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淑惠皇贵妃全文免费阅读 125 权力制约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在线阅读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淑惠皇贵妃全文免费阅读 125 权力制约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在线阅读

时间:2020-05-22 16:24:13来源:阅文集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古言泪 同志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健气受 连载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泪幻儿状态:连载中

热销新书《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是泪幻儿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创作,光环人物德妃,太子妃,精彩情节试读:太子妃玉如嫣即便是在这样的场景下,也依旧沉稳,神情并不慌张:“回禀陛下,李氏是臣子送给太子殿下的姬妾,自从送入东宫之后,儿臣就派人好生伺候着。”“既然好生伺候着,又怎会连那贱婢病了都不知道!”欧氏抢白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免费试读

太子妃玉如嫣即便是在这样的场景下,也依旧沉稳,神情并不慌张:“回禀陛下,李氏是臣子送给太子殿下的姬妾,自从送入东宫之后,儿臣就派人好生伺候着。”

“既然好生伺候着,又怎会连那贱婢病了都不知道!”欧氏抢白了一句,满脸不忿。

贤妃露出一丝鄙夷的微笑,明显一副看好戏的心态。

德妃惊了一下,果然看到魏皇面带不悦地朝着欧氏看了过来。

太子妃是未来的皇后,在宫中的地位非常尊贵,欧氏只不过是个采女,如此打断太子妃说话,可是大不敬!

“放肆,”德妃赶紧抢在魏皇面前开了口:“太子妃在这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还不退下!”

“娘娘!”欧氏原本还想挽救一下,最终还是在德妃的怒视之下,灰溜溜地走了出去。

德妃本是觉得欧氏愚蠢好利用,谁知竟蠢到了这个地步,真是没救了。

从始至终,太子妃都面色平和,即使是被打断,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悦,直到欧氏被赶出去,她才继续说道:“李氏病了的这件事,儿臣早已知晓,并免去了她每日的问安,也请太医来看了。当初的太医只说是李氏是寒症,便按着寒症的法子开了药方。”

太子妃的回答中规中矩,没有错处可挑,贤妃对此很是满意。

玉家的家风向来良好,教出来的女儿也都知礼沉稳。

“李氏的身子迟迟不痊愈,为何不再找太医诊治?太医为何又诊治不出李氏得了什么病?”德妃不肯就此罢休,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德妃娘娘平日要处理的宫中事物太多,想必是不记得了,”太子妃语调温柔,话语中却带刺:“李氏进宫总共也就五日,若是身子弱的人,即便是病上个十几日也是寻常。因此儿臣只是吩咐宫人好生照顾李氏。再者,以李氏的身份,只能请寻常太医前来,而寻常的太医自然是没有林太医厉害的。”

太子妃说罢,对着魏皇垂下了头去:“这些都是儿臣的不是,若是儿臣能早日察觉,定然不会出现此般的事情,还请陛下责罚。”

“罢了,太医都察觉不了的事情,如何能怪你。”魏皇并没有去责怪太子妃。

德妃扫了一旁的林绍明一眼,眼神中带着警告。

林绍明有些为难,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在德妃的怒视之下闭上了嘴。

其实十二皇子的病并非一定要八皇子和十公主的血才能治,之前那些话都是林绍明配合着德妃编出来的鬼话,只要是有血缘关系的人献血,都是可以将这病治愈的。

若是治病的条件真的如此苛刻的话,那胡国的人岂不是都死绝了。

德妃见林绍明不说话,也无可奈何。

这时,皇太子赞许地看了林绍明一眼。

林绍明本就不愿说谎话,奈何被德妃胁迫,才迫不得已编造了假话。昨日皇太子私底下来找了他,两人达成了一些协议,因此林绍明今日没有替德妃说话。

“林太医也说了,这病要亲密接触才会传染,也真是奇怪,李氏区区侍妾,怎么会和清泽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德妃继续发问。

玉如嫣低头不说话,沉默了半天的魏清璟忽然开口,对着魏皇道:“这些事的确是古怪,十二弟得了这样的病,儿臣也很心痛,还请父皇能彻查此事,免得十二弟受了奸人的陷害。”

“十二皇子天分过人,”德妃扯着帕子,一副心痛的模样,看向魏皇:“若是受了奸人的陷害而出了什么意外,臣妾可怎生是好?”

