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朱门弃女》女配重生之朱门弃女 第八十七章 窥破 朱门弃女419

《朱门弃女》女配重生之朱门弃女 第八十七章 窥破 朱门弃女419

时间:2020-08-01 10:02:01来源:阅文集团

《朱门弃女》女配重生朱门弃女丅x丅 T吧 朱门弃女小攻 连载

朱门弃女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义品品状态:连载中

义品品畅销作品《朱门弃女》由义品品笔下的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创作,主人公陶然,太妃,剧情精妙绝伦,非常不容错过。主要讲的是:管予走之后,陶然回到自己住的院子。她坐在书案前持着笔,却没了再写医书的心思。艾草歪着头问:“要不您再歇歇?”陶然忙低下头,笔尖不小心点在书上,黑了一角。艾草便抿嘴笑,陶然只觉得脸上滚热。正不知该如何化

《朱门弃女》 免费试读

管予走之后,陶然回到自己住的院子。她坐在书案前持着笔,却没了再写医书的心思。

艾草歪着头问:“要不您再歇歇?”

陶然忙低下头,笔尖不小心点在书上,黑了一角。

艾草便抿嘴笑,陶然只觉得脸上滚热。

正不知该如何化解了眼前的尴尬,陈夫人那里的丫头过了来,“小姐,宫里来人请你去太妃那里瞧瞧呢。”

陶然似松口气站起身,跟着丫头去了陈夫人的院子。

陶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去太妃那里,陈夫人再没什么不放心的。只嘱咐陶然要仔细,这才让陶然坐马车去宫里。

接陶然的内官还是和上次那个,陶然问起太妃的身体。

“白小姐实在是神医!”这个内官的态度比上一次殷勤了许多,话也多了起来,“娘娘用了白小姐的方子,这一日里来就比昨日有精神头了,饭也用得多了些呢。”

太妃病体见好,陶然也就放心了。

给皇家人看病,向来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那治愈后的金银珠宝,陶然从来不曾想过。只要平安无事,就是最好的赏赐了。

等见了萧太妃,萧太妃正在画画。

能画画,身体自然是无恙了。

“本宫今日只觉得更好些,并不见不舒服,想来是快好了。”

陶然在给萧太妃把脉时,萧太妃微笑着说。

陶然抬头看了萧太妃一眼,今日的萧太妃梳着鬅鬓,发间只插着一支极小的墨绿色珠花。虽是打扮得极寻常,但是看着面容略带红光,气色确实比昨日好了许多。

“娘娘能身子见好就是天下之福,娘娘也要记得饮食上要有忌口,冷、辛辣之物,娘娘还是不能用的。”陶然收起引枕,不忘叮嘱萧太妃。

萧太妃点点头,对着装药箱的陶然道:“本宫都记得了。今日本宫再用药熏治一次,明日若是见好,药就照常用了,你也不必来了。哪一日本宫要你来,自会叫人接你。等本宫大好了,本宫自会赏赐于你。”

陶然急忙跪下谢恩。

她也是不愿意来皇宫。踏进皇宫就像进了一间四处长满眼睛的房子,行不敢错一步,话不敢错一句,提着心一样。

陶然退出后,跟着前面的宫人走到殿门处。

陶然将相送的宫人劝了回去,她带着艾草走出殿门外。

才迈步出来,陶然便和一人撞在一处。

这一撞因两边都没防备,陶然跌坐在地上,而另一个被撞的人也坐在地上,她手上的木盘也跟着落了地,里面装的帕子洒了开去。

“哎呀!”被撞的是个年轻的宫女,那宫女也不看自己撞伤没有,慌慌张张捡起地上的几块帕子。

陶然也被艾草扶了起来,她看到眼前的宫女的手掌旁擦破了一块,急忙上前,“这位姑姑,你的手掌破了,我帮你包起来吧,不然一会儿你给太妃送帕子时,若是将帕子沾到血就不好了。”

还没用过的帕子就沾上宫女的血,这便是不吉利,犯了忌讳。

宫女这才注意到自己手掌旁渗出了血来,“这……”她怯怯的抬头看了眼陶然,“那有劳你了。”

陶然扶起那宫女,在握着她手腕时,陶然的动作一顿,她再次看向身边的宫女。

宫女觉察出陶然的目光,转头也看陶然,“怎么了?”

陶然笑了笑,垂下眼去,“没事,我帮你包伤口吧。”

说着,陶然拿起自己的帕子,帮那宫女包起手掌来。

包好了手掌,宫女向陶然道谢,她打量起陶然,“小姐是来拜见太妃娘娘的?”

陶然一迟疑,还是点了头。

宫女比刚刚热络了些,“哦,那我不打扰小姐了。出去殿门后朝东走,再转过一条长甬道,再朝南转走一段,就是宫门了。小姐别记错了。”

宫女说完,端着木盘就要朝殿内走。

正巧,刚刚领陶然来的内官在门口看到了陶然主仆,他笑着和陶然打招呼,“白小姐给娘娘瞧完病了?”

内官的一句话令刚要离开的宫女身子一僵,她猛然转头看向陶然。

事已至于,陶然只能回内官的话,“是的,刚给娘娘看过,娘娘很好。”

内官不明就里,笑着让陶然,“那我就不送白小姐了,还望白小姐慢走。”

陶然谢过内官,眼角扫过呆立在殿门那宫女。

陶然低头向宫门那边走去。

一直坐上了卫国公府的马车,陶然都没说一句话。

艾草问话,陶然含糊的答着。回到卫国公府院子里时,陶然打发走小丫头,望向艾草,“刚刚那个宫女十分不妥。”

艾草并没看出哪里不滔,她急忙问:“难道是……她想对太妃不利被小姐发现了?”

如果是刺杀太妃,那罪可就大了!

陶然的眉头渐渐蹙起来,良久才道:“那个宫女怀孕了……”

“什……什么?!”艾草惊得差点将手上的茶杯落在桌上,“可……可是,她是宫里服侍太妃的人啊,她怎么会怀有身孕呢?难道是……”

艾草忽然住了口,张着眼睛看着陶然。

陶然望着面前茶杯里的茶叶片,深吸口气,“能让宫里的女人怀孕,只有一个人。”

那人是谁呼之欲出——当今天家承阳帝!

“所以我不能说,”陶然的眉头越蹙越紧,“更不能流露出什么来。守寡的养母身边的宫女怀了身孕,最大可能就是养子。可是,此事传出叫人如何想守寡的养母?”

艾草张大了嘴。

自然会想到太妃不懂礼术,不能约束宫人,甚至联想到她行为不端!

“小姐,宫里之事不是旁人能知晓的,您算是窥破了一件,此后您要多加小心才是啊!”

陶然深知艾草此话有理,她点头,“太妃的病已经见好,她也说过了,无事再不会叫我入宫,也许我就躲过去了。”

艾草嘴上说“是”,可是心里到底不踏实。

就在翌日,这种不踏实竟然成了真,太妃叫人接陶然进宫。瞧着内官的脸色,陶然知道,太妃这次接她,绝不是因为治病。

精彩点评

古代言情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朱门弃女》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义品品)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朱门弃女》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