜色啊,看起来就像个有钱人嘛。”

老狗似乎和他比较熟,不客气的开了个玩笑,随后他也没有问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直接抬手拍了拍凌夏树的肩膀,“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年轻的小伙子是奶酪堡的未来之星,战斗力惊人的凌夏树,这个胖子,是凛河节点人头面最广的中介人之一,沙人。”

“沙人?”

凌夏树嘶哑的嗓音疑惑地重复了一遍,这是个名字还是绰号?

“意思是他能够帮你介绍的队伍,就像沙漠里的沙粒那样多——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说的。“

老狗解释了一句,看来这应该是个绰号了。

“商业鼓吹,商业鼓吹,哈哈。”

‘沙人’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看起来像是个好脾气的,然而凌夏树的目光从他手里那块紫黑色的手绢掠过,看着上面普通人无法察觉的痕迹和气息,再联想到他之前‘因为治安问题耽误了点时间’的说法,眼角微不可察地挑了一下。

“不过我手里确实是有不少可靠信息的,”

沙人随后又把话转了回去,笑眯眯的看着老狗:“两位是想接一个急活,赚点小钱周转一下是吧?”

“没错,你知道我欠了‘导演’那孙子一笔点数,不知道那个家伙最近有什么大动作,死活追着我还账,所以没办法啦。”

老狗找了个说得过去的借口,然后随手给费尔南埋了个坑。

“凭咱们的交情,你来找我,我当然要把最有利润的活给你,”

沙人亲热的搂了老狗一下,“不过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这位小兄弟的情况我得先了解一下。”

“没问题,不过你不用那么费劲了,就看一样东西就明白了。”

老狗赶紧挣脱了那肥腻的拥抱,给凌夏树打了个眼色。

“什么东西那么犀利啊,”

沙人腼腆的微笑着,却隐含着一丝不以为然,然而随后他就瞪大了眼睛——

坐在他对面的凌夏树没有什么动作,一丝丝橙红色的鲜艳亮线却从忽然他的体表‘浮起’,已经转化成疑似人形AI的B.B.D短暂地出现在他身旁,狰狞的样貌一闪而逝。

人形AI!?

沙人脸上表情不变,眼中却精光一闪。作为中介人,那些强者也见过了不少,他当然是识货的,不会认不出AI,更何况他自己身上就有一个,虽然是专门用来探测信息的非人型。

由于人机界面的存在,AI看起来什么样子并不是可以轻易改变的,基本上取决于人机界面对它内部所蕴含模块的解读,然后才能转化成视觉信息给人的大脑,所以一般来说人形AI的复杂程度和强度都要高于非人型,而看起来是实体的AI又要高于看起来只有轮廓的。

这个年纪,这样看起来就有点强度的AI……老狗从哪里哄的这样一个二代过来?

沙人脑中的想法一闪而逝,暗中斟酌起来。

老狗是什么人?一个最底层混了几十年的可怜虫,别看他刚才亲热地拥抱打招呼,实际上打心里瞧不起的,只是作为中介人,轻易不会得罪任何一个哪怕是最低层的家伙,本来只准备了几个鸡毛蒜皮的小任务准备打发他了事,现在看来,恐怕是要改变一下了。

“你们知道……女神狩猎季就快开始了吧?”

打定了主意的沙人,笑眯眯的看着凌夏树开口。

“我说,你总不至于给我们介绍一个参加女神狩猎季的队伍吧?”

老狗微微一惊,但随后就泰然处之的样子,“你也太看得起我们了!”

知道他当初曾经从女神狩猎季的战场活着回来的人不超过四个,眼前这个沙人虽然说也算是小有能量,但是不可能知道这一点。

所以,肯定是别的相关的事。

“我怎么可能把朋友送进那样的地方呢。”

沙人一直都是厚道的样子,“只是一些,前期的辅助工作而已。”

“辅助工作?”

老狗摩挲着下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在隐世还是现世?”

“现世。”

沙人简短的回答。

“……这么说,是和女神候补生有关了?”

老狗用的虽然是疑问句,但说出来的却是非常笃定的语气。

“是的。”

沙人并不意外老狗能猜出来,毕竟女神狩猎季27个月一个循环,战场内部的情报可能了解的人还少,但是战场之外的信息大家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有一个小队的女神候补生出了点问题,好不容易又搜索到了一个,所以想请几个人帮忙护送他们走一趟现世。”

“要去哪里?”

老狗脸上的神色认真起来。虽然他做的现世任务不少了,但是事关生死,每一次依然必须极其认真的对待,“有女神吗——呃,当我没说——负责信息阻断的,水平怎么样?可别跟前天丰收节那个生瓜蛋子似的,做的跟猫屎一样,等于把我给卖了啊!”

