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朱门弃女》女配重生之朱门弃女 第四十二章 表白 朱门弃女GAY吧

《朱门弃女》女配重生之朱门弃女 第四十二章 表白 朱门弃女GAY吧

时间:2020-08-01 10:28:44来源:阅文集团

《朱门弃女》女配重生朱门弃女丅x丅 T吧 朱门弃女小攻 连载

朱门弃女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义品品状态:连载中

义品品畅销作品《朱门弃女》由义品品墨下的古代言情风格的作品,主人翁陶然,陈三郎,故事精妙绝伦,非常感觉不错。书中主要讲述:陈夫人叫陈二郎送走刘太医,亲自向奕殿下赔罪。奕殿下摆摆另外一只手,“夫人何必在意呢?不过是小伤。在府上已经打扰多时了,我要回去了。”面对这样宽和的奕殿下,陈夫人更是内疚极了。她不敢挽留,只能叫人送奕殿

《朱门弃女》 免费试读

陈夫人叫陈二郎送走刘太医,亲自向奕殿下赔罪。

奕殿下摆摆另外一只手,“夫人何必在意呢?不过是小伤。在府上已经打扰多时了,我要回去了。”

面对这样宽和的奕殿下,陈夫人更是内疚极了。她不敢挽留,只能叫人送奕殿下。

奕殿下走之前,回首看向陶然,“白小姐,很好。”

陶然一怔,奕殿下已经转身带人离开了。

真好?

陶然望着渐远的背影,有些想不懂,奕殿下为什么会这样说?

刚刚的意外,着实叫卫国公府乱了一阵。

待送走了奕殿下,陈夫人长出口气,招手叫过陶然,“陶儿,你大伯母还让我留在花厅里,你也明白,我并不想叫人知晓殿下在此。”

陶然当然明白。自己那个最喜攀附权贵的伯母,若是知道殿下在,只不定会带着大小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陈夫人不说破,无非给陶然留面子。

“干娘心疼我,我怎会不知?”

面对这样懂事的陶然,陈夫人更是欣慰欢喜。

“好了,我现在去你大伯母那边,你和香儿钓鱼去吧。”

陶然应一声,才去找曹芸香。

可是亭里亭外都没有曹芸香的身影。

陶然记得很清楚,她是和曹芸香一道而来,可是从她开始给奕殿下治伤时起,她就再没见曹芸香。

陶然问一旁的艾草,“你可看到曹小姐了?”

艾草想了想,“刚刚好像看到曹小姐带着丫头向后面去了。”

陶然不知道曹芸香做什么去了,带着艾草来找曹芸香。

找了好一会儿,才在后院的游廊里找到曹芸香。

曹芸香的丫头退得很远,曹芸香一个人坐在游廊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陶然走过去,“曹姐姐。”

她唤了一声,曹芸香似受了惊吓,猛然抬起头。

陶然清楚的见曹芸香面无血色,眼中的慌乱再难遮饰住。

刚刚曹芸香还好好的,现在她是怎么了?

陶然挨着曹芸香坐下来,“曹姐姐,你是怎么了?”

这么一问,曹芸香的眼圈竟然半红起来。陶然暗道声不好,一定是曹芸香出了什么事。

陶然怕艾草在场,曹芸香不好说,她摇手叫艾草退了下去,才问:“曹姐姐若是出了什么事,千万别在心里藏着,好歹告诉给我,我帮姐姐出出主意。”

曹芸香的眼泪落了下来,“白家妹妹我……我刚刚见到殿下的伤……我……”

见到伤是想到了什么?

陶然耐心的听着。

曹芸香的眼泪落得更凶,“我看到殿下伤口上的血我……我就头晕……我……我难受得像要死去……”

陶然恍然大悟,原来曹芸香晕血。

“曹姐姐,难道从前你没见过血吗?”陶然很是疑惑,“可是你来月信时……”

曹芸香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白家妹妹,我还没来月信……”

陶然差点惊得站起身来。

自己已经十四岁,尚来了月信,而曹芸香比自己大一岁,这个年纪该来月信才对。

陶然认识曹芸香这么久,从没见曹芸香脸色有什么不对,所以没想过为她把脉。

陶然伸过手来,“曹姐姐,你叫我给你把把脉。”

“不需要用那个小枕头吗?”曹芸香抹把眼泪问陶然。

陶然连手都没搭在曹芸香的脉处,而是握住了曹芸香的手腕,对她一笑,“曹姐姐,有时候不需要迎枕,握着你的手腕,我也能为你把脉。”

曹芸香大吃一惊,“你竟然这么厉害!”

