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堆雪》比喻冬天的诗句 第四十二章 赌约 堆雪罗御

《堆雪》比喻冬天的诗句 第四十二章 赌约 堆雪罗御

时间:2020-05-23 08:06:55来源:阅文集团

《堆雪》贡品男后by绯叶甜梦文库 作者是鹿珩的小说 堆雪LOLI控 连载

堆雪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鹿珩状态:连载中

热销小说《堆雪》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鹿珩,主线角色慕成雪,阿微,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网络故事,精彩章节节选:纪容被慕成雪逼得步步后退,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势迎面而来,想到慕成雪每天练武,纪容强掩着心虚,越发昂起头问道:“纪五,你……你想做什么?”呃,声音飘忽,还是没藏住内心的慌张。慕成雪眉眼微挑,笑得人畜无害,

《堆雪》 免费试读

纪容被慕成雪逼得步步后退,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势迎面而来,

想到慕成雪每天练武,纪容强掩着心虚,越发昂起头问道:“纪五,你……你想做什么?”

呃,声音飘忽,还是没藏住内心的慌张。

慕成雪眉眼微挑,笑得人畜无害,只是在纪容看来更加渗人。

“方才你是这么指我的,对吧?”慕成雪没等纪容答话,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放在纪容肩头,纪容退一步,她便进一步,退两步,她便进两步……

白氏想上前帮女儿,竟生生被慕成雪投来的眼神吓住了。

“原来你们一家打的是这个主意,诸位可知纪家家主的印信一日未拿到手,我母亲便是堂堂正正的纪家家主。我的父亲是母亲的救命恩人,是纪家少主的父亲,是祖母亲自选定的人,哪里由得你们在此放肆?”

“还有,二舅舅过继给祖母一日,你纪容便得恭恭敬敬的喊那里躺着的人一声奶奶;你便牢牢记住,你的奶奶是陪着纪家票号风雨飘摇一路熬过来的纪老夫人,是将你的父亲亲自教养长大,让他娶妻生子的纪老夫人,而不是这位身有三文,必振衣作响,穿金戴银恨不得昭告天下自己最富的财主。”

句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老妇人听着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全无片刻前的耀武扬威。

早已吓得花容失色的纪容再无路可退,“嚯”的一声瘫在了地上。

“娘—”

离得最近的纪大爷面红耳赤的上前将纪容拉了起来,方才那外甥女儿就如落刀子一般,刀刀见血,他也不敢上前帮忙啊!

白氏亦是看得目眦欲裂,她的女儿竟这般软弱,正欲扑到慕成雪身上,纪二爷却将一把她拉住了,转而看着慕成雪沉声说道:“你母亲她这次扛不住的,超不过十日,纪家票号便会全盘崩溃,到时她定会亲手将印信交到我手里,因为只有我才能化解了这次危机。”

站在一旁冷眼瞧着纪容摔倒也未去扶的老妇人听到纪二爷说的才似有了知觉一般,抢着说道:“为娘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往后这纪家便是你们兄弟几人的了。”

见自己的小儿子还木讷的站在一旁全神贯注的看着慕成雪,老妇人忙将人拽到了纪二爷面前,满脸堆笑,“你们可是正正经经的亲兄弟,这纪家的家产怎么也得分你弟弟一半,不是?”

见纪二爷不回话,老夫人顿时沉下了脸。若不是为了纪家的银子,她这辈子都不会跑来认这两个儿子,当初她主动要送出去这两个儿子不就是为了今天吗。

慕成雪前世今生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舅舅可敢与我打个赌,母亲若在十日之内解不了纪家票号的危机,我们自会将印信交予你;若是解了,母亲便仍是纪家家主,只是劳烦二舅舅自请与纪家脱离关系,从此,纪家再无纪二爷这号人。”

“纪五你算什么,就敢口出狂言。”白氏被纪二爷拉得怒不可遏,到这时候了,他还要护着那女人的孩子。

慕成雪踩着白氏的话脚,声音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静,“更狂的还没说,桂嬷嬷想必已经给二舅舅传了消息,我便不重复了,十日之内,若我找到证据,证明你同祖母的死有关,到时候,还请舅舅白衣缟素,披枷带锁,游街半日,以慰祖母亡灵。”

此话一出,众人惊愕不语,这纪五疯了吧!

将这事摆到明面上,是彻底与纪二爷撕破脸了。且不说这事是不是真的,即便是真,若纪二爷一不做二不休来个杀人灭口,岂不是自寻死路。

整个灵堂只剩下几个和尚低沉的念经声,旁若无人,宁静悠远。

慕成雪总以为自己重活一世,再不会感情用事,此时才明白,有些事,无关活了多少世。活着便有七情六欲,人生八苦,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放不下,今日她为了父亲、母亲而立下赌约,他日为了父王、兄长她又会做出何事?

“你可想清楚了,当真要赌?”纪二爷再不复从前的温文尔雅,眉宇间透着一股寒气。看得老妇人哆嗦一下,这个儿子可不如她想象中的好拿捏。

“赌!”

竟是纪夫人的声音。慕成雪转身,纪夫人同慕青山正相携而来。去准备马车的素儿也跟在后面,朝慕成雪眨眨眼,想来是素儿又去报信了。

“母亲?你何时来的?”

“刚来不久,正好听到阿微说的赌约。”纪夫人双眼仍是布满血丝,看着慕成雪时,却满是温柔,露着浅浅的光芒。

“二哥,就按阿微说的,我们赌。若我们赢了,还望不要食言。”纪夫人说话向来不喜拖泥带水。

“阿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我们便走?”

“母亲稍等。”慕成雪看向纪大爷,纪大爷一见慕成雪朝他看来立刻垂下了头。

“大舅舅,舅妈,阿微有句话要送给你,有时候不作恶也是一种恶,还望两位好自为之,纪芙姐姐还等着好好嫁人呢!。”

“母亲,我说完了,我们走吧。”

慕成雪没看到纪大爷抬起头诧异的神情。这个十四岁的小女子竟也有如此轻易便能撼动人心的能力。

……

“阿微,方才你所说祖母的死与他有关可是真的?”慕青山上了马车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爹爹,我先喝口茶,方才说了那么多,都口干舌燥了。”

纪夫人原本绷着的脸顿时放松下来,浮现出一抹笑意,“是啊,放才阿微舌战群雄的模样很是了不得呢!”

慕成雪一听下意识的羞涩一笑,遂又严肃起来,“父亲,母亲,昨日我去桂嬷嬷那儿套出了话,二舅舅的确去法源寺见过祖母,桂嬷嬷这个人也很有问题,祖母的死十有八九是与他们有关的。”

纪夫人听着脸色苍白,眸中满是怒气,慕青山拍拍她的手,神情才舒缓了一些,“母亲待他视为己出,若真是他所为,我不会放过他的!”

“母亲放心将这件事交给我便是,阿微一定将此事查的水落石出,真相大白。我找了小侯爷帮忙去寻哥哥,想来很快就能有消息,父亲和母亲安心对付票号的事情,这个赌约我们一定能赢。”

纪夫人和慕青山看着慕成雪成竹在胸的样子相视而笑。任谁都没想到,有一天竟会是那个整日游走在生死间的女儿在为他们筹谋划策。

精彩点评

《堆雪》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古代言情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古代言情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堆雪》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二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