“好了,此事会继续查下去,你们也都退下吧。”魏皇忽然间有些厌烦这般表面平静实际上却刀光剑影的场面,摆摆手让在场的人都下去。

德妃先行回到了自己的殿中,叫来了欧氏问话。

直到把欧氏好好地训斥了一顿,才让她离开。

德妃训斥欧氏的时候并未遮掩,动静闹得非常之大,连四皇子魏清宸都惊动了。

魏清宸前来拜见她,德妃见到儿子,面色稍微缓和了些,以要和四皇子说些体己话为由,将宫人都打发了下去。

德妃还未开口,魏清宸却已经先行埋怨了起来:“母妃,你怎么又对二哥出手,还连带着利用了十二弟。”

“本宫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都是为了你好,”德妃怒气又上来了:“你看看你,没有异能也就罢了,学业上也不认真,本宫生了你这样的儿子有什么用?”

魏清宸虽然脸皮厚,总被德妃这样骂,难免也有些憋屈,觉得自己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损害。他弱弱地辩解道:“二哥是皇太子,如何能忍其他兄弟锋芒毕露,儿臣这低调一些,不过是在保命。况且您做了这么多事,以前也就罢了,这几年每次做事都十分显眼,生怕别人不会怀疑您似的,若不是看在儿臣的份上,说不定您的位置都保不住。”

“低调?”德妃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地笑话一般,气极反笑:“原本厉害的人遮掩锋芒才叫低调,你就是没用罢了。就凭你这副模样,竟然还敢说陛下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敢动本宫,当真是愚钝。”

若是往常,魏清宸也就不说话了,可是被骂了这么多年,他心中实在难受,便和德妃犟嘴:“就算不是看在儿臣的面子上,也是看在朱家的面子上,您还是要小心些为好。”

“本宫的确是做事显眼,但是这么多年来,有谁抓住了本宫的把柄?”德妃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眼前的儿子:“本宫能稳坐妃位多年,你当真以为仅仅是凭着朱家和区区一个你?本宫做事显眼,甚至不惜用蠢笨如猪的欧氏,就是为了让对手放松警惕,即便是深得陛下信任的贤妃,也无法把本宫怎么样。”

德妃说这话的时候,面上少了几分平日中所表现出来的浮躁,多了几分阴沉。

魏清宸心中暗惊,这才明白了德妃的用意。

能让先皇后的倒台,甚至一直稳坐宫中高位的女人,不可能愚蠢,更不可能做出蠢事。

魏清宸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想劝德妃:“在宫中存活本就不易,您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若是有朝一日……”

“不会有那么一天,”德妃打断他的话。

魏清宸劝解德妃未果,反而被训斥了一顿,只能灰溜溜地出来。

德妃看着儿子的背影,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都十四岁的人了,竟然还不知道陛下的心思。

与此同时,担心皇太子和太子妃出事的秦瑾瑜跑到了贤妃的寝宫。

在确俩这俩人安然无恙之后,秦瑾瑜终于松了口气。

秦瑾瑜忽然间想起了一件事,这件事她疑惑了很久,却一直不敢问贤妃。

她思量再三,终于鼓起了勇气开口:“娘娘,当年先皇后薨逝,难道一直没有证据说明这时谁做的吗?陛下为何不……”

说道激动处,秦瑾瑜差点儿喊了出来,她费了好大劲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为何不惩处恶人?这些年奸人横行宫中,陛下如此明君,为何竟看不出来?”

“秦瑾瑜,”贤妃知道她早熟,却没料到她竟会问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想到她对于先皇后的事情如此的在意,也严肃了起来:“有些事情,你不必问,等到了时候,本宫自然会告知你。还有,今日的话以后不要再说,让别人听到了不好。”

秦瑾瑜深吸一口气,忍下怒气道:“是,我明白了。”

秦瑾瑜走后,贤妃肚子一人呆了很久。

“无论是宫中还是朝廷,都是一样的,都是人们争夺名利权益的场合。陛下也是从这些争斗当中过来的,如何能看不透这重重的阴谋诡计。”贤妃的声音很轻,轻的像一阵风,随时都能飘走,她望着先皇后寝殿的方向,有些失神,喃喃自语道:“陛下不去处理德妃和朱家,是因为朱家的势力,而且陛下还要用朱家势力去牵制住其他的家族以及后宫其他嫔妃。”

身处后宫的德妃,能制约包括贤妃在内的后宫势力,而朱家,能按耐住秦家和尊荣无上的玉家。

身居高位的掌权者,需要低下的势力互相制约,只有这样,掌权者的地位才能安稳。

若是底下一片太平,或许就是底下人联合起来,将利剑对准了高高在上的君王。

“姐姐,不要怪陛下,陛下也有陛下的难处。”贤妃喃喃着,眼神坚定:“纵使陛下纵容朱氏逍遥,我也绝不会放过她!你且在天上看着我为你报仇!”

精彩点评

泪幻儿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古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泪幻儿自传意味的《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