陶然没再说话,曹芸香也沉默的看着陶然。

一盏茶的功夫,陶然放下了曹芸香的手臂,“曹姐姐,你没事。”

“从前我也觉得没事,可是刚刚我在想,若是我身子没事为什么没来……”曹芸香说到一半,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我娘也找过郎中给我瞧过,郎中叫我吃了一些药,可是也没见有什么效果。”

因晕血叫曹芸香想到了自己没来月信,曹芸香是个大姑娘,可是却还像个孩子。

陶然笑着开解她,“曹姐姐,你没见过许多病人,当然不知晓这事。我在县城里见过有些女子就是到了十五六依然没来过月信,其实女子只要在十七八岁之前来月信就好,这事是因人而异。还有,曹姐姐不可再乱用中药,是药三分毒,何况姐姐没病,不必吃药。”

曹芸香点头如捣蒜,“好好,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陶然看着曹芸香,“我倒是觉得姐姐这晕血之症才要治治,不然姐姐来月信怎么办?”

曹芸香扁着嘴,“是啊,我该怎么办?”

陶然想了想,问曹芸香,“姐姐仔细想想,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没有?”

曹芸香皱着眉,用力的点点头,“我之前有个丫头叫义儿,是从小跟着我长大的。就是前年……”曹芸香用力的咬了下嘴唇,“去年她……她撞柱身亡了……”

陶然是第一次见曹芸香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她拉紧了曹芸香的手。大颗大颗的眼泪从曹芸香眼眶中流了下来,“我跑去时,就见柱子上有一大片暗红色的血,我……”

曹芸香说不下去了,陶然拉紧了她的手。

“曹姐姐,都过去了,你别想了。”

曹芸香哭了好久,才能再说出话来,“后来,我去问我娘,我娘说姑娘家不该问此事。可是我时常会做梦,总梦到那柱子上的血……我吃过安神的药,渐渐也就将此事忘了。可是就是刚刚,我看到血时,一下想到了那个柱子,我就……”

陶然拍了拍曹芸香的手,“曹姐姐,其实晕血是个心病,你有心结。因为义儿,你想不通、也接受不了。而且也受了惊,所以再见血时,你本能的害怕、惊慌。这都是可以治好的。”

曹芸香也回握住陶然的手,“白家妹妹,多亏有你。这些话我从来没和人讲过,都没告诉过我娘和大哥。”

陶然轻声安慰曹芸香,“曹姐姐,我都懂,我很心疼你。”

“那……那心结怎么解开?”曹芸香红着眼圈问陶然。

陶然想了想,“我会找机会和曹夫人说说话,姐姐放心就是,姐姐的病并不大,一定会治好的。”

因为陶然帮着曹夫人发现了药的事,所以曹芸香对陶然很是信服。

两个人正说着话,忽然陈三郎走了来,在十几步之外叫陶然,“姐姐,我想和你说句话。”

陶然看向曹芸香,曹芸香笑了笑,“妹妹快去吧,一会儿回来再同我说话。”

陶然走向陈三郎,陈三郎将陶然带到不远处的竹林旁,忐忑的看了陶然一眼,“姐姐你……你是不是喜欢上奕殿下了?”

“啊?!”陶然到底是个姑娘家,被一个几岁小娃娃忽然问了这么个没头没脑的问题,当即将她问得羞也不是,恼也不是,更多的是摸不着头脑。

陈三郎瞪着大眼睛,不眨一下的看着陶然,“你……你不喜欢他?”

陶然失笑,“你都在想什么呢,小三郎?我才第一次见殿下,为什么要喜欢他?”

陈三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紧张的脸垮了下来,眼睛又恢复了月牙状,“不喜欢就好,不喜欢就好!”

说到这里,陈三郎怯怯的看了陶然一眼,又低下头望着自己的鹿皮小靴,“姐姐你……你别喜欢他,我……我现在比从前吃得多了,个子也比上个月高出一拳来。我娘说,我已经快长大了……我……”

陶然不知道陈三郎要对自己说什么,只得笑着夸他,“小三郎真是很厉害,都快是小男子汉了。”

“姐姐你不知道我要说什么……”陈家小三郎忽然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一张小脸如红布,只盯着自己的脚尖,“我……我是想告诉给姐姐,姐姐别……别急着喜欢别人……他们未必会真心待姐姐……姐姐那么好,那么漂亮……姐姐值得更好的人……我……我……”

陈家小三郎说这话时,陶然的脸也红了起来。

她心里在想,这个小家伙怎么说出喜欢不喜欢的话来?他还是个孩子呢。

“我知晓了。”陶然不知道该和眼前孩子再说什么,“没什么事我就去曹姐姐那里了,你要不要一起去?”

陈家小三郎一听陶然要走,忽然抬起头,“姐姐你……你一定要等我长大!很快的。只有……只有我才配得上这么好的你!”

精彩点评

在古代言情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陶然,陈三郎)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古代言情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义品品)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