“队伍还是比较成熟的,”

沙人掏出一个笔记本翻了翻,“他们的队长当过一段时间的JUMPER,对于躲避探员很有一套,干信息阻断的副队长,训练评分超过70分了,另外的两个成员一个是‘制匙者’出身,善于利用漏洞,另一个干过‘拓荒者’,对于遮掩痕迹非常有心得……”

“主战呢,不可能这个小队就靠几个辅助,就准备去女神狩猎季的战场吧?”

老狗下意识的问,按照隐世的惯例,一个小队,虽然大家都有不差的战斗力,但总归要有一个负责突破、压制等尖刀任务的主战手。

“啊,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沙人撇了撇嘴,做了个暧昧的表情,“他们的主战手,在前天跟他们的女神候补生一起私奔了……所以才会有你们现在能接到的这个任务。”

“……”

老狗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片刻之后,神色复杂的摇了摇头。

“这也难怪,不是吗?”

沙人嘿嘿的笑着,“毕竟,能成为女神候补生的,都是些美得要命的小丫头,一想到要让这样的美人儿,毫无意义的牺牲在那样的战场里,连我也会忍不住心生怜惜呢。”

“那他们要到现世的哪里去带回新的女神候补生?”

老狗的表情恢复了正常,开始打探行动的具体信息。

“他们的队长据说身患重病,不得不去拼一把了,所以他卖光自己的家底,委托F.I.N.D.E.R找了新的线索,据说是在现世的‘休良’市,在矩阵序列中‘深度’不大,安全性还是比较高的。”

沙人又翻起了自己的小本,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F.I.N.D.E.R?

凌夏树又从中介人的口中听到了新的名词,询问的目光转向老狗。

“Finite Information aNd Data Exact Recorder。”

后者给他抛出一串口音惨不忍睹的英文,可惜凌夏树的教育经历终止于六年前,对此只能回以茫然地目光。

“有限型信息与数据精确记录器,一个地球原产的程序。”

老狗一看就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转而用母语解释,

“在地球沦为三棱怪的‘商品’之前,国力最强盛的‘白星国’在互联网上偷偷投放的一款超量云数据间谍软件,据说能够通过数据挖掘和分析,精确地推测出你第二天会穿什么颜色的内裤出门……”

“三棱怪那帮开发矩阵的孙子偷工减料,占领地球以后看见这个现成的东西估计高兴坏了,直接把它拿过来,当做模拟地球文明的参考资料和搜索工具用,然后完工之后却忘了把它删掉……”

似乎鲁帕他们公司请的这帮技术人员,不靠谱的程度突破星际了,不但开发的矩阵系统各种偷工减料、人机界面漏洞成堆,这个工作的态度也很成问题,像是残留的开发原始文档形成的‘源海’,还有现在这个F.I.N.D.E.R,都是他们完工之后忘记清理掉的东西。

“后来的事情现在已经搞不清了,也不知道是这个程序寄生在矩阵里然后自我觉醒了,还是有人发现并掌握了它的权限,总之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特殊的神秘组织,你可以花大价钱去买情报,特别是有关‘人’的情报,准确率那是相当之高。”

老狗简单的做了总结,而他的这一通介绍,让对面的沙人确认了自己面前的年轻人是一个二代的判断,心里已经有了把凌夏树发展为长期客户的打算——有人形AI却不知道F.I.N.D.E.R,明显是还养在家族温室里的花朵,所以重点应该着眼后期发力。

当然,能够被老狗这种最底层的混子抱上大腿,肯定也不是什么太显赫的身世,所以把这么一个没太多危险性也没什么油水的任务给他们,再合适不过了。

“怎么样,这个任务不错吧。”

沙人和和气气的笑着,“对方很急哦,所以价钱非常好,‘休良’市危险性又不高,特别适合年轻人开拓眼界。”

“行啊,够意思,我接下了。”

老狗简单的判断一下之后,满是皱纹的老脸堆起笑容,伸出手和沙人握了一下,最后从对方手中接过一张微微发着白光的卡片。

其实隐世最底层混了几十年,不用看,他就知道这个委托根本没什么油水,但是他现在恰好正需要这种安全性高的工作,报酬什么的不重要,让凌夏树锻炼一下、在去女神狩猎区之前更好地适应隐世的团队战斗、还能稳妥又安全,才是关键。

——都已经搭上辉煌女神的线了,只要保证凌夏树这次能从女神狩猎区活着回来,将来什么好东西捞不着?

于是就在你情我愿的气氛下,这单委托顺利地达成,最后老狗婉拒了沙人再请一轮酒的客气,带着凌夏树快步离开了‘冰拳’酒吧,按照地址前去和委托人见面。?”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吾不笑的评价,说《末日矩阵》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末日矩阵》的小说来。作为吾不笑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吾不笑再也没有写出和《末日矩阵》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吾不笑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